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叟王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华东师大、中国科大教授

博文

求教于高明:谈谈我的地缘政治观点

已有 1070 次阅读 2019-6-6 08:52 |个人分类:中国发展问题|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2010年我在中国地理学会的地缘政治讨论会上,介绍了,1990年,美国国防部高级顾问、华盛顿战略与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的战略专家爱德华·卢特 瓦克(Edward Luttwak)首次提出的地缘经济学(geo-economics)的概念。Luttwak 认为世界已经进入了地缘经济时代,国际关系中的“低级政治”(经济、社会、生态等问题)的紧迫性和重要性第一次明显地超过“高级政治”(军事对抗和核威慑),“而地缘经济学则在战略上对军事对抗起到了缓冲作用,这一转向开拓了超过国界的、竞争与合作。”遭到了一个香港学者从英语词根上的驳斥。2015年,我在莫斯科的国际(区域性)会议上提出,由于人类产业结构的进化,特别是世界进入了信息化时代,我所谓的区域地理本性的进化导致世界已经分化为新的三个世界划分。这种世界分化或多或少带有产业分工和专业化性质,这次地缘政治经济带有新的产业分工的利益。现在世界已经进化出新的三个世界,,即这三个世界是金融业为主导的世界(简称金融业国)、制造业为主导的世界(简称制造业国),和资源开发业为主导的世界简称(资源业国),各国表现出份子的“路径依赖”,使得世界进入新第一作者时代,而不是麦金德框架,即不是“中心-腹地结构”的空间组织,而是“枢纽-网络结构”的空间组织;并且预测只有制造业国和资源业国协作起来,才可能应对金融业国给世界带来的危机。我当时并没有清楚地看到研发作为一种产业活动在这三个世界博弈的重要性,只是感到借助自己的经济金融实业的发展,金融业国已经在高技术产业中占据了优势。最近一年的事态发展,强化了我的看法。发表出来,供大家参考:

      首先金融业国美国已经对资源业国最先动手,美国退出美国与伊朗的核协议,导致制造业国的一片惊慌,中国、日本、西欧这些制造业大国倍感压力,其次,美国特朗普政府开始破坏有利于制造业国和资源业国正在建设的全球经济一体化,给世界经济增长带来停滞。在初步取得成功后,特朗普政府在信息产业的基础上研发产业(R&D产业)-高技术产业方面对制造业国家动手,对中芯、华为开始围剿,通过这个围剿,动摇制造业国家正在发展的高技术产业基础,阻止制造业国家进入信息化时代。其次金融业国家英国,正在回到美国温暖的怀抱。结果制造业主导的欧洲分离了,这将带来欧洲制造业国家的创新不足。当然有迹象表明,美国正在分裂制造业大国中国和资源业大国俄罗斯,我曾经说过,这时就是考验中俄两国领导人智慧的时候了。世界在变革中,当年斯大林去世,按华东师范大学沈志华教授的说法,中俄领导人就在争夺对共产主义世界的领导权中分裂。我认为是最终两败俱伤。这个教训中俄两国都要吸取。

       现在,中国领导人正在访问俄罗斯,我指望的是两国在发展研发产业-高技术产业方面达成协议,这时我们面对世界压力的主动出击,即在知识经济方面有所合作,强化研发产业合作,就知识产权方面互利协作,特别是共建世界大市场。毕竟,中国在民用信息科技方面,俄罗斯在航天信息科技方面都各有成就和特长,合作则兴,分裂则亡。美国人曾经写过一本书,我让我当时的学生薛俊波把它翻译了,叫《知识管理》,讲企业怎样组织自己创新能力、开发专利。我认为反映的是美国人的伦理观。我曾经组织了课题叫“区域知识管理研究”(可惜让我的一个不成才的学生侵占了),她悄悄出的书没有写清楚,更没有探讨区域这时管理的伦理观,把这个研究毁了。现在我要说要区域知识管理,就要促进区域协同创新,过去不知道怎么搞,经过几年的探索,我终于清楚了,这就是促进研发活动产业化,以发展研发产业的形式来促进区域这时管理,靠制造业的遍在性发展,靠更大的消费人群发展。人们常问新的增长“红利“在哪里?从中国迅速发展的智能手机业和信息化产业,我认为让文化水平提高了的中国民众、俄罗斯民众一步一步兴起的消费市场,这就是相对欠富裕的地区的红利。所以合作推进信息化,发展研发产业,建立互利合作的知识产权制度,是作为制造业国、资源业国共同对世界不友好挑战的方向。1950年代我们不是成功合作过一次吗?既然世界进化为“枢纽-网络”结构空间组织,世界联系扁平化,当然就允许几个国家作为枢纽并存,从而可以避开修昔底德梦魇。中国的"万物各得其生以和“伦理就能成立,大家秉着犹太先贤、中华先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伦理精神就可以共同发展下去。

也许我受到的马克思主义“洗脑”太多,《共产党宣言》里恩格斯在某一版序里,写道:人类必须先行衣食住,才能从事政治活动和文化活动。地缘政治行为,必然受到经济活动的制约和影响,中国需要地缘政治经济学思考。(注:我是小学六年级开始,因为不知道铁托是谁,在新华书店看的《共产党宣言》,回来就只会被《语录》了,关于恩格斯的话,记不准了)。

对了,薛俊波翻译的《知识管理》,另一个学生耿文均翻译的《地缘经济》,出版不赚钱,还要占出版社的一个书号配额,始终没出版社出,这是我指导学生的失误。

王铮发表于地理学报正式文章,主要求教此文:地理本性与地缘政治经济学.pdf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11-1183361.html

上一篇:欢呼Nordhaus教授获诺贝尔经济科学奖
下一篇:不说我的遭遇,只说世界的不公

5 武夷山 尤明庆 冯大诚 周忠浩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6 07: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