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零工经济+男孩变“娘”+创新爆发

已有 4437 次阅读 2016-7-4 09:5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零工经济”难成主流

刘戈

电影《摩登时代》描绘了上世纪30年代,人被重复繁重的工作压得喘不过气。其实从更早的时代开始,很多人就疑虑,在工业社会里,工作会将人变成组织、机器和工资的奴隶。长久以来,人们一直在试图探索新的组织模式和工作方式,让工作能够以人为本,“零工经济”是人们向往的工作模式。

今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对“零工经济”进行了讨论——“零工经济”是剥夺了员工的权利和安全感,还是为提振就业提供了支持?“零工经济”会成为就业主流吗?笔者认为,“零工经济”并非一种明显趋势。

“零工经济”的工作模式曾被认为将在互联网推动下普及,但从目前来看,互联网带来的便捷沟通方式,只是让那些原本就适合于“自雇”的就业领域实现了去组织化。在整个知识工作领域中,“零工经济”没能如想象中迅速普及。

上世纪70年代,管理大师查尔斯·汉迪在其著作《未来的工作》中描述了他想象的组织与个人工作方法的变革方向。汉迪预言,未来公司会出现三类新的组织类型。现在来看,这些“预言”依然有意义。

第一类是以重要管理人员为核心建立起来的组织形式,其外围是公司外的承包商和兼职人员,他称之为“三叶草组织”。

优步和滴滴所创造的工作组织方式和这种预言已经非常相似。但不同的是,汉迪当时想象这种公司组织形式将主要出现在类似于当前的咨询、广告、设计等领域中。今天,这类公司一定程度实现了较大工作自由度,但大多数员工依然工作在科层式的公司内。

第二类是“联邦式结构”,即中心部门只考虑长期战略问题,单位和部门在保持共同团结的前提下各自独立。这已是目前很多大企业的通常组织方式,在一些企业中被称为“事业部制”。但这种变革对员工的工作方式没能产生任何影响。

第三类是“3I”型组织,“3I”指信息、智慧和想法,这类新组织不会简单地把员工定义为普通员工或经理等各种职位,而是把他们定位为个人、专家、专业人员、管理人员或领导。

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中,张瑞敏讲到海尔组织构架改造,这和汉迪“3I”型组织的预言惊人相似,海尔目前已经打破世界上几乎所有大企业通行的科层制组织模式,完全取消了中层管理人员。公司变成了广义的创业平台,中层领导变成了创业者。经过这场变革,海尔的员工总数从8.5万减到6万,这6万人分散在3000多个小微组织。张瑞敏认为这种新的组织模式更符合人性,有利于提升人的创造力。

海尔这种颠覆式的变革今后是否会成为大公司通行的组织方式,现在没人敢下定论。但即使答案是肯定的,这种变革也只是对那几千位原来的中层更有意义,对普通员工来说,恐怕依然逃脱不了上班打卡的命运。

如何解释“零工经济”的愿景和现实的巨大落差呢?从信息沟通角度看,现在所有知识工作者实际上已不需要上班打卡,但松散的组织方式和自由自在的工作方式没有成为主流,而且在看得见的未来也很难彻底改变。答案可能与深藏在我们基因中的习惯有关,或者叫人性,那就是:我们每个人在独处的时候几乎都是懒惰的。(作者是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

~~~~~~~~~~~~~~~~~~~~~~~~~~~~~~~~~~~~~~~~~~~~~~~~~~~~~~~~~~~~~~~~~~~~~~~~~~~~~~~~~~~~~~~~~~~~~~~~~~

男孩变“娘”了还称不上危机

郑葳

最近《纽约时报》中文网刊文《阴盛阳衰,中国学校急招男性教师“拯救”男孩》,文中称中国基础教育领域教师男女严重不平衡,“中国教育者担心缺乏男教师会造就一代怯懦、自我中心、娘娘腔的男孩”。

有研究显示,2010年至20145年间,某市师范大学小学教育师范专业招录培养的男生数量,其总数仅占该专业学生总数的6.8%2012年竟然没有招录到一个男生。所以,男性教师不足确实是我国基础教育阶段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特别在幼儿园和小学,这个问题更为严重。这种现象固然有多方面原因,比如教师薪酬不高,“教师”一职不符合社会对于男性的“定位”等等。但如果说这导致了中国男孩缺乏阳刚气质,笔者不以为然。

教育是个很有意思的行业,当社会其他领域出现问题或危机时,很多时候人们首先会将其归咎于教育,“男孩危机”也是这样。

首先,男孩真的需要“拯救”吗?“拯救论”者认为近年来男生缺乏勇敢、刚毅和担当等男性特质,女性化倾向愈发严重,所以需要教育来“拯救”。的确,我也听到一些老师反映,现在的男生可能比女生还爱哭鼻子、退缩、娇气,学业水平总体上似乎也不如女生。

但这一问题不是我国现阶段所独有的。一方面,当世界进入信息时代,传统男性主导的工作女性亦能游刃有余甚至更加卓越时,社会对女性特质也会推崇,西方社会同样如此。另一方面,现在世界各国影视明星的性别特质也有模糊的趋势,由于“偶像”的行为表现对儿童的影响特别大,一些男孩以阴柔为美也就不奇怪了。与此同时,一些女生也表现出男性化倾向,勇武、坚强、敢拼敢打,这种角色定位的多元化保证了社会发展的生态与和谐。“拯救”本就是传统“男权”时代刻板思维的体现。也许,当今社会,男孩迫切需要的倒不是“拯救”,而是一场角色的“革命”。

其次,如果男孩真的需要“拯救”,谁该是“拯救者”?“拯救论”者总认为是女教师使男孩们过于阴柔,所以有人呼吁教育界应提高男教师比例、降低男生高校入学标准等,让更多男性进入到教育行业来拯救“男孩”。然而并没有研究表明教师的性别和男孩阳刚之气之间存在必然联系。

专业化的教师都明白,教育最基本的规律就是因材而施教,即使是女性教师,她也会体察男生的发展需求和能力倾向,并因势利导鼓励其男性特质的发展。在中国,尽管幼儿园和小学男性教师数量极少,但初高中和大学的男性教师比例会大幅增加,这意味着一个人在整个教育阶段,接触、接受男性教师影响的机会总量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影响的阶段不同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讲,“男孩危机”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即便这种危机真存在,它和学校教育也决不是因果关系。

好的教育是一种合力,当国家“尚武、尚实”,重视国民强健的体魄、勇敢的精神、社会的责任,当家长真正将孩子家国情怀的养成置于养育的首位,当学校真正践行培养具有身心两健、勇于担当等核心素养的中国学生时,强壮的少年,无论男生还是女生,必将成就我强壮的少年中国。因此,这种所谓“男孩危机”不是来自于男教师稀缺,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如何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和待遇水平,将更多优秀人才吸纳进教师队伍,促进教师的专业化发展,才是提高整个民族素养的王道。(作者是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

~~~~~~~~~~~~~~~~~~~~~~~~~~~~~~~~~~~~~~~~~~~~~~~~~~~~~~~~~~~~~~~~~~~~~~~

中国技术创新到了爆发始点

项立刚


不久前出炉的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中国成为“双冠王”,不仅上榜总数最多,使用中国自主芯片制造的“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运算速度是美国同类超级计算机的5倍。国人为此感到骄傲,美国人则感到压力。但同时也有声音认为,这只是中国科技创新的单点突破,其现实意义不大。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

这些年来,中国在各个领域的科技成果层出不穷,如高铁、通信技术、计算机等等,但如果谈起中国总体的科技实力,国人就显得不那么自信了。这种单点突破式的科技创新会最终让中国科技创新力全面爆发吗?笔者对此有信心。

首先,当今的科技创新,早已超越了少数智者单兵作战发明创造的那个时代,任何一项技术创新,都是整合社会整体经济、技术水平发展的结果,以超算这样大型的计算机为例,它远不是更多CPU的集合。要形成强大的计算能力,它要把计算机集成技术、网格技术运用到其中,形成多任务并行,这不但是硬件的提升,也要在软件和系统上形成大量的技术突破,才能让这个庞大的体系正常运作。甚至仅仅是散热这一个问题,也需要多种技术来解决。

其次,科技创新的发展,也是人才、经济水平和研发能力积累形成的综合能力,不可能某一领域很强大,其他领域都很弱,如果存在明显的“短板”,可能连单点突破都会很困难。中国在超算领域的领先是近几年的事,这也是中国在经济、技术积累到一定阶段的结果。随着超算技术在实践层面的普及,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领域都将有显著突破。

最近几年,中国的高铁崛起,通信设备成为全球第一,手机制造世界十大企业中国企业占据7席,航天技术有了惊人突破,这些多点突破将会带动周边技术和相关领域的发展,也说明了我国全面创新能力和综合实力的提升。

经过了几十年改革开放,我们正在享受稳定发展的红利。中国在技术创新领域,已经到了全面爆发的始点。超算能力是一个标志,这意味着中国需要大量计算机能力的领域,有了超算能力的保证;同时这意味着中国在芯片设计、新材料、通信技术、智能互联网技术、智能感应技术等众多领域形成了积累,相信在未来的5年,中国的科技创新会有更多多点突破,形成创新的全面爆发。(作者是北京邮电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信息产业知名观察家)

~~~~~~~~~~~~~~~~~~~~~~~~~~~~~~~~~~~~~~~~~~~~~~~~~~~~~~~~~~~~~~~~~~~~~~~~~~~~~~~~~~~~~~~~~~

备注:以上三篇文章转载自2016年6月28日环球时报第15版国际论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988548.html

上一篇:[转载]The enduring relevance of the model Platonism critique
下一篇:[转载]IEEE/CAA JAS Vol.3 No.3 Available Online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0 00: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