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与科学的交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ONGX An Instructor in Clinical Investigation

博文

住院医面试之梅奥经历 精选

已有 16874 次阅读 2015-1-28 23:40 |个人分类:科学家和医学家|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医学| 医学

  当从上海离开的候,我想我会回来,喜做医生的感,与人交流并予以帮助,听并人的痛苦与哀愁。可一眼七年多去了,从博士,博后,到instructor,一直在从事科研工作,喜刨根底,用遗传、生化和免疫学的方法去理解基因突变患者的细胞和免疫表现。没有理由,我不去做医生,因为我会后悔一辈子,也没有理由放弃科研,因为这是前进的基石。从巴黎到纽约,没有停息,二年前考完美国执业医师资格考,拿到ECFMG certificate绿卡,了自己的承继续开展临床科研,等到2015年,我该继续去做医生了,而此我已从医学院毕业14年了。

 程是痛苦之旅,十足的大叔,申了六十几个医院的内科住院医位置。在离开上海的候,我已考完主治,我没有理由去改我自己喜的内科和肝脏疾病,也没有理由去改我自己喜的科研,我的个人宣言或者Personalstatement很直白,我就是想既做医生,也从事科研,继续physician-scientist之路,尽管这条道路是崎岖的,有时想改变自己的personal statement,可是这确实是最真实的自我,何必改变呢?申请的医院一半是知名的大学附属医院,另一半是纽约的社区医院。在很多华人医生眼里,我的申请必定失败,在知名大学附属医院,我要跟美国优秀的医学生去拼,而在社区医院,我的科研经历一文不值,而Personalstatement正让所有的社区医院所鄙视,整个申请犹如以卵击石。在申请发出去之后,尝试着联系不同的program,很快收到很多拒信,有的说,不管你取得怎样的成绩,我们医院不考虑毕业超过5年的人,有的说,我们从来不招国际医学生,郁闷之至。

  梅奥诊所是第一个给我发面试邀请信的医院,我欣喜万分,这是MayoClinic,医学的麦加。可是事实也是残酷的,我的竞争对手也将是最优秀的,我将跟他们在一起PK。与以前国内外的面试相比,这次面试的心理压力巨大!以前的面试都比较自然,但是这次面试却让我睡不着。

  选择11月初面,明尼没有下雪,纽约没凋零,而明尼达已经进入冬季,看着目荒的美国西部大村,感怎么里会出一个Mayo Clinic

 梅奥,跟社区医院的面试不同,梅奥努力去吸引他们想要的人,安排离医院很近的宾馆,我住在Marriott,可以通过地下通道到达西边院区任何一幢楼。下午五点,几个星期前开会时认识的一位同行Dr.M如约而至,他已经在梅奥行医二十八年,在这里养大了四个孩子,他非常友善,带着我去熟悉Mayo的不同建筑,去Mayo兄弟的办公室,参观图书馆,介绍Mayo兄弟和Rochester特别的地方。他告诉我,很多人到了梅奥,就不想走了,事业家庭两不误。试想,一年中有半年在冰天雪地里渡过,家一定是最好港湾。

  梅奥的面试是从晚餐开始。与其他住院医一起共进晚餐是了解这个program最好的机会。梅奥内科住院医每年都会有3-5个IMG,有爱尔兰、西欧,也有印度的医学生,历史上曾经有少数几个从中国医学院毕业的IMG进入Mayo内科住院医培训。当一群申请者围在一起,真是世界多国的聚会,Mayo把所有的IMG面试者放在一起,加拿大、巴基斯坦、印度、以色列、奥地利、爱尔兰、墨西哥、叙利亚、也门、巴西,还有我和另一位从协和毕业的中国人。一开口,就知道,自己的英语有多弱,来不及了,这么多年下来英语还是比不过人家呢?叹!更要命的是,我的年龄,他们都是清一色刚毕业的医学生,而我至少比他们要大七八岁,成了真正的大叔,囧!!!

 这样的晚餐,面广,但是聊不到什么深入的问题,叙利亚的那个小弟,有家不能回,除了父亲继续在叙利亚行医,家里其他人全在外面逃难,他的遭遇吸引了无数的同情和好奇,他自己已经在梅奥学习了一年多时间,熟悉周围的很多事情。更神奇的是,在这些过来面试的申请者中,绝大部分有在Mayo Clinic轮转交流的经历,他们都来过这里,而我完全是一个陌生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9944-863628.html

上一篇:坚持与逃离
下一篇:吐槽美国医疗

13 吴云鹏 王善勇 刘圣林 王守业 黄永义 周健 王华民 杨洋 李健 聂广 梁建华 周明明 dachong9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3 22: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