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杨芳草长亭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fangimr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yangfang@c-nin.com

博文

云深不知处(12)

已有 2606 次阅读 2017-6-2 17:27 |个人分类:众生百态|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直到回到家乡,云慧才知道弟弟云睿要结婚的消息。云慧在市里客车站下了客车给弟弟打电话,因为行李袋子有点沉,想着让弟弟骑摩托车过来接一下,云睿直接告诉他,“在家忙着接待媳妇家亲戚呢,又没多远,自己回来呗!”云慧听着手机里对方直接挂断的声音,无奈地叹口气,离开家乡半年的热情被打击得回复了平静,家还是那个家,人也还是那些人,不会因为半年的时间就脱胎换骨,变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云慧拎着旅行袋走了半个小时回到家里,门楼上接着大喇叭,流行歌曲唱地震天响,“九妹,九妹,火红的花妹。。。”推开大门,院子里闹哄哄的很多人,村里过来帮忙的大娘和嫂子十来个人,有的在包饺子,有的在洗碗洗菜,她们热情地和云慧打着招呼,“哎哟,咱们的研究生回来了,快进屋看看你弟媳妇吧,这两天就要正式办事了。”

云慧拖着行李袋走进屋,这才发现客厅的行李床已经收起来了,大厅里放了六张大圆桌,母亲正忙里忙外指挥着大娘和嫂子们忙活,上面的大盘子里摆满了瓜子花生和糖果,准备晚上招待村里的人吃喜宴。弟弟正在楼上陪着弟媳的娘家人看屋里的家居和摆设以及婚纱照,下来提开水瓶时和云慧打声招呼就很快又上楼了。姐姐云敏和奶奶窝在奶奶的房里闲聊,云慧只能把行李袋先拿进奶奶屋里,把给奶奶的帽子,姐姐的牛角梳子和给小外甥买的糖拿出来,奶奶欣喜地带上棉帽,连连说合适,姐姐冷眼扫了一下袋子里的东西,撇撇嘴对云慧说,“回来就坐下吧,甭忙乎了,仨瓜两枣的也就奶奶看得上,你以为咱妈和云睿稀罕呀!实话给你说吧,前几天咱妈软磨硬蹭从我这拿走两万,给云睿交彩礼了,我要不给她就喊着和我断绝母女关系了,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她这些年养育我们的艰辛,我是被她逼得没办法了,这两万估计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盖房子借二姨那五万还没还呢,她也不好意思再去二姨家借了。”云敏拖长尾音叹了一口气,“你倒是读书跑得远远地,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看吧,等妈闲下来也会逼着你把手头的钱都拿出来的。弟媳妇是咱妈在医院扫厕所时认识的,据说也是医院的临时工,是个护士,家里是山村的,姊妹好几个,觉得咱家离市里近,云睿又把她哄得团团转,她倒是很愿意嫁过来,彩礼也没多要,就要两万。现在村里彩礼都快涨到十万了,过年云睿就26了,咱妈怕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现在要不给云睿娶媳妇,以后怕是更娶不起了,这才着急上火非要在年前把婚事办了,不过咱妈也是有点太着急了,刚认识两个月就结婚,没有感情基础,也不知道小两口也后能不能好好过日子。”

云敏瞟了一眼楼上继续说,“不过我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他们日子过成什么样倒不关咱们什么事,反正家里是早就不欢迎我们两个了,咱就只有出钱的份!云慧呀,我不像你有本事,书读得好,我这辈子就只能囚在这里了,你姐夫不争气,我以后能给你外甥娶个媳妇就烧高香了。现在没外人,就咱姐俩说话,你听姐的,以后走得远远地,没事别回来了,找个知冷知热疼你的人,好好过日子,别再管家里这个烂摊子了,管不完的。。。”云慧看姐姐云敏冷冷笑着,把吃完的瓜子壳随手刷地扔到地上,她的冷笑像很多年前二姨的笑,和母亲那年冬天指责自己拿不回袄子的笑容几乎是一模一样。人生,不过就是一个小团圆,转着转着,就转回起点。

云慧的心境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胃已经缩成一团,一样是饥肠辘辘,这些骨肉至亲没有一个人人问问云慧冷不冷,饿不饿,渴不渴,这一路回来累不累。而事实上,云慧从五点多没吃早饭从宿舍爬起来坐公交车赶到火车站,在硬座上坐了八小时后又坐长途汽车,然后走回家,到现在下午五点她只在火车上啃过一个昨天晚上买的冷烧饼,火车上自然是有盒饭的,只是云慧舍不得那十五元钱,这半年里云慧舍不得浪费时间像上大学时那样再去做家教,她只恨时间太少,只想把时间都用在学业上,恨不得把一分钱都掰成两瓣来花。云慧从行李袋里翻出塑料水杯,在奶奶屋倒了一杯热水,喝了一小口,双手捧着散着热气的水杯,仿佛这冰冷的寒冬里总算是还有一丝暖意,而胃也慢慢舒展开来。云慧坐在奶奶的床边,一边听着姐姐诉说母亲的偏心和小气,一边握着奶奶的手帮奶奶剪指甲。奶奶已经耳聋的厉害,只是知道孙子要结婚了,孙女又千里迢迢给自己带了礼物,还一向孝顺,她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孙女聊天,只觉得此刻的人生无比圆满。

姐妹俩个送走晚上来赴喜宴的村里人,匆匆吃点东西,把客厅打扫干净,预备好明天要用的东西,已经是深夜2点多了,至于云睿嘛,很早就上楼睡觉了。姐妹俩个要走时母亲叫住云慧在客厅坐下。

“别忙了,坐下吧!你姐和你说了吧,云睿总算要结婚了,妈没本事,两万元的彩礼还是你姐拿的,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新娘的三金还没找落呢,你做二姐的,如论如何也得出份力吧,我知道你现在读书,也不宽裕,但以前总留着点私房钱吧?别和我说一分没有,今天这钱你是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我不管你从哪弄,能借你就去借,不能借你就是把自己卖了也得把这钱给我!”云慧听出了母亲语气里的愤怒和怨恨。

母亲在心里确实是埋怨云慧的,放着好好的教师工作不干,放着好好的高干子弟不结婚,非要出去读破什子的研究生,有个毛用?当不得吃当不得喝,还真以为自己能当个科学家呢?如果好好呆在家里,和王婶的侄子结婚,现在早就住进别墅里,开丰田上班,过上少奶奶一样的生活了,而云睿早就有一份正式工作,又犯得上去娶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吗?不过是山里出来的姑娘,初中别业没几年,普通话都说不好。这个老太太在心里偷偷鄙视未来儿媳李琴的出身,全忘了她儿子连个临时工都不是,初中一样没读完,要不是她在人家姑娘面前夸口以后房子都是小两口的,还要托人帮李琴转正的话,李琴压根儿不会嫁给云睿。

云慧起身把随身携带的银行卡交给母亲,便一言不发和云敏一起离开了。还能说什么?积累了半年的乡思半天就被打成了死心,云慧连和母亲开口说一句话都觉得累。云慧上身穿的还是大一那年做家教买的羽绒服,那一年信阳的冬天特别冷,云慧在商店前犹豫了很久才终于走进去买了一件促销的美托斯邦威的羽绒服,那件白色羽绒服温暖了她在异乡求学的整个寒冬,如今九年过去了,衣服的乳白色都变成了不均匀的淡黄色,袖口已经钻绒,也不太暖和了,她还是没舍得再添一件新的羽绒服,就是穿着这件寒碜的衣服在心爱的人面前做实验。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云慧也有女为悦己者容的小心思,却一次次败在了囊中羞涩这四个字面前。

这十几年来总想着有一天情况会变好,却一次次被现实打败。母亲,这一次我可以都给你,只要我有,只要你要,可是,我累了,我真地想死心了,我不在盼着有一日你能像年少时那样拥我入怀,视我如珠如宝;我不在盼着有一日你能像小时候那样在亲戚面前自豪地赞我“二女肖我”;我再不要做一只扑火的飞蛾,把你当成我这一世的光明;我曾是你的腹中骨,骨中肉,我曾那么热切地期望你能给我哪怕一丝的关爱和温暖,为什么这一条路我走得那么难?这十多年我一刀刀割肉偿亲,应该还够了吧!

我本天涯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云慧的眼泪终于在离开家门时泉涌而出,扑在姐姐怀里嚎啕大哭起来。云敏的眼睛也红了,她揽着云敏向租着的房子走去。寒冬腊月的风迎面吹着,吹皴了云慧流泪的脸,十三年来梦一场,你早该到梦醒时分。这一天晚上,云慧在云敏租的房子里和姐姐挤了一晚。

云敏租的房子已经很破了,屋里只有一张12的窄床,平时和外甥小辉勉强挤下。小辉今年九岁,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学习成绩还不错,这也是云敏现在对未来最大的希望,平时总是教育小辉要向小姨学习,一定要考上大学。幸好云敏从以前的租客那捡了一张已经变形的床垫子,在上面铺了一床薄被,总算是有了云慧睡觉的地方。

寒冬的风在窗外呼呼地刮着,云慧在睡梦里感觉仍然行走在归家的路途中,耳畔还有咔嚓咔嚓的铁轨声,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561-1058674.html

上一篇:云深不知处(11)
下一篇:你是所有妈妈里的女王

4 李颖业 张丽娜 魏焱明 刘玉仙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04: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