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中国——似是而非的繁荣

已有 18976 次阅读 2012-1-29 01:07 |个人分类:感言社会|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经济学人,,中国| 中国, 经济学人 |文章来源:转载

经济学人:中国——似是而非的繁荣 (China and the Paradox of Prosperity)

Our new China section

A meteoric rise

Jan 27th 2012, 17:46

·F   For the first time in 70 years, we launch a new section in the paper devoted to one country, examining China's growing economic might, its internal transformation and its impact on the world.


中国要想继续崛起,昔日有效的模式必须有所更新。

来源:《经济学人》印刷版 2012年1月28日

本期我们推出一周的中国专辑。我们仅在1942年就美国进行过详细全面的专辑报道,从那以后我们还是第一次单独挑选一个国家来做专辑。主要原因在于中国是 当今的经济超级大国,其军事实力突飞猛进,足以令美国坐如针毡。但是,我们对中国的兴趣还在于其政治:其统治体制与全球模式相去甚远。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 间里,中国将令世界着迷,也令世界不安,其方式绝不同于战后的日本,也可能迥异于当今的印度。

仅仅20年前,中国还远非全球超级大国。八九风波之后,其经济改革受到了来自保守派的威胁,国家面临国际孤立。随后,1992年年初,邓小平于生前“南巡”改革前沿的各省份。这是现代中国缔造者的神来之笔,是对改革的莫大支持。从此经济腾飞,一发不可收拾。

      比起发达国家近来的跌宕起伏,中国的进步无可阻挡。然而,隐现于表象之下,是社会的骚动。最近,广东乌坎发生村民骚乱;本周,四川藏区民族纷争;而房价崩溃的危险令人心悸;种种迹象表明,共产党的任务异常艰巨。

      历年的成功经验造就了党强化掌控的本能。一些持不同政见者声称受到骚扰,离华赴美。然而,其间折射出的问题使党的工作难上加难,必须掌握放手的艺术。

中国的第三次革命

      这种说法可以追溯到邓小平,他敏锐地洞察到,没有经济增长,共产党将和苏联与东欧的兄弟一样成为历史。他的改革用新的经济合法性观念取代了濒于失败的政 治意识形态。党的干部以极大的热忱一心一意着手重塑中国,使一些西方人士有机会接触到他们的内在体制。政府不仅改革了效率低下得骇人听闻的国有企业,还推出了一些任人唯贤的制度。

      政治上的掌控和市场化的改革相辅相成,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二十年间的崛起令任何时代的经济爆发黯然失色。年均经济增长10%,4.4亿中国人脱贫——史上最大规模的脱贫。

      但是,中国若想持续发展,模式就必须更新。因为中国和世界都在改变。

      中国安然度过了全球危机。但要保持高增长,经济就需要从投资和出口导向转向国内消费。这一过渡离不开更为公平地分享增长果实。目前,中国的银行业把劳动 者的储蓄大量投入国有企业,削弱了劳动者的消费能力,剥夺了私人企业的融资机会。结果是,就在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等支撑中国繁荣的某些要素逐渐稀缺之际, 政府却没能有效地运用资本。开放金融体系才能使消费者具备更强的消费能力,改善资本配置。

      今天,经济稍有放缓就可能导致骚乱。很多人都有同感,国力大幅增长,自己所得甚微。在城里工作的农民工被视为二等公民,医疗保健缺失,受教育机会低下。 地方官员强行征地是引起民愤的主要原因。毫无节制的工业化毒害了庄稼和人民。腐败益盛,民怨沸腾。愤怒的人们倒是可以通过互联网交流发泄,这是前所未有的。

      有官员说,日渐加剧的骚动证明了自由化的危险性。他们认定,虽然人口流动可能是增长的源动力,但也是不稳定的根源。工人抗议扰乱生产,威胁繁荣。民间骚乱可能导致社会动荡。今年,新一代领导人即将产生,这类危险尤为敏感。

      这种偏于掌控的做法倒是可以理解的,而且也非仅出于私利。爱国人士大可以振振有词地说,大多数个人还是有足够生存空间的,他们更看重稳定,而不是权利和自由:毕竟,阿拉伯之春在中国就应声寥寥。

      但是,中国人显然也有想要的权利。流动于全国各地的农民工希望获得有限的教育机会、健康保障和养老金。民间团体有助于而不是阻碍国家的经济崛起。工会可 以劝阻无序罢工,有助于产业稳定。外部监管压力可以遏制腐败。文化团体可以教给人们生活的意义,跳出贪得无厌追求经济高增长的怪圈。

当前的要务

      昔日中国的血雨腥风使共产党懂得动荡乃首要危机。但历史的另一则教训是,绝对权力不可能永恒。部分党内人士已经意识到,中国面临的悖论是,要想继续成功,昔日有效的模式必须有所更新。

      对于境外人士,这个问题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学术研究的范畴。这个庞然大国不论是停滞还是如我们所愿更加地繁荣和自由,都不仅会决定中国的未来,也将决定世界的格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532323.html

上一篇:人工生命与自然生命
下一篇:[转载]德国为什么立法禁止学前教育?

3 宋敦江 彭泉 陈泳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18: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