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飞跃

博文

[转载]【平行理论】韩媒称中国"平行军事体系"已开始运用 韩应学习

已有 506 次阅读 2017-11-7 11:5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文章来源:转载

【平行理论】韩媒称中国"平行军事体系"已开始运用 韩应学习

交流合作


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坚持世界眼光、立足本土优势、树立国际标准,以平行科技引领智能产业发展,以开放务实的姿态拥抱世界,期待与您合作共赢,携手共创未来!


  • 地址:青岛高新区智力岛路1号创业大厦B座26层

  • 电话:0532-68013921/68012033

  • 邮箱:indus.dept@qaii.ac.cn

research.dept@qaii.ac.cn


近年来,在信息化战场和人工智能发展的基础上,中国军队掀起了研究新时期军事理论的新高潮。在这种背景下,与中国军队整体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相关的“平行军事体系”理论的研发与应用获得长足发展。所谓“平行军事体系”是指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计算机模拟技术和自动控制技术,实现实际军事系统与人工军事系统的有机结合,并以此建设、管理、运用军事力量(武器、装备、组织、人力)的复合体。中国军队“平行军事体系”的发展尚处于初级阶段(认识与探索阶段),目前正在积极进行作战试验、网络战、政策决策支持、武器系统、指挥自动化等领域的应用研究。随着各种传感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自动控制等信息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建设新军事体系将成为一大趋势。不可否认,中国军队有关“平行军事体系”建设的经验和做法,还是非常值得韩国借鉴与参考。

中国发布的2015国防白皮书——《中国的军事战略》强调,加强作战问题研究,深入探索现代战争的制胜机理,形成与打赢未来战争相适应的先进军事理论体系 。在这一政策指引下,中国军队为主动适应信息通信技术(ICT: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的快速发展与世界军事变革(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的潮流,深入研究并积极运用体系作战(Systems Operation)、平行作战(Parallel Operation)、目标中心战(Target Centric Warfare)等新的作战理论 。

最近,中国军队将理论研究的重点由作战领域转向与部队整体建设和运用相关的领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大学王飞跃教授提出的“平行军事体系(SoPMS: System of Parallel Military Systems)”。“平行军事体系”是诸平行军事系统(Parallel Military Systems)的集合体 。即,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计算机模拟技术及自动控制技术,实现实际军事系统与人工军事系统的有机结合,并以此建设、管理、运用军事力量(武器、装备、组织、人力)的军事系统。这里所说的军事系统是指为了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达成作战目的/战争目的,一系列的人力/物力构成要素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集合体。

据推测,中国军队已将这一“平行军事体系”和“平行军事系统”概念运用于国防改革和军事战略的制订中。因此,深入研究中国军队的“平行军事体系”,对于理解和把握中国军队的发展方向有着重要的意义。


1
“平行军事体系”发展背景

基于对未来作战——“战争”和“非战争军事行动(MOOTW)”将进入全新阶段的认识,中国军队积极开展“平行军事体系”的理论研究。未来军事作战将超出(物理域,Physical Domain)、(信息域,Information Domain)范畴,拓展至(认知域,Psychic Domain)和(社会域,Social Domain),且敌我对抗几乎涵盖所有领域。因此,中国军队认为,随着军事作战的复杂性大为增加,认知并管制军事行动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困难 。

中国军事专家主张,现代战争及未来战争具有物理领域、网络领域、感知领域相互交融的跨域作战(Cross-Domain Operation)特征,并强调跨域作战已成为西欧强国开展军事行动、特别是非战争军事行动(MOOTW)的重要特征。从图-1中可以看出,跨域作战是以高尖端武器为核心的“明战”、以网络武器为主导的“暗战”及以社会媒体为手段的“观战”之有机战略组合。中国军事专家认为,这种战争样式的变化,对实时化的军事训练、作战、评估等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

图-1:跨域作战(Cross-Domain Operation)之(新三战)。

为了有效应对信息化、人工智能化时代的到来,解决军事系统的复杂性难题,克服军事系统认知能力不足的局限性,中国军队积极探索研究复杂系统(complex system)理论和方法论的应用 。复杂系统能够以非线性方式对大量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下层构成要素进行综合分析,这是以往单纯剖析构成要素的分析方法所不具备的特性。

战争是在诸要素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复杂体系下实施的。中国军队认为,战争体系由与战争直接相关的军事系统及经济系统、政治系统、社会系统等下层系统构成。这些下层系统密切协作配合,相对敌方具有强烈的、鲜明的对抗性。这种战争体系的根本特征通过整体性(entirety)、非线性(nonlinearity)、涌现性(emergence)、不确定性(uncertainty)、非重复性(non-repeatability)等表现出来 。换句话来讲,战争体系因构成要素间非线性的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相互激发能够产生整体的涌现性。因此,依靠单纯的战争体系构成要素剖析方法,根本无法正确理解战争体系的整体特性与功能。此外,因战争体系与战争环境的相互作用及战争体系构成要素本身的可变性,各构成要素的性质、状态会相应地发生变化,结果导致整个战争体系发生改变。因此,战争体系具备不确定性和非重复性。

战争的进程同样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中国军队认为,战争的进程是一个复杂的动态过程,各种武器装备、多领域组织、环境、社会人员密切相关,敌对双方进行一体化、全纵深、高强度对抗。今天的战争,即信息化、人工智能化时代下的战争,对武器装备集成化、参战人员的作战素质、战场网络的互动共享与实时性等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现代战争的进程多重因素交织,复杂性前所未有,结果导致战争状况的认知与管制面临诸多困难 。

正因为如此,以传统的技术手段,无法有效解决装备发展的规划与顶层设计、武器体系的科学论证、体系作战(Systems Operation)能力的形成 、规范化的军事训练、作战计划的制订、战场状况的快速分析与应对、作战行动的有效协同、战争对政治/社会产生影响的评估、高效的战争管制等问题。换句话来讲,战争体系与战争执行过程的复杂性,使得基于线性因果性(linear causality)的传统理论和方法,无法有效分析与应对战争状况,存在明显的局限性。显然,赢在信息战,需要以新的军事理论、军事方法及军事技术做支撑 。


2

“平行军事体系”理论背景与理论结构

1、理论背景

近几年,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计算机技术越发火热,各种传感器、物联网、电子标签(RFID)、便携式智能设备等信息感知能力也取得长足发展。在这种背景下,计算机实验与仿真成为解决科学、工程学、社会学等领域复杂问题的重要工具 。特别是美国圣菲研究所(Santa Fe Institute)基于主体的建模方法(ABM: Agent-Based Model),在社会科学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在研究分析各种复杂社会问题,并基于此制订政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概括起来,基于主体的建模方法由“行为者”与“环境”及规定“行为者”与“环境”间相互作用的“规则”构成。研究者可利用基于主体的建模方法,构建模拟实际社会体系的虚拟社会体系,以此来研究体系整体的复杂现象,即研究宏观现象的“涌现性”、“动态性”等,并为了达成研究目的和政策目标,开展各种试验活动。

在这一技术发展的背景下,为了综合解决包括军事体系、战争体系在内的社会体系存在的诸多问题,中国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教授王飞跃在2004年提出了关于复杂系统研究的“社会计算”这一新的概念 。

“社会计算”建立在整合人工社会(Artificial Society)、计算实验(Computational Experiment)建模、平行执行(Execution)的ACP方法之上,包括社会体系建模/分析/管制、组织管理等一系列解决问题的活动。事实上,王飞跃教授通过“社会计算”概念,将包括电子邮件、计算机支持的协同工作(Computer-Supported Cooperative Work)等内容的社会化软件(Social Software)、社会化计算(Social Computing)概念拓展为“面向社会科学的计算理论与方法”。

如前所述,ACP方法由人工社会建模、计算试验、平行执行三个阶段。

从图-2中可以看出,在第一阶段,利用基于主体的建模方法,在计算机上虚拟复杂的实际社会,即建立一个乃至多个人工系统或人工社会模型。通过最新控制技术和学习/训练活动,构建起实际系统与人工系统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平行体系(Parallel System)。


图-2:基于ACP方法的社会系统的建模与分析。

在第二阶段,通过一系列的“计算实验”,对实际社会发生的各种复杂社会行为进行设计与分析,或对复杂系统的各类影响要素进行持续性的定量评估与预测。这里所说的计算实验,大部分运用计算机实验仿真的技术与方法。需要强调的是,识别复杂系统“涌现性”、验证人工社会与实际社会(等价性,equivalence)时,还需运用其它方法 。“计算实验”应该是专门针对复杂系统的分析与实验,因此除了现有的计算机实验与仿真外,还需运用新的方法和手段。显然,这与基于线性因果关系的实验与仿真有着明显的差别。

在第三阶段,基于第一阶段构建的平行体系,推进实际系统与人工系统的同步化,并在相互结合、相互补充的基础上,进行综合评估分析。此外,实际系统与人工系统分别进行未来趋势预测与展望,然后基于此对实际系统进行有效管理与控制。这样,就可以完成对复杂化社会系统的“平行执行”。这里所说的“平行执行”是王飞跃教授首次提出的概念,意味着实际系统与人工系统间的相互作用与同时执行。从这一角度来看,“平行执行”概念中的“平行”与计算机术语 “并行处理(Parallel Processing)”中的“并列”有着很大不同。

目前,中国在交通/物流/生态系统、农业/制造业系统、人口动态管理/控制系统、社会/经济系统、公共安全系统等诸多民用领域,广泛运用“社会计算”方式来破解发展过程遇到的各种难题和复杂问题。随着“社会计算”日益发挥重要作用,中国在军事领域也开始引入“社会计算”,并逐步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平行军事体系”理论。

2、平行军事体系理论结构

“平行军事体系”与“社会计算”概念同时出现,并一同发展起来。2012年6月,在北京召开的第428次香山科学会议上,首次介绍了“平行军事体系”概念 。香山科学会议由国家科学技术部发起,相继得到中国科学院、中央军事委员会装备发展部(原总装备部)、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前、原国防科技工业委员会)等部门的资助与支持。此次会议以“ACP方法与平行军事体系(SoPMS)”为主题,就平行军事体系相关问题进行了讨论和交流,并对多类平行军事体系的应用前景进行了探讨。自此之后,平行军事体系的思想得到广泛关注。

从根本上来讲,中国军队的“平行军事体系”通过计算实验探索和应对军事复杂性,从而有效解决人类认知能力不足的局限性。不难预测,“平行军事体系”在信息化、人工智能化时代,能够积极面对日新月异的军事变革,破除战争迷雾,认识和把握未来战争的特征和规律,加快战斗力生成模式的转变。可以说,“平行军事体系”是有效利用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各种计算机技术、仿真技术、最新控制技术,基于ACP方法来构建起的。

首先,利用人工社会的建模与仿真方法,在计算机上构建人工军事系统。这一人工军事系统是与实际军事系统相对应的、基于系统建设目的和“平行宇宙理论(Parallel Universe Theory)”构建起的多重系统。具体来讲,就是将一个实际军事系统,建设成对应的影像、试验、安全、评估、训练、学习等的多重系统。这样构建的多重(muliverse)人工系统能够与实际军事系统自动关联、相互作用,从而构建起平行军事体系。平行宇宙理论来源于物理学家休·埃弗莱特(Hugh Everett III)对量子力学(Quantum Mechanics)的解释。休·埃弗莱特主张,从理论上来讲,平行线上除了我们生存的宇宙(世界)外,还存在其他一定数量的宇宙 。平行军事体系研究者们比“平行宇宙理论”更进一步,着重强调平行军事体系实际应用的重要性及其重大意义。

其次,在人工军事系统上进行各种实验,定量分析和预测影响高度复杂的军事系统的各种因素。在此基础上,推进人工军事系统与实际军事系统的同步化及补充分析。之后,人工军事系统和实际军事系统分别对未来发展与进化进行评估预测,并据此对实际军事系统进行有效管理与控制,这样就实现了军事系统“计算实验”与“平行执行”的有机整合。

图-3:平行军事体系的理论结构


从图-3中可以看出,“平行军事体系”基本框架的执行表现为学习与训练、实验与评估、管理与控制三种形态。第一、学习与训练需在确保人工军事系统和实际军事系统相互作用的前提下,围绕人工军事系统展开。需要强调的是,人工军事系统与实际军事系统间存在很大差距,因此没有必要坚持平行推进。第二、实验和评估围绕计算实验展开,人工军事系统和实际军事系统进行各种形式的测试,并对测试结果进行测定、评估与预测。第三、管理与控制围绕平行执行展开,通过人工军事系统与实际军事系统间的实时/平行的相互作用,对复杂化的军事系统进行高效的管理、控制与指挥 。


总体来讲,“平行军事体系”是对军事知识、信息、数据整合的前提下,进行计算实验,由此生成新的知识,从而完成对实际军事系统的具体研究、管理与指挥。



3
“平行军事体系”的研究与应用


目前,在中国中央军事委员会装备发展部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扶持下,中国科学院、国防科技大学的专家们开展的“平行军事体系”研究取得长足进步。为了突出导向,加强研究,推进“平行军事体系”建设深入发展,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中国自动化学会等还专门设立了“平行军事体系”委员会。

如前所述,“平行军事体系”的核心是将ACP方法运用于军事领域。事实上,“平行军事体系”出现的时间并不长。据推测,中国军队的“平行军事体系”正处于概念研究与探索性应用阶段。从目前来看,中国的军事科学家正将复杂系统理论与方法应用于军事领域,并将把以计算实验为核心的ACP方法用于处理军事领域复杂性认知问题的重要手段来使用。总体来讲,在很多领域,中国根据实际需要,坚持依靠科技进步,不断推进“平行军事体系”的发展。比方说,中国军队在作战实验、网络空间、决策支持、武器系统论证、指挥自动化等领域,深入研究并应用“平行军事体系”。


图-4:基于ACP 的智能情报。

中国军队基于“平行体系”新提出的智能化平行情报(Parallel Intelligence)概念尤为引人关注。目前,中国军队正努力在平行情报上有所作为。具体来讲,中国军队在“情报”与“智能”一致的“平行思想”基础上,通过积极运用ACP方法和网络-物理-社会融合系统(Cyber-Physical-Social Systems) 来构建平行情报体系,进而达成“灵捷(agility)的情报收集”、“聚焦(focus)的情报分析与评估”、“收敛(convergence)的决策”(参考图-4) 。这里所说的网络-物理-社会融合系统指基于信息通信技术(ICT)和网络技术,实现网络空间、物理环境及社会行为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相互联系的复杂系统。

中国军队把着眼长远和立足当前结合起来,积极推进“平行军事体系”建设。目前,中国军队已开始在部分领域应用“平行军事体系”。随着认识的进一步深化,通过凝聚发展共识,“平行军事体系”的上层结构设计将不断强化。与此同时,中国军队将在更多领域加强中型或小型“平行军事体系”的应用研究,并逐步构建与具体背景和任务相适应的实验环境和“平行军事体系”。中国军事专家们认为,“平行军事体系”具备前瞻性、全局性、战略性特征,关乎所有军事领域,因此要整体把握事物的联系,充分考虑整体系统与部分系统的辩证关系 。

中国军队内部也有一些人对“平行军事体系”持怀疑态度。这些人士强调,基于“平行宇宙理论”强调实际社会与多重人工社会间的等价性是不科学的,不具备直接现实性。也就是说,根据“平行军事体系”理论,把在人工社会进行的实验应用到实际社会,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

尽管遭到一些反对和质疑,但是中国军队还是坚定地将“平行军事体系”基本理论积极应用于国防改革、军事战略制订等诸多领域,这主要是因为“平行军事体系”得到了主管中国军队建设的主要机构的高度重视、大力支持及有关部门的积极配合。正因为如此,在出现新思路与新对策之前,“平行军事体系”将会在中国军队内部得到持续发展,并对中国军队建设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4
构建“平行军事体系”的意义及启示

为了打赢人工智能化、无人化、自动化时代下的信息化战争,中国军队正在着眼长远,努力构建战略层面的“平行军事体系”。在这一过程中,中国除了积极引进吸收基于主体的建模方法、人工社会、自动控制技术等西方先进的理论与方法的同时,还在大力发展中国传统的复杂性思想。换句话来说,针对社会系统和军事系统的“社会计算”与“平行军事体系”的理论与方法论,在很大程度上沿袭和传承了钱学森、戴汝为等提出的开放的复杂巨系统(OCGS: Open Complex Giant System)概念和以人机结合为主要特征的、解决这些系统问题的方法——综合集成法 。

就复杂系统的思想、理论而言,欧洲学派、美国学派和中国学派之间有着很大区别。欧洲学派主张消散系统(Dissipative System)、协同学(Synergistics)、突变理论(Catastrophe Theory)等;美国学派主张复杂适应系统(Complex Adaptive system)、涌现性(Emergency)等;中国学派主张开放的复杂巨系统(OCGS)、系统学(Systematology)等。

在中国传统的复杂性思想和理论中,最受关注的是前面提到的开放的复杂巨系统(OCGS)和“综合集成法”。“综合集成法”是从整体上考虑并解决问题的方法论,即通过人机结合,综合集成各种知识和情报,进而实现从感性到理论、从定性到定量的决策支持。据推测,“开放的复杂巨系统(OCGS)”理论和“综合集成法”概念在中国军队现代化建设和政策决策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有效推进了军事战略、作战理论及武器系统的发展。为了牢牢掌控战争的主导权,中国军队坚持军事领域创新驱动战略,进行多领域军事理论研发。从这一角度来看,中国军队研究与应用“平行军事体系”理论,实际上是和美国的实时行动方案分析(Real-Time Course of Action Analysis)、“深绿计划”(Deep Green Project)等一样,都是积极应对信息化、人工智能化时代的到来,为发展新的作战理论和军事理论而做出的具体努力 。

面对人工智能时代,中国很有可能会利用“社会计划”和“平行军事体系”构建新的军民联合安全体系和社会管理体系。除了“平行军事体系”,中国军事专家还提出了军民联合新指挥控制概念,并着手研究如何构建新的指挥控制系统、实现中国式的一揽子安全管理。中国将这些研究成果广泛应用于政府对社会进行自动化和智能化的管理上,以期实现社会管理体系的转型升级 。

总体来讲,随着各种传感器、物联网、数据挖掘、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自动控制等信息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确立包括军事安全、公共安全的新安全概念及构建与此相适应的安全体系和军事体系已成为信息化、人工智能化时代的发展要求。作为韩国,一方面要坚持和完善民主主义,防止Big Brother式的监视体制出现,另一方面应学习和借鉴中国军队在运用“社会计算”和“平行军事体系”过程中的成功经验和做法。



声明:本文源自“搜狐军事 作者:李相国 知远 珠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阅读

【智慧社会】袁勇、周涛、周傲英、段永朝、王飞跃 | 从数据智能到知识

【平行驾驶】史上最全自动驾驶系统解析

【智慧数据】大视频如何助力运营商业务数字化转型

【行业发展】规范数据评价标准 推动智能电视广告市场的发展

【干货分享】重磅!美媒发布2016全球物联网发展研究报告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74-1084145.html

上一篇:[转载]《自动化学报》43卷10期网刊已经发布, 敬请关注, 谢谢
下一篇:[转载]【青岛日报】王飞跃:中国智能梦须“直道超车”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4 22: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