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tcliuzhif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tcliuzhifeng

博文

忆陶懋颀与少年班

已有 754 次阅读 2018-5-5 14:1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请见:https://www.ustcif.org/default.php/content/3809

忆少年班首任管理委员会主任陶懋颀教授

在少年班的发展史上,有这样一位老人,曾经为少年班的发展奔走呼号,为少年班学生的成长付出过不懈努力,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惦记着少年班。他就是少年班管理委员会的第一任主任、数学系教授陶懋颀老师。他在少年班任职时间太短了,许多美好的设想都没有来得及实现。他离开少年班后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也不长,没有看到少年班的发展和成就。现在有不少同学已经成长为参天大树,正在为科学、为人类的福祉作贡献,他的生前愿望已经得到实现,我们可以告慰他的英灵。

右派即洋财

陶懋颀老师1934年生于江西南昌附近的县城(编辑注:新建县,南昌市郊区县),中学时期即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一些地下工作,可以说是个老革命。北京大学数学系毕业后他留校任教,是个工作积极,政治热情高涨的年轻人。58年他却被错误地打成右派,罪名是57年与北大数学系任大熊、陈奉孝翻译转抄苏联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的题为《关于斯大林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被发配到内蒙古大学。看大门,扫厕所,受尽磨难。他跟我谈起被小孩子指着后背骂大右派、反革命的情景,心情非常痛楚。78年以后,科学的春风吹到科大,学校为网罗人才,将他从内蒙古大学调到科大数学系任教。他如沐春风,又向学校推荐,将著名数学家,他的学生张景中、杨路调入科大。

张景中(左一)与老师陶懋颀教授在一起。张景中1979年经陶懋颀帮助调入中国科大任教,直至1985年离开。右派张景中之后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少年班之春

陶老师长期为少年班学生上课,可以说对少年班学生感情深厚,84年学校请他来少年班担任管理委员会主任,他欣然同意,不像我还抵制了几天。

我当时住在42号楼,在水上报告厅的东边,陶老师住在靠北门的老3号楼,他一人在合肥,到食堂吃饭时经过我的楼下。他经常端个饭碗,一边吃饭,一边就走到我们家来聊天,谈少年班的工作,谈学生的管理,谈少年班的发展。一天他拿出一份材料让我看看,征求我的修改意见。我一看是少年班办学纲领,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心想这个标题也太大了,为什么不叫办学计划,或者叫个其它名称呢。陶老师说,办少年班是个大工程,意义重大,影响深远,要为国家培养杰出人才,值得用纲领一词。

陶老师在办学纲领中提出了改善少年班办学条件、建立计算机房、建立稳定的基础课教师队伍和学生管理队伍,为生活困难的学生提供营养补贴等具体措施。我当然非常同意。后来他将他的办学纲领送到一位校领导那里,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支持,还得到了少年班不要搞特殊化的劝告。他没有沮丧,继续在学校其他领导中争取支持,后来学校明确由辛厚文副校长、尹鴻鈞教务长分管少年班工作,他的主张才得到支持。

在此期间,他的爱人身患乳腺癌,两个女儿也在北京,需要他回京照顾,不得已申请调到北京计算机学院任教。

85年国庆节前,陶老师去北京,但他一直记挂着少年班的教学工作。离职前,他反复分析了数学系的任课老师,建议少年班请张鄂堂和徐森林老师为少年班主讲数学课程。他特别建议少年班邀请杰出数学家张景中老师为少年班上数学课,在他的深情邀请下,已经调离科大到成都数理研究所的张老师应邀到科大为86少,8600上基础数学,他自己也在离开科大近一年后,又回校为85级同学主讲复变函数,以兑现自己调离前的承诺。当时额外讲课的酬金,记得好像一节课只有2元钱。没有对少年班的热爱,是不可能付出这样的辛劳。

弥留之际不舍少年班

1997年8月下旬,我去北京计算所、软件所、物理所、电子所联系安排同学去所作毕业论文事宜,在大学部食堂遇到原少年班软件教研室副主任(主任是夏道藏教授),计算机系教授孙淑玲老师,她见面就说陶老师生病了你知道吗?我说还没听说,他说你赶快去看看吧,他就住在研究生院旁边的航天医院。安排完同学们的论文导师,我即赶往医院探望陶老师。他斜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见我来看他,显得非常高兴。他紧握着我的手,说自己病得很突然,医生说是胰腺癌,没有特别的的医疗手段,语调很平静。我一听是胰腺癌,心里就想坏了,我知道这病不但没有特别的医疗手段,而且病程很短,非常痛苦。我们聊了近一个小时,他谈的几乎全是少年班发展的设想,说少年班大有前途,一定要努力办好,为学生创造最好的学习条件。我不忍多打扰他,想告辞离去,又感觉这一去就是永别,心里一直犹豫着怎么向他告辞。末了我说陶老师你安心医疗,我等些日子再来看你。他说他的日子不多了,他坚持下床送我到病房大门口,握着我的手说,:国华老弟,你还年青,一定要注意身体,在少年班好好干,办少年班是有价值的,少年班将来一定会出杰出的科学家,一定会有人做出大的成就来。我说我一定会努力。我请他赶快回到病床上去,他坚持要送我离开,我几次回头,看到他仍然站在门前,向我挥手,忍不住热泪盈眶。

回合肥没几天,9月3日,就得到陶老师病故的噩耗。

陶老师经常说:“如果少年班学生能成为一棵大树,我们就决不能让他变成小草。”可以说,他为少年班学生的成长真是鞠躬尽瘁了。

作者:叶国华,725,曾任空军飞行员。长期供职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曾任党总支书记,曾任83,86,89、94,03和07级少年班班主任。原标题为《忆少年班首任管理委员会主任陶懋颀教授》。小标题为编辑所加。陶与学生张景中均为右派。“右派即洋财”源自一位长期在中国科大任教的天体物理学家散文说法“异类即洋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30670-1112438.html

上一篇:实至名归!文小刚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
下一篇:陶懋颀:北大右派在科大数学系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3 10: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