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第三轴心时代的智能产业,创立发展智能科技的新“直道” 精选

已有 3336 次阅读 2018-3-28 07:2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第三轴心时代的智能产业,创立
发展智能科技的新“直道”

 

1.jpg


在当前全球性的人工智能热潮之中,如何正确地认清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现状,如何科学地认识人工智能与人类未来的关系,如何有效地抓住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新技术突破之时机,创新产业升级和社会变革的方式,创立发展智能科技的新“直道”,换道平行超车,实现和平、幸福和奉献世界的智能时代之“中国梦”,是一个十分重大且集哲学、科学、技术等一体的综合社会性课题。在2月2日举办的2018国家智能产业峰会上,中国自动化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科学院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王飞跃在《第三轴心时代的智能产业》的主题报告中,详细阐述了在第三轴心时代的背景下,智能产业如何抓住“直道超车”的重大历史机遇。本文根据王飞跃教授现场演讲速记整理而成,内容经作者确认。


2.jpg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

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中国自动化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院长王飞跃

分享《第三轴心时代的智能产业》主题报告


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今天有两个任务,一个是讲一下我们提出的“平行智能”是如何来的,二是向大家介绍下我们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近几年来的工作。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我明显感觉到,网络化起来之后,世界变得更加复杂了。网络上短短的时间内就能够吸引并且累积巨大的关注,传播的途径多样且动态,并且能够与物理世界中发生的事件共振、“纠缠”、虚实互动。这不仅对社会管理会产生很大的冲击,也会改变企业的公关危机应对、用户偏好发现以及社会需求获取的方式。面对如此复杂的场景,如果还用传统的复杂系统管理方式来应对,就是对人类智力的“非分”要求!所以我在2004年就正式写文章提出,未来的世界一定是由50%的物理世界与50%的虚拟世界构成的,在虚拟世界中对复杂系统问题建模和求解,构建与物理世界中复杂系平行的人工系统,平行执行、虚实互动,在一个更大的CPSS(Cyber-Physical-Social Systems)的空间里面把各类影响因素串起来形成反馈,形成一个大的闭环。


但是这个东西对工程人员太科幻了,所以我最初设想的研究是在复杂经济社会系统,沒想到文章发表后最感兴趣的是军事人员,所以就有平行军事工程。德国军事学家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我们要把它反过来,把“政治变成战争的延续”,让战争成为“和平的战争”——这就是平行军事的目的。其实这在经济上意义更大,我们经济发展到今天,就是依照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提出的专业分工,我们才有了今天的工业。在军事上我们是军民分离,军人不能攻击平民百姓;军事正朝人机分离,虚实分离的智能战争迈进。将来我们要在社会经济上实现人机分工,虚实分工,这就是走向智能经济、智能社会的途径,这就是实现人类未来的命运共同体、生态共同体。

3.jpg


人的大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处理数据、信息。世界变复杂后,处理物理世界的“小数据”已经够累了,现在又来了“大数据”,让人怎么“活,如何应对?所以我们应该用新的思路去解决。现实变复杂了,建模的鸿沟越来越大。通过构建一个与物理系统平行的人工系统,平时我们以万变应不变,做计算实验,把小数据“炒成大数据,再从大数据凝练出精准的“小知识,一旦干起来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按精准知识行事。人工智能给大家冲击最大的就是AlphaGo,现在已经到了AlphaGo ZERO,AlphaZero,自己生成数据、自我学习、自我对抗,获取经验和知识,这是一个典型的“小数据、大数据、小知识的过程。其实概括这个时代的一个词就是“平行,用两个词就是“从牛顿到默顿。牛顿代表“大定律、小数据,默顿代表“大数据、小定律。你想让人工智能做什么,你都可以用默顿定律引导它。用三件事进一歩说明就是“从小数据,到大数据,再到精准知识的知识自动化过程。第一,要从小数据走向大数据,大数据提炼成小知识、小规则,必须虚实平行才能做到这一点;第二,理念要从牛顿跳到默顿,从通过定律控制到利用数据引导;第三,物理世界的数据、心理世界的数据永远都是小数据,只有利用计算实验无中生有形成的数据才是真正的大数据,将来的智能工厂必须是数据生成工厂,将来所有的智能产品一定要告诉我数据原料是什么。(此处更详细解释可见王飞跃教授科学网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017963.html,智能时代如何智能决策:从牛顿定律到默顿定律)

4.jpg


这是新时代的开始,从今之后IT不再是信息技术,这是老黄历了,是旧IT。现在的IT是智能技术,新IT。200年前IT代表工业技术,60年前,IT代表信息技术,以后是三个IT的平行,三位一体,即:


IT = 老IT+ 旧IT+ 新IT


这一认识的哲学基础就是卡尔·波普尔的三个世界的世界观,波普尔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他认为现实是由物理、心理、人工(或称知理、智理、虚理)三个世界组成的,而我认为老、旧、新三个IT分别就是这三个世界的主要技术手段。而且,三个世界本身和其之间是由交通、能源、信息、物联和智联五张网结成的一个整体,由此产生三个驱动轴心,开创了平行的三个轴心时代,而人类就此十分自然地进入以工业5.0为特征的智能科学、智能技术、智能产业、智能经济、智能社会的智能时代。

5.jpg


工业世界的开发以物理世界主导,下面我们要开发人工世界,所以人工智能变成热点,末来大数据会变成石油、矿藏。现在我们到了开发新的世界的时候,用什么开发? 就是新IT技术。


人类在问自己是谁的时候就开始建网,先在物理世界中建网,就是交通网,从此开始了第一次全球化。第二张网是能源网,第三张从电话线开始,建到互联网。现在又开始建物联网,大家觉得物联网和互联网没什么区别?一样吗?不一样,互联网人类在网之外,是“被”联,到了物联网我们是在网里面,是“在”联。但这还不够,我们还要到智联网去,里面跑的一半是物理人,一半是软件人,这样才可以实现知识自动化,我们要将工业自动化转到知识自动化,这样我们就可以“主”联了。


这五张网就把三个世界紧密地连成一个整体,人在中间的主网,即Grids 3.0,以互联网为主的信息网,我们通过Grids 2.0到物理世界获得动力和能源。我们通过Grids 4.0到人工世界里吸收知识和智源。所以三个世界五张网,三张是主网,两张是过渡网,未来产业要发展到Grids 5.0上去,Grids 4.0、Grids 2.0都是过渡。

6.jpg


以前大学都是学哲学、文学的,工业1.0是围绕蒸汽机发展起来的,所以大学就有了工科,机械系;工业2.0的核心是电动机,所以大学又有了电机系;工业3.0自然是受计算机的推动,大学有了计算机系;工业4.0靠网络和路由器,我们开始有了物联网学院等等。现在我们已步入稳定的工业5.0之初始阶段,接下来就是虚实平行的智能机时代。现在36个大学有智能科技系,很快智能科技就会变成一级学科,我们今年也要开始创办新的《智能与科学技术学报》。


目前,我们还没有完全弄清楚Grids 4.0,德国人讲4.0的核心就是ICT+CPS,问题什么是ICT?什么是CPS?原来的解释CPS是信息物理系统,这已经是历史的解释。按照当今时代的解释,ICT是智能连通系统,CPS是社会物理信息(Cyber-Physical-Social),加上系统(Systems)就是CPSS。这个代表人之“Social”的“S”不能少,否则理念还是停留在工业自动化,只有这样一个转换才可以走向智能,走向知识自动化。我们靠工业自动化走到了今天,我们下面要到智能社会、智能经济,必须依靠知识,而且还得知识自动化,所以S不能丢,S一丢英文就变成德文了,5.0就变成4.0。2000年我就提出这个理念,到2004正式提出平行的想法,后来CPS这么热,我觉得只靠CPS不够,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强调必须从CPSCPSS,这样才能有智能企业、智能工厂、智能产业的兴起,这样我们才能迎接智能产业的兴起。原来那个时候没有人说什么是智能产业,所以我还给提出了一个定义,今天大家都有自己的解释,反而我现在不知道智能产业是做什么东西了。

7.jpg


区块链,和我们正在做的智能产业密切相关,是通往CPSS社会的桥梁。想要从非对称保密走到一个对称的产业,消除大家的智力不对称、资源不对称、信息不对称,技术核心就是区块链,而且一定要在CPSS环境,采用平行区块链,使将来企业和组织实现管理自动化、法务自动化、财务自动化。

   

将来面对数据的海洋,不想被数据海洋淹死,就必须换一种思维和工作方式,中国人讲“天人合一、知行合一,大同世界”,以前是没有技术能实现的,只是一个理念,但是现在有了,这个合一怎么合?是人机结合的“合”,是知行合一的“一”,最后一定要虚实一体,没有这个“体”,这个“合.一”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可以了,因为新IT平行IT来了。


最近也有一些舆论表明,大家总是担心这个新IT世界的到来,会让机器人把人的饭碗都抢走了,我们怎么办?是不是我们工作会没有了?有人说再过几天70%乃至90%的工作都让人工智能取代了。我说不用担心,英国女王曾说不许使用织布机,因为她认为这会让她的臣民都变成乞丐;英国老百姓更干脆,放火把机器烧了。现在的机器是不是比200年以前更先进了,它取代我们的工作了吗?现在人们离开机器能工作吗?今天的机器不是让你们失业,而是提供了你们100%的工作,否则去一个没有机器的公司,你会变成机器,你去吗? 所以将来一个没有人工智能的公司,你也不能去,因为它会把你当作机器一样来使用。

8.jpg


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什么时代?有个叫卡尔·雅斯贝斯的人,在马克思去世的那一年他出生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那一年他写了一本书《历史的起源与目标》,提出了“轴心时代”的概念。从此让人类终于意识到自我,开始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人性的大觉醒导致哲学的突破。但他提出的只是物理的轴心时代,我把它称为第一轴心时代;心理世界的轴心时代从文艺复兴一直到牛顿、爱因斯坦,科学体系的建立是人类理性的大觉醒的结果,科学的突破使我们从牛顿力学一直发展到量子力学,也就是第二轴心时代;但是最大的革命将来会来源于第三世界的轴心时代,这就是认识到理性的局限和人类智性的大觉醒。数学严谨吗?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说数学有一个“大黑洞”,不一致、不完备,逼得当年的一些大数学家要么进了精神病院,要么自杀,但到今天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人工智能的主要创始人西蒙·赫伯特得了诺贝尔奖,主要就是因为提出了有限理性的假设,今年的诺贝尔奖还是颁给了有限理性(行为经济学),所以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它的逻辑很有意思,先是哲学的突破、科学的突破再到技术的突破,所以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主要就是指第三轴心时代,就是智能全球化。

9.jpg


第一轴心时代的目标是第一世界的全球化,但这是一个你无我无的物理世界,只能是“负和”的全球化,战争成为其主要手段,然而中华民族却以当时最文明的方式开始了“丝绸之路”的第一次全球化尝试,为世界文明做出了自己的贡献。第二轴心时代的任务是第二心理世界的全球化,这是一个可以“零和”的世界,除了知识的自由传播,自由贸易成为其主要方式,可耻的还是以列强的侵略和殖民为开路先锋,中国在这一时代之初的郑和“七下西洋”是一次“失败”的无意识全球化企图。在第三轴心时代之初,我们提出了“一带一路”,以智能科技开发能够“无中生有”的人工世界,这个一个可以“正和”全球化的世界,为多赢包容的第三次智能全球化开山辟路,创出一条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智慧发展新“直道”。


华人里面第一个做人工智能的是一个山东人,王浩。他晚年研究智能哲学和哥德尔,他永远不相信机器会超过人类。王浩晚年将全部的心血都花在哥德尔身上,最后花了很多的时间写了两本书。我总结了一下,哥德尔晚年希望把自己的定理推广到哲学和社会学中去,试图证明“或者人脑超过所有的计算机或者数学不是人脑创造的,或者二者都成立”。哥德尔晚年的工作可以以“广义哥德尔定理”简而称之,用我的话说就是“算法智能远小于语言智能,语言智能远小于想象智能。”这让我想起老子的《道德经》开头“道可道,非常道”二句话。最近的考古发现,这其实是三句话,“道,可道,非常道”,正好对应算法智能、语言智能和人工智能。

10.jpg


我们自己在新的轴心时代要有自己的话语权,要有自己的品牌和语言,我们不能整天用人家的概念顺着人家的思路来做,我们应该创自己之道,有自己的话和语,由此开辟自己的直道。然后开上自己的直道,换道实现平行超车,而且让其他发展中的国家也换上直道一起超,这就是“一带一路”的应有的境界,这就是我们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理解。

11.jpg


我今天要讲的第二个方面是简要介绍一下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主要就是做平行智能,从2014年正式运行到今天。我们去年开始做了一个很大的变化,以前都是院里设立各个研究所,现在是各种各样的平行创新中心,目标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我想,目前一个研究院如此条件下在国际上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找不出第二个。我们院孵化出20多个公司,我相信这些公司将来一定会在智能产业里面变成先锋。因为虚实结合的平行、ACPCPSS就是一种革命性理念。

12.jpg


所以按照我们的八项目标,我们现在遇到的唯一的问题是,青岛人才蛮难留的,一二流人才到北京、上海,三四流人才去深圳、杭州,我们青岛只能争取五流人才。实话摆在这里,但是我们应该有一个创新的思路把一流人才引到这里来,让中国有一个健康的发展。为此,这就是青岛智能院设立的一些主要的发展方向,时间原因就不细讲这些了。

   

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106010.html

上一篇:[转载]【CAC2018】2018中国自动化大会征文通知(内含大会网址)
下一篇:[转载]举办2018国家机器人发展论坛的通知(含报告嘉宾和日程)

7 武夷山 陶勇 强涛 鲍海飞 黄永义 李剑超 李维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15: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