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yizhang6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anyizhang6

博文

按标题搜索
分享 我过鸡年
热度 2 2017-2-4 10:42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一年没发言了,真的有些想念科学网。 我的工作状态:还在做科研。 我的生活状态:与老婆与女儿天天在一起。(所以很忙) 科学网十岁了!还是小朋友,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信息流动得越快,可以储蓄信息的知识就变得越重要。希望科学网的博主多写能经得起推敲的知识性博文。前瞻性也很重要,但川普都 ...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8398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最近,
热度 2 2016-5-14 22:17
日子过得比较闲散,所以少来科学网。跟各位打个招呼,拜个晚年,补祝清明、五一、五四快乐!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13233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转载]CRISPR: 潘多拉盒子被打开之后
2016-1-2 12:43
新型 DNA 编辑技术 CRISPR 从 2013 年至今都是很热门的领域。 DNA 编辑就是改变生物体内已有的基因,这个概念在遗传学领域早就有了,并不是新名词。 CRISPR 的影响力之所以大,是因为它使得 DNA 编辑的效率大大提高,使得原来一些耗时低效的遗传学实验变得简单,甚至使一些不可能的实验变为可能。崔健说:不 ...
个人分类: 分子遗传|1248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转载]科学的社会功用(再谈屠呦呦得奖)
2015-12-22 10:38
诺贝尔奖虽然奖金不多,但至今依然受人关注。从这一点来看,诺贝尔奖本身是很幸运的。这多少与诺贝尔当年设奖的初衷有关。他老人家希望科学能让人类社会好一些而不是变得更糟糕。 科学是双刃剑,是铁板钉钉的事实。科学越发达,人类的个体或者集体的破坏力就越大。这个世界的秩序是由武力来决定的,自从亚当夏娃到今天 ...
个人分类: 观点评述|9757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转载]对屠呦呦获炸药奖的解读
2015-10-22 10:04
其一,生理与医学奖大多数时候颁给对基础生物学研究有卓越贡献的科学家,但有时也会颁给对疾病治疗作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或者医生。屠呦呦属于后一类。若干年前,有两位澳大利亚科学家发现了导致胃溃疡的细菌,也得了炸药奖。这一类工作听起来简单,不妨你也来一个? 其二,屠呦呦们的工作增加了一部分人的生命的长度, ...
个人分类: 观点评述|8673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转载]真实如何进入现实
热度 2 2015-10-3 10:13
最近《科学》登了一篇无厘头文章,一群好事者重复了一些已发表的认知学的实验,发现超过一半实验室重复不出来的。他们挑认知学实验来重复是比较明智的,众所周知,认知学实验容易受干扰,不好把握。如果他们把去年发表在 CNS 的所有 Western blot 实验重复一下,那可能就会大件事,因为 Western blot 的重复性应该 ...
个人分类: 观点评述|8520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转载]药与武器
热度 2 2015-8-21 04:07
这两者本应是对立的,一个是救人,另一个是杀人。但在现代化的现在,这两个东西却又越来越像。首先,它们都是与人的性命攸关的。其次,都是高风险、高回报。无论是药还是武器,大部分的研究和努力都是白费的,可是,一旦成功了,你就可以挖一大块蛋糕,别人可以仇恨你,但也耐你不何。在前两点的基础上,就有了第三个特征 ...
个人分类: 观点评述|841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转载]解构真理
2015-8-20 05:14
在马克思唯物主义的世界里,存在一条高级真理,那就是:世界总是运动、发展和变化的。不变的真理其实就是上帝,那就另当别论了。 马克思的高级真理很重要,它与最近很时髦的“解构主义”相当吻合。我们一直就生活在一个“装了拆,拆了装”的世界里,无论物质与精神世界都如此。 “解构主义”与马克思主义都是哲学理 ...
个人分类: 观点评述|8251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科学网九三学社的朋友们!
热度 1 2015-7-29 13:24
今年九月三日有假放,这么有意义,九三学社的成员应该搞搞聚会、烧烤什么的。说实话,对于九三学社的名字的理解,我真的很冒昧。读初中的时候有一位高年级同学跟我说:九三学社的都是人才,早上九点上班,下午三点下班,只有人才才能干这么好的工作。打那开始,我对九三学社一直羡慕到上个星期。 不过九三学社成立那一 ...
758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2 05: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