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关于“能力救图”的思考

已有 1331 次阅读 2021-2-25 10:47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图书情报工作》2020年第24期刊发王宇、谢朝颖、初景利《学术图书馆战略规划编制十大关键问题》,该文中第9个关键问题为“提升馆员能力,改造图书馆基因”,这段表述非常精彩,既有理论概括,又有对策建议。该文作者王宇研究馆员长期担任高校图书馆领导职务,谢朝颖为高校青年馆员,初景利教授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图书情报与档案管理系主任,任职经历丰富跨,学界、业界、教育界。他们的观点,更简洁的表述是“能力救图”,意思是:图书馆的发展根本上取决于图书馆员的能力,无论是技术救图,还是人文救图,需要的是服务救图,归根结蒂是能力救图。

    笔者算是一名“老馆员”,也在积极思索图书馆职业能力问题。从当前的发展态势看,“能力救图”有几成把握?在笔者看来欲把问号拉直,不是不可能,但绝非朝夕之功即可。“如果说现在的图书馆正在被边缘化,甚至将消亡, 都是一种推测或臆想。”,不管是推测、臆想或者是其它怎么个说法,随着信息技术进步及业态变化,危机感、不适感扑面而来,并实际带来了系列影响。其中一个影响,作为身在此山中的我们,最为直接的感受是:图书馆从业者在日益萎缩。任何事业,抓住年轻人才可能有未来。糟糕的是,原本作为图书馆从业者后备军的图书馆学毕业生并不受图书馆待见,虽然图书馆学教育(情报学教育)规模在扩大,但基本属于此处不用人自有用人处。

    某著名高校图书馆技术部负责人近日分享了一篇随笔《图书馆还要机房吗? 》(见:沙枣树下说新语.图书馆还要机房吗?   .https://mp.weixin.qq.com/s/YF7rpWas3j-uBP8XV4p9ng  )该文作者“1997年进入图书馆工作,最初是在流通部跑库的。一年还是半年之后去了技术部,从此点燃了我对计算机学习的热情。自此参加了不少图书馆机房的建设工作。”同行的读后感有:“相同的感觉,能托管尽量托管给机房、云服务商”“很早就是这个理念,图书馆,管理好自己份内的专业事务,其他,交由其他专行专业运作”“图书馆技术部危机”。我浏览后的第一反应是:思考是非常有深度的,能够予人以启迪的。该文作者分享的内容,背后需要下大功夫的,可以说是一名图书馆信息技术领域专业馆员数十年的智慧结晶。若干内容可以进一步展开交流与探讨,对图书馆相关理论与实践具有较高参考价值。图书馆转型与发展,技术支持与服务的重要性,原本是愈来愈重要的。亟待感情留人、事业留人、待遇留人……否则,无论表象是多么繁华、多么绚丽,热闹的是“他们”,咱们实际是这也没有、那也没有,两头在外(技术在外、技术服务也在外)。结合自身经历,会有更为复杂的感受。我是1995年上的管理信息系统专业(为我所上学校计算机信息工程系的两个专业之一,另一个是自动控制)。1999年毕业之后到图书馆,也是先在书库呆了一年时间,2000-2005年作为技术部负责人,期间赶上一个机遇是经历了新馆建设。之后到南京农业大学念了3年图书馆学研究生。与技术越来越疏远了,其中一个原因是所在环境可为空间越来越小,比如服务器等归信息化处管、电子阅览室也彻底消亡。我在技术部工作的一段时间,是个人的快速成长期,边学边干,学中干、干中学。能力是可以“习得”的,遇上好机遇还可以快速提升(比如接触了好些软硬件商、同样从事技术工作的同行)。种种原因,道路是曲折的,有劲不好使或者有劲使不出来,屡见不鲜。那个时期结识的同行、同事,有的离开图书馆另谋高就,有的虽在图书馆也调整到其它岗位(有部分做了馆领导),也有少部分一直在图书馆技术支持岗位(我实际参观过多位同仁所在馆,他们可以说是各自所在馆的“脊梁”)。回到图书馆是否还要机房这个话题,当前图书馆的情况实在是太复杂了,基本是“各行其是”,各自需要结合自身的馆情,慎重抉择。各家图书馆履行的职责可能大不同,甚至图书馆早已不叫图书馆了,比如图文信息中心或其它名字。对于高校来说,图书馆与信息化处二者之间的关系比较有趣的,有的可能在一个楼里,时分时合,若即若离。不论他们是怎样的行政隶属关系,和则两利,互利互惠。

    图书馆这一行,素有“藏龙卧虎”的美誉,不乏能力超群者在,而且是方方面面。个体图书馆所处的发展阶段千差万别,好的图书馆是真的很好,由内而外、由外而内均很好。有读者曾在饶权先生《回顾与前瞻:图书馆转型发展面临的问题与思考》摘编博文后留言:“可以借鉴美国图书馆的做法,让图书馆成为市民和社区居民的一个重要的文化教育场所和休闲去处。比如提供幼儿活动室和图书室,帮助家长抚育幼儿。可以组织各种报告会,如健康讲座、理财讲座、名人报告、音乐等艺术讲座、儿童故事会等等。把这些活动至少提前一个月安排好,然后印刷一些宣传册子,供读者提前了解。同时在网站上发布和宣传这些活动。同时,图书馆还提供安静的读书或处理事物的环境,是社区居民一个读书、辅导和发呆等的好去处。”我的解答是:“赞同。国内已有部分公共馆是这么做的,只是还不够普遍,期待未来会更好。”国内确确实实有做得挺好的馆。比较尴尬的是,我不敢举实例。实例一列,有可能会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表达的意思是,不乏有能力、有实力的图书馆,事在人为、心想事成并不是空话。

    图书馆这一行原本是有能力的,有样学样、有样看样,当下也是非常急需的。相关理论与实践成果实际是比较丰硕的,需要适当的放慢脚步,停一停,看一看,想一想,做一做。图书馆是一个机构——“搜集、整理、收藏图书报刊等文献信息资料和为读者提供文献使用及参考咨询服务的文献信息机构,也是为一定社会、政治、经济服务的文化教育机构。”,图书馆从业者需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图书馆利益相关者亦需要共同“给力”或“赋能”,不宜“袖手旁观”。    

    


延伸阅读:

提升馆员能力,改造图书馆基因.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73705.html

图谋摘自:王宇,谢朝颖,初景利.学术图书馆战略规划编制十大关键问题[J/OL].图书情报工作. https://doi.org/10.13266/j.issn.0252-3116.2020.24.001 亦可以通过《图书情报工作》微信公众号链接阅读全文:https://mp.weixin.qq.com/s/yaugn5uQgxMB_4VXpp3ez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73790.html

上一篇:提升馆员能力,改造图书馆基因
下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355期 20210226)

4 郑永军 周阿洋 吴斌 刘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3 20: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