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中美不會爆發戰爭 原因不僅在於經

已有 5708 次阅读 2013-6-20 19:2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大国博弈| 大国博弈 |文章来源:转载

 


《外交家》網站稱,中美兩國之間是絕對不會爆發戰爭(網絡圖片)

  中評社香港7月14日電(記者 孫儀威編譯報道)第五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於7月10日至11日在美國華盛頓舉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別代表、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和國務委員楊潔篪同美國總統奧巴馬特別代表、國務卿克里和財政部部長雅各•盧共同主持對話。雙方圍繞落實兩國元首安納伯格莊園會晤共識、推進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設坦誠、深入地交換了意見,達成了廣泛共識,取得了重要積極的成果。

  誠然,由於缺乏足夠的歷史經驗,中美兩國對新型大國關係的塑造仍然處於探索當中。中美對於“戰略性”的理解依然存在差異,“中國威脅論”也久久未曾散去。不過,從目前的趨勢來看,合作仍然佔據著中美關係的主流。日本《外交家》(the Diplomat)網站刊載扎卡里•凱克(Zachary Keck)文章指出,中美之間即使有著再激烈的競爭,在許多問題上再有爭議,也不會爆發全面的衝突與戰爭,而其原因並非在於中美之間越來越緊密的經貿合作,而在於核武器與地緣因素。全文編譯如下:
 
  本周之初我曾提過,在6月的中美峰會中,無論是國力飛速增長的中國,還是已經具雄厚實力的美國,都再次重申——中美兩國會打破歷史慣例、絕對不進行戰爭的。

  在本周召開的中美第五輪戰略與經濟對話之前,有中國媒體就中美是否存在開戰的可能發表題目為《中美要力避“修昔底德陷阱”》的評論文章(Thucydides Trap,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曾這樣解釋伯羅奔尼薩斯戰最終爆發的原因:雅典和斯巴達之間本來一直是健康的競爭關係,但是隨著雅典實力的增強和對外擴張,引起了斯巴達的妒忌和一些城邦的不滿。恐懼和誤解的增長使得雙方最終兵戎相見——譯者註)。如同許多其他的評論文章一樣,文章認為,中美之所以不會開戰,很大一部份原因在於中美兩國有著緊密的經貿合作關係。

  但從歷史與邏輯的角度來看,這種論述存在一定的商榷空間。在歷史上,即使有著緊密經濟往來的國家也一樣會兵戎相見。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英國與德國就是最為鮮明的例子。當時英國與德國互為對方最大的經貿夥伴,但兩國最終卻依然開戰了。

  更一般地,“資本主義和平”(capitalist peace)這一概念本身就問題重重。對於開戰的兩國來說,雙方之前緊密的經貿往來確實會增加戰爭的成本。但是,任何大國之間的戰爭都已經有著相當龐大的成本了。所以相較之下,一個主要的貿易夥伴充其量只會造成一些暫時性的經濟損失,這種代價可謂微乎其微。 

   

   與此同時,在每個社會中,國際間的經貿交流都會帶來一些反對戰爭的既得利益者,就如同經貿問題往往也能成為國家之間產生摩擦的重要來源一般。事實也確實如此,二戰前,日本的原油供應主要依靠美國以及一些英國的殖民地國家,但這恰恰也是日本選擇與他們開戰的緣由。甚至在今天,中國被外界所稱的“不公平的貿易政策”也在美國一些大的政治選區中引起了憤怒。

  所以,維持和平不能只依賴經貿合作。中美之間發生戰爭是無法想像的,其原因主要有二:核武器與地緣因素。

  即便中美兩國一直處於激烈的競爭中,它們也不會向對方宣戰的,其中最為顯著的原因就是兩國都擁有強大的核武器。戰爭,是政治手段的一種延續,而使用核武器則會帶來極為惡劣的政治影響。換句話說,戰爭說到底只是一種政治的訴求,然而這種訴求是不可能通過兩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進行全面戰爭來得以實現的。

  這不僅僅是因為核武器具有毀滅性的力量。如托馬斯•謝林(Thomas Schelling,美國經濟學家,馬里蘭大學公共政策學院教授,研究領域是外交事務、國家安全、核策略和武器控制,200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獎者之一——譯者註)極為精闢的概括那樣——“實際上,核武器並沒有增加人類的破壞力”。事實上,有證據表明(文章作者在此引用了《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一書,Guns, Germs, 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Jared M.Diamond著——譯者註)原始的戰爭破壞很大。遊牧民族之間的戰爭一般以獲勝方將失敗方盡數屠戮而宣告終結,其原因在於在遊牧“社會”中特殊的經濟因素(歷史上,遊牧民族長期以來一直居無定所、沒有固定的農耕生產。所以,遊牧民族在戰後會先進行掠奪,然後將多餘的人全部屠殺,以免增加不必要的生存成本——譯者註)。

  而核武器所造成的破壞則大不相同。首先,核武器的破壞效果極為強大。其次,這種破壞是實打實的,且在一瞬間就能夠造成。雖然有些極具野心或喪心病狂的領導人自欺欺人地相信他們能依靠各種要素在常規戰爭中取得優勢,例如過人的意志、更為優越的信仰、或者有利的天氣等。然而,這些所謂的有利條件在核戰爭中統統都不能算數。因為,有了核武器,一個國家不一定非要在戰場上與它的對手一較高下,也沒有必要一定要摧毀對方整個國家。因為對於具有大規模殺傷力的核武器來說,現階段並沒有很好的防禦措施。每個國家的領導人都心知肚明,如果爆發全面戰爭,一條簡短的指令絕對就能毀掉他們國家的大部份地區。 


   鑒於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是值得造成如此大規模犧牲的,所以,導致全面戰爭唯一的可能就是出於某種錯誤的判斷。而中美之間絕大多數的誤判與分歧是能夠、也應該通過高層對話來解決的,就像中美對話一樣。在對話中,中美兩國可以坦誠相對、直面分歧。

  上述的分歧和誤判都可以通過開誠佈公的交流渠道來解決,而且也應該這麼做。特別是對於某些突發事件,例如在區域內愈發擁擠的水域中,低官階的海軍將士之間的擦槍走火。發生衝突的可能性是真實存在且令人為之恐懼的,但我們很難想像中美兩國會因為某些似是而非之事就爆發一場核戰爭。畢竟,兩國的領導人都清晰地認識到,任何級別的危機如果不進行妥善地處理與控制的話,都有可能會演變為兩國之間的核戰爭。而較之失去鷹派人士的支持,核戰爭所帶來的全面性毀滅要可怕得多。任何時候,雙方在進行博弈時,多少都會受到一些委屈,而背後的外交手段則需要找到一種雙方都能接受的反制措施,從而維護並發展兩國之間的關係。

  另外,地緣則是中美之間不會爆發戰爭的第二個重要因素,其重要性接近核武器的制約。在歷史上,地緣因素確實讓許多國家避免了“修昔底德陷阱”。另外,許多年來,地緣因素也一直阻止了中美之間戰爭的爆發。

  首先,中美兩國都有著幅員遼闊的國土面積。美國中央情報局稱美國與中國分別是世界上面積第三、第四大的國家,國土面積分別為9826675平方公里與9596961平方公里(我國官方公佈是960萬平方公里——譯者註)。同時,兩國都有著複雜的地貌特徵與人口構成。所以,實際上,兩國都不會被任何其他力量所征服。


   除了廣袤的國土之外,中美兩國之間還隔著太平洋,這也緩解了兩國之間的不安全感與威脅認知。歷史上,許多因為力量變化而引發的戰爭都有著一個共同點,即地理上的接近。自斯巴達與雅典開始,到歐洲各國之間的鬥爭,敵對國家之間往往在地理上靠得很近。而相比之下,如果兩個強國之間隔著相對遙遠的距離,那麼一般來說直接的衝突則是可以避免的。就好比美英兩國之間的力量變化,以及冷戰的和平結束——原因非常簡單,也與上述的例子相似:大國之間存在著遙遠的地理間隔(特別是大片的水域),以至於雙方的勢力都很難接近對方。本來雙方都擔心對方會對自己的國家,以及最為重要的戰略利益造成威脅,但是因為地理的相對隔絕,這種擔憂也隨之減輕了。

  現在,與歷史上歐洲各國擔心周邊國家力量增強、而威脅本國安全的情況有所不同。其中十分重要的一點是:因為中美相隔甚遠,所以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都完全不必擔心“周邊”的安全。這樣一來,中美兩國的不安感將會得到緩和,進而也能緩解兩國所面臨的安全問題困境。

  誠然,美國在中國的後院可謂動作頻頻——中國周邊的許多國家都是美國的盟友與合作夥伴。這無可避免地加劇了爆發衝突的風險。與此同時,英國也在西半球地區非常活躍,特別是在加拿大。而美國則於冷戰中在西歐地區維繫了一個強有力的同盟體系。現在,儘管美國在亞洲的勢力非常龐大,但中美兩國的國土卻又被地球上最大的水域——太平洋所隔絕。如果說歷史有什麼指導作用的話,那麼可以說,太平洋是降低中美兩國爆發衝突的可能性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因素。

  所以,當所有的因素都指向中美之戰不會爆發之時,兩國兵戎相見是無法想像的。


***********************************************************************************************

中美关系中无论有多少合作,说到底还是大国博弈关系


美国国防部当地时间6日发布新一年度的“中国军力报告”。这份报告再次宣扬“中国威胁论”,宣称中国政府和军方与美国频遭的网络攻击有“直接关系”。报告还说20129月中国公布的钓鱼岛领海基线“不恰当”。此外还有一些中国人也很熟悉的陈词滥调。

  有人说,年年都出的这份报告差不多成了中国军力的“海外版年鉴”,其实它更像在中国崛起面前美国人心态的一面镜子。报告折射出美国人对中国力量增长的深层忧虑,以及他们想大幅度确保战略优势的强烈愿望。美国人很想让中美之间的差距保持在大学和幼儿园之间的区别。

  五角大楼报告让人看到,中美关系中无论有多少合作,说到底还是大国博弈关系,甚至是潜在对立关系。美国一直从战略对手的角度审视中国,对这一点,我们也不应抱有幻想。

  但“中国军力报告”这些年的影响力在递减,这份报告坚持写下去,掺入了五角大楼需要更多预算,美国军工联合体需要敌人的利益。由于中美关系牵动的利益面庞大而复杂,美国的对华外交同时必须是现实主义的,因此关于中国军力的极端描述,对美国制定对华政策,以及对中美实际交往的影响又将是有限的。

  五角大楼报告带给中美两国谁的负分更多还很难说。它让中国人看到美国一些人对华的深层敌意,联想到近年来美国的战略东移,只能增加中国社会的警觉。对美国社会来说,它制造的更多是误导,仿佛中美军事竞争日益紧迫。

  其实中国对美“最有威胁”的竞争恰恰不是军事,而是中国不断壮大的经济规模和综合实力。中国能在军事上挑战美国是很遥远的事,即使在西太平洋,中国也很难建立全面的军事优势。

  但中国的一些经济指标逐渐对美构成实质竞争,中国的市场总规模在可预见未来就可能超过美国。美国需要以和平方式认真应对由此带来的挑战,这是美国在军事上花力气鞭长莫及的。

  五角大楼报告给人一种印象,中国要以军事为突破口蚕食、颠覆美国的霸权,美国守住军事超强地位就守住了一切。

  美国是中国劝不动的,中国政府的语言说服力对中国国内一些人都不管用,更何况要促使美国人改变主意。中国需要接受美国就是把中国视为博弈对手的现实,争取与美建立对手之间的合作、甚至和谐关系。

  有来无往非礼也。面对美国耍横,中国过去显得“忍气吞声”,今后不妨更率性些,与美国形成相互态度上的对等。中国要学会大国博弈的语言,让美国知道它对华一旦有过分言行,就会付出相应代价。

  比如既然美国公开成立了网战部队,而且把防止中国的网络攻击作为成立网军的主要理由,中国就应择时宣布成立自己的网络战部队。要让美国人明白,是他们推动了中国建立网军。

  中国应在外交层面重视美国的每一个对华举措,但从战略上,我们应藐视“中国军力报告”这样的小动作。中国有能力捍卫自己的国防安全,并不断强化它的可靠性。但中国最有力量的博弈优势将率先形成于经济领域,它将成为中国寻求对美平等权利的第一个战略性阵地。

  “中国军力报告”已经构不成对我们的实际损害。我们之所以感觉不舒服,还是看重自己的名声,在乎中美之间的气氛。我们需再多一些自信。那样的话,五角大楼的这种报告就将什么都不是。▲  

   

    原文链接: http://news.sina.com.cn/pl/2013-05-08/072227057280.s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701303.html

上一篇:3D打印和社会制造:历史与未来
下一篇:[转载]日媒:日本為何還瞧不起中國海軍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07: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