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青松正气,法竹梅风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errace 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

博文

做一个具有危机感的大学教师 精选

已有 17965 次阅读 2018-6-11 17:09 |个人分类:纵古论今|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做一个具有危机感的大学教师

 

危险往往和机会并肩而行。

 

网络热文《人到中年,职场半坡》,里面讲了三个中年人的职场故事。

 

方勇,高德地图一个部门的负责人,由于公司被某业内大佬并购后组织架构调整。这原本是好事,就好像你原来一直在某学院工作,现在教育部批准将学院变成大学了,你应该欢欣鼓舞才对。但是,他负责的团队被并到另一个部门。在新的部门,接收部门的头儿明确表示不欢迎他,他被实质架空。他的下属办公区还是围着他的办公室,可是已经不向他汇报工作了。他也不敢主动亲近下属,气氛紧张而微妙。这就好像突然停了某老师上课的权利,没有任何解释说明。想想现在,方勇感到后悔,2015年,滴滴曾经找过他,开出不错的职位和薪水,被他拒绝了。

 

一个月后,方勇主动辞职。这年他39岁,成为职场中失意的中年人。

 

张思宏,戴尔亚太区前销售总监,在IT行业被互联网冲击的时候,他也裁过人,其中包括140多岁的、在戴尔呆了8年的中层管理者。IT行业不景气后,张思宏从戴尔跳槽到了亚马逊。但不久他就意识到,在中国大陆本土公司的夹击下,外企整体在中国市场都出现了水土不服,包括亚马逊。

 

之后,46岁的张思宏从亚马逊跳槽到了民营企业乐视控股。不久,乐视危机爆发,张思宏铩羽而归。

 

张翀(chong),曾在华为和银行工作。在银行工作的9年间,他的职级只升了1级半。张翀研究的领域是数据分析,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兴起的时代,他成了猎头抢夺的紧俏人才。

 

35岁前夕,张翀下定决心去互联网公司拼一拼。他从银行辞职,跳槽到京东金融,成为成功切换跑道的中年人。

价值的大小,自己说了算。

 

我把这几个故事告诉一位大学教师,并且问,“你有什么感觉?”他说,“离我们很遥远啊!”是啊,离我们很遥远,这些最近的、鲜活的、实际的例子却离我们很遥远。

 

当你觉得离危险很遥远的时候,那么同时,你离机会也很遥远。

 

大学教师在不在职场呢?有人说在,有人说不在。大学教师的职业属性和一般的公司职员不同,公司职员完成既定的工作,完成得不好,老板要骂;完成得好,往往会有实质的奖励。大学教师则不同,教学、科研本质上没有什么绝对的好与坏,有时候一两年也看不出什么起色。特别是教学,归根结底是一项良心活,全靠良心去付出。做得不好,校长不会骂你;做得好,校长也不会夸你。

 

大学教师的工作属性是温水煮青蛙,没有严格的温度调控机制。慢慢地,慢慢地,你就乏了,你就乏了。有人会说,这多好啊,没有压力,不要疲于奔命。以至于一些老师只是上课来一下学校,上完课就跑路,一个学期都来不了办公室几次,甚至也没有办公室,基本是孤独的行者。

 

是的,这种适度宽松的管理环境,有利于创新和培养人才,但是也使得大学教师失去了方向和干劲,发现不了自身价值。

 

很多大学教师都抱怨,工资低,工资太低了。我倒不这么看,某阶段某职业的工资,可能有不合理的因素,但是基本反映了你的社会价值。为什么大学教师的工资低呢?因为你的社会价值低。

 

举例来说,一位讲师只教学不科研,她每月工资是6000元。为什么用“她”,这实际上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周两次课,一个月八次课,每次课750元,这不能算低工资了。有人会反驳,你这样算,太无耻了!但是对不起,这就是社会价值的体现。

 

如果在现有规模上,教师的岗位数减少一半,一半的人干了全体人的活,那自然理论上,教师的工资自动翻一番。可实际呢?大学教师队伍人数越来越多呀!再者,一个课程,全国只有你一人能讲,那就成了稀罕物件了,你出一个慕课,大家争相学习,价格自然又不同了。一些大学数学老师,在学校讲课100元一小时,出去讲课1000元一小时,为什么?同样是社会价值不同嘛!

 

大学教师的价值怎么提升?一曰,增加附加价值;二曰,确定替换价值;三曰,展示成长价值。

 

为什么你的工资低?因为你除了教几节课,做一颗螺丝钉,你不会做其他事情,即没有附加价值,你凭什么高工资呢?什么叫附加价值?就是除了大学课堂上的教学,你还会科研,还能带研究生,还能带博士生,还能写文章,还能出去授课,这时候你的价值自然提高了。科学网张忆文老师给我们做了榜样,他还可以做兼职班主任,还可以兼职做审核评估的秘书,你可以问问他,这些都是免费做的?

 

什么叫替换价值?前些日子,单位有一位青年教师离职了。结果这个事情过去很久,连个响都听不到,为什么?因为这位青年教师不重要嘛!走了就走了,对组织没有任何影响,地球照转。谁都可以被替代,只是一时半会儿,这个替代价值有多大的问题。你教的课,可以被替代;你做的科研,可以被替代;你做的服务,可以被替代——你的工资就高不了。

 

什么叫成长价值?来校二十年,你还是讲师,当然这肯定有具体原因,没有任何批评的意思,但是你已经停止成长了,你没有成长价值。相反,你从讲师,到副教授,再到教授,你会发现,你的工资越来越高,这是很自然的道理。现实中,也有海归,回来直接聘为教授,工资也高,这无可厚非。但是几年一看,你就会发现,成长的价值充分展现。有的海归以教授、博导为基础,已经成长为青千、优青或杰青。有的还是当初那个教授头衔,毫无作为,这当然也是有具体原因。大家对前一种教师佩服有佳,对后一种教师往往不予置评。道理很简单,谁拒绝成长,价值就会拒绝谁。

危与机的转化中,你能提前做什么?

 

假使生活抛弃了大学教师,某一天你突然失业了,因为这不是天方夜谭,读大学的人数是有可能减少的,高校教师越来越多,非升即走。即使你贵为长江学者,不也是一夜之间翻个底朝天嘛?北京大学不要你,南京大学不要你,上海某大学也不要你呀!

 

做好职业规划,更要做好生活规划。这里的规划,不是说明天做什么,也不限于下学期带什么课,而是把自己作为研究对象,以一生作为时间轴,以社会价值为导向,不断提升自己的一个规划和路线图。

 

当一个35岁只会在收费站收费的工作人员向领导哭诉:“我除了收费,啥也不会啊!”这难道还不能警醒你吗?我们正在迎接一个长寿时代,从我们这一代开始,人生百年很可能成为常态。这种情况下,35岁,不是半坡,而只是人生的1/3。除了职业规划,其实你还可以规划一下退休生活,让退休生活也充实起来,不然身体一下子松下来,身体会垮。

 

成为一个有趣的多面手。四十不惑,以前我的理解是,四十岁的时候,就没什么疑惑了,因为人生百态,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但是现在,我不是这么理解的,四十不惑,说的是,到了四十,你不了解的,你也不想去了解,我只知道我知道的,对于未知的海洋,我已经见怪不怪。但是在现今时代,一门手艺、一个技术要通吃一辈子的事情,已经几乎不太可能。

 

如果一个老教授的课堂,十几年的教学内容丝毫不变,每次到了那个知识点,老教授都会讲一个固定的冷笑话,这是一件多么无趣的事情。如果教师能够不断成长呢?教师讲课,既要“照着讲”,也要“接着讲”。“照着讲”即按照学科的思想和特点,阐述必要的教学内容;“接着讲”即与时俱进地更新教学内容和引入前沿发展。

 

教师本人也应该成为多面手,多向年轻人学习,发展横向技能。教师的主业是教学与科研,但是教师同时也要是一个杂家,如果你的课堂具有必要的幽默和艺术气息,那对学生的感染力肯定成倍增加。相反,如果只是单一的知识灌输,讲着讲着,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睡觉。未来是个技能跨界的时代,懂专业又会写作,就能做自媒体。未来的机会,肯定来自你我的想象和逻辑之外。

 

储备一项离开单位也能生存的能力。组织不一定会抛弃你,时代也不一定会抛弃你,但是你自己放弃了成长,就注定会直接地或间接地被抛弃,这是必然。

 

生存能力不一定指挣钱能力,也可以是一种生存的意识或技能。比如当年北大、清华和南开流落西南,很多教授生活拮据,有的靠卖字画,有的靠刻章,关键的时候,这就是你的生存能力。在我们这个时代,倒不一定需要你有CEO的管理才能,也不需要你有CFO的理财能力,但是需要你有一点管理的思维和商业的头脑。有人会说,我又不是学经管的,为什么要学这些?这倒不是说你有多精,但是你现在还不知道余额宝,不知道理财通,那很明显,你与商业时代脱节了。

 

离开单位也能生存的能力往往和你现在的爱好和兼职紧密相关。比如我是大学教师,我喜欢唱歌画画,那唱歌画画可能就是你以后的生存能力。你自己能写作,说不定就打开了知识分享时代的大门;你自己做咨询,说不定就打开了专业咨询服务的大门;你自己能演讲,记住不要去弄传销就好。

 

有能力,并不代表你要跳槽;没有被淘汰,并不代表你很优秀。做一个具有危机感的大学教师,就是时时自省,不断进步,这会使你更加自信,更好地认识你自己,而不是惶惶不可终日。


毕竟危机感只是孙悟空的紧箍咒,不是囚犯的手铐和脚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7138-1118467.html

上一篇:存还是废,这压根就不是现在本科毕业论文的问题
下一篇:工资差多少时你会选择跳出体制内?

41 王恪铭 黄仁勇 罗汉江 马臻 柳文山 赵克勤 熊建华 袁有录 陈明义 杨正瓴 刘立 褚昭明 徐耀 雷宏江 农绍庄 王庆浩 李东风 姚伟 黄永义 强涛 李坤 罗春元 姚远程 焦豹 刘士勇 李剑超 胡涛 李陶 陈万浩 任磊 郑俊 葛素红 曹俊兴 陶勇 钟振余 杨森 杜惠芳 李春发 汪晓军 鲍永利 邱敦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1 09: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