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周老虎与薛定谔的恶猫时代 精选

已有 6813 次阅读 2008-3-4 09:23 |个人分类:感言社会|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老虎,图象,恶猫| 老虎, 图象, 恶猫

自己差不多是在第一新闻时间看到野生华南虎的图片报道,记得当时正在机场等候飞往广东。当时心里特别高兴,因为我好像对虎有一份天生情感,连忙通告属虎的亲朋好友。后面事态的发展,是当时万万没有想到的。
 
  去年的一天,一位同事看到我桌子上的美国《科学》杂志里有华南虎的图片和年画的报道后,非常不满,认为《科学》不应登这类不严肃的东西,给中国抹黑。我感到吃惊,忙问“那该登什么”,“《科学》嘛,世界高水平的论文。” 《科学》上的论文水平如何我不能评价,但依我看来,《科学》两度刊登虎照实属自然。本来就是一份会员之间的交流杂志,非一板一眼的纯粹学术期刊,理应发表此类吸引广大读者的事件新闻。至于“给中国抹黑”,要怪就怪那些使《科学》在中国异化甚至神化的群体和组织,只是他们才是真正的薛定谔的猫:同一时刻,即存在也不存在,更无法怪了。
 
下面的杂文是在半情愿的状况下草就的,情愿的部分是因为这一现象与我的研究相关,不情愿的部分是不想卷进“华南虎门”之中。万一撞上几只薛定谔的猫,只好自认倒霉了。
 
        2008年3月2日记于CA491
 
周老虎与薛定谔的恶猫时代
 
王飞跃
 
不管真与假,“周老虎”不可能是薛定谔恶猫,这是一个常识。问题是这一断言的意义不在常识之内,而常识之外,结果又如何?我认为答案不是很妙:周老虎不但是一只薛定谔的猫,可能还是一只恶猫,甚至预示着薛定谔恶猫时代的到来。
 
目前,从科技界到普通社会,利用假图象制造骗局已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就在几天前,MIT的《技术评论》还专门讨论了有关识别图象真伪的研究和系统,并报道了图象造假最佳也是最方便的工具Photoshop的制造者Adobe和数码相机的主要生产厂家佳能的最新反伪技术。显然,在可见的将来,图象真伪的鉴别不是一个无法解决的技术问题,尽管许多情况下我们还无法实时地进行识别。问题是“周老虎”真假之辨的实质根本不是技术性的,而是公信与责任的问题,并且将来此类问题还是如此,这才是问题的要害所在。这类问题不及早处理,累积发酵,再加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与社会网络化和即时性的结合,就可能演变成为全国性的“狼来了”之效应,将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的稳定。
 
 薛定谔的猫仅在量子世界里才有意义,因为那里的每个量子都起作用,而且发挥的速度还是光速,结果连猫也能“不死不活”,真与假之间的界线也让海森伯格的测不准原理给“科学”而毫不含糊地模糊了。网络信息时代的到来,使社会上每一分子有势无势都可能折腾一番,效果之广,速度之快,与物理中的量子与光速相差无几,加上还有“人心叵测”的因素,情况就更复杂了。结果就是周老虎这只大猫也成了社会量子时代之薛定谔的猫,因为就实际作用而言,短期之内,虚虚实实的网域和网速已使物理意义上的真假没有了意义,社会意义上的真假成了主导因素,信者不真也信,不信真也不信;短期之后如何?什么都晚了,那时社会效应上的真假已经成了“硬道理”! 此时,海森伯格的测不准原理摇身一变成了社会学家莫顿的Self Fulfilling Prophecy原理:你的鉴别过程,其实就是我的构造过程。最后,红楼梦里的太虚幻境实现了: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永恒的是,“猫”因物理上波函数的“塌陷”而名扬世界,“虎”或许也能因社会上信念结构的“塌陷”而永垂不朽。
 
周老虎真假不知,刘羚羊已经成群,还有香港的艳照,该真的不真,该假的不假,说明了我们现在碰上的多是薛定谔的“恶”猫。没办法,“好”猫都让我们在现实社会里养着供着乐着呢,目前没必要到网上世界去折腾,那里的恶猫自然就多了。问题是这样下去,万一网上社会成了恶猫的世界,或者恶猫的文化,可就不能再闹着玩了。届时,幸运的话,你必须多雇几个律师;不幸的话,你自已就必须变成一个疲战恶猫的斗士。
 
其实更恶更癞的“猫”早已在网上出现,还记得两年前的“铜须门”事件?几条假造的QQ对话会使男主角一夜之间遭到数以万计的网民“追杀”,即将毕业之际险些退学,也为国内的一些网民在国外媒体中赢得了“暴民”的称号。国外更有长期系统地编织电子邮件、手机对话和短信、而且与真人真事结合在一起,进行政治和经济讹诈的恶性事件。这种方法,再加上“Google Bombing”般的网络战术,远比我们传统的“八分钱一张邮票”来得有效也快多了。还好,目前此类事件好像还停留在个人的行为阶段,一旦成为有组织、有目标、有计划的行动时,特别是当与突发社会灾难、政治事件、军事战争同时并发的情况下,危害可能极大。就是在正常情况下,海量的信息,查都难查,要消除这些恶猫的副作用,就更难了。而且,消除时我们还必须面对牛顿第三定理的社会修正版:好作用与坏作用方向相反,但坏作用的效果是好作用的N+1倍。
 
        网上还有其它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薛定谔的猫,像虚拟结婚和虚拟钱币之类,总是游离于道德与不道德,合法与不合法之间。可一旦网上结了婚,现实里的心理障碍就已不复存在,结果凭空却实实在在地给传统社会添加了许多不和谐不稳定的因素。虚拟钱币挣起来即快也容易,可丢起来更快更容易;虚拟银行破起产来,你连排队取款的念头都不必有,省事多了。
 
或许我太悲观了, 是“杞人忧天”,其实一切都会变好的。对此我不但希望,而且相信,非常想要证明自己是个杞人,但前提是我们现在必须首先要悲观小心。这是一个简单的博弈 决策问题:悲观的可能效益远大于其可能造成的损失,而无视这些问题的后果的可能却是无法估量的。
 
总之,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当社会上只有少数经过专门训练的职业高手使用这把剑时,这句话还可以漫不经心地用来高谈阔论一番。问题是事实已经表明,仅靠技术手段是无法保证当今科学的诚信以及社会的公信,特别是任何的技术手段都难以防范蓄意或精心炮制的造假行为。因此,当差不多人人都可以拿着科技这把剑来舞弄几下时,对不起,还是请您多小心一下薛定谔的恶猫吧。
 
        2008年2月29日及3月1日记于CA1752,CA1749,Sofitel和Marriott


真假华南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6810.html

上一篇:Democracy 还是 Democrazy (民主还是民王) ?
下一篇:印度的老虎及其社会经济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2 18: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