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杨芳草长亭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fangimr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yangfang@c-nin.com

博文

云深不知处(9)

已有 2675 次阅读 2017-4-12 16:45 |个人分类:众生百态|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北京, 朋友, style, justify, 庆功宴

云慧从北京回到学校后,专门请同事马小兰吃了一顿庆功宴。如果没有小兰拜托师姐照顾云慧,也许云慧真地就找不到导师,只能和北京的这所大学擦身而过了。云慧直到今天才深切地感受到,人这一生,确实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呀!

从四月到八月,云慧渡过了生命中最轻松自由的一段日子。即便是很多年后云慧回头再看,都觉得那段日子是上天给自己的一个恩赐,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一个为生计为梦想奔波了很久的人,终于可以小憩一下,从身心到灵魂。四月的樱花开地正好,云慧周末就去附近的公园春游,看树下一层粉红的花瓣铺成的路就在脚下,看一树树挂满怒放的花苞如花团锦簇,看人生一步步走向光明的前方,生命中总有一些美好地东西值得我们去经历去感受去追求。四月,一年中最美的时光,阳光和花的清香包围着云慧,愿你一身诗意千寻瀑,愿你万古人间四月天,最美的那棵花树下,云慧低下头在心中为自己祈祷!

五月初,云慧生日的前两天收到了大学发出的录取通知书,让云慧吃惊地是打开看到地却是一封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给研究生部打电话后才知道是他们弄错了,很快,在云慧生日那天,云慧收到了真正地硕士研究生通知书。多么美丽地一个错误呀,云慧笑一笑,把那份通知书和她的大学毕业证书收到了一起。在生日这天,小兰给云慧定了一个六寸的蛋糕,上面画着两个手拉手的小女孩,小小的巧克力牌子上写着“与你同行,风雨无阻”。当小兰把云慧拉到宿舍点燃蜡烛后,云慧的心里满是感动和温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过生日了,以前小时候父亲总在云慧生日时亲手做一碗葱花面,再卧两个荷包蛋,还会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半个手掌一样的小蛋糕,笑眯眯地盯着云慧吃完。而自从父亲离开后,为生计奔忙的母亲再没有想起过,或者根本就懒得想起,而所有关于生日的记忆就变成梦里熟悉的蛋香味和父亲微笑的脸。相似的成长背景,让两个女孩惺惺相惜,这世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有人心里惦记着你,孤单时陪着你,幸福时伴着你,爱情或许短暂,友情却是长存,友情是一件件小事堆积起来的感动,追寻梦想的路途中,谢谢你愿与我同行,即便知道我不完美,像两列并驾行驶的车,我们相约一起去看外面的风景;像两棵遥遥相望的树,风从我们的树枝中间吹过,哗哗作响,我们什么都不说,他们也听不懂我们的语言,但友情已经在我们的心里扎根,从此后,你和我是一生的朋友!当云慧深呼吸吹灭蜡烛后,小兰大声喊着“surprise”递上了给云慧的生日礼物,一本精装的《荆棘鸟》,一个十字绣做成小相框,上面是两个手拉手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的背影,一起望向大海。“云慧姐,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个图形,绣给你做个纪念,希望你喜欢。”云慧使劲儿点点头,你报我以芝兰,我报你以微笑。就是这短暂的一年,云慧和小兰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这也是云慧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

云慧七月初提交了辞职申请书,很开就批了下来,在学校放暑假时,开始收拾自己的行囊。对于这所学校,云慧心底有很多不舍,十七岁那年开始,她在这里度过了三年的高中时光,这所学校见证了她曾经的汗水和骄傲;二十岁离开,二十五岁回来,这所学校见证了她曾经的付出与努力,学生时代纯纯的暗恋和工作后短暂的初恋,都是在这里定格,在这里她还收获了小兰的友情,她早就把这一片土地当成了自己的家,如今二十八岁的生日都过去了,她终究也要离开了,但忘不掉的是生命中那些经历呀,十八岁那年的少女情怀,谢谢这世上曾有一个你,让我单纯地爱过;二十六那年的夏天,谢谢你陪我走过的路,谢谢你曾经给过的关怀和温暖,即便最后带来地仍是伤害。生命因为这些经历而充盈,我留着一颗完完整整地心做什么,酸甜苦辣,世间百味,我总要经历过,才有和命运抗衡的勇气,我只想做最好的自己。云慧把上课的资料交给了课题组的老师,把小电视和锅碗瓢盆送给了小兰,把被子和褥子打包发物流到北京的大学,带着小兰送她的《荆棘鸟》和十字绣,带着工作三年后攒下的存着一万两千元钱的银行卡,随身的几间换洗衣物塞到旅行袋里,宿舍地钥匙交给学校,带着几分失落,几分不舍,几分对新生活的向往,云慧坐着汽车回到了家里。

云慧已经半年没回过家了,自从过年时云慧生气地离开,她心里始终憋着一股气,没有和母亲打过一个电话,而母亲自然也想不起给她打电话。云慧是在惴惴不安中回到家里的,心里预计还得面对一场责骂。而直到云慧回到家后才发现实在是自己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谁都在自己的生活中忙碌,谁又会把不相干的人的喜怒哀乐放在心间?既然不肯做砧板上的那条鱼,那就自己去海水里扑腾吧,母亲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

云慧回到家面对地正是这么一幅鸡飞狗跳,一地鸡毛的场景。姐姐云敏满头是血躺在院子里,母亲蹲着把姐姐抱在怀里,而弟弟云睿正着急地拨打着“120”急救电话。云慧帮着救护人员把姐姐送到医院急救室,坐在手术室外面听母亲讲事情的经过,而弟弟耷拉着脑袋蹲在一边一言不发。“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呀?你们一个个都是我的冤家。你姐姐和外甥王辉在家里也住了两年了,你姐夫不争气,一个大老爷们天天窝在家里不出去挣钱,隔三岔五还来找敏儿要钱。你姐又把钱看得紧,别说给你姐夫,这两年在家里吃住一分钱都没给过我,一大家子吃吃喝喝都靠我在医院打扫卫生挣得那点钱。云睿眼瞅着都25了,出去干活嫌累,找媳妇又没彩礼钱,他想着你大姐这几年在超市干活肯定攒下一些钱,有三万呢,想着先借过来做点小生意,你姐又死活不肯,总说要给小辉上学用,你弟也是太急了才动手抢,你姐非不给,睿睿就推了你姐一下,正好倒地上碰到头了,你说这事?也是赶巧了,也不能全怪睿睿呀,别人家的姐姐是使劲补贴弟弟,你们姐妹两个是一个比一个抠。”

云慧低头不愿再搭腔,就算姐姐现在躺在急救室里,母亲的心里也是儿子更重要一点,恨不得把女儿榨干了贴补儿子。工作这三年来,云慧已经贴补了家里将近四万元,到现在不过是换来一个抠的评价,那倒还不如像姐姐一样,一分钱都不拿!一腔热血换来地不过是一盆冷水,谁还愿点燃这满腹的热情?云敏的伤不算严重,处理好了就推出了急救室,但因为是伤在头部,医生叮嘱在医院住两天。当护士来病房催着交住院费时,弟弟两手一摊,“你们都知道的,我没钱,我每天还得和咱妈要十块钱去上网呢。”母亲的脸也迅速耷拉下来,“我也没钱,现在医院一个月就给开六百,供着睿睿,你奶,敏儿和小辉,一家五口的吃喝拉撒,我啥也没剩下。”母亲和弟弟大眼瞪小眼,一起看向云慧。云慧无奈地叹口气,和护士去一楼缴费,还能怎样?云慧交完4700元后,看着卡里还剩下7300元,只希望接下来别再出什么事了,云慧再也不想做这样的救火队员了,总是别人有事,她来收尾,她在苦难时却只能默默地忍耐,自己和命运抗争,为什么上帝从不善待好人呢?难道好人就该一直默默付出吗?

云敏出院后很快从家里搬出来了,200元钱在附近的邻居家租了一间房子,带着儿子一起生活,没事基本不来母亲这边。至于住院的那笔钱,云敏没再提起,她心里也满是怨言,为什么儿子可以在家白吃白住,女儿去处处讨嫌呢?头上受伤住院耽误了好几天,老板从工资里给她按天扣除了,她才不愿出这笔住院费呢,我还没向你们要赔偿呢,她心里这样恨恨地想,谁都别想着从我这里占什么便宜!在母亲看来,云慧的钱就是她和云睿的钱,住院费都掏了,睿睿自然也不欠云敏什么了,对大女儿的搬家,她心里其实还是很高兴的,这样也好,反正一分钱也不出,总算是给我省点伙食费吧。

儿女都大了,各有各的算盘,谁都觉得自己吃亏,谁都觉得对方占了天大的便宜,云睿抱怨云敏铁公鸡一个,母亲替她照顾孩子却一毛不拔,舍不得在关键的时候给自己一点帮助,现在搬走了正好眼不见心不烦;云敏是看着云睿就来气,二十多岁的小伙儿吊儿郎当不学无术,只会出去惹祸,平时三百两百借去的钱从没还过不说,现在还盯上了自己三万的家底,那是给小辉上学留的,丈夫都指望不上,她只能靠自己。云敏和云睿是彻底绝交了,姐弟二人从此走在街上也是擦肩而过,形同路人。老二云慧只能是一声叹息,虽然从心底她也看不起弟弟,但总算维持着表面的客气,他见了云睿还肯喊声二姐。云慧买了一箱奶一袋米去云敏租的房子看了一下,叮嘱姐姐注意身体后就出来了,实在是无话可说,总不能和姐姐一起痛骂母亲吧。

人越成长,烦恼越多,却发现无话可讲,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好个秋!秋天的脚步真的快近了吧。平林新月人归后,独立小桥风满袖,云慧在初秋的夜晚走在归家的小路上,斜望着天上的一轮新月,心中满是惆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561-1048466.html

上一篇:云深不知处(8)
下一篇:云深不知处(10)

5 郭向云 武夷山 丛远新 张丽娜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7 12: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