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Xuefeng Pan‘s Web 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ke01361 分子遗传学、分子病理学、分子药理学等研究者、教师、诗人、译者、管理者

博文

我坚信良知永远不会泯灭

已有 1608 次阅读 2018-12-8 10:18 |个人分类:Life a Bit|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最近百度爆出了很多负面消息,公交车坠江,殴打司乘人员,某些高校学生公然弄虚做假等等等等

最近我在北京的一所大学校园里也遇到了一起让我感觉极端困扰的事,10月31日星期三早晨7点去该校医院排号看病,在排队取号过程中和该校一群女性退休“遭遇”,引发了争执,并最终很快和其中的一位63岁女性衍生出了一场治安事件,并最终成了一个治安案件。目前该案件依然处于审理中,本人的承受力却已经到了极限!


起因:

星期二发现我的一颗门牙碎裂,很紧张,觉得很难看,怕上课的时候让学生发现...

于是急忙决定去某校校医院口腔科补牙

于是星期三早早去该校医院挂口腔号,因为缺乏经验到了医院排号厅就询问了一位女性医生在哪里拍口腔科,被告知在4号窗口排队,于是就排在了第一个。当然此时这个窗口之前空无一人(呵呵),否则如何能排在第一名? 7点40分左右陆续有人来排队,因为8点正式放号,此时过来一群后来了解到是该校已退休教职工的老年女性,她们告诉我说她们应该排在我的前面...

于是争执开始...

【插曲】

 在我排在4号窗口第一号的时候,3号窗口排着一位61岁的男性...

他其实也是排号看口腔,但他的确是排错了窗口(估计他在排队之前没有象我一样询问医务人员)

接近8点放号的时候,他悄悄地平移过来,因为我看到他在我之前就已经排在3号窗口的第一号,出于同情,也觉得应该谦让,于是他排在了我这个第一名的前面...结果那群退休教职工有人指责他加塞儿...我请求他们谦让...


我和这群退休教职工的争执细节:


冲突聚起

 所谓的冲突发生在该校医院口腔科诊室

当我和该校医院口腔科的高姓医生协调能否当天看牙的时候,肇事者寻机介入报复...并率先对我辱骂、攻击...


被报警万X寺派出所

 对方报警时候,我不在现场,因为当时有一位教师同行扯了我的袖子提醒我赶紧离开,他说你赶紧走吧,不要让有理的事情变得无理了...我走的时候,该校医院的院长随我出来,说让我上午10点去找他,保证今天把我的病给看了...本来这事应该我先报警,只是由于最近父亲去世,母亲嘱咐我凡事忍让...所以没主动报警,没想到肇事者却报了警(我觉得一是显着她很牛的北京人,可能她这样的一贯作风...霸道惯了!;也可能压根儿就没有是非和羞耻的正确观念)


放弃调节,立案侦办

 

   我一直坚持以为自己是“受害者”,对方寻衅滋事,辱骂并攻击我在先,更恶劣的是借着报案欺骗警方说我踹了她一脚,向我索要500元...我以为该校医院有监控录像并能还原真相;当天看病的师生很多,必然有坚持正义,勇于出面作证的师生...所以即使是对方报警,并能把事情经过还原至水落石出。谁知该校校医院监控存在盲区


证据不充分发回补充证据

  

   上个星期三(距事发一个多月后),由于当事人双方都不准备“调解”,万X寺派出所办理了立案手续,并把当事人双方递送至所在区的办案管理中心,经过换装,检查,戴上应该带和不应该戴上的器械(已经向某市公安局监督中心反应了情况),双方当事人被分别看管在不同的“号房”待“审”


呼吁目击证人


  该区办案管理中心的法制人员认为万X寺派出所办案民警所取得的“证据”不充分建议补充可信服证据。于是解除“传唤”(传唤证的叫法)。听办案民警说找到所需要证人会很困难,我真心希望当时见证过程的师生基于真相为警方提供证据,还原事情真相。但我对此不报希望,警方先前找的两位(据说是2位,应该都是该校的医生,估计和当事一方都熟悉...)不是合适证人(距离不近,在当时现场近距离有很多人,这些人的证明才更有说服力)。如果没有法律意义上可信的证人作证,估计这事情会也只有采取调节解决...我现在觉得当时扯我衣服让我离开的那位老师或同学应该是最合适的目击证人,只是由于我当时气得浑身哆嗦,没看清他的长相。估计监控中应该有他的影像。


校方介入调节

 本来我不想让学校领导知道这件事,一是觉得丢人现眼,一是觉得既然万X寺派出所已经手...学校领导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一直试图给以帮助(现在看来我真的应该感激我的领导)

 

准备向对方"解释"


尽管这事情我觉得应该是对方向我道歉并赔偿一切损失,估计在其他国家肯定会是这个结果。但当我听人劝说之后我觉得赶紧把事情平息了才是聪明之举!


  “能把一个退休人员如何了”“她已经退休,24小时可以和你纠缠”等等...我觉得真的是这么回事,所以我服了!不能论对错,只求平息事端,毕竟已经一个多月了,本人的忍耐极限到顶了,不论对错,只为“消灾”我接受了建议准备给对方打个电话,说我当时应该“冷静”(我应该不能不情愿(⊙﹏⊙),只是为了平息事端...我其实很早就觉察到我和这位当事人“大妈”(派出所民警对她的称呼)是一个无法沟通的人(比如她不说正事,说她死了有男人埋了,我死了没人埋,因为我没老婆...她让我们学院的领导“开除”我...,她14岁就在该校保卫处...云云)


我坚信良知永远不会泯灭

 在整个过程中,我见证了某区办案管理中心民警的善良,他们中的某些同志一直试图开导我,让我把这事看作一次经历,他们也尽了最大的努力帮助我,给我在他们职责许可的权限范围之内的关照...我和他们的接触让我再次见证了同胞的善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8980-1150487.html

上一篇:大学改学院,学院改专科,专科改中专
下一篇:教育和公检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两大柱石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4 18: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