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seeker 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

博文

大树青藤不了情,满腔热血写博文——科学网图谋博客访问量逾700万次感怀 精选

已有 3281 次阅读 2020-10-24 14:11 |个人分类:圕人堂|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图谋, 图谋博客, 科学网

大树青藤不了情,满腔热血写博文

——科学网图谋博客访问量逾700万次感怀

    2020年10月24日,科学网图谋博客访问次数7001636次,科学网博客总排行名列47位。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高校图书馆员。2009年2月9日,我悄悄地来到科学网博客平台开设图谋博客,“宣言”是“图谋,为图书馆学情报学谋,为图书情报事业谋。”。还记得提交开通博客申请时,我的内心是颇为忐忑的,我很担心无法通过科学网的审核,担心科学网博客平台将我拒之门外。后来发现,担心是多余的,科学网热情接纳了我。初来乍到,有几分羞涩和胆怯,可谓谨小慎微,或许就是那种“乡下人登堂入室”的感觉。无需避讳,我真的是生长在江西中部腹地较为偏远的小山村,我1990年考上高中到县城上学,其时,家里还没有用上电,住的地方也是临时租用人家的,里边堆放了不少木料。

    我到科学网博客平台申请开通博客时,已在博客网平台写图谋博客多年(2005年1月28日),转战科学网博客平台原因之一是,期待“跳出图书馆的圈子,借助于公共媒体宣传书苑,向公众推广图书馆和图书利用的方法和知识。”,这实际是张厚生先生的学术理念,我跟随张先生多年,影响甚深。2008年8月8日,张先生因病逝世,纪念宜趁早,纪念是为了传承,围绕纪念与传承,我着手做了一些工作。选择在科学网博客平台开设博客,或许也可以算是用行动践行张厚生先生的学术理念。

    掐指算来,我在科学网博客写博文已有12年了。图谋博客较好地记录了我的足迹,所思所想所做所为,点点滴滴汇聚成涓涓细流,滋润着我,激励着我,积极进取,循序渐进。12年间,有着许多收获。做了几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先后出版了5本博客书、发布了337期《圕人堂周讯》(自2004年5月开始,每周一期,坚持至今)。我相信:天道酬勤,功不唐捐。我的点滴进步与成长,与科学网平台密切相关。

    在科学网博客平台,我是众多博主中的一员。许多博主对我产生不同的影响。比如陈安先生,10月22日中午留意到陈先生在朋友圈分享的智库学术报告,获悉陈先生到“家门口”传经送宝,我很期待能拜会。但估计行程安排紧,不敢冒昧打扰,晚上7点再联系时,陈先生告知已到机场,转向下一目的地。缘铿一面,只好通过微信表白“读您的书、您的博客,给我的印象是知识渊博,文丰笔健,待人宽厚,受益匪浅。”,由衷致谢!在科学网平台,有缘结识了许多师长,他们在不同方面给予我种种滋养。武夷山先生是我们图情领域的好榜样,武先生的为人为学处世,令我敬服不已。我曾向武先生请教问题,武先生百忙中热情、悉心解答,让我认识到:做学问贵在“严谨”,但做到“严谨”两字很不简单。刘庆生先生是与我父亲年龄相仿的长者,且刘先生是江西吉安人,我们的故乡相距不远,是家乡人,加上刘先生曾告诉过我,其夫人也是高校图书馆员,显得更为亲近。其实我没告诉刘先生,我母亲也姓刘,假如翻家谱,还真有可能是“实在亲戚”。刘先生的博文,我读来倍感亲切,切实受益。马臻先生与我同龄,许多方面值得我学习,马先生还曾在我经历挫折时,给予鼓励和帮助。俞立平先生是我“神交”甚久的学者,论年龄,俞先生比我稍长几岁,但他神通广大,一专多能,纵横多个学科领域,硕果累累,高产高质,令我艳羡不已,更可贵的是,俞先生为人仗义,乐于助人。难以一一,心存感激。

    科学网是大树,我犹如那青藤。青藤缠绕着大树,相伴相依,风雨无阻。2017年10月7日彭斐章先生曾题写“文华精神——自强不息,团结奋斗,兼容并蓄,开拓进取,爱岗敬业,服务社会”。我作为一名图书馆员,作为彭先生学生的学生,我的所有“图谋”,似乎与“文华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大树青藤不了情,满腔热血写博文。图谋结缘科学网,且行且歌表谢忱。感谢科学网!感谢科学网平台上的所有相知与相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646-1255603.html

上一篇:圕人堂周讯(总第337期 20201023)
下一篇:师魂师承,斐然成章——《图书馆学家彭斐章九十自述》读后

14 王兴 强涛 尤明庆 黄永义 代恒伟 彭真明 周浙昆 张晓良 许培扬 孙颉 晏成和 郑永军 郑强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21: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