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青岛日报】王飞跃:中国智能梦须“直道超车”

已有 433 次阅读 2017-11-7 12:3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青岛日报】王飞跃:中国智能梦须“直道超车”

交流合作

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坚持世界眼光、立足本土优势、树立国际标准,以平行科技引领智能产业发展,以开放务实的姿态拥抱世界,期待与您合作共赢,携手共创未来!


  • 地址:青岛高新区智力岛路1号创业大厦B座26层

  • 电话:0532-68013921/68012033

  • 邮箱:indus.dept@qaii.ac.cn

research.dept@qaii.ac.cn




今年7月20日,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超前的顶层设计显示出我国寻求新技术“先行者优势”的决心,在国内外引发强烈关注。这份《规划》的出台,凝聚了我国一批战略科学家和智能科技工作者的心血。其中,中科院自动化所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就是积极参与者之一,也是我市唯一参与研讨这项国家战略的科研单位。


日前,中科院自动化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青岛智能院院长王飞跃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这位专注“平行智能”的国际知名学者和该领域的早期开拓者信心十足地表示,有了世界上这第一份人工智能的国家发展规划,就有了我们发展智能科技的“直道”。这位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打了30多年交道的自动化专家摒弃了人们熟悉的“弯道超车”理论,旗帜鲜明地提出:“希望我们能够直道超车,领先世界的智能科技与智能产业,以中国的智能梦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必须尽快从“互联网+”转向“智能+”,否则许多创新都是空话

 记者:您认为《规划》的出台释放出了什么样的信号?


王飞跃:前一阵,我突然收到福特汽车公司负责智能车研发的资深科学家菲勒博士的电子邮件,询问中国政府刚刚发布的这项规划。菲勒说,中国动作太快了,政府正式发文规划人工智能的发展,恐怕这是全世界第一个。他邀请我尽快去美国做一次无人车的报告,希望有机会与中国合作。我还收到了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人领域泰斗尼尔森的电话,尼尔森是从美国主流媒体上得知中国要大力发展人工智能的消息,他感叹道:“按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不去中国就该不知道人工智能研究之快和理念之新了。”


从2015年起,借助人工智能60周年来临和国际上机器人及智能产业迅猛发展之机,一批智能科技工作者提出必须从新的战略角度审视人工智能,开辟一条中国自己的智能产业创新与发展之路。2016年初,几位战略科学家领衔向国家提出“AI 2.0”促进人工智能发展的建议,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人工智能和智能技术是很多重要科技工程项目的共性基础和共性技术,是成功完成其中许多任务的核心和关键之一。中国机器人、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智能科技和智能产业的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必须尽快从“互联网+”转向“智能+”,否则许多创新都是空话。


今后90%的工作源自人工智能,但我们仍是技术的主人

 记者:对于社会上关于“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的说法,您怎么看?


王飞跃:所谓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只是某些非专业人士的过度担忧,就像200多年前工业革命时期,工人担心饭碗被抢而砸毁机器一样。事实证明,机器并没有统治人类,而是让我们的工作效率更高,生活环境更好。


同样的道理,今天人们关于人工智能的各种担忧依然是出于对新生事物的不了解而产生的恐惧,一些耸人听闻的“预言”不但在社会上引起了认识混乱,甚至已影响相关的研发和产业化工作。其实,任何技术都是双刃剑,人才是其成败好坏的最终因素。所谓人工智能威胁人类,无论在科学上还是哲学上,本质上都是伪命题。


我坚信,不久人类90%以上的工作将源自人工智能和智能技术,但我们仍是技术的主人。简单举个例子,以前绘制一幅地图,工作人员要扛着设备天南地北地忙活,工作条件艰苦,版本更新缓慢。现在依靠智能勘察测绘设备,可以节省大量人力,工作条件也大为改善,但这个行业的人力资源没有萎缩,反而扩大了,因为需要更多的人来升级技术产品、进行软件设计、维护实时更新的电子地图后台数据库……就像计算机发展起来之后,不但没有减少就业人口,反而围绕着计算机衍生出了更多的、前所未闻的新型工作岗位一样,智能时代也不是“机器换人”,而是“机器渡人”、“机器升人”、“机器化人”。人工智能可能会使我们进一步成为“无用阶级”,而这才是社会的进步,正如四百年前徐光启翻译那本“无用”的《几何原本》一样,“无用之用”才是“众用之基”。


担心“机器换人”造成失业?只会减缓产业发展步伐

 记者:智能产业快速发展难免使一些传统行业没落,您认为应如何应对这种改变?


王飞跃:智能化将使许多传统行业消失,安置扶助失业人员更是任何一个有担当的政府之责任,只要技术产生更好的效益,政府自然有手段有资源解决暂时的失业或“错业”问题。而且,比较之下,中国的体制应该可以更加灵活有效地处理这类过渡性现象。因此,我们必须提前思考并制定措施,但千万不可因为担心“机器换人”造成失业而减缓发展智能产业的步伐。当年清政府因不了解而惧怕接受新技术、新产品,造成了“落后挨打”。如果我们现在还排斥智能化,又会陷入落后局面。


近年来,许多人都喜欢谈抓住机会“弯道超车”,而我反对这种观点,因为这种说法客观上加剧了“中国威胁论”的市场。实际上,中国人的勤奋让外国人非常不安,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我们总是搭人家的便车,在别人已经搭建好的道路上赶超人家。因此,我认为,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应该在“弯道”上慢下来,毕竟迎接智能时代也是社会的正常发展,而不是竞赛。我们应该开辟新的“大道”,即开辟自己的理论和方法,在新的“直道”赶超他国。


实际上,无论是眼前还是长远,中国的发展都需要智能技术的强力支撑,但我们的国产机器人多为低端产品,许多还是所谓的“广义机器人”,即传统的自动化产品再加语言上的渲染。目前,全世界都处于一个“弱人工智能”的阶段,我们必须抢抓领先机遇,在直道快速超车,才能摆脱对别人的技术依赖,冲破西方的技术封锁,把关系国家命脉的相关大数据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我认为,《规划》打破了跟在别人后面跟踪追赶的惯性思维,为我们在智能科技方面“平行直道超车”指明了方向。


无人驾驶的普及,应是“云”里的车与现实的车共同驾驶

 记者:当下智能技术发展最热门的领域是什么?


王飞跃:当下最热门的智能领域就是“无人车”的研发,汽车生产商、互联网巨头、科研机构等都参与其中。现在的无人车将图像识别、语音识别、文字识别等技术集于一身,智能化的精准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人类。当世界各国都在无人车领域角逐的时候,我们已经先人一步,提出了“平行驾驶”的概念,即软件定义的车与现实存在的物理车共同存在的理念。如果智能车搭载太多技术软件,必然增加生产成本,无人驾驶就很难在市场上普及。而由“云”里的车与现实的车在平行空间里共同驾驶,就会提升无人驾驶的智能化水平。青岛智能院是全国第一个以“智能”立院的科研院所,我们提出这个概念已经十多年了,而麻省理工学院在今年5月洛杉矶的国际智能车大会上也提出了平行驾驶的想法。今年7月,第20届国际自动控制联合会世界大会在法国召开,我所提出的平行理论与平行机器人研究领域得到了与会学者的积极响应。“平行控制”将是未来智能科技的一个发展趋势。


而当下最热门的技术是“机器学习”,就是研究怎么让计算机来模拟人类的学习行为来获取新技能,它是人工智能的核心,是使计算机具有智能的根本途径,其应用将遍及人工智能的各个领域。


智能产业最缺乏的是人才,最糟糕的是“炒概念”

 记者:在智能产业备受关注的今天,您认为我们亟待突破的发展瓶颈是什么?


王飞跃:首当其冲的是人才的短缺,人才是发展人工智能和智能产业的核心与关键,这不但是我们在人工智能研发上仍然落后于发达国家的主要原因,更是全球人工智能的发展依然处于初级阶段的问题所在。我们必须加速和大力培育具有面向智能科技主动思考并积极行动的智能人才,而这种目标的实现,是当下的应试教育体制难以完成的。


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在中小学植入智能创新基础教育,如何在大学教育中面向智能科技改革现有教学方法和学科布局。青岛智能院有一个设想,就是从幼儿园阶段直至高等教育时期,打造一条全新的、系统的智能教育链条,给不应试的人一条出路,我们要确保通过我们的智能教育,让学生有条件去选择最好的学校、从事最好的职业,让世界500强企业愿意选择我们的学生入职。为了随时应对智能时代的挑战,我们将把当下的UDC人才(即不确定性、多样性、复杂性的人才),转变成AFC人才(即具有灵捷性,能聚焦问题、收敛目标的人才),打造“红领人才,智能人生”。


此外,智能科技发展最忌炒概念、机会主义和盲目跟风,需要在“深度应用”上做文章。人工智能的发展是阶段性的,不是任何领域都需要马上进行人工智能研究。它和生活有什么关联?最后达到什么效果?最终投入是多少?能产生多大效益?这些问题需要提前考虑清楚。


我认为,要实现智能机器人的跨越发展,人才、应用、市场必须放在首位。我们必须想方设法补上目前作为主流工业机器人的机械臂这一课,聚焦关键技术和系统集成,从具体应用去认识和利用“机器智能”与“人工智能”的差别。在此基础上,自然地“涌现”出新的智能机器人及其应用,实现跨越发展。



专家观点

■所谓人工智能取代人类,只是某些非专业人士的过度担忧,就像200多年前工业革命时期,工人担心饭碗被抢而砸毁机器一样。事实证明,机器并没有统治人类,而是让我们的工作效率更高,生活环境更好。

■智能的机器化将使许多传统行业消失,安置扶助失业人员更是任何一个有担当的政府之责任,只要技术产生更好的效益,政府自然有手段有资源解决暂时的失业或“错业”问题。

■无论是眼前还是长远,中国的发展都需要智能技术的强力支撑,但我们的国产机器人多为低端产品,许多还是所谓的“广义机器人”,即传统的自动化产品再加语言上的渲染。我们必须抢抓领先机遇,在直道快速超车,才能摆脱对别人的技术依赖。




声明:本文源自“青岛日报”


相关阅读

博鳌亚洲论坛 | 王飞跃:新IT推动“一带一路”新型全球化

全球物流技术大会 | 王飞跃:平行物流:从新IT到新物流

【大咖分享】王飞跃|平行工业时代:移动智造

王飞跃谈教育创新与创新人才培养

青岛智能院王飞跃院长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084150.html

上一篇:[转载]【平行理论】韩媒称中国"平行军事体系"已开始运用 韩应学习
下一篇:知识计算和知识自动化:新轴心时代的核心需求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4 22: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