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开源情报与网络时代的国家安全

已有 11007 次阅读 2007-8-6 10:08 |个人分类:感言社会|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开源情报及其价值

 

    所谓开源情报,是指通过对公开的信息或其它资源进行分析后所得到的情报。开源情报的利用其实比人们更感兴趣的秘密情报的使用更古老,但长期以来开源情报的价值远不及秘密情报,以至并没有得到专门的关注。然而,现代通信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因特网的出现和网络时代的来临,已彻底改变了开源情报的价值、地位和影响。

 

据国际情报专家的估计,目前西方发达国家的国家情报之40%95%都是以开源情报的形式获取的。情报的时代已从一次世界大战前的人员情报(Humint),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信号情报(Sigint),冷战前后的图象情报(Imint),进入当今的开源情报(OSint),并以网络情报(Netint)为主要特征。在开源情报时代,许多过去由国家垄断独有的机密信息已变为个人随手可得的公开资源。这一变化根本性地改变了个体与组织,特别是与国家组织的权力生态及其平衡,具有深远和广泛的影响,并将深刻地改变国家安全的概念、内涵和保障措施。

 

美国是利用开源情报的急前锋

     9.11事件之后,美国立即启动了获取开源情报的“全面信息感知(TIA) ”计划,野心勃勃地企图搜集每个人尽可能多的信息,从上网行为、信用卡记录、健康档案、学习成绩、出行时间、……、包罗万象无孔不入,以至次年被纽约时报披露后,引起社会的恐慌,惊呼“没有稳私”的时代将临。特别是TIA的负责人,前国家安全顾问庞蒂戴克斯特曾是臭名昭著的“伊朗门”事件的主角,更引起大众对TIA的恐惧和憎恨,以至2003年美国国会不得不解散TIA。但据今年7月《今天美国》的报道,TIA的许多措施仍在进行,并在为联邦政府研发各种获取开源情报的秘密数据挖掘工具以及包括ADVISEASAM在内的监控系统。迫于公众压力,有关部门把TIA中的T从代表“全面(Total)”改为“恐怖分子(Terrorist)”,但极可能是换汤不换药而已。

 

去前底,美国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进一步成立了开放源中心OSC,今年7月又立法启动了国家开放源事业计划NOSE,专注公开信息的搜集、共享和分析,而且规定任何情报工作必须包含开源成分。今年11月,OSC已实现25%的开源情报分析员来自CIA之外的预定目标。通过OSC,美国力图实现“在任何国家,从任何语言”获取开源情报的能力,并已得到了关于相关国家军事、国防、政府、社会和经济方面大量的有价值情报,其中因特网是其主要的开源之一。

 

了解动态快变的网络社会态势,必须首先掌握开源情报

开源情报为何变得如此重要?首先是由于其内在的价值和特性。较之传统情报,开源情报更加全面综合和系统,更能够显示变化的趋势和规律。其次,网络时代的到来使得开源情报的这些特征更加突出和重要,并必不可少;因为网络空间已逐渐成为人们生存的另一半实实在在的空间,成为一个开放复杂巨大的海量信息源。更重要的是,网络时代中各类社会群体的形成变得十分容易,而且其动态变化更快更难以预测,其组织形式更广更深不可测,这一时代的特征使得对社会态势的精确把握变得必要而且必须,而开源情报是进行任何社会态势分析的基础。

 

著名的兰德公司是最早意识到必须深入研究信息与社会交互作用的机构之一。兰德研究人员注意到开源信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东欧各前共产党国家变革中的重要作用,提出了利用“人工社会”的概念分析各类信息和基础信息设施对不同社会和族群的冲击。他们认为开源信息对于“封闭社会”的影响,已引发,或更直接了当地说,煽动起一场根本性的政治权利的转移。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在我们能够规划的最远处,没有其它任何的东西能够比信息的发展和利用能更快地改变世界,就连人口和生态的变化也不能如此深刻或迅速地改变世界。

 

兰德的研究隐示了在数字网络化时代里及时有效的对社会状态和趋势进行动态分析的重要性。正如高速运动和极端尺度空间里的研究需要现代的物理科学,快变动态、传播广泛的网络社会也必须有相应的精确社会科学来指导,而开源信息是其根本的基础。

 

原子弹改变了战争的观念,因特网也应改变我们社会安全的观念

原子弹的威力,不完全在于其杀伤人数之多。其实过去包括古代许多战争的伤亡人数远比一个原子弹来的多,但这些伤亡往往是在数天数月甚至数年里造成的。原子弹的出现改变了现代战争的观念,其根本原因在于它的残酷程度极高杀伤范围极广完成时间极短机动能力极强的特征。同样的原因,因特网的出现,网络化社会的形成,也应改变我们关于社会动乱的观念,动乱将不再只是街头广场上的人群,危害更大的可能是网上的信息流。因为同原子弹一样,通过网络发表危害社会日常生活的信息也具有成本代价极低影响范围极广完成时间极短机动能力极的“原子弹”特征。难怪已有学者指出:过去是物质杀人,现在是能量杀人,将来是信息杀人。尤其是我们国家正处在社会转型阶段,短期内各种矛盾不可避免,特别是网上群体往往比其他普通社会群体更有影响和活动能力,因此我们就更要正视并研究开源情报与网络社会的状态和趋势,为国家和社会的安全和发展及时提供有效的信息,为相关政策的制定提供科学基础。

 

必须准备好 “良性”的“网瘤”向“恶性”转化的可能性

迄今我国已有上亿的“网民”,而且数目还在加速发展。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经济上,这些网民的影响可能远远超过他们所占的人口比率。换言之,网络人口掌握的政治经济资源和所具有的社会影响,可能远远大于其余人口的总和。眼下已发生的网络现象,从计算机病毒的全球性传播,到普通人通过其在网上的怪异行为而一夜成为世界“名人”,都说明了我们必须正视开源情报与网络社会态势分析。目前,这些网络现象还可以看成是“良性”的“网瘤”,但我们必须为将来网络上出现危害更大更广的“恶性”网瘤作好准备,任何一个有责任的政府都不能忽略这一可能性。因此,对现有的网络社会状态全面准确及时的了解,已成为国家安全和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保障,我们必须予以重视。对开源情报进行系统的获取和分析,是沿这一方向的重要一步。我们应加快研究如何进一步在网络社会中引入其它重要的“基础社会设施”,就像我们在常规社会中所进行的那样。或许这些网络社会的基础设施在今天还显得不是十分重要,但当整个社会的大多数人口都成为网民时,它们就可能成为保证社会安全与健康发展所必需的。那时,如果没有及时的情报和相应的措施,网上的一个谣言可能导致一个银行或企业的倒闭,甚至社会的动乱。显然,我们既不能影响网络的健康和自由发展,也不能等到那时才开始行动。

 

因此,利用开源情报和社会计算手段,开展网络化社会状态与趋势的动态分析,使“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成为网上现实,这对保障国际安全、国家安全、社会安全、商业安全和个人安全都是一项极有重要性,且具基础性、战略性和前瞻性的研究工作;同时,这方面的研究对促生知识经济下的新型产业也至关重要,事关国家的核心竞争力。

 

春秋时管子曾言:“万世之国,必有万世之宝”;在今天的网络时代,不管我们的万世之宝是什么,似乎都离不开开源情报的衬托。

 

 本文发表于2007年第3期《科学新闻》专家视线,修改稿发表于200713《环球时报》纵横版,题目为《新情报时代意味着什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5562.html

上一篇:为什么要人喝彩?
下一篇:中美人才环境的对比和随感

1 刘文礼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09: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