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叟王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华东师大、中国科大教授

博文

我所认识的胡焕庸先生

已有 920 次阅读 2019-8-14 15:31 |个人分类:我的故事|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胡焕庸线

胡焕庸先生去世后被誉中国现代人文地理学创始人,他的的贡献主要是发现了后来被称为“胡焕庸线”的中国地理界线,百度上的链接是http://baike.baidu.com/view/1269078.htm其实除了“胡焕庸人口线”,他还在1930年代就随张印堂先生之后,从人地关系协调角度提出,提出中国要节育,“开荒是治标,节育才是治本”。1949年,他两次拒绝去台湾。1953年有人就在《地理学报》发表《学习斯大林的地理科学思想》,批评他的科学思想,1956年《地理学报》发表文章点名批判他提倡节育,批判他坚持“人地关系理论”,到1956年有人发表文章说“人地关系论”是帝国主义的伪科学。这比1957年批判马寅初为早,幸运的是避开了1957年的“百花运动”。1966年底他就被保护性关押,我不知道哪年放出的。1980年,他在大会上发言反对“一对夫妻一个孩”,被人把话筒拔了。这样的事,美国也有,阿甘不是因为反战也被拔过话筒吗?对这个人口政策可能他不服气,80多岁要学控制论。1985年我问他,为什么他不赞成“一对夫妻一个孩”的政策。他说:“你们现在说一对夫妻一个孩好,将来一对夫妻四个老人就不好了。”“俗话说,‘人有一张口,还有用双手’呀!你们要记住。”。后来我在写我的《区域管理与发展》的《人口管理》一章时,就把这句话作为“题记”写进去了。

胡焕庸先生,一生没有成为院士。1947年中央研究院遴选院士时,正值他与孔祥熙争辩,他指责孔祥熙对淮海灾民救灾不力,吵得很厉害。我没有证据说谁干扰了遴选,反正他没有成为中央研究院院士。1950年,中国开始中国科学院筹备选拔院士和成立中科院地理研究所。据我查到的材料,他参加了最初的两次会议,两次参加会议的另一个地理学家是竺可桢,没有其他人。后来因为他是原中央大学教务长,他被送到了华北革命大学学习,学习期满,不让他回新改名的南京大学,先是淮河委员会,后来在自己老学生胡乔木的过问下到华东师范大学任教。1953年推荐出的院士中名单我没有查到,而他是国民政府唯一的地理学的部聘一级教授。让历史的车轮转得快有点吧……。后来中国的院士因故改了叫“学部委员”,学部委员,实际上就是“学部士”,55年提名的就是1955年的学部委员,反正在1955年公布的中科院院士名单中没有他。1956年增补学部委员,主要是增补新回国的。这年年初就点名批判胡焕庸提倡“节育”了。1981年增补院士,此前他居然质疑“独生子女”政策,那年正批“资产阶级自由化”,大约也没有人想到推举他。1981年还在世的地理学界唯一院士黄秉维先生,在自己80寿辰庆祝会上介绍自己当年最得意的一件事是青年时写的《地学通论》得到了“胡焕庸先生的推荐出版”,我不知道书最终出版没有。

  胡焕庸先生后来对我说,他要向马寅初学习,活100岁,可惜他到底没有活到,1998年去世了,98岁,经过那么多波折活到这个岁数不容易。1999年,我当了地理学系主任,由于他的功绩,我力主给他树个头像,自己捐了1000元。那年我妻子告诉我,家里一共只有3万元不到一点的存款。所以大家都捐不出多少了,最后许多校友捐了钱,树了个半身像。

  我不是他的嫡系弟子,可是由于他的学术成就,我永远记得他,缅怀他。1990年我博士毕业,导师严钦尚曾经希望我到他手下做博士后。可是当时的国家政策是不允许在原获得博士学位单位从事博士后研究的,在最初交谈得到他指点后,我离开了华东师大,这就是我后来热衷于研究胡焕庸线的起点。1993年我出版了《理论地理学概论》,他认为我提出了一个新的地理学理论框架,推荐我申报研究员。1994年我晋升为研究员了。

  补充一句,1953年组织批判他那个人,也东施效颦弄了一条线的人,后来那人倒在左倾的四清运动中。因为四清工作组发现,那位老革命居然给自己被斗批的父亲披麻戴孝。整人的人最后被人整了,这就是“阶级斗争哲学”,要不得的哲学。胡先生没有参加那场反击。他开始写自己的《世界地理的地带性与非地带性》。 后来这本书成为了“生态地理学”的经典。施雅风院士后来对我说:“学地理的一定要读这本书。”

        对了,还有个故事。那年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他分到了一套一楼的房子,他的学生杨让我帮助他们搬家。在他家一个柜子我们后面捡到一本《十六条》,杨年轻,问我这是什么?我告诉他这是中央关于《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文革的纲领性文件。文件上规定“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一律不整。”他在旁边批了一句:“我没有里通外国。”我们问他文化革命中他怎么渡过,他说我想人生有时候就像唱戏,导演要我唱须生我就唱须生,现在要我唱丑角,我就唱丑角吧,反正我不唱白脸的来俊臣和魏宗贤!我想这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气节。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11-1193607.html

上一篇:气候变化特别跟踪报告会议汇报
下一篇:辨识艰苦边远地区的一段野史

3 赵建民 张晓良 檀成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0 04: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