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杨芳草长亭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fangimr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yangfang@c-nin.com

博文

云深不知处(14)

已有 2749 次阅读 2017-10-13 09:42 |个人分类:众生百态|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整个婚礼总算结束了,云慧在心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弟媳妇李琴看着倒是挺爽快的人,她把楼上那一层的一个卧室收拾出来,让云慧住了进去,她拉着云慧非常热情地聊天,“二姐,家里房子够住,就别去大姐那里挤了,一家人在一起多热闹呀,再说,我也不想让街坊邻居瞎说,什么小媳妇刚进门就挤兑地大姑子不敢回娘家了,什么新媳妇太厉害了连回家住几天的二姑子都容不下,咱们一起过年多热闹呀!抽空还能打个麻将啥的,你说是吧,二姐?”

云慧面对李琴的热情没有招架的余地,也就默默地搬到了楼上,打算过完年呆几天就回学校。但云慧心里却是五味陈杂,曾经记忆里温暖的家,和自己再没有多大的关系,要经过别人大度地允许才能入住。云慧抽空去县城办了张银行卡,把奶奶给她的一万元存了进去,然后把卡收在贴身的衣服里,卡片里寄托的温暖,是这茫茫尘世里云慧所有的倚仗。云慧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我要学会坚强,因为知道这个世界很残酷;我心存温暖,因为知道世上还有人偷偷爱着我。我看似强大敢于和命运抗衡,我的脆弱却只有你懂得,我不害怕,因为有你在。

年三十这天,一家人早早就起来贴对联,包饺子,云慧也忙里偷闲给宿舍的姐妹刘君,王丽还有韩玲都发了新年的祝福短信,想了想,又给李老师和陈刚发了短信。发完短信,云慧干活就有点心不在焉了,不管是在包饺子还是收拾屋子,隔一会儿就看看手机,姐妹们都给云慧送了新年祝福,连李老师也回了短信,却迟迟没有收到陈刚的短信。因为家里今年新娶了媳妇,年三十的饭菜准备得很丰盛,而奇怪的是,李琴中午对云睿说要出去买点东西,到晚上快要吃饭时仍然没有回来。云睿不停地打着李琴的手机,在打了十几次后终于接通了,但是电话那头地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和李琴在宾馆呢,你他妈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烦不烦?”

云睿被激地勃然大怒,冲进厨房拿了菜刀就要往大门外冲,云慧的母亲看情况不对,一把抱住儿子放声呵斥他,“大过年的你想干啥?媳妇娶进门还没三天呢,有啥事不能好好说?”母亲使劲把刀从云睿手里夺走,递给站在一边的云慧,云慧抓起菜刀,赶紧收到厨房,想想不放心,又放到储物间的柜子里,等一溜小跑回到院子里,看见云睿蹲在那,两只手抱着脑袋,眼泪都流了出来,“妈,看到李琴我非得砍死她,这臭不要脸的女人,不知道从哪领了野汉子在宾馆呢!”

“不能吧,会不会是李琴手机丢了,正好被别人捡到了?”云慧母亲何青莲试探着问,其实她心里也是半信半疑。林琴是何青莲在医院打扫卫生时认识的,虽然李琴是个临时工,长相一般,但胜在会打扮,嘴巴巧,何青莲是一眼就看中这个儿媳妇了,没事就找她唠嗑,家里做点好吃的,也会给李琴带,老太太讨好了李琴半年,才终于把儿子介绍了出去,云睿在李琴跟前装得人模狗样,样样顺着她。老太太又许诺家里的房子以后归小两口,和两个闺女没一点关系,还会出钱帮着李琴找关系转正,才让李琴松了口,同意嫁给云睿。云睿一向好吃懒做,在村里名声极差,和他一般年纪的姑娘都不拿正眼看他,更别提嫁给他了!何青莲一直在心里窃喜,觉得是自己手段高明,拐了个媳妇进门,等进门知道儿子是什么货色也晚了,生米都煮成熟饭了!然而现在她心里也开始犹豫了,联想到医院一起打扫卫生的老姐妹们偷偷议论过李琴作风不太好,那时自己还没当一回事,总觉得她们是妒忌自己找了个在医院工作的儿媳妇发牢骚呢,现在只能心里暗乎糟糕,难不成真让她们说中了?自己以为骗到个便宜儿媳妇,岂不知人家是想找个接盘侠。

事情一般也只会向你想的糟糕的那个方向发展。一家人食之无味地吃完了年夜饭,快到晚上十二点,李琴才在父母的陪同下回来了。一堆人坐在客厅里,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李琴的母亲开口了,“我这闺女不争气,初中没毕业就出来工作了,做过超市的收营员,做过小店的售货员,后来认识了这家医院的院长,来医院做了护士,她年纪小不懂事,人家给她点小恩小惠,她就跟了人家,没名没份的也四五年了,她自己也知道不好,寻思着和他了断了,找个人好好过日子,今天下午是那个人非要纠缠不清找琴儿的,这个我们老两口可以作证。情况就是这样,纸包不住火,已经领证结婚了,我们家也不想隐瞒什么。你们家要是能接受这情况,以后琴儿洗心革面和云睿好好过日子;云睿要是心里有疙瘩,我现在就把闺女领走,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两万块彩礼钱我们是不会退了,毕竟我们挂个离婚的名头也不好听,您说是这个理吧!”

云慧抬头细看了看李琴的母亲,心里只觉得这个老太太不简单,三言两语就把烫手的山芋扔回来了,再看看云睿和母亲都是涨红了脸,估计也是左右为难,如果真离婚,彩礼钱泡汤不说,云睿以后未必真能娶到媳妇了;如果就这么忍下了,自己都觉得窝囊,早不说晚不说,偏偏结婚两三天说,就像吃着苹果看到的半只苍蝇,吃不下,也吐不出,活活把你恶心死。云慧知道这个场合自己也不太适合继续待下去,悄声上楼回房间睡觉了。

大年初一一大早,云慧起床下楼,看到云睿夫妻俩个已经亲亲热热坐在客厅吃饭了。李琴还热情地招呼云慧,“二姐,快洗脸吃饭。一会儿我和云睿去老凤祥买首饰,你帮我一起挑花样呗!”云慧看着李琴若无其事的脸,好像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云慧的一场梦,微笑着悄声婉拒,“上午还有事,让云睿陪你吧,我就不做电灯泡了!”李琴伸出手轻轻推一下云慧,脸却笑着转向云睿,“云睿你看,二姐就会笑话人。”旁边的云睿也是一脸宠溺地看着李琴,温柔乡里过了一夜,早忘了昨天还拿着刀说要砍死对面的人。而一旁的母亲早就拿出银行卡递给云睿,正是云慧回来那天被逼交给母亲的那张卡。

云慧不知道昨天晚上他们是怎么协商的,总之这件事是风过无痕,大家都不再提及。云慧在心里暗暗叹息,突然觉得好累,这就是婚姻的真实面目吗?在这样一个凉薄的世界,我要怎样努力温情的活着?

手机里陈刚的短信总算是回了,“云慧,新的一年,愿你一切顺心,愿我们都早日毕业!新年快乐!”心里是莫名地感动,幸好你在这儿,幸好我也在这儿,能够呆在一个实验室三年已是上天的恩赐,我还奢求什么呢?心若在,梦就在,我还是好好做实验,早点毕业吧。

过完年的云慧就29了,按农村的习惯来说,是毛岁三十的人了,小时候的几个小伙伴孩子都十来岁,可以打酱油了,用村里人的话来说,云慧已经是奔三的老姑娘了,就算研究生毕业又能怎么样?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左邻右舍一边数落自己家里的儿女没能考个大学或者研究生给家族争光,一边又对云慧冷嘲热讽,“慧呀,这么大年龄毕业也不好找工作吧?大城市里有你这么大岁数还不结婚的吗?听说现在女研究生也不好找工作呀,不会一毕业就失业吧。”

云慧厌烦了应付这些无聊的打探,村里的这些闲人,不过是恨人有,笑人无。你要真与她们计较,不过是自己气自己;你要不理她们,她们又说你仗着自己是个读书的假清高。躲不起,惹不起,倒不如走得远远地,眼不见为净。另外六级考试的成绩出来了,结果很让云慧失望,考了59.5分,正好卡在了及格线以下。云慧想着早点去学校复习,准备这半年再考一次,有个六级证,总能在找工作时占点儿优势吧。

在家里勉强呆到初八,云慧借口学校还有事,收拾了两个袋子,就急急返校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561-1080588.html

上一篇:云深不知处(13)

3 郭向云 张丽娜 刘玉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16: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