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直道超车的中国智能梦

已有 5546 次阅读 2017-8-7 08:14 |个人分类:行业观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直道超车的中国智能梦

王飞跃

一周之前,突然收到福特汽车公司负责智能车研发的资深科学家,现任国际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系统、人、控制论(SMC) 学会主席菲勒博士的电子邮件,询问中国政府刚刚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让我吃惊的是邮件内的链接直接就是中国国务院《通知》的英文介绍,难道他还关注中国国务院的消息?电话之后,才知他们的确是从国务院网站直接得到的此项消息,而不是从其它新闻报道间接获悉中国政府关于人工智能规划的通知。菲勒说中国动作太快了,政府正式发文规划人工智能的发展,恐怕这是全世界第一个。他的问题是,新闻里没有关于无人车的描述,《通知》文件中有吗?菲勒邀请我尽快去福特总部做一次无人车的报告,如果去总部不方便,去其在加州的研发中心也可以,希望有机会与中国合作。

三天之后,我又收到了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人领域泰斗尼尔森的电话,还是关于人工智能规划的《通知》。早已退休在家的他是从美国主流媒体上得知中国要大力发展人工智能的消息,对此表示吃惊和突然。改革开放之初曾访问过中国的他感叹到:过去到了中国才知道研究的落后,按现在的趋势下去,不去中国就该不知道研究之快和理念之新了。

其实此项决策并不“突然”,在这份连国内都有人觉得“突兀”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背后,是一批战略科学家和智能科技一线工作者近两年的辛勤思考和劳动。从2015年起,借助人工智能60周年来临和国际上机器人及智能产业迅猛发展之机,一批智能科技工作者提出必须从新的战略角度审视人工智能,开辟一条中国自己的智能产业创新与发展之路。2016年初,几位战略科学家领衔向国家提出“AI 2.0”促进人工智能发展的建议,立即得到最高领导层的高度重视和强力支持。谷歌公司计算机程序AlphaGo大胜人类围棋高手之后,“AI 2.0”建议的时代性和战略意义就显得更加明确和紧迫,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从最高领导层,到相关部委领导和战略科学家,再到一线的许多智能科技工作者,大大小小的会议几十场,深入讨论反复论证,连项目名称也几经修改,终于有了7月20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 

这份人工智能规划文件让一些人感到“突兀”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发文规格:国发[2017]35号文件。国发文件是所有政府机关都要看的文件,是整个国家定调的重要文件。把人工智能的发展规划以如此高的规格印发,当然体现了国家对人工智能和智能产业发展的高度重视。  

另一个让一些人感到“突兀”的原因是去年的国发[2016]43号文件《“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所提出的”科技创新2030“计划中6个重大科技项目和9个重大工程项目里面,并没有直接关于人工智能的项目,为何时隔了一年又以国发文件突显人工智能呢? 

实际上,当前世界的军事科技和产业发展都表明,人工智能和智能技术是这15个重要科技工程项目的共性基础和共性技术,是成功完成其中许多任务的核心和关键之一。一定程度上,”突兀“的感觉是对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文件的片面认识和理解造成的。这种认识或理解,过份地看重规划文件中所描述的六大任务之一,就是最后的"人工智能重大任务专项"。然而,站在国家的角度上看问题,此项任务之前的另五项任务,即:科技创新体系、智能经济、智能社会、军民融合和智能化基础设施,才是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的真正意义所在,如果完不成这五大任务,人工智能及其规划就毫无意义!

十八大以来,特别是习近平主席在两院会议上关于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重要讲话之后,国家大力提倡利用智能科技促进智能经济、智能社会的发展以及军民融合的深入,并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从互联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全民“双创”运动,到大数据互联网金融和供应侧结构性改革,再到网络安全、金融安全和多赢包容的“一带一路”倡议,既促进了人工智能等智能科技的快速发展,又对智能科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保障了智能科技和智能社会的顺利有序构造。近5年来中国机器人、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智能科技和智能产业日新月异的蓬勃发展,就是这些政策和措施有效性的证明。但实际情况的发展还表明,我们必须尽快从“互联网+”转向“智能+”,否则许多创新都是空话。在此形势下,以国发文件明确人工智能的发展规划,及时、必要、意义重大。

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与2015年的《中国制造2025》和2016年的《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一起,将构成虚实一体强调实体经济的全面发展战略,在加快产业智能化升级的同时,积极培育新兴的智能企业、智能产业、智能服务,并与国防军事建设有机结合,使军民融合深度智能化,切实为十八大以来所制定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要求及“二个百年”战略目标提供强力有效的技术与产业支撑。值得注意是,如此旗帜鲜明地在国家发展文件中规划智能军事、智能经济和智能社会的建设,是史无前例的前瞻性战略措施。

显然,人才是发展人工智能和智能产业的核心与关键,这不但是我们在人工智能研发上仍然落后于发达国家的主要原因,更是全球人工智能的发展依然处于初级阶段的问题所在。所以,加速和大力培育具有面向智能科技主动思考并积极行动的智能人才,是实现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第一要务。在当前中国的教育体制之下,如何在中小学植入智能创新基础教育,如何在大学教育中面向智能科技改革现有教学方法和学科布局,已成为刻不容缓的重要课题。特别是,在软件工程和网络安全已成为国家一级学科之后,是认真考虑将智能科学与技术列为一级学科的时候了。

面向全社会科普人工智能和智能科技也是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的一项极其重要的任务。近年来社会一些关于人工智能危人怂听的预言,十分招引媒体的关注,不但在社会上引起了人们对智能科技的认识混乱,甚至已影响相关的研发和产业化工作。其实,任何技术都是双刃剑,人才是其成败好坏的最终因素。所谓人工智能威胁人类、智能技术将使人类失去工作,成为“无用阶级",无论在科学上还是哲学上,本质上都是伪命题。正如200多年前,人类面临机器的大量使用时曾有过类似的担心和恐慌一样,可今天我们的就业几乎全部依赖于机器,而我们却生活的更好,并没有被机器所统治。我坚信,不久人类90%以上的工作将源自人工智能和智能技术,但我们仍是技术的主人。机器带来的工业革命使我们成为了“无产阶级”,这是社会的进步,人工智能可能会使我们进一步成为“无用阶级”,这更是社会的进步:正如四百年前徐光启翻译被认为无用的《几何原本》所感慨的那样,“无用之用,众用之基”!  实际上,稳定和规模化“无用阶级”的形成,将是智能产业和智能社会的特征与保障。智能的机器化将使许多传统行业消失,安置扶助失业人员更是任何一个有坦当的政府之责任,只要技术产生更好的效益,政府自然有手段有资源解决暂时的失业或“错业”问题。而且,比较之下,中国的体制应该可以更加灵活有效地处理这类过渡性现象。因此,我们必须提前思考并制定措施,但千万不可因为担心“机器换人”造成失业而减缓发展智能产业的步伐。

   

 

配图摘自王飞跃教授于2016年12月15日在“人工智能在钢铁工业中的应用技术研讨会”上所做《人工智能的本源:回顾与展望》报告

近年来,许多人都喜欢谈抓住机会“弯道超车”。然而在多数普通人心里,为了安全,大家应在弯道之处慢下来,不应为了领先竞争而超车。因此,客观上“弯道超车”的讲法加剧了“中国威胁论”的市场。毕竟我们是十三多亿人口的大国,如此大国弯道超车的场面一定十分壮观,但太容易令外人不安。《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打破跟在别人后面跟踪追赶的惯性思维,为我们在智能科技方面“平行直道超车”指明了方向。有了世界上这第一份人工智能的囯家发展规划,就有了我们发展自己智能科技的直道。希望我们能够直道超车,领先世界的智能科技与智能产业,以中国的智能梦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智能与时代,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和机遇。

 

本文经修改后发表在2017年8月4日《环球时报》第15版和2017年8月4日环球网

链接:http://tech.huanqiu.com/original/2017-08/11077713.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069915.html

上一篇:[转载]《自动化学报》43卷6期:中国过程控制会议30周年专刊
下一篇:[转载]《自动化学报》43卷7期网刊已经发布, 敬请关注, 谢谢

10 武夷山 陆泽橼 赵克勤 蔡宁 蒋力 彭思龙 马雷 biofans xlsd hnj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8 22: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