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鸟者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bbi 黑熊已死,有事烧纸

博文

亲历512

已有 2738 次阅读 2013-4-26 18:1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地震,512| 地震, 512

(翻出篇2009年5月12日写的博文,转到这里来,在芦山、宜宾地震之时,重读一下,也颇有些滋味。不知道啥时候能把未完待续给续完鸟...)

   

   今天是5月12日,因为去年那场撼天动地的惊世地震,这个普通的日子从此将被国人永远的记住。作为一个四川人,作为一个当时虽远离震中却仍然感受到大地剧烈晃动的人,今天在这里写下地震中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以资纪念。愿逝者安息!还活着的,都好好的活着。

   2008年5月12日,一个看来普通而又平常的日子,要说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便是,那天特别的热。

   当天下午要给本科的同学上一堂实验课,因为算是第一次正式走上讲台,心里面还确实有些紧张,再加上天气炎热,不到两点,就起得床来坐在寝室里上网,等待下午上课时间的到来。

   从午休的短暂沉寂中渐渐热闹起来的校园,一切都一如往常的平静。一次轻微但是熟悉的晃动,不期而至。交代下背景,因为从小生长在攀西大裂谷中,对地震并不陌生。那种大地轻微晃动的感觉,体会过了就不会忘,也不会弄错的。

   “地震?!南充怎么会地震!?没听说这里是地质活跃地区啊!”脑子很快闪过这几个念头,紧接而来的是楼体越来越剧烈的晃动。寝室里的另一个哥们儿也被这不断加剧的摇晃惊醒了,还处于懵懂的状态。我一边对他说“地震了!快拿上钥匙,咱们走!”,一边走到寝室门旁把门打开(这是常识哈,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要尽量给自己留条出路)。这时走廊上已经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开始在往楼下奔逃了,我回过头来跟阿祖说了声“快走!”然后就被求生的本能驱动着裹挟在了这股逃生的人流中。

   跑到楼梯上时,摇晃愈加骇人,几乎站不住了。事发太突然,很多人穿的都是拖鞋(天气很热,很多人穿着也还很清凉,我那天神是鬼差的提前起床,而且还穿了牛仔裤),奔跑过程中有人的鞋掉了俯身去拣。这时,周围的人虽然慌张,但还没有乱了方寸,大家都绕开这些拣鞋的同学,很多人还喊着“别挤!别挤!挤了谁都跑不出去”所幸没有发生踩踏。

   跑到一楼看得到出口的那一段情形最为恐怖,楼梯继续剧烈摇晃,不断有小石子似的剥落的墙体材料掉下,虽说自己对地震并不陌生,但这样的场景却是从未见识过的。我肯定从来没有那么快的就跑下四楼,而这四层楼间的距离却又显得那么漫长,时间仿佛被放大、被定格了。

   我们可能是当时二期校区最早跑到空旷处的一批人,跑下楼来看到的景象,更让人终生难忘。寝室正对面得体育馆主体是个玻璃幕墙结构,每一块玻璃都在剧烈的震荡好像随时都要破碎,屋顶上的金属板也互相撞击,发出巨大的声响,其中的一块甚至已经脱离了原本固定它的架子,象风暴中的一片纸屑挂在那里无助的随风而动。与此同时,一旁教学楼顶部的一个装饰性水泥框架结构随着大地的轰鸣剧烈摇摆,外墙上的马赛克砖如雨点般落下。让我最吃惊的是,钢筋水泥的建筑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居然如泡沫塑料般的脆弱,墙体之间的互相碰撞居然腾起了一阵阵的烟尘。周围人几乎都有着共同的动作和表情,瞪大着的惊恐的眼睛,很多人下意识的抱着脑袋(包括我在内),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啥子。就像世界末日的真切来临!

   我真的是被吓到了!当时在心里想,不是体育馆先塌,就是教学楼先倒,大地也在此时渐渐地趋于平息。

   这时候,才发现寝室的哥们儿并没有在自己身边!第一反应是羞愧啊,我怎么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呢?周围看不到他,尽管还在害怕,我又一头跑回了四楼去,想尽快找到他。

   许多门都是开着的,电脑都还是开着的。寝室里也没有人,我拿了件上衣,拿上钥匙和手机,赶紧又跑下楼去。

(未完待续)

   衷心感谢地震中发来短信、打来电话或是发来邮件问候的各位朋友(排名不分先后哈):北京的马工、婷婷妹妹、梁先生和源源同学,江西的火云邪神,青海的连博士、阿袁,成都的小李老师,在若尔盖出野外的小韩,重庆的灭绝师太,陕西的老黄,广东的豆丁同学和广东同学,四川眉山的哈斯勒同学、广元的胡师姐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846-684274.html

上一篇:追忆IOZ的食堂
下一篇:鸟类图鉴推介

2 曹聪 徐大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0 18: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