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读海子长诗《太阳》

已有 5304 次阅读 2014-4-15 08:17 |个人分类:书海拾贝|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海子| 海子 |文章来源:转载



海子出名时我已去国,完全不知道这样一位年轻诗人。只是后来偶然在他的忌日有人纪念他时会读到他的一些诗句。受他的FAN的感染,最近多看了几首,好像也可以说点儿三道点儿四了。

因为不懂诗,我对诗的态度和对音乐的要求基本一样:只要它的旋律和韵律能够吸引、感动我就行了。简单抽象的感官享受。我不会去深挖它其余的东西。当然诗的一些基本要素还是需要的,比如文字要美,想象力要丰富。我并不喜欢那种所谓“诗中有画”的诗。这样的诗太具有描述性和模仿性,失去了诗的独有的想象力和表现力。

海子的想象力和文字表现能力显然超过了常人,有不少漂亮的句子,也有很多出其不意的想象跳跃。那些想象奇特,突如其来,令人吃惊叫好。他说他“跟不上自己快如闪电的思想….. 跟不上自己的景象”(《弥赛亚》),象我这样不懂诗的人自然更是跟不上他的思维跳跃了。不过,他的那些抒情短诗,我觉得也就是众多诗人中一个诗人的诗,大家的不同只是各自有些自己的风格特点而已。(顺便议论一下,有人比较海子和顾城,用谁好于谁的价值评判做尺度。我认为这样对哪一个诗人都不公平。每个诗人或任何艺术家都有自己的表现内容和表达方式及风格。读者只要欣赏每个个体艺术家及其作品、理解他或她所要表达的意思情感就是了,没必要一定比出个上下高低。)

倒是他的长诗《太阳》引起我更多的兴趣,虽然至今还是没有全部看懂。

骆一禾(诗人、评论家,海子的朋友,继海子之后两个多月因在天安门广场参加绝食突发脑溢血去世)认为,海子“他的生和死都和《太阳·七部书》有关。”的确,认真读海子长诗《太阳》的几部已经完成之作,是能够感觉出他好像生就是为做这部大作而生:他不只是在用脑、用心做诗,更是在用生命做诗;他不是在做诗,而是在跟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存在作斗争。全篇读下来,每个字、每句话、每个问题和答案,都象是他在用自己的肉体和鲜血浇筑自己的生命同时也在刻写着自己的墓志铭。极度高昂的激情,快速跳跃的想象,密集的思想内容,在短短几年的时间、甚至几个月内一气呵成七部长诗,海子不是在做诗,他是在拼命。

这有很大一部分应归咎于中国没有史诗。

海子立志要写出中国当代的史诗。

什么是“史诗”?

两河流域的《吉尔伽美什》,波斯的《阿維斯陀》,印度的《吠陀》,希伯来《圣经》,希腊荷马《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罗马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纪》,但丁的《神曲》,弥尔顿的《失乐园》;歌德的《浮士德》;这些都是著名的永垂不朽的史诗。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描述记录了某个民族或国家的传说历史外加神话想象,其中有主要的神祇或英雄人物(民族领袖)以及贯穿始终的故事情节。它们的内容除了传说故事,大都还包含具有启蒙、启示性质的对宇宙和人类存在的认识和解释,以及伦理道德方面的训诫。这些史诗往往篇幅巨大,包括成千上万的句子或十几、几十个篇章,而语句却短小、适于吟诵咏唱。它们也常常以情感悲剧形式展开和结束,常令听者、读者唏嘘感叹不已。

中国没有这样的史诗。

中国精炼的文字只给我们留下了《女娲补天》、《大禹治水》、《夸父逐日》、《嫦娥奔月》、《精卫填海》这样短小的神话和寓言故事,有的故事甚至短到只有两三句话;且这些故事几乎全部出自地理性质的书籍《山海经》。《山海经》虽然充满了奇异的想象,但在情感方面却极少做文章。象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精卫溺死东海而变为鸟类这样可以借机表达情感的故事,在中国古人笔下,大多成了干巴巴的陈述或道德说教。先秦,在中国最该出宏大史诗的历史阶段,其文学中,最富有想象力和情感的长诗也就是屈原的《离骚》、《天问》、和《九歌》等的楚辞系列。而《楚辞》还称不上是史诗。

海子要创造出一部中国的现代史诗来。

凭海子的才花、激情、悟性、和知识面,加上虽短但不匮乏的中国神话,创作出一部巨幅长诗,或曰“史诗”,应该不是大问题,事实上他已经写出了七部长诗,归纳在《太阳》之下(骆一禾称之为《太阳·七部书》)。然而不知为什么,中国神话并没有给海子带来灵感和激情。他只是在《传说》一诗中流水账似地罗列了一些神话故事,并在其前言中明确立志要为中国的“史诗”写作而努力。但是《传说》不但内容毫无新意,连语言都显得提不起精神。也许是因为中国神话故事很少参加进任何情感因素(似乎只有屈原除外),对于海子这样才情横溢的诗人来说,把这样短小枯燥的零星故事变为感情充沛的“史诗”也的确是勉为其难。

所以,海子就把灵感源泉寄托在了外国神话和史诗以及自己的想象上。

这样一来,就出现问题了。

首先,借助于他人文化而远离自己熟悉的文化土壤,还让读者也脱离熟悉的文化土壤,这是一个作家的大忌。孰不知,史诗来自产生它的文化土壤,同时又构成了那个文化土壤的一部分。“之乎者也”突然跳到了“洋泾浜”,不仅是作者本人是否已经吃透他人文化是个问题,而且读者能否接受异己文化可能是个更大的问题,更不要说“史诗”本身就是构筑一个文化的重要部分甚至核心。核心都脱离了自己的文化,其结果 – 殆也!

其二,起于远古时代的史诗,几乎全部都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无数代人的积累,并非一日之功。即便是近代人的史诗,如《神曲》、《失乐园》、《浮士德》等,也都建立在深厚的古希腊罗马和犹太教基督教文化积淀上。歌德写《浮士德》用了四十年功夫。这期间不仅是诗人在不断思考和理解他自己的文化、也是他自我成长和成熟所需要的时间。海子不仅脱离了自己的文化土壤、舍近求远,而且试图在几个月或者几年的时间里成就出一部史诗。没有深厚成熟的积淀,如何写得出大部作品来?

其三,海子的文化来源混乱,一部长诗变成一个文化大杂烩。试看《太阳》中出现的人物和地域:司仪(楚辞),盲诗人(荷马),但丁,耶稣,佛陀,摩哈默德;赤道,刚果,冈瓦纳(远古地理),澳洲,印度,南美,南极。又比如,在《弥赛亚》(《太阳》之一部)中,他几乎语无伦次地从蒙古跳到埃及,又莫名其妙地扯上维特根斯坦;在其中“合唱队的歌声”的说明中,海子注明:

(名称为“视而不见”的合唱队由以下这些人组成:持国、俄狄普斯、荷马、老子、阿炳、韩德尔、巴赫、密尔敦、波尔赫斯)

这样的内容组合近乎疯狂;而这样密集而广博的文化信息则引起读者严重消化不良。更糟糕的是,海子只是堆积了这一大堆的中外文化名人和概念,实际上对哪一个都没有深入进去。

其四,古代原始史诗都有明确的目的性,比如解释宇宙自然现象,探讨生死以及自我存在,颂扬英雄,褒贬善恶,等等,起到启蒙教化之作用。海子的《太阳》长诗目的很不明确。其中没有启蒙、启示、正向引导的力量和领袖人物,没有被歌颂对象,甚至主题太阳也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反动力量。海子的宇宙是个混乱、无头脑(诗中一个人物形象叫“无头英雄”、“无头勇士”;其来源可能出自《山海经》里的刑天;但我总觉得它更近似于巴塔耶Bataille的“无头人”Acéphale – Headless Man;只是不知道海子是否接触过巴塔耶的作品)、无政府主义的,以至光明和黑暗都不分的宇宙。

其五,海子似乎是在思考和探讨人生问题。但他的思维比较混乱,没有达到哲学的深度,更多的则是诗人自我情感的宣泄。他以不同的角色从不同的角度来尽情发泄,并且是带有自恋性质的,没有超越自我的或更高层次的目的。他表现的愤怒、暴力、复仇不知从何而来,那个假想敌也不知是谁(也许是他的内在自我?),对世界的不满具体是什么也不清楚。诗中也没有具体情节和故事的连续性。很多景象好像是出自他的幻觉而非诗意的想象。总之,我读来读去,只读出了“空虚”两个字。比如在《太阳》中他多次重复:

“除了黑暗还是黑暗。除了空虚还是空虚”;

“我的生活多么盲目 多么空虚 多么黑暗 多么像雷电的中心”;

而且,他把“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作为全诗的开头和结尾,并用在每一小节的第一句,似乎不停地在宣告:这个世界和人生太空虚,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说到最后,论诗自然变成了论他的人生观和过于短促的生命。

我觉得,海子创作史诗,一开始可能是出于一种使命感和横溢四溅的激情,为了创作而创作,但是写作过程中,认识到他是在通过史诗的形式寻找人生意义,而到了最后,“史诗”无形中就变成了他实现生命价值的实践。遗憾的是,他呕心沥血、苦苦求索,经过了自我的精神和灵魂搏斗之后仍然没有找到或给出读者满意的答案,所以走上了绝路。实际上,吠陀史诗,圣经,老子,释迦穆尼,耶稣,等等,早就都有各自智慧的答案。海子过于性急了。如果吃透其中任何一家答案,他都能够释然地生活下去,找到自己的价值。

他似乎曾经也试图变换一种人生理念和生活方式,比如那首著名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短诗。但是和他那些探讨生命价值的诗作以及卧轨比起来,这首看起来轻松潇洒、悟到人生真谛的小诗简直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玩笑。

在我这样的凡夫俗子看来,对于把他养大成人的父母来说,他只要能够安安稳稳地活在太阳底下,为人夫,为人父,“关心粮食和蔬菜”,“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将来为父母养老送终,就是他的生命价值了。

******************************************************************************

太阳

                                                                                           海子





(诗剧。选自其中的一幕)

地点:赤道:太阳神之车在地上的道
时间:今天。或五千年前或五千年后
一个痛苦、灭绝的日子。
人物:太阳、猿、鸣。




1、司仪(盲诗人)
“多少年之后我梦见自己在地狱作王”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也有人类的气味--
在幽暗的日子中闪现
也染上了这只猿的气味
和嘴脸。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不像但丁:这时候没有闪耀的
星星,更谈不上光明
前面没有人身后也没有人
我孤独一人
没有先行者没有后来人
在这空无一人的太阳上
我忍受着烈火
也忍受着灰烬。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我还爱着。虽然我爱的是火
而不是人类这一堆灰烬
我爱的是魔鬼的火 太阳的火
对于无辜的人类 少女或王子
我全部蔑视或全部憎恨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也有人类的气味--
我还爱着。在人类尽头的悬崖上那第一句话是:
一切都源于爱情。
一见这美好的诗句
我的潮湿的火焰涌出了我的眼眶
诗歌的金弦踩瞎了我的双眼
我走进比爱情更黑的地方
我必须向你们讲述 在空无一人的太阳上
我怎样忍受着烈火
也忍受着人类灰烬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也有人类的气味--
我还爱着:一切都源于爱情。
在人类尽头的悬崖上
我又匆匆地镌刻第二行诗:
爱情使生活死亡。真理使生活死亡
这样,我就听到了光辉的第三句:
于其死去!不如活着!
我是在我自己的时刻说出这巨话
我是在我的头盖上镌刻这句话
这是我的声音 这是我的生命
上帝你双手捧着我像捧着灰烬

我要在我自己的诗中把灰烬歌唱
变成火种!与其死去!不如活着!
在我的歌声中,真正的黑夜来到
一只猿在赤道中央遇见了太阳。

那时候我已被时间锯开
那神。经过了小镇 处死父亲
留下了人类 留下母亲
故事说:就是我
我将一路而来
解破人类的谜底
杀父娶母。生下儿女
--那一串神秘的鲜血般花环
脱落于黑夜女人身下。
一切都不曾看见
一切都不曾经历
一切都不曾有过
一切都不存在

人类母亲啊--这为何
为何偏偏是你的肉体
我披镣带铐。有一连串盲目
荷马啊,我们都手扶诗琴坐在大地上
我们都是被生存的真实刺瞎了双眼。
人,给我血迹,给我空虚
我是擦亮灯火的第一为诗歌皇帝
至今仍悲惨地活在世上
在这无边的黑夜里--
我的盲目和琴安慰了你们
而他,他是谁?
仿佛一根骷髅在我内心发出的微笑

我们 活到今日总有一定的缘故。兄弟们
我们在落日之下化为灰烬总有一定的缘故
我们在我们易朽的车轮上镌刻了多少易朽的诗?
又有谁能记消 每个人都有一条命
--活到今日,我要问,是谁活在我的命上
是谁活在我的星辰上、我的故乡?
是谁活在我的周围、附近和我的身上?
这是些什么人 或什么样的东西?!
等我追到这里
荒漠空无一人
我在河边坐下
等你等了半天
河水一波一波
斧子已被打湿 斧子沾满水滴
暗哑的地铺上
忽明忽暗火把
照着满弓一样的乳房
那是什么岁月
我血气方刚
斧子劈在头盖骨 破碎头盖骨
从这一头飘到那一头
孕育了天地和太阳
那是什么岁月
青草带籽纷纷飘下

那时候我已经
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那时候我已经来到赤道
那时候我已经被时间锯开
两端流着血 锯成了碎片
翅膀踩碎了我的尾巴和爪鳞
四肢踩碎了我的翅膀和天空
这时候也是我上升的时候
我象火焰一样升腾 进入太阳
这时候也是我进入黑暗的时候
这时候我看见了众猿或其中的一只
回忆女神尖叫--
这时候我看见了众猿或其中的一只

2、太阳王

我夺取了你们所有的一切。
我答应了王者们的请求。赦免了他们的死。
我把你们全部降为子民。
我决定独自度过一生。

赤道,
全身披满了大火
流淌于太阳的内部。
太阳,被千万只饥饿的头颅抬向更高的地方
你们或者尽快地成长,成为我
或者隶属于我。
隶属于我的光明
隶属于我的力量

这时候我走向赤道
那悲伤与幻象的热带 从南方来到我的怀中。
我决定独自度过一生
我景一只地幔的首领 缓慢地走向赤道
赤道,全身披满大火,流淌于我的内部
我是地幔的首领
一群女儿是固体在高温下缓慢流动着的。
她们在命运之城里计算并耗尽你生命的时辰
暴露在高原的外表
那些身处危险
那些漆黑的人们
那些斧子形的人
三只胃像三颗星来到我的轨道

你们听着
让我告诉你们
你是腐败的山河
我是大火熊熊的赤道
你是人类女儿的伴侣
我是她们死亡的见证
你是惆怅的故乡 温情的故乡
你是爱情 你是人民
你是人类部落的三颗星辰
我只是、只是太阳
只是太阳。你们或者长成我
或者隶属于我

让我离开你们 独自走上我的赤道 我的道
我在地上的道
让三只悲伤的胃 燃烧起来
(耶稣 佛陀 穆罕默德)
三只人类身体中的粮食
面朝悲伤的热带吟诗不止

让我独自度过一生 让我独自走向赤道
我在地上的道。面南而王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我为什么突然厌弃这全部北方、全部文明的生存
我为什么要 娶赤道作为妻子
放弃了人类儿女……分裂了部族语言?!
人们啊,我夺取了你们所有的一切。夺取了道。
我虽然答应了王者们的请求、赦免了他们的死。
让我独自走向赤道。
让我独自度过一生。

其它诗歌的杯子纷纷在我的头颅里啜饮鲜血。
我一生如昔。

是天上血红色的轴展开
火红的轮子展开
巨型火轮 扇面飞翔 滚动
赤红色光带摇晃 使道燃烧
--你在地上也感到了天空的晕眩
我一如往昔。
我的太阳之轮从头颅从躯体从肝脏轰轰碾过。
接着,我总是作为中心
一根光明的轴。出现在悲伤的热带
高温多雨的高原和大海
我是赤道和赤道的主人
在热带的海底 海的表面
斩断了高原的五脏
于是我在刚果出现
我的刚果河!两次横过赤道
狂怒地泼开……赤道的水……如万弓齐放
像我太阳滔滔不绝的语言
在四月和十月 我经过天顶 深深的火红的犁
犁头划过 刻划得更深
仿佛我将一只火把投进了他的头骨嘶嘶作响
那时候赤道雨啊
赤道的雨可以养活一切生灵!

仿佛我将一只火把投进了他的头骨嘶嘶作响
这是我儿子的头骨。这是我和赤道生下的儿子
我俯伏在太阳上 把赤道紧紧拥抱
我双膝跪在赤道上 我骑在赤道上
像十个太阳骑在一匹马上
十个太阳携带着他们的武器
生存的枪膛发红灼热
那是我的生殖 那是我的武器 那是我的火焰
我俯伏在太阳上 把赤道紧紧拥抱
我的儿子 我的儿子 你在何方?

那时候我走向赤道
雷在你们头顶不断炸响
我在这瞬间成为雨林的国王、赤道的丈夫
我在这一瞬间成为我自己 我自己的国王。
这就是正午时分
这就是从子夜飞驰而来的正午时分。
(地平线在我这太阳的刀刃下 向上卷曲
千万颗头颅抱在一起。咬紧牙关
千万颗头颅抱在一起仿佛头颅只有一只
地平线抱在一起仿佛一只孤独的头颅
又纠结一团仿佛扭打在一起)
我的儿子 我的儿子 你在何方?

你的头骨--那血染的枷铐
头颅旋转
空虚和黑暗
我看见了众猿或其中一只

3、猿

……空虚 黑暗
我像是被谁 头脚倒置地扔入大海。
在海底又被那一场寒冷的大火
嘶嘶地烧焚
我越长越繁荣
几乎不需要我的爪子 我的双手 我的头骨
我的爪子完全是空虚的。
我的手完全是空虚的、
我的头骨完全是空虚的。
你们想一想 在赤道 在伟大的赤道
在伟大、空虚和黑暗中
谁还需要人类?
在太阳的中心 谁拥有人类就拥有无限的空虚
我是赤道上被太阳看见的一只猿。

我就是那只猿。我就是他
他出生在很远的南方 他是王国的新王
他离弃了众神 离弃了亲人
弃尽躯体 了结恩情
血还给母亲 肉还给父亲
一魂不死 以一只猿来到赤道。
他终于看到了自己和子孙。
他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爬过。在他身上醒来 在一只猿身上
醒来 在他身上隐隐作痛
他用整整一条命搭起了猿的肉体
走进洞窟。仍隐隐作痛

幻象的死亡
变成了真正的死亡

头飞了 在山上
半个头 走 走向赤道
(众猿去了喜马拉雅
惟有一猿来到赤道。)
古冈瓦纳 看见自己的身体上
澳洲飞走 印度飞走 南美飞走 南极飞走
(在一片大水之上
一猿的身上飞走了四猿)

多孤单啊 古冈瓦纳
我就是他
我并不孤独!
我的核心仍然抱在一起
以赤道为轴!
(梯形和三角形抱在一起
抱成一只翠绿的猿)
我的核心仍然抱在一起
哦 黑如黑夜的一块大陆
纵横万里的大高原以赤道为轴
半个头 长成一个头

赤道将头 一劈两半
一个头长成两个头 一个是诗人,一个是猿
作为诗的一半看见了作为猿的一半
猿 陷入困境 迷宫
他的镜子是人类。也是生殖和陷井
从猿的坟地 飞出
飞向人的坟地--这就是人类的成长
这就是大地长成的过程
黑夜是什么
所谓黑夜就是让自己的尸体遮住了太阳
上帝的泪水和死亡流在了一起。
被黑暗推过一千年 一万年
我们就坐得更深 走进太阳的血血中更深
走进上帝的血中去腐烂

我们用泪水和眼睛所不能看见的
(太阳 不分日夜 在天空上滚)

这时候我看见了月亮
我的腿骨和两根少女的腿骨,在蓝色的月亮上
交叉。在无边的黑夜里飞翔
被黑夜中无声的鸟骨 带往四面八方。
万物的母亲,你的身体是我的腿骨

无边的黑夜里
乌鸦的腿骨变成了我的腿骨。双翼从我脸上长出
月亮阴暗无光的双翼
携带着我的脸 在黑夜里飞翔
双臂变成空洞无孕的子宫--流着血泪
我诞生在海上 在一瞬间
在血红的月亮上
喷吐着天空浓烈的火焰。
我的听觉 是物质 是盐是众盐之王。
大海分解着我的骨头
肉体烧焦
一个巨大的怀孕 滚动在大海中央
从海底一直滚到大海中央

太阳把自己的伤口 流在月亮上
血在流淌鲜血渗遍我全身而成月亮

火把,火的惨笑的头
我们凄凉的头 聚在一起 抬着什么
铺开大地那卷曲的刃
这时候我仿佛来到海底
顺着地壳的断裂 顺着洋脊
看见了海底燃烧的火 飞行的火
嘶嘶叫着化成冰凉的血。

这是否就是那唯一的诗!?
笼罩着彻底毁灭、灭绝的气氛

是这样正在海洋中央披着人形(斧子形)
的光明和火 就是我
也在沙漠中央披着人形的蓝色水滴
就是我。假借人形和诗歌
向你说话。假借力量和王的口吻

群女在隔壁的屋子里(在草原或海水绝壁上)
熏黑身子幽幽唱着 一间屋子是空虚。
另一间屋子还是空虚。
群女或为复仇的女神、命运女神、月亮女神
或为妓女或为琴师或为女护士或为女武神
或为女占卜者。在这无边的黑夜里
除了黑暗还是黑暗。除了空虚还是空虚
除了众女还是众女。我将她们混为一谈
我这赤道地带的母猿可以为她们设计各种时间
各种经历、各种生存的面具
收起时间的缰绳 任体内之马奔向四方
(肉体之马聚集在太阳的刀刃上)


4、三母猿

鲜血在天上飞 在海中
又回到熊熊大火 大火在天上飞
又在海底
变成寒冷的鲜血

而入孤独山顶
在火焰中传道 在海水中传道
而入孤独血液

太阳的血污催动。
万物互相焚烧、焦黑。死亡海洋
也仿佛是月亮的子宫 潮汐涌动不止
这些活跃在夜间的肉,飞翔的肉、睡眠
这些心肝状 卵状 羊头状的血红月亮
照着凄凉的平原 斧子或羊皮
竖立或斜铺在幽蓝虚无的海中
那就是我们狭窄的陆地
春天吐火的长条陆地你布满时间的伤痕

火 天空上飞着的火
“汪汪”叫着化成了血 血叫着
血“嘎嘎”地在天上飞
她们一同离开了原始居住地的太阳
也不能再称她们为火
也不能给她们命名为“飞”
她们在大海中央安顿下来
天上飞的火 在大海中央变成了血
光明变成了黑暗 光明长成了黑暗
燃烧长成了液体的肉

火 变成血 天上飞的血
在大海中央
变成人的血(一粒种子抱住我们的头)
斧子在大地深处生育小斧头

血啊、血 又开始在天上飞
有翅膀构成(或由回忆之天使)
烧焚至今的灰烬
我们悬挂在一条命
一条血、一条火上
走向地窝子
点起灯,在那似乎是微风吹拂的时间

5、鸣--诸王、语言

太阳在自己黑暗的血中流了泪水
那就是黑夜。
泪水流出了身体
身体长出了河流于道路
五谷坐下来
马在道路上飞着 泪水带着她的影子
她的锁链 在荒芜的山上飞

太阳 一夜听着石头滚动
石头滚回原始而荒芜的山上
原始而荒芜的山退回海底

谁是骆驼和沙漠的主人?
谁是语言中心的居住人?
谁能发号施令?
十二位刽子手倾听谁的召唤?应声而来
那些泥土长成的了女人 陪伴 葬?
一把陶罐摔破在谁的脑袋上?
谁灼痛得遍地滚动?
谁的父亲绑在树上被宰杀?
在故乡古老的河道上飘动着谁的尸体?
谁很久以前的尸体又盖在谁的尸体上?

谁摸头 头已不在?(血肉横飞 脸也飞去)
谁所有的骨头都熔化在血液里?
谁是豹子 坐在一只兴高采烈
升上天空的子宫--那是谁的子宫?
我们藏身的器血?

谁是万物的音乐?谁是万物之母
谁是万物之母的父亲
我所陷入的是谁的生活?
谁是和谐?谁是映照万物的阴暗的镜子?
谁是衡量万物是非的准绳?
谁是生物里唯一的鬼魂--冲涌在血中?
谁快收获了?收获玉米和我
谁是西印度群岛以南夜晚的赤道上
那漆黑的乳房?

谁让我们首先变得一无所有地出现在赤道上?

那些紫红的雪 血腥的张开的嘴
既是沉默,也是失败
正在到达午夜的千年王国深处坐着谁?
坐着怎样的王者?--杯口断裂
谁的鲜血未能将这只杯子灌满?
“如何成为人?”
沙漠在午夜的王 又是谁?

谁是无名的国王?
深渊沉落而黑暗--
与我死后同穴的千年黑暗是谁的鸟群
谁的灰烬也与是死后同穴?

谁是无名的国王?众天之王?
在塔楼管理其它性命的是谁呢?
他是谁呢?拥有全部的沙漠和海
拥有埃及的书:死亡的书
拥有一条线索和宿命的血
在夜晚的奥秘中啜饮泪水的无名国王
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什么?
谁在那百合花合拢的女人之内?
谁在那最后的爪子所握住的弓箭上?
谁在景色的中心?
谁 仿佛一根骷髅 在我内心发出微笑
谁把我们生殖在星球的杯子里?
我们是谁杯中的雪水或流火?!
每个人都有一条命 却都是谁的命?!

谁隐生?谁潜伏?谁不表现生命?
谁不呼唤 不移动 没有消化作用和神经系统
谁已关闭?
谁站在断头台上?
谁使用我们落地头颅的大杯--还有天空的盛宴?
沙漠深处 谁在休息
谁总是手执火把向我走来?
谁的残暴使旷野的阴暗暴露?
谁幻觉的灵魂马群披散于天空
谁让众鸟裸露 交配并死亡

那些眼睛又看见了什么?!看见了谁?
在褐色的高地
我不停地落入谁的灰烬?

那些生存的人 为了谁度过黑夜?
英勇的猎户为了谁度过黑夜?
谁的一只胃在沙漠上蠕动 谁拿着刀子
在沙漠?只有谁寂灭才能保全宇宙的水?
谁早已站在高原 与万物同在
谁使我伸出双手 谁向我伸出双手?
谁对抗 谁崩断?
我仍然要把我引向谁 引向谁的生殖和埋葬?
谁只住在午夜
像时间终端的鸣响?

我已声嘶力竭
那不断来往的 不断开始和结束 难道不是
同一个秋天?
我暴露着 不停地不间断地在地平线上
叫喊着“棕榈 棕榈”
并把棕榈在哭泣之中当成你 你是谁
--谁是那一个已被灵充满的舌头?
谁是被灵充满的
沙漠上生长的苦难的火?
谁是那一个已经被漂泊者和苦行者否定的灵?

最后我们看到的又是谁?!

6、合唱

告别了那美丽的爱琴海
诗人抱着鬼魂在上帝的山上和上帝的家中舞蹈。
上帝本人开始流浪
众神死去。上帝浪迹天涯
告别了美丽的爱琴海

何日俯伏在赤道上
水滴也在燃烧
血液起了大火
船只长成大树
儿子生下父亲

7、鸣--民歌手(这是他自己的歌)

在曙光到来之前
兵器库中坐满兵器

在曙光到来之前
我要厌弃你们
我要告别你们,孤零零
走向沙漠

逃亡者 在山上飞 父子
在山上飞
在山上 飞不动的
是兵器 是王座
两只鹰奄奄一息
两只鹰同时死亡 葬在一起
血红色剥落
一条条
横卧旷野
从牛取奶
从蜂取蜜
从羊取毛

回到了她的老地方
在此时
让上帝从她身上取走肉体

流亡者 在山上飞 父子在山上
在山上飞
虽然大风从北方刮向南方
草上的三道门
只看见了父子
他们肯定只是他一人
他一人
也是父子
万物的影子,是他们心中
残存的宫殿

流亡者 在山上飞 父子
在山上飞

儿子长成他的兄弟
儿子比父亲要先出生
两只鹰奄奄一息
两只鹰同时死亡 葬在一起
让哪一条火焰割去
喂养哪一个子宫?

父子 在山上飞
流亡者
在山上飞

回到了她的老地方
沙漠很广大 很偏僻 很荒凉
竖起了她自己的峭壁

8、合唱

太阳向着赤道飞去 飞去 身体不行了
赤道向着太阳飞去 飞去 头 不在了

岩芯 向外爆响 爆炸裂开的伤口
广大无边的沙漠从大海中升起
沙漠从海底升起又退回大海
太阳的岩石涨破了我的脸

太阳刺破我的头盖像浓烈的火焰撒在我的头盖
两只乌鸦飞进我的眼睛。
无边的黑夜骑着黑夜般的乌鸦飞进我的眼睛
脸是最后一头野兽
黑夜是一条黑色的河、
太阳的枪管发热后春火弥漫山谷
五根爪子捧着一颗心在我的头盖上跳舞并爆裂

9、鸣--盲诗人的另一兄弟

头盖骨被掀开
时间披头散发
时间染上了瘟疫和疾病
血流满目的盲眼的王
沿着没落的河流走来

诗歌阴暗地缠绕在一起
春天的角渗出殷红的血
胜利者将火把投入失败者的眼眶

十位无头勇士抬着大海和沙漠
升向天空 赤道升向天空。
驱赶黑夜也汇入固定而燃烧的太阳
在悲伤的热带。在黑漆漆的 如夜的赤道
日 抱着石头 在天上滚动

太阳之轮从头颅从躯体从肝脏轰轰碾过
火红的 烧毁天空的
烈火的车子
在空中旋转

我不愿打开我的眼睛
那一对怒吼的黑白之狮
被囚禁!被抛掷在一片大荒!

听一声吼叫!听一声吼叫!
我的生活多么盲目 多么空虚
多么黑暗
多么像雷电的中心

雷……王座与火轴……
听一声吼叫!

森林中黑色的刺客
迅速下降到煮头的锅中
内脏黑暗 翻滚过地面
太阳中殷红如血的内脏吐露:剑

10.合唱

剑说:我要成为一个诗人
我要独自挺进
我要千万次起舞 千万次看见鲜血流淌
剑说:我要翻越千万颗头颅
成为一个诗人
是从形式缓慢而突然激烈地走向肉体
从圣人走向强盗。从本质走向
粗糙而幻灭无常的物质。走向一切
生存的外表

听一声吼叫!
太阳殷红如血的内脏吐露:剑,我的
剑,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我的儿子
愤怒的骨髓 复仇的骨髓
自我焚烧的骨髓
在太阳中间
被砍伐或火烧之后
仍有自我恢复的迹象
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内脏黑暗 剑翻过地层
我是儿子更是宝剑的天性
挂在我的骨头上的车轮和兵器--是我的肉体
是我的儿子 他伸出愤怒的十指
向天空质问
那些在肉体上驾驶黑夜战车的太阳之人
太阳中的人到底是谁呢?

到底是谁呢?伴随了我的一生
试其刀刃光芒
那些树下的众神还会欢迎我回到他们的行列吗?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弥赛亚(节选)

(《太阳》中天堂大合唱)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一首”诗“--它不是
--斯宾格勒




献诗

谨用此太阳献给新的纪元!献给真理!
谨用这首长诗献给他的即将诞生的新的诗神!

献给新时代的曙光
献给青春

献诗

天空在海水上
奉献出自己真理的面容
这是曙光和黎明
这是新的一日
阳光从天而降穿透了海水,太阳!
在我的诗中,暂时停住你的脚步
让我用回忆和歌声撒上你金光闪闪的车轮
让我用生命铺在你的脚下,为一切阳光开路
献给你,我的这首用尽了天空和海水的长诗

让我再回到昨天
诗神降临的夜晚
雨雪下在大海上
从天而降,1982
我年刚十八,胸怀憧憬
背着一个受伤的陌生人
去寻找天堂,去寻找生命
却来到了这里,来到这个夜晚
1988年11月21日诗神降临

这个陌生人是我们的世界
是我们的父兄,停在我们的血肉中
这个陌生人是个老人
奄奄一息,双目失明
几乎没有任何体温
他身上空无一人
我只能用血喂养
他这神奇的老骨头
世界的鲜血变成了马和琴

雨雪下在大海上
1988年11月21日
我背着这个年老盲目的陌生人
来到这里,来到这个
世界的夜晚和中心,空无一人
一座山上通天堂,下抵地府
坐落在大沙漠的一片废墟
1985年,我和他和太阳
三人遇见并参加了宇宙的诞生。

宇宙的诞生也就是我的诞生
雨雪下在黑夜的大海上
在路上,他变成许多人,与我相识,擦肩而过
甚至变成了我,但他还是他。
他一边唱着,我同时也在经历
这全是我们三人的经历
在世界和我的身上,已分不清
哪儿是言语哪儿是经历
我现在还仍然置身其中。
在岩石的腹中
岩石的内脏
忽然空了,忽然不翼而飞
加重了四周岩石的质量
碎石纷飞,我的手稿
更深的埋葬,火的内心充满回忆
把语言更深的埋葬
没有意义的声音
传自岩石的内脏。

天空
巨石围成
中间的空虚
中间飞走的部分
不可追回的
也不能后悔的部分
似乎我们刚从那里
逃离、安顿在
附近的岩石

1985,有一天,是在秋冬之交替
岩石的内脏忽然没有了
那就是天空 天空 天空
突然的 不期而来的
不能明了的,交给你的
砍断你自己的
用尽一生的海水上的天空
天空,没有获得
他自己的内容

我召唤
中间的沉默 和逃走的大神
我这满怀悲痛的世界
中间空虚的逃走的是天空
巨石围住了四周
我尽情地召唤:1988,抛下了弓箭
拾起了那颗头颅
放在天空上滚动
太阳!你可听见天空上秘密的灭绝人类的对话

我召唤:1988!巨石自动前来
堆砌一片,围住了天空上
千万道爆炸的火流 火狂舞着飞向天空
死去的 死去的 死去的
是那些阻止他的人,1988
突然象一颗头颅升出地面
大地裂开了一个口子
天空突然(?〔了岩石 化身我人
血液说话,烈火说话:1988,1988

升出大海
在一片大水
高声叫喊”我自己“!
”世界和我自己“!
他就醒来了。
喊 喊着”我自己“
召唤那秘密的
沉寂的,内在的
世界和我!召唤,召唤

半岛和岛屿上的十七位国王,听着
从回声长出了原先主人的声音
主人在召唤,开始只是一片混乱的回声
一只号角内部漆黑,是全部世界
号角的主人召唤世界和自己
大海茫茫,群山四起,地狱幽暗,天堂遥远
阳光从天而降,一片混乱的回声
所有的人类似乎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主人,坐在太阳孤独的公社里。
黎明时分
”我自己“
新的”我自己“
石头也不能分享
这是新的一日
这是曙光降临时的歌声
”我原是一个喝醉了酒的农奴“
被接上了天空,我原是混沌的父亲
是原始的天空是第一滴宰杀的血液
自我逃避,自我沉醉,自我辩护
我不应该背上这个流泪的老盲人
补锅,磨刀,卖马,偷马,卖马
我不应该抱着整夜抱着枪和竖琴
成为诗人和首领,阳光从天而降穿透了海水
献给你,我的这首用尽了生命和世界的长诗

回忆女神尖叫着
生下了什么
生下了我
相遇在上帝的群山
相遇在曙光中
太阳出来之前
这么多
这么多
晨曦从天而降

我接受我自己
这天空
这世界的金火
破碎 凌乱 金光已尽
接受这本肮脏之书
杀人之书世界之书
接受这世界最后的金光
我虚心接受我自己
任太阳驱散黎明

太阳驱散黎明
移动我的诗
号角召唤
无头的人
从铁匠铺
抱走了头颅
无头的人怀抱他粗笨的头颅
几乎不能掩盖
在曙光中一切显示出来。
世界和我
快歌唱吧!

”在曙光中
抱头上天
太阳砍下自己的刀剑
太阳听见自己的歌声“

昔日大火照耀
火光中心 雨雪纷纷
曙光中心 曙光抱头上天
肮脏的书中杀人的书中
此刻剩下的只有奉献和歌声
移动我的诗 登上天梯
那无头的黎明 怀抱十日一齐上天
登上艰难的 这个世纪
这新的天空

这新的天空会首望去:
旧世界雨雪下在大海上。
此刻曙光中,岩石抬起头来一起向上看去。
火光中心雨雪纷纷我无头来其中
人们叫我黎明:我只带来了奉献和歌声
火光中心雨雪纷纷我无头来其中
通向天空的火光中心雨雪纷纷。
肮脏的书杀人的书戴上了我的头骨
因为血液稠密而看不清别的

这是新的世界和我,此刻也只有奉献和歌声
在此之前我写下了这几十个世纪最后的一首诗
并从此出发将它抛弃,就是太阳抛下了黎明
曙光会知道我和太阳的目的地,太阳和我!
献给你,我的这首用尽了天空和海水的长诗
(1988,12,1)

太阳
(第一合唱部分:秘密谈话)
第四手稿
--(”世界起源于一场秘密谈话“)



放置在 献诗 前面的 一次秘密谈话
人物:铁匠、石匠、打柴人、猎人、火

秘 密 谈 话

天 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天
| |
| | 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 地

打柴人这一天
从人类的树林
砍来木材,找到天梯
然后从天梯走回天堂
他坐下,把它们
投入火中,使火幸福
在天堂,打柴人和火
开始了我记在下面的
一次秘密谈话

正在这时有铁匠、石匠、猎人、卖酒人
和一个叫“二十一”的,经常在天梯上下
他们来去匆匆,谈话时而长时而简短
无论是谁与谁在天梯上相遇
都会谈上他们心中的幻象。
正是这些天梯上的谈话遮住了
天堂这打柴人与火的谈话声

因此我没有听见什么
或者说听见不多。

天堂里打柴人与火的秘密谈话

打柴人
记得在黑暗混沌
一个空虚的大城
分不清我与你
都融合在我之中
我还没有醒来
睡得象空虚。


在我内部
有另一个
微弱的我
在呼喊
在召唤
召唤他自己

打柴人
第一日开劈了我与你
我从你身上走下
我从你内部走到外部
看到了我自己的眼睛


打柴人和火,彼此照亮
旋即认清了对方的面容
并在你的眼睛里
长出了我的身体
打柴人
我与你彼此为证
互为食物和夫妻
我与你相依为命
内脏有着第一日
一劈为二的痕迹
(天梯上传来老石匠的呼喊:)
天空运送的 是一片废墟
我和太阳 在天空上运送
这壮观的 毁灭的 无人的废墟

我高声询问:
又有谁在?

难道全在大火中死光了
又有谁在?

我背负一片不可测量的废墟
四周是深渊 看不见底
我多么期望 我的内部有人呼应
又有谁在?

我在天空深处
高声询问
谁在?
我背负天空
我内部
背负天空
我内部着火的废墟
越来越沉
我只有沉沦
更深地陷落

灭绝的大地
四季生长
无人回答
我是父母,但没有子孙
一片空虚

又有谁在?

天空的门
紧紧的关着
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人出去
没有人上来也没有人下去
海水和天空
我内心着火的废墟 广阔的涌动
这全部的大火在我的背脊上就要凝固
这全部的天空
在我内部
就要关闭

一万种暴力
没有头颅
坐在海底
站在天空上呼喊

这全部的天空今天
在我内部就要关闭

减轻人类的痛苦
降低人类的声音
痛苦如此寂静
就要关闭
又有谁在?

闪电大雷
这燃烧的
从天而降的
亮得象狰狞的白骨
红得象雨中的大血
响得就是夺命的鼓!
又有谁在?

寂静的天空你
封闭的内部
是吼叫的废墟

大海在 突然停顿在上空
突然停顿在我的头顶
关闭了所有的天空
天地马上就要
不复存在

天空
轰轰倒下
葬在 没有头颅的大海
这哪是天空
只是天空的碎片
五脏缠绕着
这天空的碎片
这没有头颅的大海
这三位大地的导师
五脏缠绕着你们
召唤着你们
轰炸着你们
这一种爆炸中
又有谁在?

八面天空
有七面封闭
剩下那
最后的
末日的
火光照亮的
一面废墟
也要关闭
孩子 那些孩子们呢
我用全部世界换来的
那些孩子呢
最后的天空就要关上
孩子呢 又有谁在?

我站在天梯上
看见我半开半合的天空
这八面天空的最后一面
我看见这天空即将合上
我看见这天空已经合上

从天空迈出一步
三千儿童
三千孩子
三千赤子
被一位无头英雄
领着孩子们降临大地
正是黄昏时分
无头英雄手指落日
手指日落和天空
眼含尘土和热血
扶着马头倒下

我在天空深处高声询问 谁在?

从天空中站起来呼喊
又有谁在?

最后一个灵魂
这一天黄昏
天空即将封闭
身背弓箭的最后一个灵魂
这位领着三千儿童杀下天空的无头英雄
眼含热泪指着我背负的这片燃烧的废墟
这标志天堂关闭的大火
对他的儿子们说 那是太阳

孩子们,三千孩子活不下多少
三千孩子记住了多少
孩子们,听见了吗
这降临到大地上后
你们听到的第一个
属于大地也属于天空
的声音:孩子们,听见了吗,那是太阳

太阳

无头的灵魂
英雄的灵魂
灵魂啊,不要躲开大地
要躲开这大地的尘土
大地的气息大地的生命
灵魂啊,不要躲开你自己
不要躲开已降到大地的你自己
你为何要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扶着你骑过万年的天空飞马的头颅
你为什么要倒下 你为什么这么快的离去
你再也不能离去

莫非你不能适应大地
你这无头的英雄
天空已对你关闭
你将要埋在大地
你不能适应的大地
将第一个埋葬你

灵魂啊,不要躲开
我问你,你的儿子们
活下去了吗?

我站在天梯上
目睹这一切
我在天空深处
高声询问
谁在?
从天空中站起来呼喊
又有谁在?

大地上充满了孩子的欢乐,也传到天堂
(这时天堂中打柴人和火
抛开了秘密谈话,高声歌唱
歌唱青春--那位无头英雄
大合唱:献给曙光女神 献给青春的诗)

青春迎面走来
成为我和大地
开天辟地
世界必然破碎

青春迎面走来
世界必然破碎
天堂欢聚一堂又骤然分开
齐声欢呼 青春 青春
青春迎面走来
成为我和世界

天地突然获得青春
这秘密传遍世界,获得世界
也将世界锰地劈开
天堂的烈火,长出人形
这是青春 依然坐在大火中
一轮巨斧劈开
世界碎成千万
手中突然获得
曙光是谁的天才

先是幻象千万
后是真理唯一
青春就是真理
青春就是刀锋
石头围住天空
青春降临大地
如此单纯

打柴人
在火光中
在火光中 我跟不上那孤独的
独自前进的、主要的思想
在火光中我跟不上自己那孤独的
没有受到关怀的、主要的思想
我手中的都已抛弃
但没有到达他们自己所在的地方
剩下的我紧握手中
他们都不在这里
而紧紧跟上了被抛向远方的伙伴。

在长长的,孤独的光线中
只有主要的在前进
只有主要的仍然在前进
没有伙伴
,没有他自己的伙伴
也没有受到天地的关怀

在长长的、孤独的光线中
只有荒凉纯洁的沙漠火光
紧跟他的思想
只有荒凉的沙漠之火
热爱他,紧跟他的脚步
在火光中,我跟不上自己那孤独的
独自前进的,主要的思想
我跟不上自己快如闪电的思想
在火光中,我跟不上自己的景象
我的生命已经盲目
在火光中,我的生命跟不上自己的景象

在长长的、孤独的光线中
两块野蛮的石头
永远的放走了他自己的飞鸟
在火光中
我跟不上自己的景象

打柴人
在火中我的双脚变成了一只舌头
举起心脏,摔碎在太阳的鼓面
鼓手终于在火中象火一样笑了
象火一样寂寞,象火一样热闹
天堂之火的腹部携带着我和你
在火中我的舌头变成了两只大脚
我在吐火
我长出一万个头颅
每只头颅伸出一只手
牵着一个兽头
那也是一万头之兽
他也在吐火

我们一齐吐火

这火一直从天堂
挂到大地和海水

青春
贯穿了


青春!蒙古!青春!
上帝坐在冬天无限的太空
面朝地穴三万六千 年岁十二 人口亿万
六百车轴旋转 不避疯狂 天空万有
天空以万有高喊万有
面朝地穴在旷野大火之上呼喊:蒙古!蒙古!
马骨十万八千为船,人头十万八千为帆
一阵长风吹过
上书“灭绝人类和世界”

夜 歌
天梯上的夜歌,天堂的夜歌

天梯上的夜歌
天堂的夜歌
夜歌歌唱了我
弓箭放下,
我画出山坡
太阳放下弓箭
夜晚画出山坡

一群群哑巴
头戴牢房
身穿铁条和火
坐在黑夜山坡
一群群哑巴
高唱黑夜之歌
这是我的夜歌

这是我的夜歌
歌唱那些人
那些黑夜
那些秘密火柴
投入天堂之火

黑夜 年青而秘密
象苦难之火
象苦难的黑色之火
看不见自己的火焰
这是我的夜歌

黑夜抱着谁
坐在底部
烧得漆黑

黑夜抱着谁
坐在热情中
坐在灰烬和深渊
他茫然的望着我
这是我的夜歌

坐在天堂
坐在天梯上
看着这一片草原
属于哪一个国王
多少马
多少羊
多少金头箭壶
多少望不到边的金帐
如此荒凉
将我的夜歌歌唱

天堂里的流水声
(合唱部分)
在天堂里
大地只是一片苦树叶
珍藏在天堂
大海只是燃烧的泉水
只有一滴
而太阳是其中狩猎
和剥削的猎人

苦叶子
是那三千赤子之一
被那名为青春
的无头英雄
领着杀下天空
的三千赤子之一

在天堂
在夜歌中
一片苦叶子
和半根豹骨
我造人
男人和女人
在天堂相遇

在天堂的黄昏
转眼即是夜晚

在夜歌中相遇
扔下开天斧子
住进了天堂歌声
三个神明合上他的眼睛
住进一片苦树叶
没有他的树
没有他的树枝和树根
没有他的种子
没有他的父母
三个人扔下开天的斧子
住在其中
一片苦树叶就是大地的全部内容
也是他的形成和全部重量
也是幸福 也是地母 也是深渊和空虚

欢乐女神住在其中
一片苦叶子的幸福
大地不能承受
大地必然倾斜
只有一片苦叶子
珍藏大地的秘密
他的苦草根没有经历过死亡
没有人能在大地上
找到这一片名叫大地的树叶

这一片苦树叶住在天堂
大地不能承受,大地必然倾斜
这一片苦树叶住在天堂的合唱
左边是大海这一滴的泉水燃烧
右边是正在狩猎和剥皮的太阳

石 匠
金字塔
献给维特根斯坦
红色高原
荒无人烟
而金字塔指天而立
“如果这块巨石
此时纹丝不动
被牢牢锲入
那首先就移动
别的石头
放在它的周围”

世界是这样的
人类
在褐色高原
被火用尽
之后
就是这个样子。

公式 石头
四面围起
几何形式
简洁而笨重
没有表面的灰尘
没有复杂的抒情
没有美好的自我
没有软弱的部分
黑色的火 沉默的 过去的 业已消逝的
不可说的
住在正中
消灭了阶级的、性别的、生物的
逻辑的大门五十吨石头没有僧侣
一切进入石头变得结实而坚硬。
一切都存在
世界是这样的。
一切存在的都是他的事实的主人公。

风中突然飞人
太阳强大的车轮
是尖锐的 石头的 向天说话的 是本能的
世界是这样的。
粘土固然消失。
存在尚未到来。
石头 发生
在数学中
一线光明

人类的本能是石头的本能
消灭自我后尽可能牢固的抱在一起
没有繁殖。
也没有磨损。
没有兄弟和子孙。
也没有灰烬。
事物巨大。
事实简单。
事件纯粹而精确。
事情稳定。
而石头以此为生。
四肢全无
坐在大地
面朝天空

埃及的猎人
在高山上
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也没找到
世界之上
是天空
万有的天空
一阵沉默
又是一阵
沉默

埃及的猎人
在高山上
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也没找到
是石头和数学
把他找到
把他变成了
我认不出的
他坐在那里
一动不动
饥饿的石头、愤怒的石头
流进了他,成为他

天空万有 天空以万有高喊万有 召唤
人类的本能是石头的本能
人类的数学成为石头内部的人
四条底边正向东南西北,坐地朝天
天空在世界之上 一线光明
公式 石头与光
围在一起 中央是沉默的
金光闪烁的
逃走的大神
一堆石头和公式固步自封
一座无人的 火与逻辑的城
数学和石头是他的感情
世界是这样的
总是这样的
火是相同的
不管这次是为谁 吐出大火
不管烧毁的是谁
火总是相同的
火总是他自己

一卷经书
吐火
吐火后
一卷经书疲倦了 坐下来
成为石头
好象自己坐下自己离去
自己成了自己的座位
一卷经书如此疲倦
自己成了自己的石头大座
吐火的是我吗 一卷经书自问
一卷经书自问又繁殖 是我吗
骤然变成了七卷 经书不辩真伪
吐火的 逃往天上
地上荒无人居,石头疲倦
七卷经书不辩真伪
那从天空跌落的
人类的数学和书
成为石头内部的人

铁 匠
打 铁
“汉族的铁匠打出的铁柜中装满不能呼喊的语言”

我走进火中
陈述:
1.世界只有天空和石头。
2.世界是我们这个世界。
3.世界是唯一的。
附属的陈述:
1.A世界的中央是天空,四周是石头。
B天空是封闭的,但可以进入。
C这种进入只能是从天空之外进入天空。
D从石头不可能飞越天空到另一块石。
E天空行走者不可能到达天空中央。
F在天空上行走是没有速度的行走。
G在天空上行走越走越快,最后的速度最快是静止。
H但不可能到达那种速度。
I那就是天空中央。
J天空中央是静止的。
K天空中央的周围是飞行的。
L天空的边缘是封闭的。
M天空中间是没有内容的。
N在天空上行走是没有方向的行走。
O没有前没有后
P没有前进没有后退
Q人类有飞在天空的愿望。
R但不能实现。

2.A人类保持在某种脆弱性之上。
B人类基本上是一个野蛮的结构。
C“野蛮的石头集团的语言”。
D天空越出人类正是由于它的浑然一体。
E它与世界的浑然一体。
F它的虚无性。
G它都知道。
H它能忍受。
I我们感不到它的内容。
J它有一根固定的轴。
K它在旋转。
L轴心是实体。
M其他是元素。
N它的内容是生长。
O也就是变化。
关于火的陈述:
1.没有形式又是一切的形式。
2.没有居所又是一切的居所。
3.没有属性又是一切的属性。
4.没有内容又是一切的内容。
5.互相产生。
6.互相替代。
7.火总是同样的火。
8.从好到好。
9.好上加好。
10.不好也好。
11.对于火只能忍受。

化身为人
--献给赫拉克利特
和释伽牟尼
献给我自己
献给火
1.这是献给我自己的某种觉悟的诗歌。
2.我觉悟我是火。
3.在火中心恰恰是盲目的 也就是黑暗。
4.火只照亮别人,火是一切的形式,是自己的形式。
5.火是找不到形式的一份痛苦的赠礼和惩罚。
6.火没有形式,只有生命,或者说只有某种内在的秘密
7.火是一切的形式。(被划掉)
8.火是自己的形式(被划掉)
9.火使石头围着天空,
10.我们的宇宙是球形,表面是石头,中间是天空。
11.我们身边和身上的火来自别的地方。
12.来自球的中心。
13.那空荡荡的地方。


(一)
1.这是注定的。
2.真理首先是一种忍受。
3.真理是对真理的忍受。
4.真理有时是形式,有时是众神。
5.真理是形式和众神自己的某种觉悟的诗歌。
6.诗歌是他自己。
7.诗歌不是真理在说话时的诗歌。
8.诗歌必须是在诗歌内部说话。
9.诗歌不是故乡。
10.也不是艺术。
11.诗歌是某种陌生的力量。
12.带着我们从石头飞向天空。
13.进入球的内部。


(二)
1.真理是一次解放。
2.是形式和众神的自我解放。


(三)
形式A,形式B,形式C,形式D
1.形式A是没有形式。
2.宗教和真理是形式A。
3.形式B是纯粹形式。
4.形式C是巨大形式。
5.巨大形式是指我们宇宙和我们自己的边界。
6.就是球的表面,和石头与天空的分解线。
7.形式D是人。


(四)形式B是纯粹形式
1.形式B只能通过形式D才能经历。
2.这就是化身为人。
3.我们人类的纯粹形式是天空的方向。
4.是在大地上感受到的天空的方向。
5.这种方向就是时间。
6.是通过轮回进入元素。
7.是节奏。
8.节奏。


(五)形式C是巨大的形式
1.这就是大自然。
2.是他背后的元素。
3.人类不能选择形式C。
4.人类是偶然的。
5.人类来自球的内部。
6.也去过球的内部。
7.经过大自然。
8.光明照在石头上。
9.化身为人。
10.大自然与人类互相流动。
11.大自然与人类没有内外。


(六)形式D是人
1.真理是从形式D逃向其他形式(形式ABC)。

这一夜
天堂在下雪
整整一夜天堂在下雪
相当于我们一个世纪天堂在下雪
这就是我们的冰川纪
冰河时期多么漫长而荒凉
多么绝望

而天堂降下了比雨水还温暖的大雪
天梯上也积满了白雪
那是幸福的大雪
天堂的大雪

天堂的大雪纷纷
充满了节日气氛
这是诞生的日子
天堂有谁在诞生

天堂的大雪一直降到盲人的眼里
这是天堂里的合唱队
由九个盲人组成
两个国王 七个歌手
这九个盲人坐在天堂
变成了合唱队九个长老
两个希腊人
两个中国人
两个德国人
一个英国人
一个拉美人
一个印度人
天堂的大雪一直降到盲人的眼里
充满了光明
充满了诞生的光明

高声的唱起来,长老们
长老们

合唱队的歌声、在天堂的大雪
(盲目的颂歌
在盲目中见到光明的颂歌
(名称为“视而不见”的合唱队由以下这些人组成:持
国、俄狄普斯、荷马、老子、阿炳、韩德尔、巴赫、密尔敦、
波尔赫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785017.html

上一篇:[转载]甲午战争120周年祭 刘亚洲:民族之幸
下一篇:IEEE ITSC 2014 CALL FOR PAPERS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23: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