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叟王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华东师大、中国科大教授

博文

福兮,祸兮?

已有 794 次阅读 2019-8-20 14:51 |个人分类:中国发展问题|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辩证唯物主义


抱着当年那个作家曹雪芹“不如著书黄叶村”的心态,跑到一个小山村。可是朋友赵先生转了一个消息:” 据中国南京大学和哈佛大学研究人员领导的最新自然可持续发展报告显示,现今的中国仍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国。不过,经过五年的的集中环境治理,数据表明中国东部地区的PM2.5颗粒物下降近40%。西方学者认为,中国很有可能提前十年完成当初在《巴黎协定》中的承诺,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又一个意料之外的环境挑战…””哈佛专家发现中国可能将在2021-2025年左右达到碳排放顶峰(13-16亿吨)。相比于在2016年《巴黎协定》中承诺的2030年,提前了近10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这也说明中国在气候变化、环境保护方面所做出的努力成效巨大,这对于中国甚至是世界的影响都是难以衡量的。” ,我坐住了,报道这样的报道运动符合中国人“厉害了,我的国“”心理,可是这就引起我有担心,碳减排是个科学问题,是不是推进的快了点。事实上中国适合把碳排放峰值控制在2030年,是我们课题组在哥本哈根会议前提交的一个报告的结论,提出的根据是基于当时人口增长率和技术进步率计算得到经济增长与人口增长保持平衡的鲁棒性优化点是2030年,或者习近平主席代表中国政府承诺的:2030年左右实现碳排放峰值,并且力争提前。

然而这个峰值时间的确定,假设了这个技术进步率不变,人口增长率也不变。变了就会可能破坏平稳增长。为了结论的可靠,我们做了一个非线性数学分析,证明了个命题:这个命题是在平稳增长的轨道上,这个平衡点是唯一存在的,而且是一个焦点,证明花了66页才写完。这个命题的日常语言叙述是:为了保持经济平稳增长,使得中国不发生经济危机,中国可以把碳峰值达到的时间调整到2030年,而且2030是唯一的就没有风险的点,早了,经济增长可能停滞,晚了有过多排放了二氧化碳,对不起世界。有没有可能变化呢?减少人口出生率或者尽快技术进步。接下来的工作我们发现在一定的技术进步下,比如加快核能技术推广,中国可以在2025年实现碳高峰。2016年,论文发表在国际权威期刊ENERGY上。然而我们还是不放心,有没有其他技术进步作用使得峰值时间提前呢?我们课题组后来发展了一个可计算模型,发现这个碳峰值出现的最可能(最可几)时间是2029年。因此碳排放峰值提早,是充满引发经济危机的发现的,是要不得的。那篇报道还说:他们的理论根据是,“当人均GDP达到21,000美元左右时,大多数中国城市的碳排放量都会停止上升,然后开始下降。”这个结论是没有根据的,为什么人均GDP达到21000美元就会下降,没有任何理论证明。所以提倡2021-2025年左右达到碳排放顶峰是一种叫中国自杀的政策,国家不可采用。文章报道说,结论是哈佛大学研究者提出的,这就是拉大旗做虎皮,可是作者明明写作“Haikun Wang et al.”,不就是与我一样是个“姓王的“,黑头发、黄皮肤。

当然作者提出的臭氧的问题,是另一个问题,找几年我与另一个973首席科学家科学家束就提出PM2.5与协同治理的问题,这个问题在海外有人称为“生物化学气候问题”,可惜被一个趣味专家给毙了,因为北京早就解决例如PM2.5的问题,你们上海、广州人不懂。气得束先生说,真想骂他丢清华的脸。不过这次是丢哈佛的脸了,真是实现了:双一流。于是我派往美国进修协同治理的学生黄,毕业无可试试,也离开了我的团队。阿门!国家别赶在2021-2025年实现碳排放高峰善哉,善哉。

福兮,祸兮?我还真不知道,2030。还是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11-1194430.html

上一篇:关于“暗物质”的想法

2 郑永军 赵建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0 12: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