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农民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马红孺 上海交通大学机动学院教授http://www.physics.sjtu.edu.cn/hrma

博文

天堂和地狱 精选

已有 5324 次阅读 2017-11-3 21:06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这个周末,有一个蔡申瓯教授的追思会,这是应该必须参加的。但是,同一时间,要上课,也只能不去了。在追思会上,如果事先申请,将有三分钟的发言时间。想说的话,就写在这里吧。

第一次见到蔡申瓯,大约是2009年。蔡申瓯是和鄂维南一起到交大来的,当时,鄂维南的兴趣是办一个理科班,培养钱学森或鄂维南这样有扎实数学和物理基础,能够解决工程中重大理论问题的人才,在那次访问中,主要是听鄂维南的培养学生的理念,蔡申瓯好像没有说什么。后来,理科班办起来了,也成立了一个自然科学研究院,来了一批年轻人。蔡申瓯也大致全职到交大工作了。理科班此后演化成致远学院,演化的原因实际上是恰好教育部的陈希副部长搞了个基础人才培养计划,理科班似乎与这个计划很合拍,于是借着计划的东风,学院就成立了。

我开始对于鄂维南的理念并不是非常认可,但后来逐步接受了这个理念。在第一届理科班的成立过程中,我参与很多,一部分是关于课程设置,培养计划的讨论,蔡申瓯教授全程参与了计划所有的讨论,在涉及物理课程的设置上,我和蔡申瓯的看法大多比较一致,在数学课程的设置上,蔡申瓯也有很多建议和思考;另一部分是大量的繁琐事务,包括教室和办公室装修之类的事务性工作。在这个过程中,蔡申瓯是最为投入和努力的。遗憾的是,理科班的模式并没有坚持下来,当时的设想也没有能完全实现。鄂维南后来主要在北大,我个人也逐步退出。

蔡申瓯长期坚持了下来。他作为自然科学研究院的院长,对于自然科学研究院这些年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形成了一个应用数学的极好的研究中心,同时,在软物质物理和颗粒物质研究上,也有很好的建树。与此同时,蔡申瓯对于致远学院的教学也非常关注,既有非常深入的思考,又有大量的来自同学和老师的反馈,他的建议,思路和方案都是深思熟虑,切实可行的。致远学院这些年有一些成绩,蔡申瓯的贡献其实是很大的。但同样遗憾的是,也许是蔡申瓯的低调,也许是他的坚持和固执,在外部实在看不出蔡申瓯的关键地位。

大约两年多以前,我得知蔡申瓯病了,后来又说恢复的不错。虽然这两年蔡申瓯主要在纽约治病,但还是把很多时间和精力放在致远学院的学生培养上,对于上海交大的致远学院和自然科学研究院,蔡申瓯是最为投入的一位海归学者。也因为投入,所以与交大的原有老师之间的对话和讨论也就最为自然。暑假时,还听到蔡申瓯的健康状况不错,但不幸的是蔡申瓯教授在1021日去世了,虽有思想准备,得到消息后,还是难于平静。

这几年走了几位差不多同龄的学者和同事,有长期的合作者陈大跃教授,上海交大物理系唯一一位真正全职的千人计划刘惠春教授,长期的同事,大学物理教研室的许亚娣教授。再早一些,还有物理系的教务员杨桂芬。无论是对于工作的投入和责任心,还是在做人上,这些都是应该上天堂的人(如果真的有天堂的话)。另一方面,还有很多很多人都活的很好,特别是一些应该下地狱的人,活的特别的滋润。

我不大相信有天堂和地狱,但是,这些年这么多应该上天堂的人的离去,又似乎是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能进天堂的人大概是少了一些,天堂里缺人,所以就早早地引进人才了;这个世界上应该下地狱的人太多,地狱里人满为患。

据说天堂里没有痛苦,我祝愿这些上了天堂的同事和朋友永远快乐!

蔡申瓯教授去世后,在微信圈里广为传播的一篇悼念文章中,蔡申瓯被说成了上海交大的黄大年。我不认识,也不了解黄大年。但我确信,蔡申瓯不是黄大年,蔡申瓯就是蔡申瓯,他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我也确信,蔡申瓯是不会接受“上海交通大学的黄大年”这个称号的,当逝者不能为自己辩护的时候,把一个确信逝者不愿意接受的符号贴到逝者的身上,是对逝者的大不敬。我曾经在微信中留言,希望作者改正这个说法,没有得到回复。

这是 蔡申瓯 教授的家属设置的纪念网页:

https://www.forevermissed.com/david-cai/#about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02-1083668.html

上一篇:上海交大物理(16)--应用物理系大发展(四)
下一篇:本科教学工作审核评估与高校造假运动

18 武夷山 姬扬 刘全慧 戴德昌 张云 张学文 赵克勤 黄仁勇 黄永义 杨金波 徐令予 李毅伟 罗汉江 吴斌 吕喆 韩枫 谢力 张翠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01: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