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中国经济的崛起与机制

已有 8592 次阅读 2017-1-6 00:40 |个人分类:学海泛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Economics| Economics |文章来源:转载

中国经济的崛起与机制

本来我计划写一篇文章讨论二千年来中国经济在世界上的地位。长久以来存在一个迷思:直到1850年西方帝国主义入侵以前中国在经济上一直领先世界。这在华人中间尤其普遍,有些西方人也有这样的看法。如果以经济总量来看这基本不错,特别是欧洲分成许多国家,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不再。人均就不是那么简单。我正在写时看到共识网转载陈志武关于中国经济的一篇讲话(注1)。他的这篇讲话很好,有些内容是我原来计划要写的。现在我略去重合的部分,着重谈经济发展中机制起的关键作用以及与中国经济的关系。先对陈志武的讲话稍作一点补充。他用的麦迪逊(A. Maddison)的书可以从网上免费下载(注2)。陈志武文章里的图一应该是来自麦迪逊书里的图一(9页)。书里的图更好,因为它不仅有一千多年来中国的人均GDP还有与欧洲的同期比较(下面会用到)。分析这个图可以看出西方开始的工业革命使得中国最近的经济高速发展成为可能。这篇文章介绍经济发展的两个方面:1)粗略谈谈经济发展理论;2)机制(institutions)在经济发展中起的关键作用。

先考虑经济理论。不是说中国(或者任何其它国家)必须完全符合现在的经济发展理论。但是经济发展理论的存在有一定的道理。如果中国的经济发展在现代经济理论以外,那就应该考虑修正现在的经济理论。经济学入门经典教科书是萨缪尔森的《 经济学》(注3)。这本书的经济发展理论分两章:二十七章和二十八章。二十七章讲发达国家的持续经济发展,二十八章考虑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这里没有篇幅详细介绍这两种经济发展的模式,只是指出两者有很大差别。后起国家在发展初期主要靠模仿。这个时期的发展有许多挑战。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没有能够快速发展,而中国在赶超阶段经济发展相当快,这是一个巨大成就。但中国的经济发展基本上可以用现行的经济发展理论来解释。中国原来属于发展中国家,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就需要创新科学技术和机制,会遇到与以前不同的难度大的挑战。以前别人已经创新出来的路比较好走,自己要领先的挑战完全不同。《经济学》一书的最后一节和陈志武的讲话都指出现在普通人的生活比工业革命前的人好很多,几十倍甚至几百倍。这主要原因是劳动生产率的增加,也就是说不是工人工作更卖力了,而是在同样时间里一个工人的产出增加了很多。劳动生产率至关重要,但又非常难以准确测量和提高。最近西方长期经济增加可能趋缓,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劳动生产率基本没有多少增长。这对现在的西方政治有很大影响。具体因素尚且不清楚,有大不相同的几种解释。劳动生产率不仅与科学技术发展有关,与政治经济的机制建立也有很大关系。

用经济学来分析一个国家的经济常常需要考虑机制(institutions),机制是否合适,机制是否健全,是否创造了新的良好机制等等。什么是机制?Institutions可以翻译成制度。但是中文的制度一般对应于体制,体制比机制更正式也比较不易改变。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Avner Greif一本书的第二章(注4)主要定义机制。这本书中给出几个定义,最简单的是:机制是一个由规则、信仰、常规、或组织构成的系统产生社会行为的规范(An institution is a system of rules, beliefs, norms, and organizations that together generate a regularity of (social) behavior)。通俗地说机制就是在一个社会里办事通常按照某种规律,这种规律可以是法律,契约,也可以是不成文规定,机构。一个具体的例子是银行。在中等以上国家生活的人存钱,换钱,贷款都知道要找银行。可能有少量的贷款活动不通过银行,譬如在家庭成员或熟人之间筹款,但是银行比较方便且比较安全。如果多数这种活动是通过银行,银行就是这方面的机制。政治的机制例子有国会和政府,公民找议员反映民意、请愿。最有名研究机制的经济学家是诺斯(Douglass C. North)。诺斯的研究帮助我们了解机制在西方经济发展中起的重要作用。他因为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得到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最近用机制来分析经济发展的受到广泛关注的一本书是由MIT经济学教授Daron Acemoglu和哈佛政治学教授James Robinson合写《为什么(有些)国家失败(Why Nations Fail)》(注5)。现代经济存在许多重要机制:货币,市场,法人,银行,股票,法治等。没有这些机制现代经济完全无法想象。这本书的开始举了一个例子:Nogales市。这个市被美国墨西哥的边界线划分成两半:一半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另一半属墨西哥Sonora州。这个被边界线划分为二的城市从历史和文化上来看是一样的。但是两个城市的政治和经济上有巨大差别。美国的Nogales市平均每个家庭收入三万美元,基本上成人都有高中以上的教育,有公路和下水道等公共设施,居民家里有电和电话。即使有议论说美国医疗体制多么不足,美国方面人们相对健康,平均寿命按世界标准来衡量是高的。另外重要的是有法律和秩序,美国方面的民众可以安心进行日常工作和生活,不必常担心被窃被掠夺。美国方面的民众享有民主,可以投票选市长,众议员,参议员,乃至国家总统。而墨西哥方面的Nogales市则不同。虽然这是墨西哥比较富裕的地区,它的每个家庭平均收入只有美国Nogales市的三分之一左右。多数成人没有中学学历,多数青少年也没有在上学。婴儿死亡率比较高。差的公共卫生使这里的人们没有美国的Nogales市的人们寿命长。墨西哥方面的公共设施差,公路状况不好,法律和秩序也差,犯罪率高。开创企业风险大,需要克服普遍的官员腐败和无能。墨西哥人民只是2000年才开始有真正的民主。为什么同一个Nogales市有这样巨大的不同?这本书认为根源在中南美与北美殖民历史不同,这造成中南美与北美产生的机制不同,最终导致政治和经济发展的很大差别。

现在来看中国历史上的(有时与西方同期比较)经济机制。许多人认为在马可波罗时代中国经济领先于世界。但是世界通史泰斗威廉·麦克尼尔(William McNeill)不完全同意。在他的《西方的崛起》(注6)一书的466页至469页总结了中国文明在公元1000年左右的国情。下面摘译如下:“中国到了公元1000年时,已经到达中国的‘现代’形式。从那时直到20世纪,中国社会在规模上更大了,但是没有改变一千年以前形成的社会结构的主要轮廓。这使得中华文明在那时超前于远西(Far West指欧洲)文明,这可以从马克波罗对中国文明的景仰看出。但是以长远观点看,中国体制的缺陷最终使得欧洲发展远超出中国。简略的比较中世纪的欧洲与同时代的中国可以显明中国‘现代’社会的局限。”

(以下缩译,鼓励读原文)首先,公元1000年左右欧洲农业已经依靠大量集中的畜力。这使得一个农民可以产出较多的供应食品。相对的是中国农耕主要靠人力。中国农业养活了相对于欧洲来说高的多的人口密度和较高的每亩产量;但是中国农业的生产率低下。欧洲式的农业可能使平民得到较高的(虽然当时可能还未实现)生活水平。
第二,中国农民的相对低的消费水平使得工匠的市场局限于官员和地主。这使得中国工匠集中于生产奢侈产品。欧洲与此有显著的区别,欧洲工匠主要生产相对粗糙的产品:毛织衣物,熏鯡魚,钢铁工具和武器。这些导致欧洲的市场比中国的市场大的多。
第三,商人在中国地位低下。孔子把商人划分到社会底层与士兵和其他一些同属于实际上必须但理想上无关紧要的职业之一。当时在中国的许多商人是外国人证实了这一点。更近一步,中国经济的特征限制使得商人成了向宫廷諂媚的角色。在这样的情形下,多数商人投资在土地上而不是工业上,想方设法进入绅士阶级。所有这些阻碍了发展真正大量的商业资金和转移了中国促进跨国贸易的注意力。
远东和远西(即中国和欧洲)的差别的精髓在于虽然中国有大城市的发展,显著的区域分工和高度的工匠,这些都成功地包含(encapsulate)在旧的农业社会体系。中国的商业阶级和工匠阶级从来没有产生意愿和自信来挑战官僚和地主绅士的威望和价值观。而在西北欧商业社团形成了一股政治力量,独立于地方上拥有土地的贵族。在13世纪意大利和16世纪北欧的主要中心商人在政治上强大到使政权为他们利用。这在儒家占统治地位的中国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公元1000年以前有许多重要的技术发展领先于世界如造纸,瓷器,印刷,火药。这些发明对中国社会发展不是完全没有作用,但中国商业社会的弱小减弱了这些发明对中国社会和政治的冲击。对这些技术的完全和冒险的开发出现在西欧。因为西欧较松散,比较没有秩序,没有过度的官僚和没有不可挑战的社会级别(hierarchy)阻止它们革命性的应用。上面麦克尼尔之所以用公元1000年是因为他这本书的时期以500年或1000年划分。
另一著名历史学家是法国的费尔南·布罗代尔。他的名著是《世界各文明史( A History of Civilizations)》(英译本见注 7;注7另附一篇介绍布罗代尔的文章的林克)。(1)布罗代尔的角度与麦克尼尔的角度大不一样。麦克尼尔是标准的历史学家而麦克尼尔注重文明的特征、延续、和变化。他在世界史学术界自立一派。麦克尼尔的时间跨度大,500年或是1000年。布罗代尔则是以文明特征为时期,时期有长有短。(2)关于中国政治和经济布罗代尔的叙述比麦克尼尔详细的多。《世界各文明史》这本书对世界历史研究有重要贡献。
布罗代尔的书有两章专门讨论中国:一章是中国早期,一章是中国昨天和今天。这里的讨论将集中在中国早期这一章。这一章有三节:宗教、政治、社会和经济,我主要选择经济和与经济有关的叙述。一开始布罗代尔就指出中国早期的社会与西方的模式很不相同,中国那时的社会同时即是家长式的又是奴隶式的。虽然许多汉学家和历史学家有不同的看法,布罗代尔认为中国早期经济成就相当一般,坦率地讲还落后于当时的西方。布罗代尔绝没有意思要贬低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他知道李约瑟的著作)。中国经济的落后是因为她的经济结构(即现代学术术语的机制)不发达:市场不发达,商人中产阶级也比西方和伊斯兰世界落后。首先,中国没有自由城,也没有急于赚取利润的企业家。没有赚钱的激情或许不是坏事,但是正是这种激情刺激了西方经济发展。至少在十三世纪时,中国商人就愿意为了骄傲和显摆而花钱:这点他们与西方商人相似。不同的是中国商人喜欢文学。中国商人那时候的生活目标只不过是挣足够多的钱过舒适的生活,履行他们道德上和社会上的义务,特别是对他们的双亲和家族。如果特别富裕的话,他们会想办法使他们的亲属加入有特权的京官行列里。(布罗代尔认为中国京官制度与印度的”种姓“制度差不多。)也就是说他们是半心半意的商人。
更进一步,那时许多中国的商人像艺人一样到处游荡,仅此一项就说明中国的经济还不成熟。欧洲在十三世纪已经走出这种状况。欧洲在中世纪早期游走商人普遍。但后来只有穷商人才会这样做因为他们没有中介和分支。甚至到十八世纪中国商人游走经商还很普遍。另外中国的信贷系统发展晚,中国直到十八世纪十九世纪才有信贷系统。最后中国的通讯落后,不论是中国国内通讯还是中国与世界其它地方的通讯。中国人口也过多。过多的人口带来了坏处,使机器的使用没有优势,阻止了技术的进展。布罗代尔还讨论了中国当时的贸易受地理和政府政策的众多限制。
根据麦迪逊的研究(注2的图一9页)欧洲与中国过去1600年人均GDP的比较结果如下。公元400年时双方人均GDP基本一样。罗马帝国被野蛮部落灭亡和欧洲的贸易路径因为阿拉伯人征服西班牙而破坏导致了欧洲经济上落后一段时期。但大约公元1300年欧洲赶上中国后来又逐渐超过中国。工业革命促使欧洲飞速发展。因为西欧的经济机制优于中国的机制,后来西欧经济超出中国不出意料。中国很长一段时间发展缓慢但在1978年改革以后也加速发展,甚至比西方发展还快。但是按照人均GDP衡量中国现在仍然落后于西方国家(大约是美国人均GDP的八分之一左右—这是多年前的数据)。中国近来发展快有部分原因是追赶(catch-up)。布罗代尔和麦克尼尔都指出中国的机制落后使中国经济发展最终落后于西方。未来中国的人均GDP将要追上西方时会突显中国在机制和法治上落后的问题。麦克尼尔,布罗代尔和麦迪逊的研究否定了中国一直在经济上领先世界这个迷思。总之经济学理论可以解释中国最近三十年来的快速经济发展。但要能够持续发展,特别在人均GDP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以后还能够持续健康发展,需要进行许多改革。陈志武的讲话指出了一些改革,我很赞成。中国普遍现在知道科学技术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但是对机制的重要性还不太了解。如果中国将来要走在世界经济的前列就需要在机制上有创新。这需要在哲学,历史,政治,经济上开放研究。现在许多大陆学术界还囿于某主义的局限,这在西方非常难以想象。不错西方有学者继续信奉某主义,但是经济学从入门到研究生的西方主要课本或者不提某主义,如提起必然是批判。中国的经济发展要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必须先有自由学术讨论。
反纳粹的德国神学家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说过,“人们在比较自己与从别人那里学到的东西时,特别容易高估自己的成就。”所以估量中国的成就时最好能够全面客观地分析。这里给出两篇美国学术界文章的林克。一篇是哈佛大学教授Jeffrey Frankel在CNBC上关于中国经济的短评《中国仍旧是第二(China is still No. 2)》(注8)。另一篇是布鲁克斯、沃尔福斯比较详细的文章《为什么中国无法超越美国》(注9)。这些文章不一定全面,我也不一定完全同意,但是他们有一定参考价值。
注释:
(1)陈志武:面对”后发劣势”,改革势在必行http://www.21ccom.net/html/2016/zjds_0921/8355.html
(2)A. Maddison, “Growth and interaction in the world economy”http://www.ggdc.net/maddison/other_books/Growth_and_Interaction_in_the_World_Economy.pdf
(3)Paul A. Samuelson and William D. Nordhaus, “Economics”, McGraw-Hill, Irwin, c2005 18th ed.
(4)Avner Greif, “Institutions and the Path to the Modern Econom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Chapter 2.
(5)Daron Acemoglu, James Robinson, “Why Nations Fail: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 Crown Business, 2012.
(6)William McNeill, “The Rise of the West: A History of the Human Community”,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2.
(7)Fernand Braudel, “A History of Civilizations,” Penguin, 1995.一篇介绍作者的文章 费尔南·布罗代尔:《文明史》http://www.21ccom.net/articles/read/shuxun/2014/0718/109673.html
(8)China is still No. 2 http://www.cnbc.com/2014/05/06/china-is-still-no-2commentary.html
(9)布鲁克斯、沃尔福斯:为什么中国无法超越美国http://www.21ccom.net/html/2016/bjzd_0425/3617.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025721.html

上一篇:[转载]《自动化学报》42卷12期网刊已经发布, 敬请关注, 谢谢
下一篇:[转载]《自动化学报》43卷1期网刊已经发布, 敬请关注, 谢谢

2 徐志刚 lftk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23: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