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奇点”理论奇在哪里? 精选

已有 10611 次阅读 2009-2-19 16:14 |个人分类:随思走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近来,一则Google公司和NASA等合作创办“奇点大学”的新闻引起大家对“奇点”理论的关注和兴趣。据说这所大学是为了“培养未来科学家”,以便“迎接电脑优于人脑”时代的来临而建立的。

 

按媒体说法,奇点大学的名字源于该校的校长、“著名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在其2005年所著的《奇点迫近》一书中所阐述的“奇点”理论:即“在不久后人类将迎来技术快速进步的时期”,“在奇点来临之时,机器将可通过人工智能进行自我完善,超过人类本身,开启一个新的时代。”且不管何谓“奇点”,这又能否称为“理论”,但几天时间里,Google200多条新闻,已化为200万个相关网页和数不清的点击。库兹韦尔一定偷偷在乐:《奇点迫近》的销量骤增,“奇点理论”神了;这一次,又该赚个盆满钵盈了。

 

实际上,“奇点”理论能有今天的热闹程度,首先得感谢几位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后出生、自称是“人工智能专家”的青年俊才和风险投资人士,他们才是始作俑者,尤库斯奎就是其中的核心人物。此君没有受过正式的高等教育,完全是无师自通、自学成才。他于本世纪初与朋友合作创办“人工智能奇点研究所(SIAI)”,自任“研究员”,写过几篇其逻辑与结构常常是大众一看就觉得明白而专家却难知所云的“种子人工智能”、“友好人工智能”等文章,宣传“奇点”理论思想。从网上可以看到的尤氏研究成果,基本上是文学与哲学同科技的自由自主结合,主要是根据目前学界还无法验证的“想象型”推理方法,据说已作为章节发表在牛津大学出版的、名为《全球灾难风险》的一本哲学编著之中。

 

经过几年的发展,SIAI自称筹集到了20多万美元的经费,并于2006年借斯坦福大学这块风水宝地,设立“奇点峰会”,“引凤入巢”招徕知名人士作报告。紧接着,大名鼎鼎的库兹韦尔也成了SIAI的董事会成员。再接下来,就是近来关于“奇点大学”的新闻。当然,在“奇点大学”的网站上,你看不到它与“奇点研究所”有何关联。正式的说法是:X大奖基金的创办人达尔曼迪斯在智利漫游时读了《奇点迫近》,突发奇想,接着就向库兹韦尔提出了“奇点大学”的概念;经过差不多一年的筹备,租用NASA在硅谷的一个研究中心的房子就开张了。据称,Google和几位发起人将为“奇点大学”投入一百多万美元。以如此之快如此之省的方式“培养未来科学家”,我们不得不钦佩美国企业和企业家的效率。或许,这样做也是考虑到在“电脑优于人脑”时代,人类全部就是打工一族,还需要科学家干吗?

 

至于“奇点”理论得到越来越多的“主流机构”或者“主流科学家”的支持一说不知从何谈起。《IEEE智能系统》被公认为是国际上人工智能的一个主流和核心杂志,但编委会里几位权威的教授连发表一条关于“奇点”的消息都表示反对,不希望杂志卷入可能的丑闻。美国一些专业的信息技术分析人士更是不客气地指出:这些做法带来的不是“Hope(希望)”,而是“Hype(骗局)”;“奇点峰会”的报告,除了把科学与科幻痛苦地“Muddle(乱搞)”一气,没什么可记的东西;至于“奇点大学”,别指望能弄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它的结局只能是一场更长、更吃力的“奇点峰会”,绝不会为我们指出未来之道。

 

然而,也不应全盘否定“奇点”理论。信息化网络化的快速发展确实可能导致一个“智能爆炸”的时代。“电脑优于人脑”的确夸张,但短时间后,人类的智能程度确实可能远远地超过当前人类的智能水平。而且,其可能的后果一点也不会比“电脑优于人脑”更少地令人向往、令人担忧。目前,人工智能、脑机交互、认知科学等领域中的许多研究都指向这一方向。任何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科研人员,特别是政府部门都应认真考虑这一可能的发展趋势和应对措施。

 

比如,我们可以不去考虑什么“电脑优于人脑”之后的“全球灾难风险”,但要想到万一超先进的智能技术被少数别有用心甚至坏人首先掌握之后,我们是不是又要面临鸦片战争之前的“大刀对洋炮”的局面?

 

还有,“奇点”理论会不会成为另一种默顿“自我实现”定律,即断言影响甚至改变或指导了行动,本来没有的事结果还真发生了,就象信息时代的“摩尔定律”一样。在当前的X 2.0时代,每个人都可以心血来潮网上网下“折腾”一番,加上“奇点理论”背后操盘人物的巨大能量,我们更要警惕其可能引发的“自我实现”效果,甚至衍生许许多多无法预知的“黑天鹅”事件。

 

我们的祖先创造了绚丽的中华文明,可惜总把发明的指南针用于风水、火药放了鞭炮、造纸印了经卷,使我们的近代史慘不可言。今天,我们再沉迷于把因特网用来游戏和“人肉搜索”,就是“奇点”不到,短期的后果也不堪设想。

 

总之,不管“奇点”理论有没有道理,奇在何处,背后的动机又是怎样,我们都必须认识到当前世界科技的发展已进入一个关键时期,我们必须有所作为、掌握主动。这不仅仅关乎我们的生活水平,更关乎我们个人、民族和国家的生存安全。

 

王飞跃    20092月草于AA60614日),Caribe Hilton15日),San Juan Marriott ResortAA63316日)。 

 

后记:20年前,我曾满怀希望花了120多美元买了一本库兹韦尔的《智能机器的时代》,但除了刚刚收到时翻了一下目录和大体内容之外,再也没有动过。套用近来美国专业的信息技术分析人士评价“奇点峰会”的话就是:实在没什么可看(记)的东西。不过,此书一直留在我的办公室,因为它是我第一本价格超过百美元但却没用的书(当时是从研究的角度去看,或许今天从非研究的角度我可能会改变自己的看法,但当时关于书的宣传是说对研究有指导意义)。那一年我刚获博士学位,论文题目就叫《智能机器的协调理论》。当时无论是书还是论文,很少人用“智能机器”一词,导师说我是世界上第二个拿“智能机器”做博士论文的人,可我不但做研究时心里没底,发了论文拿到学位之后,心里对“智能机器”到底该为何物还是没底。特别是当学生时曾细究过关于“智能机器”的“第一篇”博士论文(其实我应当把博士论文四个字也用引号引起来),之后心里产生过一块说不清道不明的阴影,长时间去之不掉。因此最初我对库兹韦尔的《智能机器的时代》寄托过很大希望,再加上电视和新闻媒体的强力造势,希望就更大了。结果却应了一句老话:“希望越大、失望越深”。以致后来得知ACM居然给此书发了教育奖之后,十多年没再参加ACM的活动。

 

   当年库兹韦尔是先做《智能机器的时代》的电视节目,再写书。这次是先写书《奇点迫近》,再办“奇点大学”,相信不久就会有“奇点XX”的电视节目出现,届时又将轰动世界。但我相信结果也还是一样:昙花一现,只是赚到手的钱永远留下来了。

 

   在国外,这种“民科”版的商业炒作平常也合法,不但与“官科”各行其是、相安无事、不吵架、不相互利用,而且对科普也十分有利,可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使我感到沮丧的是:30年前我们的“官科”出去常常被人家当“民科”对待,现在基本翻身了,可为什么外面的“民科”基本上还是到了中国就摇身成了“官科”了?




-------------------------------------------------------------------------------------------------------------

-------------------------------------------------------------------------------------------------------------

正文发表于《科学时报》 (2009-2-20 A1 要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216044.html

上一篇:来自阿富汗战场的电子邮件之六
下一篇:《自然》杂志关于经济危机影响美国大学UA的报道

2 郭崇慧 ying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3 16: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