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Democracy 还是 Democrazy (民主还是民王) ? 精选

已有 6920 次阅读 2008-2-27 16:04 |个人分类:感言社会|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近周来美国总统初选风云突变,令人眼花缭乱。本来乱成一团的共和党候选人居然在短时间内理出了头绪,让“死”过的亚利桑那州参议员John McCain又“活”了回来,成了共和党“当然”的提名人;而原本生气勃勃民主党候选群体虽然只剩下希拉里和Obama两人,却深陷泥潭,搞不好将导致党的分裂。前几天Obama十州连胜,使Ohio和Texas两州几乎成了希拉里的最后防线和希望。
 
据分析,Obama的后来居上与Internet十分相关,因为YouTube和Facebook把大学生和年轻人都调动起来了,而他们更喜欢Obama的演讲和风格。“Politics is cool”,使Obama“运动”像宗教热火一样燃烧起来,势不可挡。“Words of Mouth”如今变成“Words of Clicks”,竞选也成了“The World of Clicks”。加上民主党中的一些实力派人物也不愿看到克林顿夫妇“独掌天下”,怕自己连说话的份都没了,像曾经竞选过总统的老肯尼迪和John Kerry都站出来为Obama 拉票。希拉里很可能大势已去,最终如何,3月4日可见分晓。好在希拉里和Obama不管谁出线,都是美国政治历史上新的纪录。
乱上加乱,“搅局”专业户Ralph Nader又宣布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角逐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这已是他第五次参加总统选举。此君2000年曾以绿党总统候选人身份参加美总统选举,获得2.7%的选票。人们普遍认为,正是他这2.7%分散了民主党的关键票源,使小布什 “不清不白”地“险胜”戈尔,入主白宫。这次又轮到共和党的候选人John McCain高兴地睡不着了,本来就是“咸鱼翻身”,又来了一位“天助我也”的“独行侠”。其实,如果逼急了,说不定希拉里也会以独立候选人参选,那时McCain非乐疯了不可。
无论如何,美国政治史的第一一定会在今年:不是第一位女人总统,就是第一位黑人总统,要不就是最老的一位白人总统。
这一切让我想起去年11月在里根机场看完民主党总统侯选人辩论会后写的随记,真是时过境迁,今非昔比。Obama的兴起,更使我怀疑把Democracy译成中文“民主”是否合适。这个词有时离Democrazy太近了,一个字母之差,意思可泾渭分明大不相同。中文也可以跟着“差一点”,变成“民王”了。
 
 
机场感受的美国选举政治
 
2007年11月15日下午,匆忙赶到机场,登上飞往波士顿的UA898。一路上杂事绕身,未等处理完,飞机就要落地了,这才稀里糊涂地“发现”到第一站是华盛顿特区,不是机票上说的直达波士顿。候机室里,又得知去波士顿的飞机晚点,还要再等三个小时,到波士顿差不多要凌晨2点。疲累沮丧之中,突然发现一件令我高兴的事:电视上即将实况播放在赌城Las Vegas举行的民主党总统侯选人辩论会。算起来,距离自己第一次看美国总统侯选人辩论会“Debate”已过去整整20年。最初是好奇,后来是兴趣,四年一度,总统侯选人辩论也就成了我感受美国政治的最好方式之一。
 
六男舌战一女,辩论会刚开始就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希拉里一上场就说她是穿着“asbestos pantsuit”来的,因为有的侯选人“throwing mud with tactics right out of the Republican playbook”;而且,其他侯选人攻击她,不是因为她是女性,而是她的领先地位,因为“I am ahead”。民意测验中紧跟希拉里之后的黑人参议员Obama一上来就展开攻势,在税收和移民等问题上向希拉里发难,声称美国人民要求“straight answers to tough questions”,但“that is not what we have seen out of Sen. Clinton on a host of issues.” 民意测验中的第三名,2004年民主党副总统提名人Edwards更是不客气,“我对参议员克林顿的批评不是个人攻击”的话音没落,就对其人格和信誉大开杀戒。Edwards还紧抓希拉里支持小布什政府对两伊采取军事行动、投票赞同伊拉克战争、把伊朗革命卫队归为“恐怖组织”等问题不放,并声称希拉里实质上是一个只考虑富人利益的“财团民主党人(Corporate Democrat).”
 
看来两位先生对希拉里是撕破脸面、毫不留情,浑身解术地要把她从领先的位置上拉下来,取而代之。特别是Obama的口才确实了得,浅薄却直接了当富有煽动性,让我想起过去电视里看到的能说会道的传教少年。很明显,两人“异”心合力,但都怕万一希拉里真的下来,却让对方占了便宜。其实,不管两人谁退出,对希拉里都是很大的威胁,因为他们的支持者会汇在一起,可能压过希拉里。看到坐在台上的希拉里和Obama相互鄙视的表情,不由得让你觉得政治家之间有时就像小孩过家家一样,装天真还是露天性?
 
“胜利者”总要有胜利者的“姿态”,希拉里在辩论中十分强调“We need to put forth a positive agenda for America.”其他四位侯选人领先无望,只想趁机捞点政治资本,有的可能还想弄个副总统提名人当当,所以态度也就相对“温和”。最有意思的是希拉里丈夫的前能源部长、现任新墨西哥州州长Richardson,此君对希拉里是小骂大帮忙,说Edwards是发动“阶级战争Class Wars”,Obama是挑动“代沟战争Generational Wars”,而希拉里只是“has no plan to end the war in Iraq”而已,他自己 “只想给和平一个机会”。他的话使我想起此人在“李文和事件”中对华人的种种不利举动,他以西班牙裔为资本,刻意迎合主流社会,敢于对少数族裔下狠手。此人一旦得势,不知他的Peace“和瓶”里装的能是什么药。小州Delaware的资深大参议员Biden只是强调只有他知道“我们”现在干得是什么事,让你莫名其妙;俄亥俄州的Kucinich除了反战之外也太没有新意。康州的参议员Dodd倒是讲了一句大实话:如果安全与民主之间发生冲突,你选择哪一个?安全!记得老布什竞选时,曾被问起如果在海外当民主价值与国家利益发生冲突时,他站在那边?老布什先说国家利益至上,再强调美国的国家利益就是民主价值,真是“老奸巨滑”,比Dodd圆滑多了。
 
2004夏,我曾在旅馆里与当时的民主党总统提名人John Kerry 不期而遇,顺手让他在自己的名片上签了名;不过那时我心底里似乎不希望他当选。因为一旦他当选,希拉里至少要等8年,可能就无法再当总统了。我希望希拉里能当选,不是因为她的政治立场或聪明才智,纯粹是出于历史的考虑:我希望美国早点出现第一位女总统,第一位第一丈夫,第一对夫妻总统,如此而已。
 
在候机室里,还顺便读了几本旧的杂志,里面有许多选举相关的报道。《时代》杂志(Sept 17, 2007)关于希拉里的报道中有几句话非常精彩:
 
“Nothing is total except failure”。
 
       “Incremental steps can be very big”
 
同期还有伊拉克美军总司令David Petraeus 关于占领军的培养准则(maxim):
 
“Recruit locally, train locally, deploy locally”。
 
或许在科技人才的培养中,也应予以考虑。
 
 
王飞跃      2007年11月15日夜始记于里根机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6397.html

上一篇:于无声处听惊雷:应急管理的平行系统方法
下一篇:周老虎与薛定谔的恶猫时代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3 11: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