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直接民主注定行不通

已有 3996 次阅读 2016-6-30 17:23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文章来源:转载

直接民主注定行不通

  

美专家文章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625日文章】题:英国脱欧——美国开国元勋早就说了:直接民主注定行不通(作者美国东西方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佛朗兹-斯蒂芬·加迪) 

“当传说变成了现实,报道传说吧。”临近623日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的时候,大部分英国媒体似乎采纳了传奇西部片《双虎屠龙》中暗算他人的记者所提出的建议:英国小报长期给观众灌输一系列半真半假和歪曲事实的言论,把布鲁塞尔的欧盟塑造成一个不民主、不受控制的庞大官僚体系,而英国需要尽快摆脱欧盟,不然就会被欧盟夺走英国最后一点自古传下来的自由。 

因此,在英国脱欧公投前的准备阶段,根本无法就英国留在欧盟或者脱离欧盟的利弊进行有理有据的公众讨论。理性的声音在社交媒体平台充满回声的环境里被进一步淹没,这些平台只是加强选民在脱欧问题上原本的看法——毁灭任何真诚交流的机会。 

事实上,全民公投——用玛格丽特·撒切尔的话说是“独裁者和蛊惑民心政客的工具”——的整个场景凸显了一点:我们摘金引句的文化加上政治民粹主义,使得全民公投形式实现的直接民主完全不适用于决定复杂的政策问题。 

这并不是新发现。美国开国元勋们很坚定地反对直接民主。他们担心放任无知民众就某议题制定一国政策会带来的后果,他们意识到直接民主的最重要前提之一——就某一问题进行理性的讨论,讨论中所有方面的观点都经过认真权衡——在蛊惑民心政客的统治下以及被约翰·亚当斯称为“多数人暴政”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实现的。 

例如,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相信的是美国,而不是美国人,他在17886月发表的为美国宪法生效辩护的演讲中说:“纯粹的民主,如果能够实现的话,是最完美的政府。经验证明,这种观点大错特错。人民自己进行商议的古老民主形式从没展现出任何政府的优良特性。这些古老民主形式的特点是暴政,它们是畸形的。”

汉密尔顿参与了美国革命,革命使他对暴民统治有深深的忧虑,在纽约市目睹革命暴行(包括见证一群暴民试图对他的大学校长处以私刑)之后他也怀疑大众的智慧。他深信,在重要的政治考量中,让公众不知情有时是必要的。1787年参加制宪会议时,汉密尔顿说:“如果商议过程是开放的,那么不同派别的争吵会导致会议无法产生任何令人满意的结果。” 

其他美国开国元勋也赞同汉密尔顿的疑虑。在为美国宪法辩护的《联邦党人文集》的第十篇文章中,詹姆斯·麦迪逊提出,在保护个人免于被埃德蒙·伯克称为“平庸大众”的迫害方面,代议制民主优于直接民主。

麦迪逊怀疑直接民主不是政府达成共识和作出有依据决定的最合适形式。麦迪逊和汉密尔顿认为更好的是专家统治,由人民选出代表人民的专家,让他们来作出复杂的政策决定——代议制民主的实质。这一共识在欧洲民主国家普遍得到认可,直到现在。(即使是瑞士采取的也是半直接民主体制。)当然,这需要当选官员能够进行建设性的相互合作;很遗憾的是,许多西方民主国家近来无法做到这一点,而这无疑是623日公投出现这种结果的原因之一。如同英国司法大臣迈克尔·戈夫近期所说:“这个国家(英国)的人已经受够了专家。” 

但是,美国开国元勋是对的。直接民主与无知并被操纵的大众结合在一起具有内在危险性,如同我们在623日所见到的,英国36%的合法选民选择退出欧盟。这不应使人感到意外。从某种角度来说,脱欧公投展现出专家与民选政客的失败,同时也展现出依赖大众和民粹主义可能导致猜疑和具有潜在危害的决策。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必须提防蛊惑民心政客和民粹主义者绑架直接民主,以免被迫忍受“多数人暴政”,错失更明智的政策。

备注:本文转载自2016年6月28日参考消息第10版参考论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987777.html

上一篇:[转载]《自动化学报》42卷6期网刊已经发布, 敬请关注, 谢谢:)
下一篇:[转载]The enduring relevance of the model Platonism critique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8 22: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