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科學出發,何時能還家?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jinsong 科學,俺的名字叫科學!

博文

惟升法师评反思印顺法师风波

已有 5831 次阅读 2016-11-17 21:26 |个人分类:科學宗教|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佛教,,周贵华,,反思印顺| 佛教, 周贵华, 反思印顺


云南鸡足山虚云寺方丈惟升法师


一九七三年八月生于广东。

一九九二年四月出家为僧,师承当代高僧佛源和尚,主修禅宗。

一九九六年七月,毕业于云门佛学院教理专业正科班。他严以律己,精进三学,对禅的修学与弘扬均有独到的见地。恩师的谆谆善诱、佛学院的良好教育、云门禅寺严格的规戒及艰苦的农禅生活,铸就了他在云南鸡足山虚云禅寺登狮子座统领大众的综合素质。

一九九六年在云门佛学院毕业后,决定到云南鸡足山创建虚云禅寺,临行前,佛源法师选定他为云门宗第十四世法脉传人,并传给他云门心法及传法偈:惟明自性不求禅,升指之间绝妙玄。月印澄潭光皎洁,云门宗旨善承宣。”并赐他衣钵、袈裟、玉球全套,鼓励他:“好好发心,振兴迦叶道场,弘扬佛法,光大虚云老和尚精神。”还赠他一副对联:“鸡足山中迦叶持衣待弥勒,心灯会上宗门泰斗仰虚云”。



一九九七年二月,年仅二十四岁的惟升方丈只身从广东来到鸡足山,在当年虚云老和尚上山时首先驻锡弘法的大觉禅寺遗址上,创建中国第一座虚云禅寺。他带领几位弟子在这杂草没人的废墟上结茅安居,日出披荆斩棘、挖土抬石;日落诵经拜佛、打坐参禅。斗转星移,当年虚老和尚重振鸡足山时所遭受的种种磨难,十年来又在师父身上一幕幕的重演。其间,师父所默默忍受的误解、诽议、惊慌、苦痛、屈辱,唯有常寂光中的虚老和尚洞悉。但师父始终以坚固的愿心、超人的毅力,忍辱负重,在饱经辛酸冷暖的风雨人生路上,一步一个脚印的实现他报四恩的誓愿。




大家都是读书人,闽院少量校友(三千之两百,当然是少量。尚暂且不问有多少是“被联署”,一个电话或短信沟通就草率联署的?)既然是对人家的论文观点有意见,就应该是按论文的规范写文章一五一十地反驳。好比说人家犯法,你就得指明何人何事犯何法第几条?而不应该是笼统的:这家伙犯法,是坏蛋,判他刑。


闽院自创办以来得太虚、弘一、妙湛诸老法师提持,人才辈出,有治学严谨、修行扎实的良好传统与声誉。不过闽院校友的这份联署还是显得情绪躁动了些,请稍安勿躁,在依佛不依人的前提下冷静思考,若觉得有商榷的地方,有理说理,方不失文雅。


若名望高就不容置疑,那就类似四五十年前谁敢说mao的不是就被批斗没什么两样。说实在的,若无名小卒说对错一点也影响不大,名人、名僧的话就得认真对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4810-1015369.html

上一篇:向圆智老法师请教
下一篇:海口礼邦庙释悟宗法师抗拒暴力违拆护法自焚

1 fumingx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8 19: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