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国庆观旗杂记

已有 8772 次阅读 2009-10-9 13:56 |个人分类:往事如云|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有幸被邀参加六十周年国庆观礼,二十九日傍晚入住天安门东边位居长安街1号的东方君悦大酒店(Grant Hyatt Beijing)。这本应是一个摆脱日常工作的绝佳时机,可惜近来繁事缠身、数地奔波,睡眠已被撕成片状:车上、飞机上、会议之间都成了打盹的地方,到了晚上也不超过3个小时,醒后再也无法入睡,却又无法进行思考性工作,只好一些事务性的杂帐。29日晚10时多入睡,近12时被电话叫醒,通知次日的活动安排,之后再也无法回到梦中。长夜无聊,突然想起这是去天安门观看升国旗的绝好机会,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其实,观旗的想法早已有之。差不多十年前的世纪之交之时,我恰好与朋友在北京饭店喝茶,当时就想有朝一日一定到天安门看升旗,今天终于可以还愿了。
 
九月三十日
 
约四时半沿长安街前往天安门,天还是黑的,除执勤人员之外,路上无人。刚过王府井,一位衣着怪异的少年紧跟身后,让我感到几分紧张,不自然地加快步伐。至南河沿路口,少年赶上来以四川口音问看升旗是否往前走,灯光下他满脸灰尘,头发蓬乱,使我内疚且感动。
 
五时四分,到了广场,发现天安门城楼下已聚了约二三十人。一问卫兵,方知6点才开始升旗仪式,只好先给美国的女儿打电话,告她我正在天安门广场,再沿东西来回在城楼下走路,权当是晨练。
 
五时半后,广场人数增加的速度明显加剧,感觉都是外地人。一次从西向东走近城楼中间,恰遇卫兵开始用绳截断东西通行,我什么没想回头就向西继续晨练,等回头再向东走时,发现前面已经厚厚的聚了一大群人,这才突然意识到拦绳之处正是观看护旗卫兵步出城楼的最佳之处,可惜太晚了,我已无法回到那里了。

九月三十日晨五时十分左右的天安门城楼,手机自摄
 
就这样,“起了一个大早,赶了一个晚集,我远远地站在人群之外,经历了第一次的观旗仪式。六时十分不到,升旗仪式就结束了,我决定这几天每天都来,争取站在最佳位置。
 
十月一日
 
虽然昨日一天的接见和宴会都没有打盹,但为了上午观礼和晚上集会时有充分的精神,我晚上还是吃了安眠药,不过晨350分还是醒了。约四时半下楼,地上全是水,雨似乎还在下。武警告知不能上街,早晨观旗是不行了,只好回房间。
 
无论是高度还是视角,我的房间都是观望长安街的最佳位置。窗外恰好是绿色的装甲车和蓝色的导弹车交界处,路边是东倒西歪躺着休息的中学生,听说他们2点就来了,为了这一天已经苦练了数月;楼下是整整齐齐坐着待命的战士,不知是战车驾驶员还是方队成员。这些场面十分令人感动,可惜我没带相机,只好等到七点多,将参加观礼的旅美科协大纽约分会会长方彤博士叫到房间,用他的相机向窗外照了几张留作纪念。
 
当我们的车开进广场时,我注意到旗杆上没有国旗,这才想起观礼将以升国旗开始,没有漏掉今天的仪式!其实,十年前的五十周年大庆我也经历了这样一场升旗仪式,而且也是站在挨着城楼的西区,离我目前所在的地方不远。
 
庆典之宏大,在此我无法描述。最使我感到奇妙的是天气的喜剧性变化:阅兵之前还是满天阴霾,令人担心;阅兵开始时竟成蓝天白云、碧空万里,真是Picture Perfect! CNN说这是继奥运会后中国又一次成功地控制天气,真是这样的话,或许将来可作为一项技术出口。BBC还说女兵方阵是阅兵的一大亮点,的确如此:当女兵方阵行至广场中心时,大屏幕上恰好是胡主席的微笑,现场上许多人也随着开心地笑起来了。
 
晚上的欢庆,特别是焰火,将终身难忘。更使我难忘的是联欢结束后穿过广场时,看到许多小朋友脸上都挂着泪珠,依然激动、不愿离去。我有时担心90后的无界数字公民(网民?)之国家观念,看来是多虑了。
 
十月二日
 
晨三时半醒,五时十分向广场走去。行至北京饭店,阵阵奇香扑鼻而来,原来已有人在此设摊卖红薯,可惜我身上分文没带。到了南河沿,路口也有两个卖炸面饼的摊子,约有五六十人站在街头。本以为他们是在等绿灯,可行人的绿灯(小白人图案)来了,却没人动,一问才知对面不准穿过。再问武警,方知天安门早上戒严,不能观旗。
 
回去的路上,我决定趁机逛一下王府井。先去中华小吃一条街,无人开张。再走到大甜井胡同,街心围起来的大树和西端的东来顺饭楼,成了此街的两景。街北圈起来的工地,或许隐着许多拆迁故事。北至金鱼胡同折回,倏然遇上一家三口从人力车雕像上跳下,还以为是真的人力车撞来了,吓了一跳,原来是拍照。
 
沿全聚德烤鸭店向东转,发现四川饭店和狗不理包子都在这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在天津尝过狗不理,在北京吃过四川饭店,印象极深,不曾想此地此处再遇。看来全聚德烤鸭和四川饭店已属同一东家,否则不会同牌同楼,如此和谐。走到头更让我吃惊,对面是古色古香的协和医学院旧址,就在著名的校尉胡同上,原来都在一起,以前竟没有意识到!顺着向南走再左转到东单三条,就是医学院的南门,挂着三个牌子:清华大学医学部、北京协和医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再向前就是协和现代化的教学科研大楼,顶上是赵朴初的手书: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这么多名字,令人糊涂,但我第一次清楚地知道王府井、协和、东单是如此之近。
 
沿东单北街向北,想必是协和的天下,没见任何病人,但喇叭里不停地在叫:门诊5角,专家…… 100元,……300,我停下来正想听个明白,突然有人在大声呼叫之下从简易房里飞窜而出,另两人接着紧奔在后,原来是保安发现了一辆牌号以B”开头的车没交停车费就想开走。这一幕让我口呆目睁,看来在协和做保安须有爆发力而且心脏要极强才行。
 
向北望去,正前方是青年会大楼,不知何机构,西边的红砖绿瓦中式大楼和东边的白墙灰顶洋式大楼更是雄壮。走近方知是北京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也是中华圣经会的旧址;而红砖绿瓦是王府井半岛酒店,对面是和平饭店;白墙灰顶是励骏(Legendale)酒店,其对面街北的Regent酒店我曾去过。这个路口的交通信号灯的配时好像不是TOD设置,而且不合理。
 
再沿校尉胡同回到东方君悦时,已是632分。
 
十月三日
 
昨晚大会堂的《复兴之路》的视觉效果令人印象深刻,抗战一章壮烈动人;内战淡化用心良苦;只是感觉唱得一般,可能是音调太平之故。因为头痛,歌剧没有看完就提前回到房间。近凌晨一时入睡,醒来已是五点半,立即出发观旗去。
 
进了电梯才发现没带眼镜!走到南池子大街的路口时,又被警察拦下,告知必须向南沿公安部绕行!此时已经是555分,一眼望去,还好,天安门上的旗杆还是空空的,升旗没有开始。本以为可顺国家博物馆绕到广场,无奈又被一行警察挡下,只好继续向南。走在我前面的是一家四口的外地人,一边走一边争论是该前行还是回到长安街上:前行虽可近观,但可能赶不上,回去至少可以保证远远地看到升旗的仪式。
 
等我们赶到广场东南角老火车站的对面时,国旗已快升到杆顶,四家之口的小女孩立即哭了起来,令人伤感。随着人流走进广场,我心里立即高兴起来,虽没看全升旗,却可以近距离再看一下彩车,更希望那个小女孩也能高兴起来。游行时我们一直议论龙舟彩车是来自广东还是湖南,等看到了湖南的彩车,还是无法确定龙舟是否是广东的。现在我终于确定那就是广东的彩车,只是还是不能完全看清车身上的邓小平关于深圳的题字。
 
回来的路上,又遇到昨日卖红薯的摊主,只是今天移到南河沿西面,正向一对情侣或夫妻推销他的红薯,说越大越好吃,而且还便宜。我一边走一边怀疑,印象中烤红薯是越小越好吃,于是禁不住回头看。直到我走到北京饭店莱佛士东面的出口,几乎看不清了,摊主好像还是没有推销成功出他的大红薯。 
 
四天的观旗经历,从自发散漫的群众观旗行动到组织严密的官方升旗仪式和壮丽无比的庆典,折射出现实社会的五光十色和内在活力。无论如何,去年的奥运、今天的国庆、明年的世博,会像连续三级的强力发射,将不可逆转地把中国推入一个崭新的轨道和空前的高度。不管是好是坏,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变了,这将并已经深刻地改变了国际上对我们的印象和认识。当代的中国人已经别无选择,只有勇往直前,面对并承担起民族复兴的大业。 
 
2009103日草于东方君悦1237UA850Chicago O’Hare IFCL&C2 UA7399 , St Louis Union Station Marriat 4022
 
网摘:
(組圖)老外鏡頭下的中國大閱兵︰那叫震撼!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260741.html

上一篇:领先之后何去?
下一篇:张载的辩证观与复杂系统的研究

5 武夷山 苏青 张清鹏 杨秀海 李宁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21: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