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雷•库兹韦尔油头滑脑的未来主义

已有 4062 次阅读 2016-5-26 11:5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库兹韦尔,,奇点理论,,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 库兹韦尔, 奇点理论 |文章来源:转载

雷·库兹韦尔油头滑脑的未来主义

Ray Kurzweil’s Slippery Futurism

   

作者: 约翰·伦尼

译者: 王晓      

         出处: 德先生微信公众号  


库兹韦尔的惊人预言为其赢得了“技术梦想家”的声誉,但其中的许多预言其实经不起仔细的推敲。


库兹韦尔:“2029年机器将达到人类智能水平”

如果今天你在寻找你的电脑,却找不到它,请不要惊慌。因为技术权威专家雷·库兹韦尔早就说过,今年(2010年)计算机会因为微型化而变得消失不见。就像他20052月在TED的演讲所说的那样:

“到2010年,计算机将消失。它们会变得非常小,嵌入在我们的衣服和周边环境中。图像将直接写入我们的视网膜,提供全沉浸式的虚拟现实以及增强的真实现实。我们将会与虚拟人格互动交流。”


如果你对今天的世界有了不同的看法,库兹韦尔将希望你知道他在技术上是准确的。如果世界上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那他们就都错了。

当然,按库兹韦尔的话说,并不是所有的计算机实际上都会都消失。相反,嵌入式的微型处理器将允许很多曾经仅仅由计算机提供的功能散布于手机、平板电脑、甚至是汽车、衣服和钥匙链中。在这个意义上,2010年的确可被视为库兹韦尔预言的响亮辩护,因为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确实到处都是。

但稍作思考就会发现,从广义的解释来看待库兹韦尔的话,真是毫无趣味。原因在于:很多相同的设备在2005年时就已经成为了当下流行的商业产品。基于触控的计算机接口,至少20世纪80年代之后就已经存在了。微软公司分别在2000年和2001年推出了袖珍版和平板电脑版的Window系统。智能手机和掌上电脑(PDA)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Handspring公司在2002年推出了Palm OS Treo系统。而RIM的黑莓智能手机也是在这一年推出。




因此,依照库兹韦尔的软定义,当他2005年在TED演讲时,计算机就已经消失了。事实上,当时很多听众的口袋里可能就有计算机的替代品。如果他关于计算机会在2010年消失的言辞并不意味着要按字面理解,那就只剩下他对于智能手机和其他数字设备将变得更智能、更小和更受欢迎的声明了,这丝毫不会令他看起来有多睿智。

这就体现了库兹韦尔技术权威商标的失败。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最聪明、最成功的预测往往缺乏独创性或深远性。而且他的大部分预测存在如此多的漏洞,甚至于它们无法被证伪!然而,他继续被作为技术圣人而得到了足够的重视:在昂贵的会议上获取令人印象深刻的讲话费,合著畅销书,以及共同创办奇点大学:在这里公司高管及其他人支付相当可观的学费,以学习如何为不远的某天—当那些消失的计算机使人类变得独裁和永生时—制定规划。 

     雷·库兹韦尔的天才是毋庸置疑的。他曾被授予国家技术勋章,麻省理工莱梅尔逊奖,以及许多其他国际奖项和荣誉学位。他位列美国发明家名人堂。高中时,他写了一个能够以古典作曲家的风格合成音乐的软件(这一成就为他赢得了1965年在名为我有一个秘密的电视游戏节目中露面的机会)。他发明了第一个可以理解任何字体书写的光学扫描仪,这导致了第一个CCD平板扫描仪和文字-语音电子合成器的进一步发展,这样他就能够制造盲人所用的库兹韦尔阅读机了。他开发的商用语音识别系统已被应用于世界各地,他成立了众多公司,并开始建立对冲基金。

      然而,在因为才华而获得众多荣誉的同时,库兹韦尔也因为他对技术未来的见解而变得更加著名(或是臭名昭著)。这些见解体现在他的畅销书中,《智能机器的时代 (The Age of Intelligent Machines, 1990)》,《灵魂机器的时代(The Age ofSpiritual Machines, 1999)》,以及《奇点临近(The Singularity Is Near, 2005)》。简言之,这些书都将他的发现描述为主导技术发展的加速回报定律。库兹韦尔说,计算机智能及其他技术的发展将呈指数性增长,这将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带来真正的人工智能、人类永生、以及神奇的纳米工程能力。本世纪内,它们将推动历史发展到一个超乎想象的技术奇点。


库兹韦尔很自信,例如,他认为,到2029年,在实现了人类大脑的逆向工程之后,研究者将建立一个可以与人相媲美的人工智能(他与计算机先驱MitchellKapor在长期投注网站[1]上针对此下了一个20,000美元的赌注)。神经科学家、人工智能研究者以及其他人都提出了反对意见:当下所有人都对于如何实现这些壮举没有一点概念,而且他的时间曲线是高度不现实的。库兹韦尔这样反驳道:障碍,无疑会在面对摩尔定律和技术发展不可阻挡的加速度时消失

在他的谈话中,库兹韦尔说他现在开始研究技术变化率,因为他意识到,许多科技企业的失败不是因为他们无法做成其想做的,而是因为他们的时机不对:当他们的创新成果进入市场的时候,机会已经过去,已经变得无关紧要或是被他人和其他事物捷足先登了。为了帮助“加速回报”的福音传播,库兹韦尔和企业家彼得.迪曼蒂斯在加利福尼亚创办了奇点大学,该学校提供一个为期9天的管理人员培训课程(15,000美元)和一个为期10周的关于如何理解并掌控指数性先进技术的研究生课程(25,000美元)。

所有这些企业都依赖于库兹韦尔之技术愿景的可信度。从20年前他开始发表预测,到目前为止,这些预测的准确性是非常值得评估的。不幸的是,为库兹韦尔的预言进行记分是一件困难且有争议的事情

对于库兹韦尔神谕实力的赞歌始于大众对他1990年出版的《智能机器的时代》一书的关注,库兹韦尔预言互联网将作为一种公共传播、商业、教育和娱乐的媒介而兴起。到下世纪初,个人计算机将变成便携式的笔记本设备,装载了移动手机技术以及同时适用于人及机器的无线通讯。我们的便携式计算机将成为连入国际网络图书馆、数据库和信息服务的网关……他写道。

世界银行估计,在1990年只有约200万人能上网。而到了2000年,伴随着变革性和全消费性的万维网之崛起,上网人数已增长到1亿2400万。据此,库兹韦尔的预测似乎就是一颗闪耀的宝石。然而,有些事实却损害了其光泽。

首先就是,1990年,已经有社会使用网络计算机来处理日常工作,你根本无需预言,你只需是法国人。法国政府从1981年开始向电话用户免费发放简易终端,以此鼓励使用有偿的Minitel[2]在线信息、可视图文和其他服务。Minitel允许用户查找电话号码,购买火车和飞机票,使用留言板和数据库,并可通过邮购方式购物。

法国人使用近三百万台计算机终端执行此类任务,例如以电子方式查找电话号码,在所谓的电子单身酒吧和陌生人聊天,安德鲁·波洛克在其1987915日发表于《纽约时报》上的文章指出。

这篇文章开篇即感叹,在美国,关于电子化社会的愿景—消费者使用家庭电脑阅读报纸,支付账单,预定飞机票—已证明是虚幻的。换句话说,早在库兹韦尔的书出版3年以前,有些人已经不仅想象到了在线社会而且已开始质疑它是否能在美国行得通。即便如此,上世纪80年代末,CompuServe、GEnie、Prodigy、Dow Jones、News/Retrieval以及其他商业服务已经在为那些愿意支付高达每分钟12美元的个人电脑用户提供电子邮件、交谈、信息、娱乐等服务。可视图文行业协会估计,1987年有40家这样的在线服务机构为75万名消费者提供服务。此外,还有成百上千的非商业化电子公告板通过电话线提供各种服务。

这些服务之所以没有获得主流的成功,主要是因为其高成本且存在技术上的难点。波洛克的文章中引述了工业通讯《交互性报告》[3]的发布者格雷·阿伦的话,指出可视图文正在备受煎熬,每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在等待下一次突破。

这一突破当然在于万维网的发明,它由蒂姆·伯纳斯·李在1989年提出,于1993年的12月首次公开亮相。万维网使得互联网更加便捷、便宜且更加适用于大众用户。但其早期受众在几年前就对在线服务表现出了极大的需求。

上世纪80年代后期的大众文化也不乏对于高度计算机化和网络互联化的社会愿景。许多愿景得益于威廉·吉布森1984年的畅销小说《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一部“赛博朋克”式的开创性作品,普及了赛博空间[4]等术语。众所周知,吉布森表示,当他在创作《神经漫游者》时,并不了解任何关于计算机的知识,所以他的愿景并非来自其对技术的非凡见解。他只是简单的从已上映的影视作品或类似的小说中获取想法,如《银翼杀手(Bladerunner)》和《创战纪(Tron)》,布鲁斯·斯特林1988年的获奖作品《网络岛(Islandsin the Net)》,以及1989年的日本漫画系列《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

许多人士很期待库兹韦尔对于充满活力的网络社会的预测,这一事实毋庸置疑。但那些祝贺他思想原创性的赞美,却在无形中掩盖了所有在他之前进行了这项工作的其他人。

      库兹韦尔做了大量的预测。然而真正表现其才能的是他1999年的作品《灵魂机器的时代》,书中描述了他对2009年的人类生活的具体设想。(这仅仅是开场白:这本书提供了从1999年每一个10年发生的场景,一直到2099年,然后推测智能将怎样思考从现在到几千年后的宇宙。)

库兹韦尔对了一些。但在众多的实例中,他那毫不含糊地正确声明常拘泥于别人且听起来很接近现实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现实。它们更像透过鱼眼镜头描述世界。

现在是2009年。个人使用的主要是便携式计算机,同10年前的笔记本计算机相比,这种计算机又轻又薄。个人电脑的尺寸和形状是多种多样的,若他就此打住,肯定没人会不同意。但他继续说道:并且通常内置于服装和珠宝上,例如手表、戒指、耳环和其他随身饰物。具有高分辨率视频接口的计算机可以小到戒指、别针、信用卡,或者大到一本薄薄的书。然后写到:人们的身上或身边至少有10多部微型计算机,通常用‘身体局域网’连成网络。

这一切是真的吗?那现在,智能手机、音乐播放器,甚至启用芯片的信用卡都应算作是计算机了,因为它们含有微型处理器,它们甚至可被宽泛的称为珠宝、衣服或身体装饰品。即便如此,我们中有多少人会有超过一打这样的计算机用在我们自己身上?除了内置了蓝牙的手机和耳机之外,哪些设备是真正地实现了网络联通的?有多少是接入了高分辨率的可视化界面的?

或者来看一下库兹韦尔对教育发展的预测。他正确的指出了,技术将在课堂上发挥更大的作用,远程教学软件将呈上升趋势。但他也声称,学生将拥有并使用重量不超过1磅的计算机,而且两者将主要通过语音和触控进行交互。教师将主要关注学生的(学习)动机、心理健康和社交等问题而软件处理指令。这是关于目前学校教育一个公认且准确的描述吗?

他似乎也曾对10年前被称为血管生成抑制剂的抗肿瘤化合物抱有很高期望。他的脚注将公众注意引向了199853日《纽约时报》的头版故事,这是科学写作圈中一个因对其研究的承诺严重言过其实而臭名昭著的故事。在库兹韦尔书中正式讨论里,他只是表明,血管生成抑制剂将会有助于减少癌症。但在其胡闹的一章里,库兹韦尔和一个来自于未来的虚构访问者聊天,他借助她来说,他的预测其实相当低调。生物工程治疗,特别是抗肿瘤血管生成药物…已经成为消除大部分形式癌症的一个主要杀手对此,库兹韦尔回答道,嗯,这并不是我所想要做出的一个预测说起话来模棱两可。

    看起来好像只有从时间维度上来解释库兹韦尔的预测才是合理的。但即便这样,也很难界定他的预测是对是错。

然而库兹韦尔本人并没有这样的困扰。在他看来,他非常清楚自己做得到底有多好。20091月,“加速未来网站”的MichaelAnissimov发布了一个条目,暗示库兹韦尔在书里对2009年的预测中有7似乎是错误的。库兹韦尔则回复了一则说明:单独挑出其中的7个预测是错误的,而他实际上在《灵魂机器的时代》书中做出了108项预测。

目前我正在一条一条地整理这些内容中的预测分析,这将很快完成并且我将寄与你他写道。但总体而言,在这108项预测中,到2009年底,有89项是完全正确的13项是基本正确按库兹韦尔的意思,这13项预测在几年之内即可实现。另外3项是部分正确,有2项看起来要等10年之后再看,还有1项,本是说着玩儿的,是完全错误的他写道。因此,依据他自己的记分标准,至少有94.4%的准确率!

直到现在,库兹韦尔也没有发布他对自己的预测分析的跟踪记录,所以很难知道他对2009年的一些预测例如,智能高速公路和自主驾驶汽车的采用,癌症的骤减、美国经济和股市到2019年的持续增长—到底是怎么算作是他预测对了的。或许其中的某个预测只是说着玩儿的,或是他并不认为它们是真正的预言;否则,这看起来就像是他把所有的预言都看作至少是部分或即将正确的。请读者自行判断。

根据库兹韦尔对Anissimov所质疑的条目的辩护,他的预测分析似乎并不能使其批评者满意。例如,库兹韦尔坚持断言,2009年,3D芯片结构会非常普遍。许多,即便不是大多数,制造的半导体产品,实际上是3D芯片,使用的是垂直堆叠技术他写道。很明显,这只是一个大趋势的开始,但真实情况就是3维的芯片在今天已被普遍使用

但事实上,3D集成电路现在更像是一个利基产品,有限的被用于DRAM、图像传感器和其他几个应用程序中。法国里昂的YoleDéveloppement公司对此进行了一项深入的市场调查,根据2008年的情况进行预测,到2015年的时候,3D设备只能占据约25%的存储市场和大约6%的其余半导体市场。库兹韦尔关于3D芯片将在未来几年被普遍使用的设想无疑是正确的,但说它们今天已经很普遍,则根本就是错误的。

库兹韦尔也坚持认为,内置于眼镜中的计算机显示屏将会把图像投影在用户的眼睛中,因为这些系统确实是存在的,并且他说,这一预测并不是说所有的显示器都将以这种方式投影,或者这一方式将成为主流,甚至变得普遍同样,他捍卫他关于翻译软件将被“普遍使用”的声明,提出通过指着一种出现于2009年末的智能手机APP,翻译软件将允许讲述不同语言的人通过电话进行直接交流。他允许人们来计较挑剔这一普遍使用的程度。

到目前为止,我并未见到库兹韦尔直接承认他错了,我想在某些预测上认错对他是有好处的”Anissimov在其发布的博客中写道,似乎既欣赏库兹韦尔但又坚持认为未来学家应该对他们的发言负责。

库兹韦尔的回答则宣称,他这样做全是为未来学家的责任考虑,但此类评论应该刨除偏见、秉持公平,并且不受其所使用的词语及当下现实的选择偏倚和浅短解释所限。尽管如此,他的那些预言,往往都取决于对日常用词含义的精准措辞和创造性解释,而他的那些对自己的预言的律师般的辩护,从字面来解释的话,很难就他对于浅短的异议形成一致。 

      库兹韦尔非常了解发展中的技术并且对于它们如何才能增强彼此具有极高的洞见,尤其是在相对短期内。他很擅长分析趋势,他的预测发人深省。对于付费听他的演讲或是读他的书的人来说,也许这就足够了。

可另一方面,如果库兹韦尔关于错误地理解技术变化的时机是业务失败的主要原因这一观点是对的,那我们但愿任何听了库兹韦尔预言的人千万别从严格的字面“颜值”上去理解。在90年代,那些所有受其鼓动冲进市场投资用基于控制论司机或广泛流传但却极其简单的实时演讲翻译的产品或服务来冲击市场的人,可都倒霉了。

尽管如此,库兹韦尔对加速回报定律仍具有坚定不移的信心,这使他将相互矛盾的事实和观点仅当作是暂时的不便,而对其不屑一顾。一年,十年:受到一个永恒的真理所统治的技术的加速回报,将在通往超乎人类想象的奇点的途中扫除所有不便,而这一所谓的真理,就是:雷·库兹韦尔以前是,现在是,而且永远是,对的。

反正,库兹韦尔有自己的算法,据此,至少94.4%的时间上是对的呢。

 

[1]  Long Bets Web site

[2]   电脑电视终端(法国讯息传视系统的终端机,能把荧屏、键盘和调制解调器联为一体)

[3]   Interactivity Report

[4]    cyberspace,也译网络空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979820.html

上一篇:Where Does AlphaGo Go:阿尔法Go走向何方?
下一篇:[转载]奇点理论是人工智能科学理论,还是垃圾科学?

4 刘锋 强涛 武夷山 邱嘉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07: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