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瓦厚能源与生态实验室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iwaho 太阳文火炖地球,洒遍人间光和热。新鲜的能量随手可汲,何必舍近求远挖地球?自由能源万岁!

博文

加拿大演义:魏国司法部长巧遇楚国晚舟搁浅

已有 3746 次阅读 2019-2-11 21:58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加拿大, 孟晚舟, 华为, 美国, 引渡

加拿大是个包容多元文化的新兴西方国家。

近年来,历史学家对华夏族裔在加国基因“染色体”中的探源兴趣渐浓,虽然有些观点似乎有些民科的味道,不妨将其看作抛砖引玉,引领后续严谨历史科学研究的跟进。

最吊人胃口的一个观点是:印第安人是华夏商殷迁徙北美的后人,印第安 = 殷地安?

其实,加拿大官方没有印第安人一说,那是美墨那样称呼的,这里尊称为一等民族:first nations,享受国中国的优等自治待遇,军事和外交由联邦政府代理。这种对待原居民的方式是非常政治正确的!

加拿大一等民族中又可分很多不同的社群。今天说说按我业余研究最有可能源自古代中国的一个族裔:魏外开酋长国

魏外开酋长国是众多一等民族中可能最小的一支,仅有约1200人,世代祖居于温哥华外岛。

他们的图腾是一种他们自己也说不清的大鸟。如下图:

1280px-Wawadit'la(Mungo_Martin_House)_a_Kwakwaka'wakw_big_house.jpg

这就与古中国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历史神话不谋而合了。

从人种的肤色、长相来看,也高度疑似华人。

他们的土话,也非常类似汉语的一字一顿式发音,只是由于处在讲英语的世界,会讲土话的新生代很少。

感觉他们的国名留下了不灭的华夏胎记: We wai kai。

我喜欢翻译成“魏外开”,也许来自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战败的战国七雄之一的魏国。开封府是当时魏国的首都。这“外开”的国名,使人联想到“海外开枝散叶”、“驻外开封”等。

嘿嘿,不是因为我本人因秉持国姓魏而傲骄。在与他们的旅游接触中,发现他们自己就嗨翻天了。他们甚至认为现代英语的“我们”,即we,就是他们祖宗国的国名。至于到底是发源于何地的祖宗国,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长辈传下来的说法是大鸟变的。难道英语单词“我们we”,真的源于魏国的国名?

加拿大的魏国近年出了一个大官,官至司法部长。她就是Jody Wilson-Raybould自称有华人名字“王州迪”。

下面是她的官方标准照:

440px-Jody_Wilson-Raybould_(cropped).jpg

可惜,加拿大的现任总理小土豆,上个月刚刚将她调离,现转岗至闲差:退伍军人部部长。

不巧的是,大楚国来的一叶晚舟,因北美气候风高浪急而触礁搁浅了。那是去年底刚发生的事情,为此中美加三国演义了各种大戏。美国方面不久前刚刚发出引渡申请。

这件事后续如何发展,本人无能力预测了,留待历史自我演绎。

发此文仅为引起人类历史学家的注意,看看他们能否找到翔实的证据,证实或证伪我对加拿大国中国“魏外开国”的猜想。


附录宋代女诗人不朽名作:

如梦令(其一)

李清照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怎渡,惊起一滩鸥鹭。


如梦令(其二)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痴否?应是绿肥红瘦。




参考文献

1. http://wewaikai.com 

2. We Wai Kai Nation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e_Wai_Kai_Nation 

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王州迪

4. The We Wai Kai Nation Operates Under its Own Land Code http://kiwaho.com/ab 

5. We Wai Kai Nation (Cape Mudge Band) http://kiwaho.com/aa 

6. Jody Wilson-Raybould was involved in legal government talks about fate of SNC-Lavalin, sources say http://kiwaho.com/ac 

7. As Trudeau scandal escalates, Jody Wilson-Raybould’s father speaks out http://kiwaho.com/ad 

8. 玄鸟生商_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8E%84%E9%B8%9F%E7%94%9F%E5%95%86 

9. 【商代史1】天命玄鸟,降而生商。https://zhuanlan.zhihu.com/p/2599655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339914-1161707.html

上一篇:叙利亚情歌“你呀你呀”--和平与战争的爱恨离骚曲
下一篇:厉害了:重载火车竟装备一百个挡位的变速箱!

24 朱晓刚 钟炳 刘全慧 张忆文 武夷山 李学宽 李颖业 徐耀 郑永军 刘炜 晏成和 薛斌 程少堂 王从彦 闻宝联 郭奕棣 杨正瓴 吕洪波 宁利中 代恒伟 杨学祥 zjzhaokeqin hmaoi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6 14: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