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Xuefeng Pan‘s Web 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ke01361 分子遗传学、分子病理学、分子药理学等研究者、教师、诗人、译者、管理者

博文

父亲是一本属于儿子的书

已有 2364 次阅读 2018-5-6 10:46 |个人分类:My Ideas|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父亲死了,已经安葬。是时候写一下自己的父亲,那个曾经活着的人,那个把自己生命信息传给了我的人。

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只不过如此而已,把自己的基因通过一种惯常的形式传下去给另一个人,这个人在生物学上被称为他的子一代(F1),人群中则称这样的子代做他的儿子或女儿。我是父亲的儿子,我不但继承了父亲的用于编码我基本生理特征的基因,我还继承了一个特定编码性征的Y染色体,这决定了我是雄性,男性,或是父亲的儿子。这种性征还要求我要担负父亲家族的一点荣誉或名声。

父亲死了,也已经安葬,作为一位生物学家,我第一位想到的是我是他生物学意义上的“子一代”,也想到了这意味着我作为他的儿子在生物学属性上和他最相似,我的基因来自他,尚未有经历过足够的时空和事件改变什么。

我不是特别清楚在社会适应能力,特别是待人接物方面的性征是如何由基因决定的,但我确实在很多方面雷同于父亲,比如对学问的崇尚,对医学的喜欢,当然也和父亲类似往往为了一点小小的进步珍惜,为了很多事感到无能为力,忍气吞声,仔细想想,我真的不像父亲的事是做不到忍气吞声,这一点确实不像父亲,我不会在因来自其他人攻击的时候不反击,象父亲那样委曲求全,甚至是在他的患者变得良心丢失的时候在数十年前奚落他的时候,甚至是批斗他的时候,那个时候父亲很窝囊,后来汲取他的教训,我改了这种状态,可能算不上变异,因为生命体的一种本能。

这样的状态也不能改变我和父亲类似的生存状态,他活得其实很真切,很孤单,有行的一种存在,他承受着他命运所能给他的一切,我最终还是不能彻底摆脱来自他的这样一种生活状态,我觉得从父亲回归之后也得认命,这一切都是一种神秘的决定吧?

父亲去世之后,父亲还是一种存在,由一种有形的存在,更主要地转化为一种无行的存在,他变成了一本书,一本只存在于我大脑中的书,别人读不到,我却能轻易地读它,随时随地,比互联网都便捷容易查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8980-1112559.html

上一篇:家父还是去世了,刚刚
下一篇:大家活的很不容易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4 18: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