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关于《顿悟》

已有 11553 次阅读 2007-9-17 19:58 |个人分类:心的历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心的历程| 心的历程

《顿悟》本是个人的随笔,只是自己看而已。因为我不会打中文,手稿写完总是请人帮助打印,《顿悟》也不例外。

 

前几篇文章打好之后,都是直接挂在我的博客上。上周出差之前,我把《顿悟》手稿交出打印。急忙之间没有交代清楚,《顿悟》也就稀里糊涂地被挂到了网上。回京后发现即要求撤下此文,但没想到又有了道歉信之事。

 

此事无歉可道,负面影响更无从谈起。我个人不希望以博客这种公开的形式发表私人的感想,主要是因为工作原因,无时间经常查看博客,从而不便也无法回答可能的提问。特别是有了行政责任之后,客观上不再是一名普通的研究人员,所以不得不谨慎,请大家原谅。

 

借此机会再次感谢大家的帮助、理解和支持。

 

 九月二十六日

 

顿悟

 

顿悟本是佛教术语,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效。集大成者朱熹提倡的“一旦豁然贯通”之工夫,就脱胎于禅宗慧能大师的“一悟即至佛地”之顿悟说。近来,更有研究表明顿悟不是故弄玄虚,实实在在源于大脑的“扣带前回”之地。

 

可我从未相信过顿悟,觉得那是庸人的自欺、智者的谎言、圣哲的灵感。

 

但昨天我似乎理解了何谓“顿悟”。我顿然醒悟了,原来

 

  我错了,周围不是我幻想的那样,

                并不是多数人与我有同样的思想

  我错了,周围不是我认为的那样,

                并不是多数人与我有同样的逻辑

  我错了,周围不是我希望的那样,

                并不是多数人与我有同样的期望

 

“没有坏的经历,只有有价值的经历”, 虽然苦涩,但含“渐悟”之清香。承认失败,是回归的开始。我突然记起三天前教师节时朋友送来的一个短信,内有:“人都是逼出来的”、“若是走错方向,停止就是进步”的警句。这是朋友的神通?还是上帝的灵示?

 

我顿然轻松了,甚至想唱歌,可惜不会。北京的子夜,正值美西的早晨,我提起电话,向大洋彼岸的亲朋好友通告了我的“顿悟”和相应决定。令我吃惊的是居然无人为此感到“惋惜”,正好相反,大家都为我高兴。无论是“这下好了,你可以活过60岁了”的“祝福”,还是“本来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还当什么试金石”的“调侃”,要在平时,早就烦了,此时此刻,竟是如此顺耳动听。

 

更高兴的是,我一下子就“抓”住了女儿,放在平常总要打几次之后电话才能接通。她一面听我说,一面逗她的猫Julia。没等我罗嗦完,她就平静且干净利索毫不客气地打断我:

 

“我一点也不信。”

2点信不信?”我追问。

“不信!”她更干脆。

3点哪?”我不放弃。

“咪咪、喵喵、呓呓、哈哈哈,不知道!”,学猫是她养猫后一贯的伎俩。

“好吧,不知道总比不信好多了,大有进步。看吧,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我只好以一贯的阿Q精神圆了场。

 

清晨5时左右,窗外阵阵惊雷把我“炸”醒。雨是我的最爱,雨疯声狂,却止不住我心头的喜悦:天同我意也!儿时的窗外,是一片硕大的梧桐林,每当雨时,我总要寻机躲进被窝,嘀嗒嘀嗒,闭目倾听雨打桐叶之声。“雨点梧桐片片情”,对我不是文学的语言,而是沁心浸肺的感觉和回味。以致长大之后,无论何地,无论何时,无论何雨,那湿湿的空气、那阴阴的天色,总会使我感到心旷神怡。时间久了,我同雨似乎也有了“神”交。今年七月,去江浙一周,一天一地,人到雨来,就连已经“出梅”的南京,还烈阳当头“为我”再下了半个小时的梅雨。更难忘的是2001年的全国九省十城之行,总有大雨相随,虽然给我造成许多不便,但十分开心。为了感谢雨之“友情”,当时我还写了一篇杂文《呼风唤雨的时候》,作为纪念。

 

打开电视,我更乐了:CCTV 4的第一条新闻就是日本首相安倍宣布辞职,接下来又是俄罗斯总统普金接受了总理弗拉德科夫的辞呈,并签署总统令解散政府,为明年的总统大选开路,而提名的总理候选人是黑马、金融监管局长祖布科夫,并不是媒体热衷的两位副总理伊万诺夫和梅德韦杰夫。连世界名人都来凑热闹了,我还何求?这也使我想起2001年底的另一件“巧”事:布什和戈尔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无法决出胜负,正当大家翘首以待最高法庭判决的时候,旅美科协的主席选举中竟也出现10票对10票的僵局,结果使科协后来的发展严重受挫。

 

听完新闻,下楼出去散步。可雨太大,招待所里没有雨伞,我只好站在门口,“望雨呆思”。二十五年前,当我还是浙江大学的一名研究生时,曾与同学打赌在暴雨中狂奔漫步,之后高烧数日。已近天命,自然不能再做此类傻事,但我还是决定用一只塑料袋罩住脑袋,冲进雨中。没走几步,头上响起几声炸雷,雨也更急更大,只好赶紧折回。刚回大门,恰好撞上一位一起培训的同学,他笑我这是典型的“顾头不顾尾”行为。我也笑着地回敬道:算了吧,是劣根性!进化了几百万年,还是忘不了祖先的尾巴,小小基因作用真大呀。

 

已近六时,雨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我有些急,因为七点之前,大家要早餐然后集合乘车去科学院总部听报告,看来今天的散步要泡汤了。雨好像也知道了我的心思,不高兴了,不是说“神交”吗,还盼我停!随即就是几声闷雷,表示不满吧?正想从门口回退几步,天色突然转暗,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雨竟停了下来,世界一片寂静灰暗!

 

刹那之间,四个字跳入我的脑海:天为我悲!

 

天为我悲吗?

 

天问何悲!天为谁悲?

 

 

 

2007913 日晨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7446.html

上一篇:假如今天我也是一名研究生
下一篇:计算思维

0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7 16: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