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一点缠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nthon 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

博文

关于生物质转化和生物能源答傅霖博友 精选

已有 6189 次阅读 2011-8-14 10:14 |个人分类:科研涂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生物质能源,生物质转化| 生物质能源, 生物质转化

傅霖博友来信询问生物质能源在美国的一些问题,正好其中一些内容,我一直想写篇博文,所以干脆借此机会,公开回答一下吧。首先转发来信:

关于新能源,尤其是生物质能源。 从你的博文中,我知道你对新能源领域有深的理解,而我对于生物质能源的方向一直很感兴趣,特此向你请教。
   [a] 非粮生物乙醇、微藻柴油等一直是研发的热点,但是在国内离产业化还有很长的路,我想知道的是,在美国,生物质能源的产业化进程如何?的确是能够赚钱的么 (不用政府补贴)? 美国也在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生物能源会是一部分么?我感觉近几年来,好像没有呐喊那么热烈了。
   [b]现在很多化学公司,如杜邦、BASF、Dow等都有一部分生物能源的研发,并且收购了一些公司。这仅仅是噱头么?或者换句话说,只是为了引领一个方向?

我的回答:
首先,关于美国的生物质能源的产业化问题。不用政府补贴想赚钱,至少在 目前阶段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在将来是不可能的。据我所知,有一种油叫co-processed oil,就是在石油炼制的过程中,加入一部分bio-oil跟原油一起加工,这样生产出来的co-processed oil以前在美国是有政府补贴的,但是现在没有了。至于这个补贴的取消,是因为美国政府觉得这种技术已经不需要补贴了,还是因为他们觉得这种技术并不是很 环保,我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对企业而言,只要赚钱的,就是好的。加上政府补贴后能赚钱,对企业来说 仍然是能赚钱,所以仍然可以投资去做,所以你可以看到还是有公司在做。至于政府为什么要补贴,这在美国可以说是个很有意思的情况。我们知道,现在美国的制 造业大量外包,但是生物能源的产业,是不太可能外包的,因为生物质都是要从本地收集的,如果加上运输生物质的成本(生物质密度很小,所以运输成本比原油原 煤大很多),那这个行业就彻底不赚钱了。所以对美国来讲,发展生物质能源的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跟化石能源相比, 可以创造更多的国内就业机会。在目前失业率高涨的情况下,美国政府是愿意在这方面给企业提供补贴的。欧洲又是另一回事。在欧洲,首先民众的环保呼声比较 高,其次还有个碳税的问题(企业都怕碳税会涨很多),所以企业也有动力做这方面的事情。去年有一次跟慕尼黑工大的Lercher教授吃饭,他说你猜猜我做biorefinery的工业界合作伙伴是谁?你肯定想不到,是汉莎航空公司!原来,汉莎怕政府开始收碳税的时候他们买不到足够的生物质航空用油,所以打 算自己也做点。。。

至于你的问题b,其实是不准确的。杜邦、BASF、Dow等都是化学品公司,不 做能源的(严格来说BASF有一部分能源产业,但主要是天然气开采)。在这里,你可能是把生物质能源和生物质转化(或者说,生物质资源)两个概念弄混了。 像你说的这些大型化学品公司,却是都在做生物质转化的相关工作,但并不是转化成能源,而是转化成基础化学品。比如杜邦开发了一个从生物质转化成1,3-丙 二醇的工艺,然后在生产PET塑料的时候用这个1,3-丙二醇取代乙二醇。PET是个用量很大的塑料,所以说,这个市场就很大。对于某些特定的化工原料/ 基础化学品,可能生物质转化比化石资源转化成本反而低一些,这也是有可能的。至于生物质能源,其实大的石油公司,比如ExxonMobil,BP这些,也 都是在做的,但是据我所知,主要还都在研发部门。你说的非粮乙醇和微藻柴油却是都是很有前途的方向,现在成本确实还都有点高,但在未来应该还是有戏的。像 ExxonMobil这两年就在微藻养殖方面投入了上亿的资金。

总之,就是说,生物质转化,现在总体而言成 本还是较高(可能有些niche market成本也不是太高),但是将来还是有可能大规模应用,原因可能有三,一是生物技术的进步降低了成本,二是化石资源价格进一步上涨,三是碳税/环境税的实施。另外,在短期的将来。生物质资源可能比生物质能源发展的更快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61-474992.html

上一篇:授人以鱼和授人以渔
下一篇:也谈在美国找助理教授

14 曾泳春 曹建军 郭桅 张素芳 王贵金 刘洋 李学宽 张楠 肖重发 傅霖 彭惠 zzjtcm kaicn xiaxiaoxue8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2 10: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