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叟王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华东师大、中国科大教授

博文

我所认识到的编辑道德要求及学位论文发表问题 精选

已有 5060 次阅读 2012-1-18 16:26 |个人分类:为科学而科学|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编辑,研究生,职业伦理,| 研究生, 编辑, 职业伦理

我所认识到的编辑道德要求

看了赵丽莹博主对我的第一篇文章,我也就怀着兴趣看了他的第二篇、第三篇文章。我觉得我不能不写篇文章讨论她的文章表现的学术期刊编辑职业道德要求问题。

先说,赵女士被编辑部带小红花那篇。题目是《学位论文网络出版后又拆分出文章是否应在期刊发表?》,文章的主体是:

目前,我国大部分学位论文被收录进中国知网或万方等全文数据库,这属于正式出版(网络出版)。我们在收稿时,遇到一些稿件与自己的学位论文内容大量重复,即学位论文网络出版后其中部分内容的再次投稿,对此,我们意见如下:如果稿件的主要观点、数据、方法、结论等与学位论文重复,为了节省有限的出版资源和避免潜在的版权纠纷,我们不接收此类稿件,读者要了解这些学术观点可以阅读学位论文。

这完全是一种编辑霸权主义。首先什么叫“正式出版”。出版就是出版。对应正式出版的就是“非正式出版”吗?事实上,不论这种出版被认定为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知识传播和知识产权都已经发生了。所以“正式出版”没有法律可认定的意义。当然邮电局可以说“非正式出版物要收高额邮费”,那是一种商业行为,是学术期刊不应该效仿的。

如何一个学术论文,一旦进行论文答辩,作者就以正式形式向世界公开发表了的自己的文章。除非答辩过程保密。然而这个正式发表的成果,被大量的再次发表在各种期刊、会议、书籍上,这是世界的惯例。为什么人们接受这个惯例规则呢?因为发明知识的目的是传播和应用。学位论文答辩场合有限,获得应用的机会小。社会用自己的劳动培育了知识的发现者,他有责任把自己的知识更广泛地以更方便社会劳动者接受形式传播出去,报效社会。在中国,“中国知网或万方等全文数据库”是一个数据库,传播功能有限,研究生们在期刊、会议、书籍发表自己的成果完全必要,是国家需求。

研究生学位论文,也就是Working paper性质的,在世界著名大学的网站上,我们可以发现大量Working paper被再次发表在正式的期刊上。就是因为期刊传播功能更强大,世界需要这种传播。其次,由于学位论文和Working paper文字上数量大,再次发表时,作者一般经过文字再处理,表述更加精美,所以人们倾向于读期刊论文。再次,学位论文一般是导师出主意,研究生动手,期刊论文以第一作者、通讯作者形式正式公布了知识产权的归属,仅仅是数据库的学位论文,可能否定了导师的发明权,也推卸了文章错误是导师的责任。

让研究生在期刊发表它的学位论文成果,是社会对他的正式承认,是研究生学术生涯的一个里程碑。以数据库收录过全文而拒绝论文的精华以更完美的形式传播,是对科学发展的障碍。事实上,世界绝大多数学者,都在自己博士论文基础上发表论文,这种发表推动科学技术发展。顺便说一句,我的博士论文几乎没有发表论文,因为是分析东海油气田成油情况的,需要保密。

赵编辑为什么这样理直气壮对反对发表基于研究生学位论文析出的文章呢,因为她认为自己是在反对学术腐败。她打了个正义的牌子。不过她说漏了嘴,她说“与学位论文大量重复的文章在期刊发表后,被引频次如何。有些怀疑,可能不高,因为可能被学位论文分流。那么发表这样的文章,一要冒侵权的风险,二被引频次还可能不高。”说白了,为了自己期刊“引用频次不被分流”,担心侵权纠纷。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个人和单位把知识产权授予“中国知网或万方等全文数据库”。中国知网或万方等全文数据库也没有权利接受这种授权,因为我国的学位论文是公共投入的产品,必须保证公共免费使用,中国知网或万方等全文数据库如果限制公众使用,是盗窃公共财富。由此可见,担心引用频次才是某些编辑的真正原因。为了自己期刊,冠冕堂皇地打研究生的棒子,这不是道德缺失是什么?

赵编辑的另外一篇文章,《抑制不端文章刊发》更暴露了她的期刊的这种编辑道德缺失。在这篇博文里作者讲了个故事:

“一位作者的文章,检测报告显示与(他自己)已发文献重复20%。询问作者,作者先是回复:这篇文章不是您想象的那样,不是重复的文章,这是两个独立的实验,一个是硕士时候的实验,主要是考察轴向力恒定的情况,一个是博士时候的实验,主要是考察轴向力为往复荷载的情况,因此,可能在实验方案上,两个实验有重复的地方,但实验所要得到的最终结论是一个认识论的问题,代表了我们材料本构模型认识逐渐深入的过程。”然而编辑部最后仍然否定了作者的稿件

显然这种作者继承了自己的研究,有了80%的创新,这怎么是学术不端呢?世界上的科学研究,从来都需要继承。牛顿继承了开普勒的三大定律,爱因斯坦,继承了非欧几何。难道我们说牛顿、爱因斯坦是学术不端吗?说他们不端,是无知。实际上,一篇文章与原来自己或者别人方法、思想重复的内容,如果达不到20%,可能就是瞎编的或者说是隐藏着剽窃的。论文不是小说,创新具有连贯性。现在流行计算机查剽窃,本来是好事,可是少数编辑不去用自己的脑子判断,就评计算机差的词汇,判断剽窃,是很不负责任的。由此指定别人剽窃,是“编辑霸权主义”。我讲一个故事,据说当年有人写了“打倒蒋介石,毛主席万岁”的标语,每个字一张纸,被风一吹,一张、一张找回,理起,理成了,“打倒毛主席,蒋介石万岁”,结果就成为反革命了。这两个标语用词完全重复,如果用计算机查,就可能重复率100%,而它们实际上表达了完全不同的意思。所以编辑要以责任心,自己判断,判断不了,请审稿人判断。赵编辑对这件事冠名为《抑制不端文章刊发》,是对那个作者的侮辱。研究一个问题,持续深入,需要叙述同样的研究历史、参考文献和研究方法(实验的或者数学的等),出现与其他文章重复20%是正常现象,把它看做学术不端,主观原因是义务不熟悉,客观结果是对广大研究人员的侮辱。现在有些编辑对科研人员文章出言不逊的评论太多,就是这种编辑霸权主义。某个期刊这样做了,保住了自己的引用率,却对科学的发展起了障碍作用。

这里的故事,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编辑部把期刊“引用率”放在第一位还是把“扶持创新,传播科学”放在第一位。“扶持创新,传播科学”这应该是期刊的基本道德要求,把引用率放在第一位,就是机会主义的利益导致这种职业道德的缺失。在中国这种道德缺失已经严重地障碍了我国的科研。在我研究的领域,应用国际流行模型的、国际流行词汇的文章容易发表、综述文章容易发表,原创新文章往往受到排挤。有人问我你负责重大项目,你怎么写博客关心这个问题。最近几天,岁末,大家科研松了些,我想这种障碍科学发展,障碍原创的编辑道德缺失,这是973之类中国基础科学发展的障碍,应该反一反了。

我认为学术期刊的编辑,应该有两个基本的道德定位:

第一、 树立编辑是一种服务的理念,而不是把编辑看做一种指挥权。

第二、 树立期刊的目的是“扶植创新,传播科学”,而不起兼任学术警察。

赵女士把自己编辑生涯的《抑制不端文章刊发》作为重点发表,而不是把《支撑科学创新传播》作为编辑生涯的亮点,反映了中国编辑的学术定位错位。她可能还年轻,我中心希望她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编辑观。

我对赵编辑没有私人恩怨,她的文章也表现了正义。我的文章不是针对她个人的。现下的中国,由于我们的一些学术期刊编辑对上述两条编辑道德的缺位,导致了“编辑霸权主义”,障碍了中国科学,我作为科技政策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就不能捣糨糊、和稀泥了。

如果说重了,请赵女士原谅。也请赵女士对研究生毕业生发表论文多一些理解。数据库那个东西,任何单位都不算成果。研究生如果学位论文发表不了,可能研究生涯也就完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11-530013.html

上一篇:做人要有对别人的基本信任道德观,期刊编辑也是人!
下一篇:讨论学术期刊的编辑职业道德:建议科学网推荐

20 陈学雷 吴江文 吕喆 陈安 陈小润 赵丽莹 吕洪波 李昂 迟菲 赵明 陈智文 丛晓男 赵美娣 刘光银 王宇飞 刘海猛 outist wwsoul vangue yuyangrj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8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6 17: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