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列车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xz1963 快乐地生活,愉快地工作,为健康加油,为快乐加油,我为你加油!

博文

一个拚命的女主编薇子

已有 3580 次阅读 2015-5-6 13:37 |个人分类:编辑感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情报, 主编


薇子是一份情报类期刊的资深女主编,3月31日去北京出差时,北京正下着小雨,薇子和同事在西客站附近过马路时,一不小心地让马路上的泥巴给拥抱了。

据她回忆,当时她几乎是懵了,站起来用手搓着泥巴还自言自语地说:“咋就莫名其妙地摔了一身的泥,下午和晚上还要开会呢?”她嘴里自言自语地说着,身子却向前扑了下去,在一旁与她说话的同事眼瞧着她倒下去了,吓得大声向路人呼喊,眼泪都哭出来了。

在一旁值勤的首都民警急忙跑过来帮助,问:“这个人有没有心脏病?”同事说:“没有。”民警这才将薇子放到一个干一些的平台上,并立即拨打了120,120回答说西客站人多车多,恐怕15分钟时间赶不到,民警当即立断就用警车直接送薇子到了附近的铁路医院进行急救。

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半个多小时后,薇子终于醒来了。见到薇子醒来了,她的同事高兴地热泪盈眶:“终于醒来了,没把人吓死了!”

薇子却问:“这是什么地方,咋有这么多医生?我们怎么了,下午还要开会呢?”

医生也说:“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了,你们可以走了!”

这时的薇子拍了拍身上的泥点点,也准备起身去开会了。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右腿竟是那么的不听使唤,她赶忙喊住医生:“医生,我的腿咋走不了路呢?”医生这才赶忙开了一个拍片的申请:“赶快去拍个片子吧!”

两个人一瘸一拐地去拍了片子,结论是“右腿漆盖骨骨折”。医生说要打石膏,薇子一听就急了,她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对医生说:“能不能先不打石膏,我们下午、晚上和明后天还要开会呢?等后天回西安了再打石膏行不行?”医生看着她坚定的语气和眼神只好说:“那你们一定要注意,右腿绝对不能弯曲,否则后果自负。”

从铁路医院了出来,薇子被她的同事掺扶着上天桥、过马路、爬楼梯,用宾馆里的“打扫房间”和“不许打扰”的稍硬一些的纸板垫大腿上,用参加会议代表证上的绳子把伤腿绑紧,坚持了下午、晚上和后两天的所有学术会议。

4月2日晚上回到西安后,在医院再拍片子时,主治医生瞪大了双眼,并有些埋怨:“你呀,也真够大胆地,骨伤已经严重错位了,右下腿部已经出现了暗紫色的淤血,再来晚些就麻烦大了。”

医生建议立即打石膏卧床固定右腿休息治疗。在医院她人虽说在病床,但床头上却多了一台手提电脑和上网宝在陪着她审稿和在线处理稿件。然而,在医院呆了不到五天时间,她就“闹”着要出院:“单位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我一定要出院的。”

4月28日下午,我去她的办公室时,发现了她的架子有些大了:“怎么老朋友来了,也不起来握个手?”当我心存疑惑地想着时,猛地发现了她背后的一幅拐仗,我问她:“薇子,这是谁的拐子?”她说:“我的呀?”我才定睛看了一下她担在凳子上裹满石膏的右腿:“咋回事,说说看。”

听了她的叙说,我有些震怒了,第一次大胆地批评了她:“你这是拿你的生命在开玩笑?”

批评完后,我又有些后悔:“你也是没有办法,谁让我们的情报期刊是月刊呢?”

这情报期刊的编辑工作简直就不是常人干的,不仅要努力干,还要拚命干。

她简直可以说是一个拚命的主编了,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不要命的期刊女主编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79-887786.html

上一篇:从科学家到牧师
下一篇:情报学存在的意义

16 刘洋 刘光银 马德义 朱晓刚 武夷山 赵美娣 徐耀 王启云 章成志 陆绮 姜春林 李本先 梁洁 赵冰峰 化柏林 赵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0 2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