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88年之结婚篇

已有 2003 次阅读 2018-9-7 08:33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1988, 结婚, 旅行, 回忆, 记事

10年前那个初中生要结婚了。10年中搬了两次家,住在鞍山园林路3077号的三室户,我自己有间14.4平朝南的房间,年内成了婚房。我应该在沈阳东工住校,答辩毕业要到翌年年初,不过多数时间我在家。这一年最重要的事情,我结婚了。

 

领证

 

女朋友和我的情感完全到达可以结婚的程度。但结婚还有其他方面。在法律意义上,要领结婚证。在实际层面上,要有住房。在习俗意义上,要有某种仪式,婚礼、婚纱照等。

 

要开出结婚证,需要双方单位的证明。女朋友的证明没有问题,她过了24周岁,已属于晚婚的年龄。我有些问题。我的户口和粮食关系关系转到了东工(定向研究生,人事关系可能还在钢院),身份就是研究生。研究生是否能结婚,当时好像没有明确规定。我找研究生部的老师谈,说明自己结婚的必要性和迫切性。那位老师让我承诺在读期间不申请生育指标,然后就给我开了证明。

 

有了证明,我们就去办结婚证。时间选在女朋友的生日。好处是双喜临门,坏处就是家里喜庆日子少了一个。结婚证男女各一份,上面有合影。一般的合影都是男女两人一起证件照。我们的比较特殊,是用父亲当年元旦在家里拍摄的合影生活照。婚姻登记机构的人士很通情达理,同意我们用这张照片而且没有剪切。当然,后来旅行住店,要查验结婚证,都要解释一下。与众不同总是要付出代价。结婚证只是在法律意义上缔结了婚姻。但我们还是各自居住,直到暑假的婚礼和旅行结婚。

 

1988 2.jpg 

结婚证用合影照片

 

新房

 

新房就是我那个14.4平的房间。现在造房子,估计不会有这样不吉利的面积。房间在六层楼的三楼。窗户朝南。靠窗东西向摆张双人床,床头顶在东墙上。床脚以西是我的工作区域,一张写字台靠西墙,上面放着书架,床桌之间过道有把折叠椅。写字台北面,也靠着西墙,有当时流行的组合柜,共三组。中间有梳妆台,可以作妻子的办公桌。床北面靠东墙,有个双人沙发,展开是张床。门在北墙东面。门和组合柜之间,有个书架。

 

北面房间有东窗和北窗,也是我的活动区域。两个很大的书架在北屋靠东墙放,另有一个写字台靠西墙近北窗,上面也有书架。南面进门是个冰箱,冰箱和写字台之间放的单人沙发,是父亲带着我做的。有南窗和东窗的房间是父母的卧室。厅是暗厅,但与厨房用玻璃窗间壁,可以借光。

 

我们房间里的三组组合柜、北屋的两个大书架、两个房间里的写字台和上面的书架,还有父母房间里两组的组合柜,都是在前一年暑期请南方来的徐师父带着他徒弟打的。印象很深的是新房里的吊灯,女友和我到沈阳中街的鼓楼购买,缺了什么后来又去一趟。有许多咖啡色的玻璃片。样子很好看,但开了亮度不够,而且清扫起来很麻烦。应该算是一个败笔。

 

婚礼

 

虽然是旅行结婚,但双方父母还是请亲朋好友一起吃顿饭。就算是婚礼吧。规模很小,总共有40余人参加,在胜利宾馆的对外餐厅。

 

参加的人很有限,主要是双方父母方面的人。女朋友和我的同事都没有邀请。她邀请了4位小伙伴,小学初中一起玩的同学,只有一位到高中还是同学。她的丈夫是否参加我忘记了,但这个餐厅是他帮忙找的。我也邀请了4位同学。大学同学邹积国和张恒毅,研究生同学曹观法和王多。他们都是研究生。自命不凡又口无遮拦的王多马上就评论,新郎方面嘉宾层次比新娘的高多了。王多送我个有抽象画风格的墙挂瓷画,还跟父亲同事争吵起来,一定要挂在新房最醒目的位置,就是前述书架的上方。我再三保证那个位置留给他的礼物。曹观法送我个木雕,后来也摆在书架上。

 

女朋友为结婚特意买条粉色连衣裙,价格好像不菲,具体多少忘记了。那真是婚礼礼服,到目前为止,只在婚礼上穿过一次,享受婚纱待遇。我的衣服裤子比较寻常,只是专门吹了头发。我乘辆轿车到她家,接她上车。与他们全家合影,也算是我正式加入岳父一家。在我们夫妻之间是岳父岳母,在我另一侧的是她的哥哥和嫂子,在她的另一侧是她的姐姐姐夫。前面两个小孩,大的是哥哥的孩子,小的是姐姐的孩子。

 

 1988 3.jpg

岳父全家

 

接了新娘,车开到我家。在我所一向痛恨的鞭炮声中迎新娘下车,领新娘进门,见父母。然后一起去饭店。

 

在饭店里,婚礼进行基本顺利。我与新娘合唱《让世界充满爱》。那是我平时第一次唱歌,也是唯一一次唱歌。曲调有种宗教般的情怀,歌词也不错。

 

婚礼最后还是出些问题。我不喜欢或者是不适应仪式感很强的场合,更不用说自己粉墨登台。因此婚礼上尽量行礼如仪,如同狼披着羊皮。后来内力耗尽,不留神露出狼尾巴。新娘的几个小伙伴,在点烟的环节,按照传统一再刁难我。我开始努力陪着笑脸,但也没有做其他努力。后来笑脸也陪不起,直接丢下火柴,不理她们。这大概彻底得罪了除了高中同学外的3位小伙伴。婚后就很少来往。婚礼上失态我很后悔,我不认为她们有恶意;但也正是因为她们并没有恶意,也处不来,跟她们不来往其实也没有什么可遗憾。

 

当时还没有全程录像的服务。婚礼拍了些照片,有个专门的影集。应该承认,表情特别好的照片并不多。

 

婚礼后踏上旅途。从鞍山到沈阳再到北京,天津往返,再到长沙,去张家界,回长沙,到杭州,走上海,乘海轮到大连,回鞍山。具体旅程后面再说。

 

在上海时,去王开照相馆拍摄。那天暴雨倾盆,新郎新娘的发型都毁于一旦。照相馆师父水平很高,临时处理。婚纱照一套有三张,除了下面那张,另外两张分别是新娘新郎的半身合影和新娘的全身照。王开照相大概是当时全上海甚至全国最好的照相馆。价格也不便宜,具体我忘了,似乎超过夫妻月收入之和。

 

1988 1.jpg 

婚纱照

 

今年的三张照片,都与婚礼有关,因此就穿插了这两部分贴出了。

 

旅行

 

旅行结婚,不仅是到当时为止最长的旅途,后来国内旅行的时间和距离都似乎也很少超过,只有翌年的旅行或许可以相比。我们从鞍山出发,走了沈阳、北京、天津、长沙、张家界、杭州、上海和大连,回到鞍山。每到一地,都会去主要的新华书店如北京王府井书店和上海南京路书店等,也会去二手书的书店。购书无数,随时从邮局寄走。后面就不一一赘述了。

 

在沈阳,应该是住在妻子的哥哥家。因为经常去,反而记不准了。

 

在北京,住在妻子的亲戚家里。北京当时开放的主要景点应该都去了。天安门、故宫、北海、天坛、颐和园、白云观、雍和宫等。

 

在天津,住在岳母朋友家里。具体去那些景观忘记了,只记得吃狗不理包子。更难忘的是吃后如厕,又脏又臭。妻子几次冲进去,又马上退出来。我勇敢些,冲进去完成了任务才撤。

 

在长沙,住在火车站旅馆,是地下室,但包买车票。去时住了三、四夜。回来时到杭州,车票或许好买,住在汽车站旁的宾馆,有个夫妻大床房。但环境很乱,非常紧张。长沙不仅去了橘子洲、岳麓山和岳麓书院,还去了比较远的马王堆展览馆。在长沙,照相机被扒手窃走。我们很着急,相机是问岳父借的。好不容易找到相同的型号买一部,似乎是三百多元,我近半年的工资,不是小数目。

 

在张家界,会议安排住处。条件极差,又暗又潮,还有虫子。更可怕的是暖壶打的饮用水,倒出来居然是黄泥汤。风景真是很好。但具体景观,除了有个洞好像叫黄龙洞,其他也记不住了。长沙和张家界吃得都不太好。

 

在杭州,住在妻子亲戚当领导的单位招待所。房租是我们自己出的,是否有优惠我不知道。住处是非常幽静的独立房子,浓荫之中,很有“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意境,只是蚊子非常多。在杭州好像停了四天。开放的有名景点应该都去了。例如西泠印社、孤山、三潭印月、岳王庙、灵隐寺、六和塔、花港观鱼、虎跑泉、龙井等、九溪十八涧等。也拜访了她亲戚,见了各位家庭成员。

 

在上海,借住在我亲戚家里,在康平路100号大院。也许到上海比较累,不记得游多少景点,似乎只有豫园。拜见双方的各路亲戚。我这边,有上海的几家父亲方面亲戚,还有朱泾母亲方面的好几家亲戚去拜访。妻子那边,也有几家亲戚,去大连的船票好像就是她亲戚帮忙买的。

 

在大连,借住在妻子同学家里。不记得玩什么地方。早晨出个事故。同学在用高压锅烧粥时,没有降温就开盖,热粥出来把脸烫了。幸好没留疤痕。

 

新婚夫妻,经过漫长有时是艰难的旅程历练,彼此更加了解。旅游快乐,但也烦恼。我新配的研究不太合适。耳朵旁被镜腿磨破皮,鼻梁上被镜脚磨破皮。如果有人碰眼镜,破皮处非常疼。另外还出个蛮大的事故,有痛苦的后果。

 

 

过去已经写过30篇的链接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64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65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66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67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68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74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75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76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77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78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84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85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86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87之脱单记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87年之读硕记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88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94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95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96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97年之读博记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97之离鞍记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97年之入沪记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2004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2005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2006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2007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2014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2015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2016

 

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201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133306.html

上一篇:北京原燕京大学未名湖
下一篇:琼海某会议中心周边

2 黄仁勇 孙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0 07: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