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江岩声:试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大海的意象

已有 3430 次阅读 2016-1-13 05:09 |个人分类:心的历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Poem| poem |文章来源:转载

江岩声:试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大海的意象


新诗100年来,寥寥几个仅存硕果中,除了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最为今天的人们咏叹的,大概就是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据说曾入选高中语文教材,后来又被抽掉,因为不利于孩子们的身心健康。海子是自杀身亡的,老师必得向少年维特们解释自杀,但活着的人们有谁真的明白自杀?也太难为那些老师了。金圣叹说:“《水浒》写宋江,骤读之而全好,再读之而好劣相半,又在读之而好不胜劣,又卒读之而全劣无好矣。”我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与此类似:骤读满眼都是幸福,再读之幸福痛苦相半,又在读之而幸福不胜痛苦,又卒读之而全痛苦无幸福矣。

比如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关心粮食和蔬菜。”骤读的确感觉幸福,继而生疑,既然这些就是幸福,以及幸福人所为,那有何难?今天,现在,眼下,就可开始,何必要等到明天?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海子不会不知明日的危险,为何仍要把幸福推迟到明天?只有一种解释:他并不真的认为这些就是幸福。而是,人之幸福,我之毒酒。既是毒酒,当然还是晚喝为妙,所以,至少,要推迟到明天。再说了,幸福的人,真的是能够做的么?对此,早在300年前的伏尔泰——就是那个说生命在于运动的人——就想明白了,他说,我决心幸福,因为幸福有益健康(J’ai décidé d’être heureux parce que c’est bon pour la santé)。各位聪明看官一定明白,伏尔泰在反讽。基于某种好处,或为避免某种坏处,而做出来的幸福,或许可称真道学,但一定是假幸福。

再比如说,“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亲人写信,是一种幸福,但不是每一个亲人。有谁喜爱每一个亲人? 给每一个亲人通信,是一种负担,一种自我强迫,而不是幸福。再说了,收信的那个亲人,期待你的信吗?你是不是自作多情?有这些疑问,和每一个亲人通信便不是幸福,不能现在就动笔,须等到明天。

世上当然有幸福,瞬间的幸福,那种快感,闪电一般,例如刚吃了新春野韭第一饺,或刚和心仪人缱绻一番,但谁见过幸福的人?所谓幸福的人,一天24小时,一生几十年,至少应该有百分之五十的时间感到幸福吧?这样的人,古往今来,何曾有过一个?这些道理,显而易见,深刻果决如海子者,不会不懂,却还一再说“做一个幸福的人”。一定有别的原因,字面上看不见的原因。这原因,其实就写在最后一句里:而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按字面,可有两种解释:

1. 面朝大海,(观看)春暖花开(法文,英文翻译都取此解,见后文)。

2. 面朝大海,(心里)春暖花开。

第1解毫无新意,无非就是古人早已写滥了的隐士情结,即使伟大如陶渊明那种,也肯定为海子所不屑。嚼人家嚼过的馍没有味道。第2解新颖,深刻,有力。但,立刻引出一个问题:面朝大海,心里如何就能春暖花开?大海以其宽广,深邃,洪波涌起,白浪滔天,让我们或心旷神怡,或壮怀激烈,进而引发思古幽情,魏武挥鞭,换了人间,都可能,惟春暖花开,须等海子登场,为我们想到,奇不奇?不是海子比我们聪明,比曹操聪明,比老毛聪明,是海子这里说的大海,隐喻了只有他明白的意象。

什么呢?不知道。海子已死22年,在北京那场山雨到来之前,他25岁生日那天,1989年3月26日,不可能把他从天上叫下来给我等解说,只能猜猜试试。一个办法,就是用别的词来替代“大海”。也就是,假设有一个词汇天平,一端放“大海”,一端放别的词汇砝码,我们看,什么时候,这架天平能够平衡。

首先,我们试试“情人”。据陈皮说,海子先后有过三个意中人,其中一个叫波婉,嫁人去了美国后,海子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们知道,站在中国海岸,美国就在大海那边,于是,“面朝大海”,也就是“面朝情人”,从而“春暖花开”。这当然说得通。但是,于海子个人说得通,于诗却说不通。境界太狭小,不符合“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就连“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拥有如此博大胸怀的诗人,怎么可能仅仅“面朝情人,春暖花开”? 所以,“情人”砝码太轻,根本不可能平衡这首诗里的“大海”。

我们再试试其它的词,例如某座山(黄山,泰山,甚至敬庭山),蓝天,白云,大地,草原,沙漠,……。我们会发现,都太轻,境界都嫌小,或太单薄。地球上,再没有什么具体的物象,能够平衡接纳百川,包罗万象的大海。当然,我们可以把思维扩大到地球以外,例如月球,太阳,甚至宇宙。但这些东西,或太冷漠,或太单调,或太空洞,也不能平衡大海给我们的丰富感觉。

惟有两个字,我们凡夫俗子都害怕的两个字,“死亡”,能够平衡那架一端放着“大海”的天平:面朝死亡,春暖花开。

这里的死亡,当然不是药家鑫的死亡,也不是张妙的死亡,也不是你我都害怕的老死,病死,而是那些自愿、欣慰、乐观地走向归宿的人的死亡。正如茨威格在自杀当日,1942年2月22日上午,写给他前妻的信里说的那样,“自从做出这个决定,我比以前感觉好多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给你写下这几行文字,你可以想象我是怎样地快乐。”

死亡,像大海,宽广,深邃,接纳百川,包罗万象,无论是谁,物质的,非物质的,都逃不过;有时凶险、黑暗,有时温暖、光明,看对谁,因何。我们知道,海子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后两个月,头脑清醒地,死于山海关的铁轨上,并没去投奔就在不远处闪亮的大海。他写诗那天,1989年1月13日,一定也像茨威格一样,想明白了这个归宿,所以心里忽觉春暖花开,挥笔写下这首不朽的诗作。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作者: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A partir de demain, sois un homme heureuxFrom tomorrow on, I will be a happy man;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Nourrir des chevaux, fendre du bois, faire le tour du mondeGrooming, chopping, and traveling all over the world.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A partir de demain, me soucie du riz et des légumesFrom tomorrow on,
I will care foodstuff and vegetable,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Que j’aie une maison, en face de la mer, le printemps doux, les fleurs épanouiesLiving in a house towards the sea, with spring blossoms.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A partir de demain, entre en contact avec tous les miens,From tomorrow on, write to each of my dear ones,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en leur disant mon bonheur.Telling them of my happiness,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tout ce que me disait l’éclair heureuxWhat the lightening of happiness has told me,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Je le transmettrai à chacun d’euxI will spread it to each of them.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A toutes les rivières, à toutes les montagnes, un nom douxGive a warm name for every river and every mountain,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Inconnu, je vous adresse aussi Mes voeuxStrangers, I will also wish you happy.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Voeu d’un avenir brillantMay you have a brilliant future!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Voeu d’un amour réussiMay your lovers eventually become spouse!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Voeu d’un bonheur dans le bas mondeMay you enjoy happiness in this earthly world!
而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Moi, je ne veux que faire face à la mer, le printemps doux, les fleurs épanouies.I only wish to face the sea, with spring flowers blossoming

作者投稿

华夏文摘第一二八八期(cm1512d)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950019.html

上一篇:[转载]华裔教授郗小星回归工作 难回到从前
下一篇:[转载]奥巴马今于港台时间上午10点发表其于任内的终回国情咨文

1 chaij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07: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