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邓公、邓大人与我

已有 4443 次阅读 2017-1-25 18:0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邓公、邓大人与我


岳中琦


再过20多天(2月19日),就将是邓公、邓大人逝世20周年忌日。我想写下我自己和我家庭的几段故事,来纪念他、感谢他、缅怀他。

32年(1985年),我父亲给我的临终遗言是儿子,邓公、邓大人是你的恩公,你要感谢他!我相信,我父亲给我的的临终遗言是发自于他的内心和肺腑。

我父亲和母亲在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后结婚,建立家庭。之后,他们陆续生育了六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子女中,唯有我能上大学,成为大学生和研究生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840328.html。这是因为,邓公、邓大人在1977年决定,恢复了中断多年的高考。而且,人人都可参加高考,唯一根据考生成绩,来择优录取考生,一锤定音,上大学。更进一步,我在1979年上大学免费居住学校学生宿舍,还有足够奖学金做生活费,不需要给我贫穷父母亲的添加任何经济负担。我可以安心上学、一心求学。在1976年初中毕业时,我父亲都已经在思考如何让我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再接受农村教育。因此,邓公、邓大人改变了我的命运,他是我的恩公!

其实,邓公、邓大人不仅改变了我的命运,而且,我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是因为邓公、邓大人!我四哥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前的1957年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29322.html,我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之后的1962年,相隔5年。在小时候,我时常听到父亲、母亲讲,当年因为邓公、邓大人在1960年开始推行三自一包。之后,市场解放,农村经济活了,粮食丰富了,大家能有饭菜吃饱肚子了。这样,他们就想到再要孩子了,实现抗战时期的英、俊、豪、杰、忠、孝、节、义的八子理想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917716.html。因此,就有了我。并且,我出生前后,获得的营养好,身体体质也好,个子长的也比哥哥们高!这个身体素质也使得我能够有体力和精力,全心投入本科生、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学习,和从事大量、繁重和艰难的科研、教学和工程工作。

邓公、邓大人不仅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能够来到这个世界,而且,还指明、设计和安排了一条康庄大道让我平稳、安心和有效地前进。在1980年代,邓公、邓大人主导国家的改革开放,主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和重视培养人才。特别地,国家的大力发展交通、能源和城市建设需要大量工程技术人员。因此,在1986年地震地质专业硕士毕业后,我就能够顺利地进入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综合勘察研究院,从事岩土工程实践工作。

后来,我又能够在单位领导的指导下,申请加拿大Carleton大学的博士生奖学金,被A P S Selvadurai教授https://www.mcgill.ca/civil/people/selvadurai看中、录取。在1988年8月,我自费出国留学,攻读岩土工程博士学位。特别地,1992年8月16日,一对贫穷的中国青年留学生在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教育处,举行了结婚典礼,建立了小家庭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951694.html

更为重要的是,邓公、邓大人在1982年主导了香港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这使得我们的小家庭能够在香港获得了立锥之地、健康成长。1997年7月1日,香港正式回归了祖国,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为了回归,两地政府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特别是,香港进行了大量基础建设工作,需要不少岩土工程专业工作者。这样,我就能够在1996年初从加拿大渥太华来到香港,从事滑坡灾害防治工程专业工作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12379.html。很快,也考上了香港注册岩土工程师。

同样地,由于回归,在1995年前后,香港将原来仅有的2所大学,增加到7所大学。这提供了大量新的大学教员岗位,并且要求大学教学人员不仅要教学,更要科研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838041.html。这样,我才能够在1999年12月被香港大学聘用,在土木工程系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至今,且被提升到教授岗位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896993.html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964088.html。我已经服务香港21年了。香港也就成了我的新的家园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402732.html

今年是香港回归20周年。邓公、邓大人没有能实现,在回归祖国之后,来香港走一走、看一看的心愿。他带着一份遗憾,在香港回归祖国前的几个月,与世长辞!我可以见证,回归后的特区香港比回归前的殖民香港更加风采,香港人真正当家做主了,也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总之,从我出生到现在的55年不短岁月中,邓公、邓大人总是在关心、眷顾和指引着我!这一切或许真是巧合和天意。无论如何,我一直相信,人的出生、成长和成才依赖社会环境和需求,依靠国家发展进步,更需要有智慧、有能力和全心为广大人民谋福利的国家领导人!

2017年1月25日18:00写成于香港大学黄克競楼办公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29864.html

上一篇:鸡年忆四哥
下一篇:鸡蛋的气圈启示

14 刘全慧 姚伯元 吕洪波 李竞 逄焕东 李永丹 付福友 李雪 张亮生 xlsd liygmail wliming guhanxian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09: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