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40年前高考上北大前后的往事

已有 2732 次阅读 2020-1-30 21:53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40年前高考上北大前后的往事

岳中琦

引言:2019年3月31日,为庆祝1979级考入大学40周年,在北大同学组织的《燕园79缘》撰写和发表了本文。参见博文《参加北大79级同学入学40周年纪念活动》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196211.html。今天,再放入我的博文。

小学初中的自在与不足

1969年初到1973年底,我在宣城县城关镇北门第六小学读了五年小学。从1974年初到1976年底,我在宣城中学读了三年初中。在1974年初,我和不少邻居六小同学们,没有任何考试、也不按照平时学习成绩,仅仅按照家庭住址,都被统一地划归到宣城中学上初中。六小和宣中校园分别位于城关镇北门和南门。我家在别士桥巷,位于这两个校园之间,离六小近些。而其他住在六小校园附近和北边的同学,就被留在六小上初中了。

在小学和初中期间,除了有时肚子填不饱、时常肚子饿以外,我的日子过的基本是无忧无虑、自由自在。课余时间总是同一群小朋友玩耍,夏天捉知了(蝉)、田间河沟掏螃蟹和捞小鱼,秋天捉蛐蛐、斗蛐蛐,春节期间打牌。有时也做一些家务和参加学校义务劳动。没有用心好好读书。总体学习成绩一般,仅数学成绩还可以。除了能识字和读中文书以外,在学校课上学的东西大都很快就忘记了。还记得,在小学四、五年级的暑假期间,我白天常在家阅读《西游记》。晚上在家门口别士桥巷人行路上纳凉(乘凉)时候,就讲述《西游记》中的故事给几位邻居小朋友听。总之,小学和初中八年的时光是自由自在,但是,美中不足,基本功课没有学好学会。

数学物理的开窍与考试

1977年初(大概春节前),科学的春天就逐渐在全国开始了,远方传来了恢复高考上大学的消息。我的中学母校宣城中学也积极相应,提出了恢复中断了多年的本校初三学生升学到本校高中一年级的统一考试。升学考试后,我们初三同学基本全部都在春节后升上高一了。之后,陆续有其它学校的高中生转学、加入了宣中。原来宣中初三直升上来的四个班同学人数很快就增多到八个班同学人数。

为准备即将进行的初三升高一的统一考试,我大哥请来了李晓明老师来我家,给我辅导了一次初中数学课内容。李老师当时大概在宣城县水阳镇中学任数学课代课老师。他早年(文革前)是我二哥的宣中初中同学。后来,他同我大哥一样成为了下乡知青,因爱好象棋,就常与我大哥下中国象棋,成为好棋友。那天在我家,李老师给我讲了几道初中数学应用代数题和求解过程。当时,我感到大脑好像开窍式的,一下子就明白和懂得了数学应用代数题和求解。这可能为我很快适应高中数学和物理课程打下了初次开窍的基础。看来,考试是可以助学生学好功课、开发大脑的一臂之力。

高考成绩的奇迹与原因

1979年全国统一高等学校招生考试是在7月7日上午开始,一直到9日下午才结束。在这六个半天的时间段,我们分别进行了数学、物理、化学、语文、政治和英语六门课的考试。高考结束后的7月下旬或8月初,我收到了高考成绩。六门课总考分数为401.6,各门课程平均考分67分(每门课以100分为满分),超过大学录取分数线,可以上大学了。全家人都高兴。大家都没有想到,我能够在2年半的时间内,学好数理化和中英政,能够考取这么好的成绩。考虑到我在小学和初中的一般般学习成绩,在上高中时英文26个字母都没有记全。还有,在高一期间,我父亲还曾要我退学、回家务工。常说,每次高考都会有高分和状元,但是,具体发生在那位考生身上都难以确定。因此,我这次高考好成绩本身可能也是个奇迹。

这一切应该归功于我们宣城中学的老师们。他们都是文革前大学毕业生。他们的责任心重,教学能力强和业务水平高。他们真是无额外报酬的加班加点工作,辛勤精心教育和培养我们。他们包括物理课马人宏老师、夏婵老师,数学课郑政老师、张增宇老师、许容鉴老师,语文课龚孟明老师,化学课马铃老师,英语课徐元亭老师、何文慧老师、王福林老师,和政治课陶毓亭老师。特别是化学课高考成绩超过了预期。这要感谢马玲老师。她在高考前的两个月不断给我们补习新的化学反应现象和方程式。也要特别感谢张增宇老师。在全校8个班高一学生按文科理课和学习成绩分班时,张老师认为我数学好,大力推荐我进入理科(1)班。张老师1963年在安徽大学数学系偏微分方程专业毕业。

溧阳地震的见证与专业

1979年7月9日高考结束的当天傍晚,天色明亮。我在宣城县城关镇别士桥巷的家门口小院内晚餐。小院南面是一条宽广的道叉河,河对岸是一家很大的竹器制造厂,没有高楼大厦,向南方看的视线几乎没有遮挡,很清楚看见到远方地面情况。突然,我感到了大地的晃动,站起抬头朝南方向,看到了广阔大地进行了一次、两次和谐起伏波动,大地就向漂浮在水面上的大船一样上下波动了一两下。后来知道了,这是18点57分23.1秒发生在江苏溧阳县的6.0级强震。震中在溧阳县南渡镇附近,北纬31度27分,东经119度15分,震源深度约12公里。宣城县城关镇位于震中西南方向,距离约73公里。我当时看到的地面巨大波动可能就是地震面波,它的波长应该有一公里以上,上下振幅有好几米,按正弦规律波动、向前方移动。

由于高考分数较高,我填报了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和浙江大学的数学和物理专业的高考志愿。大约过了十多天,来消息通知我,北京大学可以录取我,但是需要改专业。我可以选上地质学系的地震地质专业或地层古生物专业。当时,考虑到唐山大地震灾难和亲自见到溧阳地震波的经历,我选择了地震地质专业。高考结束后,我立即见证了溧阳地震波。这可能预兆了,后来我与地震的一辈子不解渊源。

初上北大的兴奋与问题

1979年9月上旬的一天,我父亲从宣城县城关镇,送我到了南京下关火车站。之后,我在下关火车站乘火车前往北京火车站。大约在18个小时后,到达了北京火车站。后来,北大接站人员送我来到北京大学校园,入住43楼第5层的一间学生宿舍。这间宿舍有四个上下铺,安住了八位同班同学。这样,我就开始了地质学系的地震地质专业学习生活。

第一学年第1学期的课程有普通化学、高等数学、英语、政治、普通地质学和体育。第一年第2学期的课程有高等数学、英语、古生物学、侧量学、结晶学与矿物学、体育和普通地质实习。我全心投入了北大地质学系的课程学习。特别是,普通地质学、古生物学和结晶学与矿物学都有厚厚专业书需要读,概念与现象多。在上课前后,我都反复多次阅读这些专业课遍。这样,我缺少时间来锻炼身体。因此,初上北大的兴奋和仅仅专注学习使得我出现了不少问题。

我从小眼睛视力就很好,夏天高树枝上的蝉一眼就可一看到,常常用长竹竿粘捉伏树枝上唱歌的蝉。上大学后,常看书,逐渐感到视力不够。过了几个月后,就配戴一副100度的近视眼镜了。上大学后,大学食堂的伙食比在家乡的伙食明显丰富和有规则多了。早餐喝大碗玉米粥、吃大油饼、花卷或馒头,中餐和晚餐吃玉米窩窩頭、馒头、水饺或米饭,喝蛋花汤和还有包括红烧肉、木须肉、鸡蛋韭菜在内的各种菜。

多吃少动使得我身体逐渐肥胖起来了。有同学给我起了“胖子”的雅号。我的体质也就逐渐减弱了。体育课1500米长跑用时总是超过标准时间。记得1980年5月份,在五四大操场东边游泳池,我们上了第一堂游泳体育课。我在家乡时常游泳。上游泳课时极为兴奋和自信,就在游泳池用力来回游了200米远。但是,爬出游泳池后,就立即感到全身无力。只好在游泳池附近水泥地面上躺着休息。过了好久,才逐渐恢复力气,能够站起来走动。这给我敲了警钟。

第一学年的第1和第2学期的高等数学课成绩分别是99分和98分(百分制)。1980年回家乡暑假。8月中旬回到北大之后,我来到图书馆自习,再做过去学过、做过和会做的微分与积分题。却发现自己做不出了、不会做了。这吓了我一大跳!这让我发现了,原来我过去是临时会做这些微积分数学题,没有真正学会和掌握。时间一长,就都忘记了!

脱胎换骨的经历与成效

出现这些问题主要还是中学的学习方法不适应大学环境造成的。第二学年开始后,询问了一位77级地层与古生物专业的学长。她同我讲,上大学和上地质的功课与上中学的功课不同。大学课程内容多。需要改变学习方法。上课听讲好,做好笔记。考试前再好好读书复习。每天都需要锻炼身体。之后,我就逐渐适应了大学的学习和生活了。既保持了良好的学习成绩,又锻炼好了身体素质。

在第二学年的第1学期,开始了每天晚自习之后,锻炼身体一个小时(晚上10点到11点)的习惯。每次上体育课时,就先跑一趟1500米的热身运动。终于达到了大学规定的1500米跑步时间标准。经常做数学题,要达到熟悉和真正掌握。我把那本《吉米多维奇数学分析习题集》都做了一遍。当年还没有公开出版这本习题集题的解答,我也不确定自己的解答是否完全正确,但是都做了。这样,我荣获了北京大学1982年度高等数学竞赛(第三类数学)的第一名。在1983年毕业时,经过本班同学选举推荐和地质学系领导的研究,又荣获了北大优秀毕业生称号(证书第8300045号)。同时,也以高分考上了地质学系王仁先生的硕士研究生,攻读地球动力学。大学本科四年学习后,我的个子也增高了好几厘米、达到了1.77米高度。

地质实习的见识与友谊

1979年到1983年北大本科学习期间,我总共经历了四次野外地质实习。

第一次是在1980年6月考试结束后,我们系全年级100位同学在北京西郊山区进行了为期两周的野外普通地质实习。我第一次登上了八达岭长城、拜访了明十三陵和见到了十三陵水库。还记的班主任梁海华老师讲,明十三陵选址很有现代地质地貌的道理,一般位于山梁上。还记的在一个山顶上,我们几位同学在一个小山洞里,发现了一只如狼一样的野生长毛长尾动物。我到今天还记得这个可爱的长毛长尾动物(现在看来可能是狐狸)

第二次是1981年6月到7月,我们系全年级100位同学在秦皇岛进行野外地层填土实习。还记得,期间有一天,在老师们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秦皇岛山海关老龙头的沙滩海边参观海岸地质地貌。包括我在内的不少同学们都下海游泳。那天这里海浪巨大,并且海水沙滩中有不少暗礁。没有想到,巨大海浪使得四、五位同学难以在海水中站立,有一位还被海水冲到远处。我发现了在我附近海水中的一位女同学出现了站立不住、随波逐流的现象。我立即上前将她拉回到沙滩岸上。之后,又立即向远处海面上漂流的女同学奋力游去。我同好几位男同学快速的游到她的身边,将她拉回到岸上。她早已被海水呛的昏迷不醒了。后来,请来了附近的解放军医生,按她的人中和人工呼吸,她就醒过来了。我这时才注意到,我胸前有不少流血的伤口。它们是在海水中拉这位女同学回岸的游泳过程中,被海水下暗礁所划伤的。万幸的是,大家都安好。

第三次是1982年6月,我们地震地质班同学在山西大同和阳原一带进行新构造地质野外实习。我们参观了大同煤矿、下了煤井、坐了煤车。我们还参观了大同云岗石窟、北岳恒山悬空寺、应县木塔等。

还记得我在阳原一条马路边上平行马路的冲沟内坡上,看到了一个弯曲薄沙土层(褶皱),感到好奇,并且借用当地老乡的锄头挖开观察。却弄坏了老乡锄头,给了老乡几块钱的赔偿。我这锄头挖褶皱就成了同学们的笑谈。我们住在阳原的一个煤碳温泉疗养所,第一次洗了温泉澡,感受到了大股地下温泉的温暖和流动。另外,我们班同学还去唐山,考察了地震灾害遗址。在去唐山路上,我还去了天津地震局调查,顺便参观了天津劝业场和海河。

第四次是1982年7月到8月,我和班上高艳平同学在山西运城和中条山进行本科毕业论文野外实习。本科毕业论文题目是“运城盆地与中条山北麓断裂的新构造运动”。

还记的我们在中条山麓坡地上看到大量柿子树,树上有不少熟透了的红柿子,当地老乡让我们吃了不少柿子。我们去解洲参观了关帝庙,拜望了关帝大刀。在蒲州古城,参观了崔莺莺待月西厢记的普救寺。在芮城县,参观了纪念吕祖的永乐宫,欣赏了元代壁画古迹。还记得在永乐宫,我们修宝昆老师讲,当地姑娘的眼睛又大又水灵。我还去了中条山南坡的平陆县,参观了三门峡水库。我还去了西安市,参观了兵马佣、华清池和秦始皇陵,并登上了西岳华山。在西安市,我感到当年西安人同兵马佣身形和头脸型极为相似。

另外,在暑假期间,我还与同学一道登上过泰山和黄山。在泰山,我感受了一览众山小。我背着一个西瓜登上黄山主峰莲花峰。在这个顶峰上,我吃了这个西瓜,又从上向下看到了山涧出现的圆环型彩虹(日晕或圆虹)。

当年,人们经济能力有限,大家都很少出外旅游。这些野外地质实习给了我极其丰富的经历,了解到祖国的大山、大江、大海和人文历史,增加了我与同学和老师之间的友谊。

2020年1月30日21:10在香港大学602楼办公室上载到科学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216200.html

上一篇:港大办公室门贴的春节对联记
下一篇:克服新型肺炎疫情的网上教学

17 郑永军 张晓良 吴嗣泽 韦四江 苏德辰 康建 张学文 戎可 毛小平 文端智 王安良 蔡宁 姬扬 姚伟 曾荣昌 陈有鑑 胡宝群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4 01: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