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文化能计算吗? 精选

已有 10073 次阅读 2009-12-7 10:36 |个人分类:往事如云|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计算思维,计算文化,文化能计算吗| 计算思维, 计算文化, 文化能计算吗

 

非常高兴地看到专刊《人工智能与文化遗产》的顺利完成,感谢各位客座编辑的辛勤努力和工作。专刊总结了这一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十分有意义。显然,在保存、加强、宣传我们的文化遗产方面,人工智能已经发挥并将继续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借此机会,我想讨论一个相关的问题:文化计算或社会计算。当前,各类各样的社会或文化问题都迫切需要有效的计算方法,社会计算和文化计算这一新兴领域也就应运而生。从国土社会安全到世界金融危机,人工智能应当也必须在解决这类新兴计算问题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然而,文化或社会真的能计算吗?对此,我没有确定的答案,因为这完全取决于我们对“在什么意义下?”这一问题的回答。在很大意义下,我相信只要我们能够解决如何利用常识进行推理或计算的问题,我们就应当能够有效地进行文化或社会计算。但是,“常识”无法指望,因为这一问题依然还是人工智能领域里最具挑战性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

 

尽管对最基本的可计算性还不清楚,但我们必须立即开展这项工作,因为我们已到了无法避免文化社会计算的时刻。在过去的三年里,作为在人工智能领域里号称“第一号”的杂志,《IEEE 智能系统》在宣传这一新兴领域的工作中起了先导作用,已经刊登了几篇重要的文章并组织了一次社会计算的专刊。在世界范围内,几项类似的活动业已展开。例如:ACM(国际计算机协会)北京分会于2006年召开的社会安全信息学研讨会,2007年四月举行中国关于社会计算的第299次科学会议,哈佛大学200712月举行的社会计算社会科学研讨会,国际社会计算大会(SoSo 2008, IEEE系统、人和控制国际大会同时举行),中国科协新观点新学说社会计算沙龙等等。从去年5月,美国科学促进会的《科学》杂志至少发表了四篇与社会和文化计算直接相关的论文,非常高兴地看到其中一些文章是基于我们杂志上已发表的工作而完成的。

 

这些工作能给我们带来对社会和文化计算坚实科学基础的希望还是“欺”望?我既乐观也有信心,相信这可能是一个新的计算时代的开始:在一个联通世界里信息技术与社会科学将被无缝一致地整合在一起。

 

当然,这离未来学专家Kurzweil的“奇点”差得还很远(奇点是指人类脑智可用我们构造的技术来量度时候,有些人声称,不管是好是坏,在“奇点”处,机器智能将超过人类智能),但是我的确希望社会和文化计算的最终成功能把我们带进统计学家Good所预言的“智力爆炸”时代。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在社会与文化计算的研发中,我们必须考虑并使用其它相关新兴领域的概念与方法。

 

计算思维

在其发表于2007ACM会刊CACM的文章里,计算机科学家周以真宣称计算思维代表着“一种普遍的认识和一类普适的技能,每一个人,不仅仅是计算机科学家,都应热心于它的学习和运用。”和“在阅读、写作和算术(英文简称3R)之外,我们应当将计算思维加到每个孩子的解析能力之中”。一旦这一目标变成现实,或至少在社会和文化研究者中成为现实的话,那么,一个扎扎实实的社会和文化计算领域将产生,并被大家到处采用。当然,我理解这必须是一个需要极大努力的长期项目,但计算思维的概念可以为社会和文化计算的研究和教育带来即刻的帮助和长期的益处。

 

利用计算思维,社会科学和文化研究中的表述性假设和过程就能变成可以量化分析的计算步骤。更进一步,各种各样的“社会定律”的衍生物,比如莫顿的自我实现预言,就能被用来做为社会动力系统的“主导定律”,就像牛顿定律在自然或物理过程中那样。例如,在社会技术领域,莫尔定律在半导体行业的商业规划和产品研发上就发挥了十分有益的作用。其它齐名的定律,如Metcalfe定律,Reed定律,Sarnoff定律等等,也可能对社会计算和文化建模十分有价值。

 

罗素和波尔普的思想

如果你觉得社会学家莫顿离科学计算太远,那我们再走远一点,到哲学家罗素和波尔普那里去感受一下。

 

80多年前的一次著名讲座《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基督徒?》中,罗素声称“非常多我们认为是自然定律的东西其实是人们的约定”,“你所导出的定律是一类可以随机出现的统计平均”,并且,“整个的定律意味着规律制定者的想法是由于自然与人类定律的混淆造成的。”对很多人而言,他的这一断言和分析使得“整个自然定律不再像过去那样令人神圣了”。作为结果,我也希望这将有助于使在科学计算中应用广义的莫顿定律“有理化”。

 

如果你对罗素的想法不放心,你或许可以在波尔普关于现实的理论中得到帮助。这一观点包含三个互动的世界,分别是代表物理世界的世界1,心理世界的世界2和人类脑力产物之人工世界的世界3。世界3是抽象体的大本营,包括理论、故事、神话、工具、社会组织、艺术、产生科学理论并使它们能够被批评和证伪的客观知识。因此,世界3为社会和文化计算提供了一个“营养环境”。人工生命和人工社会等新的建模方法的出现也证实了波尔普理论的有用性。例如,利用人工社会进行建模,社会科学中许多困难的技术问题,如不可观察非均性的反事实效应和识别问题中因果关系等,就很容易地被讨论。

 

文化学习和社会学习

不管是在计算上还是哲学上,我们都不能只想不做,我们需要更多的真正行动。从提倡人工社会建模、计算实验分析、平行执行决策和决策支持的ACP机制,到社会文化分析中的文化推理结构,已有许多方法被提出来了。然而,机器学习和数据挖掘在社会文化计算中的潜力还没有被充分且系统地考察过。

 

十多年来,机器学习已变革了统计学。目前,统计学招聘计算机专业,计算机系设立统计项目已成平常之事。机器学习在统计学习中的成功使我们看到了社会学习和文化学习也是社会计算和文化建模的一个很有前景的方向。利用机器学习,我们可以用统一的方式来进行文化和社会问题的分析,从个体条件和行为,社会活动和过程,到组织状态和行为,进而从个体分类到社会分层,最终到社会组织的各种功能。而且,一旦能将社会和文化学习结合或嵌入到人工社会或Carley的计算组织的构建之中,学习就可以具有更大的效力。

 

几年之前,我曾与几位编委讨论过是选择社会计算还是社会学习作为我们杂志的专刊题目,最终,我们选择了社会计算,并于2007年出了专刊。我非常高兴的通知大家,为了继续我们的努力,智能系统杂志将于2010年组织关于社会学习的专刊,

 

计算文化

对我而言,文化体现于个人与群体和环境的交互方式之中,因此是一种在特定历史、自然和社会条件下形成的生产方式。无论我们能通过社会和文化计算取得什么,文化不是也将不会成为科学。然而,随着信息技术的加速发展,我们可能在不久的未来就进入计算文化的时代,那时,具有计算思维的数字“土著者”已成为“普遍的公民”。在许多方面,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已目睹了这一时代的一些生活方式和它们对我们社会的冲击。

 

计算文化的建立取决于计算思维在我们每一根社会纤维上的扩散。我相信,正如周以真所指出的那样,如同印刷普及了阅读,写作和算数,计算和计算机也将极大地普及计算思维。在我们迈向一个真正联通世界的过程中,社会和文化计算技术的新发展和有效应用将极大地加强这一普及过程的速度和规模。

 

其实,我们很可能将被“强迫”地进入计算文化的时代,否则,科技新发展史无前例的速度和规模会使我们面临危险。从语义网、万维科学到我们上一期关于语义科学知识集成的专刊,智能系统杂志已为提倡面向这一新数字时代的新研究、发展和应用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我们是并还将是这方面工作的主导力量。

 

回到我最初的问题: 文化能计算吗?我的回答是,就目前而言,让我们先把精力聚焦在社会和文化计算眼下的工作和可能后果之上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276692.html

上一篇:An Old Joke from An Old Friend
下一篇:Road to Transactions on Intelligent Transportation Systems

11 朱新亮 王桂颖 张清鹏 章成志 陈绥阳 黄富强 李俊 吕乃基 卢洪健 李志俊 李泳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4 08: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