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导致茂县新磨村大型岩石山体崩垮的未知未防因素

已有 5958 次阅读 2017-6-25 13:0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滑坡、甲烷天然气、地震、叠溪、松坪沟、茂县、汶川地震| 滑坡, 甲烷天然气, 地震, 叠溪, 松坪沟

导致茂县新磨村大型岩石山体崩垮的

未知未防因素

岳中琦

昨天早上5时38分55秒,四川茂县叠溪镇新磨村东北方的高位岩体山坡突然发生大型高速远程崩滑。高速下滑的、体积在800万到1800万立方米破碎山体岩石瞬间将新磨村掩埋,且堵塞村边河道2公里。目前,发现了9人遇难,仍有109人失联或被土石掩埋http://www.sohu.com/a/151856244_123753?_f=index_news_0


上图是新磨村和滑坡山体的卫星图像。新磨村海拔高度在2300m左右。这次发生高位滑坡山顶海拔高度在3500m左右。高程相差1200m。水平距离有2530m。自然山坡总体坡度在25度左右。顶部山坡陡倾,缺乏汇水盆地。

四川地震台网有33个地震台站清楚记录到了本次滑坡事件。据初步计算分析,山体垮塌的持续时间约100秒左右http://cd.qq.com/a/20170624/023343.htm。因此,山体岩石崩滑的平均速度是28 米每秒。它远远大于人的奔跑速度。滑坡造成了相当于2.2级的地震。

新磨村坐落在叠溪松坪沟景区前端,是个青山绿水的山间小盆地。我20107月29日开车考察过叠溪松坪沟(下图)。当时,这里还可见到2008年汶川地震造成的山体破坏痕迹。

虽然汶川地震没有造成这个巨大的高位山体崩滑,但是,汶川地震一定会影响了这个高位山体斜坡的稳定性。可是,人们还是难以想到,在这样长期稳定的自然岩石山坡,会突然发生大型岩体山坡的高速崩滑。

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这次巨大的岩体山坡的崩滑呢?

或许有人会认为,降雨造成的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6/380327.shtm

但是,据CCTV-13新闻频道(新闻直播间)报道,阿坝州气象局局长介绍,“6月20日开始,茂县一直是小雨天气,累计降水9毫米http://tv.cctv.com/2017/06/24/VIDEzDEkc5bGLglkD3a1aGKB170624.shtml。因此,可以肯定,这个自然山坡过去曾经历过更大的降雨量,但没有发生大型山体崩滑。因此,降雨可能是这次滑坡的间接因素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6/380341.shtm

在另一个方面,这个发生高位崩滑山体也超越了政府地质灾害监控范围。同时,由于滑坡附近地区没有任何采矿等大型人类工程活动,因此,造成山崩的人为因素完全被排除了。

根据四川省地震记录,在本月21日,在滑坡附近2060 km范围内,发生了1.8级和2.0级天然地震。在本月23日,在滑坡附近4060km范围内,发生了0.5级和1.3级天然地震。参见下表所列的从621日到25日四川地震目录。这些微小地震对这次滑坡有任何影响吗?


现场目击人对这次滑坡有以下的描述。

邓从碧,两河口村草海香猪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向记者描述道http://www.sohu.com/a/151678958_260616?_f=index_news_1

“事发非常快,一团火花,暗下来就和电线通电一样,亮了几下,烟雾腾起来村子就不见了,村子都被掩埋了。我们被震动声音吵起来看到的,5:40到5:45左右,地动山摇,房子都在抖,就看见电线通电一样的火花。”

“我62岁了,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灾害,昨天又是周五,一些人回到村子里。我住的村子紧挨着这个新磨村,如果山垮下来的面积再大点我们都会被压到。”

“新磨村这个村子不是很危险,又没有洪水,感觉是比较安全的,之前一直都是一个平静的地方,之前地震都没有出过大的问题,这次灾害太突然了。据说这里100多年都没发生(过)大的问题。”

张连成,四川茂县叠溪镇两河口村村民,他家与新磨村直线距离不到1公里http://news.qq.com/a/20170624/012434.htm。他讲述了当时可怕的一刻:24日早上5时40分许,还在睡梦中的他被巨响吵醒,“天下着雨,房子在发抖,雾很大,只看到新磨村那边像一把大火在往前推。”

这两位目击人的描述如同,1985年6月12日凌晨秭归县新滩镇发生的一起大型滑坡。三峡大学的王尚庆老师在《三峡新滩滑坡预测预报追忆》写道6月12日凌晨3点45分:新滩镇开始剧烈地摇动,撕裂……不一会儿,一声闷雷般的巨响,惊天动地新滩大滑坡终于暴发了!一刹那,黑暗中只见一条白虹从长江北岸姜家坡向江心直冲而下,江中堵起一道黑坎,江面上腾起一团白雾,惊涛拍岸;崩裂的石块狂飞乱舞,如万马奔腾飞泻入江,激起涌浪数十丈高;顷刻间,滑坡土石以排山倒海之势,巨龙翻滚之状,扑向新滩镇,房屋鳞次栉比的古镇新滩,被上百万方乱石挤压着跌入长江化为乌有。参见《三峡晚报》2009-03-2700:00:00 三峡新闻网http://bbs.yantuchina.com/simple/?t265750.html

上述事实和观测使得我联想起了,地下极高压气体可能是导致茂县新磨村大型山体垮塌的重要直接因素。

1933年8月25日15时50分,在四川松潘和茂县之间的叠溪镇发生了7.5级强烈地震,震源深度为6.1公里。城中心部分在剧震发生的几分钟内几乎笔直地坠落,呈单条阶梯状地震的下滑距离达500―600米。 强烈的地震引起岷江两岸山崩,堵塞河道,形成地震湖。崩塌的山体在岷江上筑起了银瓶崖、大桥、叠溪三条大坝,把岷江拦腰斩断,使流量为每秒上千立方米的岷江断流。截断了的江水立即倒流,扫荡田园农舍、牛马牲畜。参见百度百科对1933年叠溪地震的介绍http://baike.baidu.com/item/%E5%8F%A0%E6%BA%AA%E5%A4%A7%E5%9C%B0%E9%9C%87

新磨村所在的松坪沟就是叠溪地震的宏观震中。松坪沟内的白腊寨海子和公棚海子就是1933年叠溪地震山体滑坡的堰塞湖。岷江内的大海子和小海子也就是1933年叠溪地震山体滑坡的堰塞湖(下图)。“堰塞湖”在当地称为“海子”。

根据断裂带深部极高压甲烷气体制造地震理论(或假说),可以推断,1933年叠溪地震是地下极高压甲烷天然气造成的。从地下深部,沿断裂、地层不整合面或地层面等不连续面,高速运移到叠溪岷江河谷和松坪沟两岸山体的极高压气体把山体岩石快速崩垮、高速向山坡下溃决,堵塞河道,掩埋村镇,形成堰塞湖(海子)。

松坪沟和岷江河道交界处的新磨村附近沟谷应该有通向地下深处的断裂。地下深部极高压气体可能通过这个通道运移到东北山坡岩体中。这就可以造成相当稳定的岩体山坡发生大型高位山体崩滑,破碎岩石高速下坡下溃流,掩埋村庄,造成灾难。它瞬间发生,人们来不及反应、预防和逃脱。它快速结束、完成,人们来不及观测与调查。它可造成对固体山坡岩石的极大破坏,破坏集中、孤立(四周破坏小或无)。同时,扩散堆积在坡下广大平坦地带的滑坡破碎岩土体仅仅含有极少量水。


令人遗憾地是,直到今天,人们还是没有认识到和预防到这种地下极高压气体造成滑坡因素。它依然是地震与滑坡的未知未防因素!

2017年6月25日12:30写成于香港大学602办公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62837.html

上一篇:北京严重雾霾与平邑石膏矿地震的同日发生
下一篇:导致茂县新磨村大型岩石山体崩垮的未知未防因素(续1)

19 赵建民 马德义 陈奂生 彭渤 张波 李雪 尉剑俊 章雨旭 樊采薇 白龙亮 贺建辉 杨学祥 汪晓军 张海权 陆玲 icgwang anran123 bumingzeyi laijiansh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20: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