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中美人才环境的对比和随感 精选

已有 10091 次阅读 2007-8-6 10:33 |个人分类:感言社会|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043月,我曾有幸与中科院副院长白春礼院士一起接受了中央电视台四频道“今日关注”栏目关于人才问题的专访。记得当日正值中科院召开全院人才工作会议,又值台湾大选的前夕,两件事加起来,突显国家在国内外现状下对人才的需要和渴求。但在采访中当栏目主持人问我美国为了吸引人才而采取了哪些措施的时候,我竟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其实,如果不假思索,我直截了当地回答会是:在美国工作生活快20年了,感觉到的差不多都是美国在如何制定措施“挑选”人才,而不是如何“吸引”人才。这种回答当然不适合该场合,也太唐突,更会使人产生不必吸引人才的误会。所以停顿之后,我的回答是:公开、公平、充分的个人学术自由,较少的环境人事压力。还好,节目最后播放时整个片断都给删去了。

 

实际上,美国的确有许多吸引和保持人才的政策和措施,特别是经济上的优势,可能是最能吸引人才的地方。但不知为何,我眼看到的,心里感觉到的,却都成了“挑选”人才、“正常”奖励的政策和措施,很少有国内那种“吸引”人才和“特殊”奖励的感觉。问过在美的许多朋友和同事,大家也有同感。仔细一想,这可能是自己思考方式的错位造成的,退回许多年以前,美洲大陆在欧洲人眼里差不多也是不毛之地,那时美国肯定有“吸引”人才和“特殊”奖励的措施,否则就可能不会有今天的美国。因此,对比中美人才环境,应当考虑历史过程这一因素,同时还必须考虑中美社会现状的不同,以及美国人才培养和选择采用了市场机制这一本质。

 

人才问题是一个十分复杂且重要的问题。在此,我只能根据个人在中美两国的个人经历、经验,就1)人才培养的导向,2)“虚实”成果的价值体现,3)评价体系,4)人才的认识与使用,5)人才环境的运行机制以及人才环境“特区”的设想,谈一些感性的认识。

 

人才培养的导向

中国不但在经济上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与自己的过去相比,在科研教育方面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许多重大举措,如“863”、“973”、“211”,特别是中科院的“知识创新工程”,在许多方面促成了科教的快速,甚至跨越式发展,尤其是在提高科研人员的自信和心理影响方面,其作用更是不可低估。然而,成就的背后,也隐藏着危机。急于求成的心理导致浮夸,轻则是大批无用的科研“垃圾”,重则是危国害民的学术腐败。

 

同样的现象在美国也有,但不像中国今天这样严重。对比之下,人才培养的导向不同可能是主要原因之一。在美国,学生培养多以兴趣为主(interest-oriented),为喜好乐趣而学习,而中国却是以目标为主(goal-oriented),比如为考试升学而学习。长期以来的后果是,中国学生学习好,但难以成为学术领袖。在人才培养方面,我们过于强调结果(result-oriented),不注重过程,以成败论英雄;相对而言,美国更加重视过程(process-oriented),强调经历和经验对人才成长的作用,因此,比较少有急于求成的现象。

 

更有甚者,国内有些科研项目的资助差不多就是“今日才给你资助,明天就要求你出成果”,如此怎能不产生造假现象?而有些科研人员或“人才”,第一次造假胆战心惊,怕被发现;第二次造假心安理得,觉得应该;第三次造假理直气壮,本来就该这样,不这样反而理亏,破坏“潜”规则了。虽然这是极少的现象,但它们对人才环境的破坏,对人才心灵的污染,对国家社会经济安全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

 

“虚实”成果的价值体现

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和认识,许多科研成果是“虚”的:最终除了发表和“获奖”之外,并不对生产力的提高直接产生作用。但这并不说明这些成果无用,首先许多“虚”的成果是产生“实”的成果的过程和前提,也是训练人才的必须过程。然而,“虚”者应该“虚”待,不应“实”待。许多“实”的成果,往往没有什么学术光环,不能发表也难以获奖,但它们却都直接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必须“实”待之。目前国内许多机构“虚”“实”错位,不管有用没用,不管对口不对口,过度强调诸如文章奖项之类的作用。结果是“虚”的成果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利益,破坏了学术风气,歪曲了科研的内在规律和真正目的。长期下去,同股市上的气泡一样,迟早要成泡沫。也同股市上的气泡一样,不是不能有,但必须尽快实化,只有如此,才能实现加速发展。像一些地方有人靠SCI文章就能致富的现象,更应该尽早制止。

 

在美国,学术论文可以带来名声和有限的利益,但很少有国内目前的现象。同时,很少学校硬性规定学生必须发表多少文章(甚至规定何种杂志)才可毕业。对于研究型大学里的教授,虽有“发表或灭亡(publish or perish)”之说,但并不十分强调数量,多数是以质量为第一位的,有时文章太多反而成了包袱。

 

评价体系

我是1999年回国后才知道有SCI之事,近年来更是目睹《自然》和《科学》杂志在中国的“飞黄腾达”,连原本与《自然》、《科学》不搭边的学者,迫于环境和评价标准的压力,也“梦寐以求”希望在这些杂志上发表文章。参加国际会议时,往往先问论文集是不是EI收录的,不收录再好再相关的会议也无兴趣,如果EI收录,不管文章对不对口也要投稿,因为这直接关系到能否毕业或升职的问题。

 

这两年在国内的许多场合,我都遇到了经营EISCI公司所谓的业务代表,这是我在美近20年都没有遇到的事情。公司的本质是追求利益的,并且这些经营EISCI的公司很难真正客观地对学术期刊进行评估,特别是动态及时地评估。因此,国家把自己对科研人才的评价体系同此类EISCI绑在一起,或许可作权宜之计,长期下去,可能会潜移默化地造成对国家利益的重大损害。

 

在美国,同行认可或学术团体的认可是评价科研成果和人才的主要方式。EISCI、《自然》或《科学》并不起多少作用,至少不起直接主要的作用。但对于目前在中国实行同行认可和学术团体认可制度,我十分担心产生“异化”现象,会使其完全走样,结果比EISCI现象还要差。但应当在个别学校或专业进行试点实验,总结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评价体系。

 

人才的认识与使用

人才不是全才,说起来大家都明白,但目前国内人往往一成“才”就成了“全”才,凡事都得咨询,凡事都有发言权。而且往往一成才也就成了官,甚至是与其才能不相关的官,相当程度上成了“废”才了。或许这是官本位文化和传统的必然结果。

 

应该说此类现象在美国较少发生。除了利本位的文化和传统之外,我认为其中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待成果的“机遇观”或“随机观”。这一观点认为尽管学者达到某一个层次需要天才和付出,但在这个层次上,谁取得什么样的成果,得到何种奖励许多时候是“随机”的、“运气”的结果,并不说明其才能。持这种观点,就不太会根据一时的成果来认识人才,而会从长期的表现和素质方面来认识人才、使用人才。

 

人才环境的运行机制以及人才环境“特区”的设想

相当程度上,国内人才环境的运行还是按“计划经济”进行,而美国多数情况下是按“市场经济”进行。结果是一个追求“指标”,一个强调“利润”。由于文化、传统和现状方面的巨大惯性作用,我并不认为中国人才培养和使用要立即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但我们完全可以借鉴自己经济上成功的宝贵经验,在人才工作中逐步引入“市场”机制,并像设立深圳等经济特区一样,选择一些研究机构和大学,甚至在经济发达区域设立人才培养和使用的“特区”,从中获取适合中国国情的人才培养和使用经验,制定相应的国家人才政策。

 

上述想法都是感性和表面的,绝非深思熟虑。总之,我们必须干实事,结实果。不能长期“务虚”,更不能相互欺骗。就中国现状而言,人才工作是国家发展的核心工作。特别是国家目前的经济发展,已引起许多国际利益集团的反弹。从维护其自身利益的本质出发,这些利益集团不会轻易让中国顺利发展。中国的进一步发展,必将遇到更大的阻力和困难。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之中,人才的培养和使用就显得尤其重要。

本文是2004年应有关部门之邀而写,后发表于2006年《复杂性与智能化》第2卷第2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5564.html

上一篇:开源情报与网络时代的国家安全
下一篇:科学研究环境中的“生态污染”问题

0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0 01: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