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人工智能与智能经济: 从看不见的手到智慧之脑 精选

已有 7663 次阅读 2018-1-22 08:08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人工智能与智能经济: 从看不见的手到智慧之脑

王飞跃

 

围棋大师一生的心血和动力,不抵计算机硬件加算法三个小时从零开始的“算力”和“法力”!当AlphaGo程序接二连三横扫人类围棋高手并迅速连自己的命也革了,成了AlphaZero,许多人震惊之余,突感深深的焦虑:业外大众担心“机器换人”,自己的饭碗还保不保?业内人士担心如此“忽悠”下去,人工智能这波浪潮还能持续多久?

从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机器人,一直到现在的人工智能,近年来几乎一年一个新词一波新浪。起初,一浪拍一浪,一个新的概念或热词起来之后就把前面的拍下去。然而人工智能不同,像只“变色龙”,不但化解了其它浪潮的冲击,还把另外的热词都生“吞”了下去,全变成“人工智能”了:物联网智能、大数据智能、云计算智能、区块链智能,当然,机器人就更要智能了! 结果就是: 毎一个新词之后,人工智能不但没有被“拍”死或“拍”下去,反而更强大了,大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之势。

智能大趋势:三个IT,三个世界、三个轴心

毫无疑问,我们已进入“新IT时代:IT不再代表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那已是“旧IT老皇历了;IT的时代意义是智能技术Intelligent Technology,这是“新IT;但我们不可忘记二百年前开启工业革命大潮的功臣“老IT工业技术Industrial Technology,今天,它依然是实体经济的坚强支柱。

未来一定是三个IT的平行并举,而且这与上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之一卡尔·波普尔关于现实是由物理、心理和人工三个平行的世界组成之观念一脉相承,形成开发这三个世界完备的技术体系:工业技术老IT是开发第一物理世界的主要工具,借此我们几乎消除了人类的资源不对称,信息技术新IT是开发心理世界的核心技术,藉其我们差不多消除了人类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现在,新IT智能技术刚刚登上了时代的舞台,成为我们开发人工世界的领军科技。从工业自动化到知识自动化,人类开始了消除我们之间智力不对称的伟大新征程。这就是为什么人工智能成为热点,大数据成了“石油矿藏”,智能产业形成热潮的根本原因。

百年之前,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催生了中国的社会革命进程。卡尔·马克思去世的1883年,诞生了著名学者卡尔·雅斯贝思,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1949年,写下传世之作《历史的起源与目标》,提出了“轴心时代”的概念。然而,新IT的出现,必将把人类推入新的第三轴心时代:智能全球化和人类命运的智能生态共同体,“一带一路”和“中国梦”正成为新时代世界创新的先锋。雅氏认为,公元前八百到二百年间的600年是人类人性的大觉醒,从中东的古埃及、犹太和希腊,印度和中国的两河流域,独立暴发了哲学上的大突破,并将其称为“轴心时代”。然而,这只是对物理世界的历史考察,其实心理世界也有自己的轴心时代,这就是从文艺复兴到现代科学体系建立的500多年时间,是人类理性的大觉醒,导致科学的大突破。今天,我们正在见证人工世界轴心时代的开始,它源于哥德尔的不完备定律,揭示了纯理性的限度,引发维纳、图灵和冯诺依曼等科学家相继提出控制论、机器智能和计算机等概念和技术,这是人类智性的大觉醒,必然在哲学、科学之后,带来技术上的大突破,其结果正是新IT智能技术。

 有趣的是,人工智能创始人之一司马贺就是因为提出“有限理性原理”而获经济学的诺贝尔奖,而去年的诺贝尔奖又授给了有限理性的行为经济学。或许,这些巧合都是为了提醒世人: 这就是智能大趋势,我们已进入开发人工世界的第三轴心时代!

智能大经济: 从勤劳之手到智慧之脑

一个经济体系的革命和升级,只能在一个新的市场空间中实现。工业革命正是由于心理世界的引入,开辟了新的商品经济市场,使社会专业分工和大规模工业生产成为可能,一举突破了农业生产经济的边际效用递减诅咒和“粮食增产、人口暴涨”的马尔萨斯“贫困陷阱”,使人类从农业社会跨入工业社会。这就是为什么工业经济始于英国的纺织业,因为纺织品不同于农业经济中既不能少也不可多的食品,其市场的规模取决于心理,具有无限大的发展潜力,本质上就是心理世界的初级开发。

工业经济发展到现在,我们又遇到了诸如“全球变暖”、“发展极限”、“技术奇点”等各色各样的“瓶颈”和“陷阱”,其进一步的发展和升级,必须有新的增长方式和市场空间。发展智能技术,开发人工世界,扩大商品范畴,围绕健康、安全、教育、能源、制造和交通等领域,形成有效个性化的知识产品及其智能经济,从传统的专业分工,转化为人机分工,并进一步走向虚实分工,是工业经济升级转型的必由之路。进而,从工业自动化到智能自动化,建设智能大经济BEIBig Economy of Intelligence)这就是开发人工世界的时代新思维。这一思路将使调节市场的“看不见的手”成为管理社会经济的“智慧之手”,从而有效地推动人类从工业社会转入智业社会或智慧社会。

为此,我们必须将物理、心理和人工三个世界融合在一起,确保其协调和谐地发展,实际上,有史以来,人类就像“蜘蛛”一样,一直围绕着这一目标结“网”:从物理世界的交通网和物流网(Grids 1.0)开始,到电力网和能源网(Grids 2.0),再到心理世界的互联网和信息网(Grids 3.0),目前物联网(Grids 4.0),人类己从“被联”到了“在联”,正走向人工世界“主联”的智联网(Grids 5.0)。这五张网,将三个世界紧紧联结在一起,形成人、机、物一体化的新空间CPSSCyber-Physical-Social Space),从而为智能经济无限市场的兴起奠定基础。    

尽管目前对比特币的认识不一,但毫无疑问,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化货币将成为支撑智能经济而流通于智联网中的智能介质,其实,这也正是传统货币功能的本质。区块链,特别是相应的共识机制和智能合约等智能技术,最有可能成为构筑智能经济和智慧社会之大道“DAO的基石:去中心化的分布式DDecentralized and Distributed)、自主式的自动化AAutonomous and Automated)、组织化的有序性OOrganized and Ordered)。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司马贺曾称“信用”和“注意力”不能大规模“生产”,所以不能成为“商品”,然而,一旦建立了区块链之“DAO和此“道”上的知识机器人体系,“信用”和“注意力”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智能经济的新“商品”,并借助智联网迅速演化成人工世界上无限的智能大市场。

虽然,对于金融、司法等行业而言,区块链智能技术是一项必将产生强烈冲击的颠覆性的革命技术,已引起许多相关人士的担心。回顾历史,我们不应对此过度焦虑:就像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一度专属特权阶层或国家机器的宗教、道德等活动,逐渐归于普罗大众,但相关事务和服务不但不减,反而更加普及,成了普遍的社会活动。随着智能技术的进一步成熟和普及,尽管传统的银行和法律机构及业务方式将发生深刻变革,但将会有更多的从业人员:因为将来经济合同和司法条例将编程到每一个智能产品,每一个智能过程,每一个智能组织,相应的业务范围将被大大扩大和深入。而且,智能产业和智能经济将引起社会问题的“范式转移”。农业社会将抵抗“野蛮”部落、国家的问题,弱化为反击强盗、土匪的问题,而工业社会进一步将其减至防治欺诈、犯罪等危害公共安全及利益的行为。相信基于区块链和智联网的智能经济和社会,将大大减少信用的成本,大大提高犯罪的代价,必将引发社会行为及其经济活动与业务的深刻变化。例如,更多的人会对保险服务感兴趣,因为在不必担心上当受骗之余,更会考虑天灾人祸等无法预测的因素,从而更愿购买相应的保险项目。实际上,相关苗头已出现,近两年利用区块链设计保险产品已在航运保险、医疗保险、农业保险、奢侈品保险等业务中展开。

特别应指出的是,基于虚实互动的平行智能和平行区块链技术而构建的平行经济理论,进一步使经济系统变为可编程的经济活动。同时,利用计算实验改进实际的社会经济实验,可大大降低实验和监管的成本,以虚驭实,使“吃一堑,长一智”变成在人工世界中“吃一堑”,在物理世界和心理世界中“长一智”。预测世界的最好方法就是创造世界,平行经济将“制造”出“人机物”的新“三元经济”,形成平行社会并“催生”出新的社会行为,使“无形之手”演化为“智慧之脑”。这就是从牛顿范式向默顿范式的转移,正如《共产党宣言》所言:智能经济“就是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

智能大发展:开创“正和”的智慧全球化时代

从农业到工业的升华,我们需要完善的能源、机器和交通“三位一体”的基础社会设施的保障。同样,从工业到智业的飞跃,我们还必需具备大数据及其算力、包括无人车的智能机器和构建于CPSS之中的智联网这一新的智业“三位一体”的保驾护航。毫无疑问,大数据将变革生产资料、区块链将革命生产关系、智能科技将产生新生产力,数力算力法力的一体化创新,这就是整个人类开发人工世界,迎来智能大发展的历史机遇。

这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时代:我们从古之“天人合一”、“知行合一”、“大同世界”到了今之“五位一体”、“一带一路”、“智慧社会”、“人类命运共同体”。现在,人工智能和智能科技为我们带来了实现这些梦想和信念的“合一体”技术:人机结“合”、知行合“一”、虚实一“体”。

正如雅斯贝思《历时的起源与目标》中所指出的:人类社会的进步和轴心时代形成的动力源自人们对于之间的交流、比较和共识等与生俱来的不懈追求,其表现形式就是全球化运动。在第一轴心时代之末,我们进行了“丝绸之路”的第一次全球化尝试,为世界贡献了中华古文明,但在你有我无的物理世界,只能有充满侵略与压迫的“负和”全球化。在心理世界的第二轴心时代之初,我们也有过明朝郑和“七下西洋”的全球化之举,人类在战争的血与火之后,人类终于有了以自由贸易为主的“零和”第二次全球化运动。人工世界是一个“无中生有”的世界,在此可以“正和”,在第三轴心时代之初,我们又推陈出新,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倡议,为“正和”包容多赢的第三次智能全球化运动,创立新的“直道”,让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的国家,能够有一个“换道”智慧超车的机会,实现这些梦想的核心,就是充分发展和利用智能科技,构建人类命运的智能生态共同体。

为此,我们不应被“人工智能威胁论”和“人工智能使人类失业成为机器奴隶”等言论所干扰甚至误入歧途。我们曾在工业革命之初受过类似的干扰,教训惨重。我们必须从全面数字管理(TDM)、全面数字组织(TDO)、全面数字社会(TDS)开始,发展知识机器人、CPSS、智联网和平行的智慧社会,使智能技术切实地造福人类。

对于人工智能和智能科技,我们应当怀激动之心,因为这是时代的技术;我们必须持敬畏之心,因为这是多少代科学家和工程师心血和才华凝结成的科学成果;最后,人工智能科技同其它工业技术一样,是把双刃剑,所以我们对其还要有平常之心。


后记:本文2018年4月发表在期刊《上海保交所》第一期。

   人工智能与智能经济----《上海保交所》第1期 .pdf




 



世纪人机大战:李世石 VS AlphaGo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096127.html

上一篇:智能制造:新时代智能产业革命的基石
下一篇:2018国家智能产业峰会即将在青岛盛大开幕

12 武夷山 石磊 惠小强 赵克勤 柳文山 刘铁 尤明庆 李毅伟 赵学良 李伟钢 李维纲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13: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