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智利《两点钟报》刊文全面评价中国驻智大使徐步工作

已有 1360 次阅读 2019-1-28 09:29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文章来源:转载

 智利《两点钟报》刊文全面评价中国驻智大使徐步工作


1月25日,智利主流媒体《两点钟报》在头版头条刊登文章,用两个整版篇幅介绍中国驻智大使徐步各方面工作,引起当地各界广泛关注。

文章全文如下:

1.jpg

徐步,强势而有影响力的中国大使

——一名以政治能力和效率著称的外交官

促使审计署降低对中国企业的罚金

龙虾汤配蒸饺、梅菜扣肉、黑椒牛柳、香炸虾球、清炒芦笋和什锦炒饭是中国特命全权大使徐步在1月17日宴请三位众议员时开出的菜单。他是红酒爱好者,对智利红酒非常了解,他在这场宴请中使用的是艾米丽阿娜(Emiliana)酒庄的Coyam红酒。

这是为众议长玛雅·费尔南德斯(社会党)、加布里埃尔·西尔维尔(基民党)众议员和伊萨·科特(独立民主联盟)众议员访华饯行。三人应中国使馆邀请,于本周三启程前往中国访问。

徐步大使自去年1月上任以来,经常举办此类活动。虽然他不会说西班牙语,熟识他的人都认为他比前任更加活跃,更愿发表意见,有时更有攻击性,并且“不循规蹈矩”。

“我认为他是一个精干活跃的人,”前外长、现争取民主党主席埃拉尔多·穆尼奥斯如是评价徐步大使。

徐步大使同时是智中商会的荣誉会长,积极推动中国对智利投资,这与目前中国在智投资现状相符。因此,他直接参与企业和政府间的谈判,也不畏惧卷入冲突。例如,2018年11月13日,他在卫生部长桑特利西斯同中港湾公司的会议上,就中国国有企业青建集团落标事做部长工作。由于一名工程师伪造执照,该企业未中标科迪列拉等两家医院建设项目。

10月22日,使馆经商参赞刘如涛已就此联系卫生部长办公室法律顾问海梅·冈萨雷斯。但是青建集团担心此事会损害其公司形象,害怕因未完成投标规定程序而被处罚款,因此求助使馆与智政府协调,维护企业利益。徐步大使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并与外交部和卫生部交涉。

在与卫生部长会面的前一天,徐步大使请冈萨雷斯到使馆召开准备会议。会议时长超过1个小时。最终,卫生部长同意联系审计署,就该企业被处罚事提起申诉。审计长判决此前罚款数额“不合理”,宣布改判并将差额退还青建集团。徐步大使攻下一城。

 

政治经验丰富

徐步大使的一位同僚表示,从职业生涯来看,他是一位“政治经验丰富”的外交官。因为他曾分别在中国外交部、中国驻英国和驻加拿大使馆工作,还担任过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2001-2006)以及中国外交部朝鲜半岛事务副代表(2011-2015)。他担任朝鲜半岛事务副代表期间领导了“艰巨的谈判”。在来智之前,他担任中国驻东盟使团特命全权大使。他的职业经历使他成为一位直来直往的大使,习惯于权力“争斗”,并且政治上更加活跃。

“我认为他想加强中国同智利的关系,同时巩固中国作为智利第一大贸易伙伴的地位。因为尽管中智两国传统友好,但中国尚未参与智利重大项目。徐步大使努力让中国在经贸、战略和政治领域占据重要地位。因为中国正在远离委内瑞拉、阿根廷和厄瓜多尔等国,而来到更有吸引力的智利进行投资。”一位徐步大使身边的知情人士说。

此外,2016年11月习近平主席访智后,一大批亚洲企业来智寻求商机。徐步大使积极作为,树立了良好形象,占据更具主导性的地位。皮涅拉总统计划于今年4月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中国使馆正与总统府和外交部共同筹备。


来自生产促进局(Corfo)的滋扰

徐步大使的策略不止一次引起对手的不快。Corfo前执行副主席爱德华多·比特兰认为,一位大使插手谈判“不同寻常”。比特兰说,“智利实行特许经营制度,目的是减少重新谈判的情形,压缩外界干预的空间。产生争端时,应通过现有法律机制解决。”他补充道,这项法案是他本人送交国会通过的。当时他在巴切莱特首届政府中任公共工程部长。

据比特兰回忆,他第一次听说徐步大使是因为2018年4月徐步大使在《三点钟报》发表文章,批评Corfo在自由竞争法院指控“天齐锂业企图通过收购掌控智利化学矿业公司(SQM)”。

比特兰表示,“这一指控是在3月份提出的,没过几天,徐步大使就以激烈的言辞回应,指责背后有政治动机并威胁智利政府可能承担贸易后果。这是非常少见的,因为智利政府只是利用法律机制捍卫我们制度所确立的价值观。”此外,他还表示,“这次干预不寻常的地方在于涉及的是一家私企。”他认为这反映出中国产业政策的战略“相当具有侵略性”,目的在于谋求电动汽车行业中的垄断地位,而在这一行业中SQM开采的锂是关键资源。

4月份,在冲突白热化的关口,徐步大使会见了经济部长巴伦特和参议院外委会主席小拉戈斯。10月,自由竞争法院批准天齐锂业收购SQM公司24%股份,这也是今年智利最大的一笔交易。1个月后,徐步大使在“橱窗”网发表题为《电动车的未来在中国》的文章,并在文中提到“大部分国家和政府都已采取措施推动电动汽车发展,比如美国对电动汽车行业给予补贴。”徐步大使还在文中表示,“2019年,智利将因举办APEC成为世界的焦点,我个人也希望,届时能有中国制造的电动汽车服务于这个盛会,为盛会举办成功贡献力量。”

 

稳扎稳打的策略

众议员科特在访华途中转机时,通过whatsapp表示,“徐步大使非常关注智利国内政治形势和国际局势变化。不仅致力于加强中智贸易关系,同时重视促进两国政治、社会关系以及地方间联系。徐步大使会见了很多大区区长,推动了两国地方间协议的签署。他寻求与智利中央和地方官员建立政治关系。”

除了会见部长外,徐步大使还经常与智利地方官员会面。去年4月17日,他会见了时任比奥比奥大区区长乌略亚(独立民主联盟),商谈投资事宜。5月22日,他访问了塔尔卡大学,推动学术研究交流,并于23日会见了马乌莱大区区长米拉德(政治演进党)。米拉德当时说道,“徐步大使非常愿意为中国企业参与当地重大项目牵线搭桥,并希望中国企业通过更直接的方式,不仅参与地方项目,也参与全国性项目,这将为中国大型投资者带来许多机会。”

11月,徐步大使访问塔拉帕卡大区,会见区长科萨达、参议员索里亚、埃本斯博格、众议员特里索蒂以及伊基克市市长索里亚和伊基克自贸区主席斯亚拉菲亚。

去年5月,徐步大使在官邸宴请独立民主联盟众议院党团召集人马卡亚和该党时任总书记科特众议员,为二人应中方邀请出席第二届中拉政党论坛饯行。根据智众议院《游说法》网上记录,二人机票人均花费5百万比索。共产党总书记劳塔罗·卡尔蒙纳也出席了该论坛。马卡亚表示,“我认为徐步大使在推动中国的公共关系方面很积极,并且很关心中国在智利的投资。”此外,徐步大使还会见了华金·拉温(独立民主联盟)市长。

但是,议会里也有一些批评声音。去年4月至5月间,一些议员指责中方在众议院外委会讨论希门内斯众议员(争取民主党)关于成立“智台议员友好小组”的提案时进行游说。社会党众议员纳兰霍批评徐步大使通过致电、约见、拜访以及出差等方式进行游说。

“一个国家如此干涉智利内政的情形很少见,”纳兰霍此前对媒体说。尽管成立有关小组获得外委会同意,但由于外交部和中国使馆援引法规反驳,最终流产。

 

本文来源自  驻智利使馆中智领侨微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159463.html

上一篇:区块链安全问题: 研究现状与展望
下一篇:[转载]《自动化学报》45卷1期网刊已经发布, 敬请关注, 谢谢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19 0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