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Y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entinYue

博文

香港大学副教授的贡献与矛盾 精选

已有 5512 次阅读 2018-2-14 18:30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香港大学副教授的贡献与矛盾

岳中琦

明天就是农历大年三十,人人都在准备喜气洋洋过新年。可是,今天中午在办公室四楼学生餐厅用餐时,遇到一位港大教员,也是我的老朋友,与他坐在餐厅聊了一会儿,深深感到他内心的难受:都到了60岁退休年龄了,学问的非常好,写了大量好论著,但是还是副教授职位。已经五次申请提升到正教授,就是不被港大主管批准。

我由衷感到同样地难过和伤感!这使得我失去了原来的好心情来过这个重要的春节了。我不得不写下这个博文,介绍港大的副教授的贡献和矛盾。

1999年底,我快38岁时,加入了港大,任聘合约助理教授职位。两年后(40岁时),我被提为合约副教授。一直干到2008年(47岁时),才被提升为终身副教授职位,可以工作到60岁。多少年来,很多朋友都一直关心、询问我,何时能当上正教授。在2015年(53岁)终于被提升到正教授职位。这是相当幸运了。其实,我早就准备在港大以副教授职位,工作到60岁退休。很多年前,有老教员告诉过我:副教授在港大就是很多教员的最低终身。我在思想和心里上早就有了准备,也就乐观了。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以来,香港大学教授类别教员的职称等级逐渐有了巨大的变化。这变化体现在港大,从原来使用英国大学教员的职称等级,到现在的美国大学教员的职称等级。

原来的职称从初到高的等级是:讲师(Lecturer),高级讲师(Senior Lecturer),读者(Reader),和讲座教授或冠名讲座教授(Professor)。现在的职称等级是: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副教授(Associate Professor),正教授(Professor),讲座教授(Chair Professor)或冠名讲座教授(Endowed Chair Professor)。

过去,讲师以上职位的教员,一般都是从一开始任职,就是可以一直工作到60岁退休的长期(或终身)职位。当年,港大很多教员到退休时的职位也仅仅是讲师职位。因此,过去,讲师职位就是港大教员的最低终身职位。很多教员退休时的职位就是讲师。他们也感到极其无奈:在退休后,他们一般从来都极少再回到港大校园探望过去的同事或朋友。

现在,助理教授一般都是合约职位。规定了每个合约是3年,可以再续一次。之后,可申请转变为工作到60岁退休的长期合约职位。一旦申请成功,也就可以提升为副教授;如果申请不成功,也就要离开港大教位。

副教授一般都是到60岁退休的长期合约职位。也有刚刚聘任的副教授是3年的合约职位,可以申请提升获到60岁退休的长期合约职位。讲座教授和正教授一般都是可以工作到60岁的长期合约职位,且在55岁后可以申请延长工作到65岁。副教授一般都难以申请获得延长工作到65岁,他们60岁时必须退休。很多副教授在港大不能被提升为正教授,他们到达60岁合约到期退休时的职位就是副教授。因此,港大副教授职位就是现在港大教员的最低终身职位。

回归前(20年前),港大很多教员一般是没有科研经费做科研,极少撰写和发表研究论文。因此,他们主要工作是教学上课。讲师职位退休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这20年来,港大教员人人都既教学又做科研,人人都发表了大量高水平研究论文和专著,人人都在各自的专业领域有极大的建树。但是,港大依然还是有大量副教授不能提到正教授,依然以副教授职位退休。这可能让这些长期对港大有极贡献的教员们和他们的家人感到痛。这导致了不少对港大有贡献的教员士气低落、暗自难受!

特别地,现在任何大学都会让认真工作、在各自领域有建树的教员以正教授职位退休、荣休。其次,港大高级主管(可能包括一些贡献极大的讲座教授)的工资待遇,自2001年以来,一直加速提高。香港文汇报在2017年5月29日报道了,在2015/2016年期间,港大有496高薪人员,他们的年收入在180万到660万港币之间。参见【大學數據解碼】「銀彈」搶學者 人工「天與地」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5/29/ED1705290006.htm和八大高薪教職人員狀況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5/29/ED1705290002.htm副教授和正教授的年薪应该远远低于这个数目。刚刚加入港大的合约助理教授年薪可能在60到80万港币之间。在工资和荣誉待遇上,这是何等的两极分化啊!

过去十多年来,香港大学在英国高等教育刊物《泰晤士高等教育》公布的世界大学排名榜中总是靠前。在《2018亚洲大学排名榜》中,港大获排第四位。港大在国际上拥有这样的地位,跟广大港大教员的贡献是分不开的,特别是众多长期担任副教授教员的贡献更是分不开的。但是,在面临退休年限时,依然是副教授的、在学术上有极大贡献的港大教员怎能感受到任何荣耀和喜悦呢?!

看到我们这代人的现状,后来港大任教的有志新人,还会向我们这代老人一样,为港大长期努力和勤奋教学、科研和工作吗?!他们还会在年青力壮的时候,以助理教授或副教授职位,加入和奉献港大吗?!

我为港大未来发展担忧!

2018年2月14日16:12写成于港大602办公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687-1099861.html

上一篇:香港地面交通事故死伤统计数据
下一篇:图示北京春节期间空气质量的变化

19 陈楷翰 王涛 杨学祥 刘立 黄仁勇 彭真明 史晓雷 王立新 宁利中 张铁峰 张晓良 王毅翔 武夷山 张海权 康建 谢平 徐长庆 孟佳 赵凤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7 15: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