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行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ejj 天,地,人

博文

最近开的两场独奏会;重回圣达菲

已有 3246 次阅读 2014-4-30 03:33 |个人分类:上学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音乐, 钢琴, 圣达菲

四月初四天之内在不同的地方连开了两场独奏会,一场是我的硕士音乐会,另一场在圣达菲从前的母校。加上同一个星期我们studio在学校图书馆开的德彪西前奏曲全集音乐会,一周之内突然活的像个到处旅行巡演的职业钢琴家。独奏除了技术和音乐本身之外,心理亦是一个大问题(尤其对于我这种舞台经验不那么丰富的人)。音乐会之前的几天甚至会无端的失眠和紧张。

 

其实我是个需要上台带来的紧张感才能弹的好琴的人。音乐会之后我的老师到后台来拥抱我,我开玩笑地说我起码比上课的时候弹的好一点吧,他说那是,对你这种人,下回上课都得叫一帮观众来热场子。但是紧张感不能过头,过了手会抖、脑子会走神、甚至有时候还会忘谱。毕业音乐会之前的心理调整不但起了作用,而且恰到好处地把我最适合上台的紧张度调整了出来。音乐会上其实还是有些小错误,还有些是下面还没来得及打磨的更精细的地方。但是豁出去弹得好的部分效果都出来了。功夫也就没白费了。

 

音乐会的反响很好。但我没告诉的别人的是,先不管音乐会的质量怎么样,这个音乐会之前的一个月是我这辈子过的最难和最努力的一段时间(当然一大原因是准备时间的仓促;因为之前学业加申请等等各种原因,我全身心的开始准备音乐会的时间也只有这一个多月)。我第一次在一件事情面前感到即使可能尽最大的努力也会彻底失败。我直到在台上弹最后一首曲子的时候才猛然意识到,我好歹还是熬过来了。

 

之后第二天就飞到圣达菲我的本科学校SJC开音乐会。从东海岸出发一直到凌晨在学校里落脚,几乎花了一天,时间上已经够直飞回国了。也许是体力上的高峰只能顶上去那么一次,加上又在路上飞了那么久,在圣达菲的时候总也找不到弹琴所要的那种集中和开音乐会的劲头。音乐会上的错音出了不少,情绪也没有弹毕业音乐会时候那么火热。

 

其实另外一个神智不集中的原因是瞬间回到了阔别两年的故地,SJC几乎是个与世隔绝(或者说与世无争)一般的学校。过了两年在“正常”的学校里的生活,猛然回到SJC,一切都那么陌生但又还是那么熟悉。音乐会开完的第二天我终于可以完全放松地在学校里到处乱逛。在不大的校园和教学楼了一逛几乎就能见到熟人。小学校的好处就是大家相处的亲,我哪怕两年不来,就连食堂大妈在二十米开外看见我就开始跟我挥手,M老师上课的时候碰巧看见我从教室门口路过,直接就出来跟我打招呼。大半天下来稀里糊涂地见到的老师就有七八个,还有认识的不认识的新朋旧友。晚上跟B先生和他太太吃饭,我以前在的四年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的新墨西哥菜。我们海侃神聊,从我的未来到乌克兰的未来,从普京的人格到先秦政治思想。要了酒但是我没带证件,B先生就把酒要了然后背着侍者给我喝。

 

圣达菲的天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天空,不管是在白天还是在晚上。早晨的时候我特意一个人到学校后面的山上去,就是为了重新看看这里的天,阳光、还有云彩。晚上全校seminar的时候,整个校园好像只有我一人在“局外”,不用看书,也再没有了音乐会,我搬了把椅子坐到阳台上看着漆黑的夜空发呆,离我上次那么认真的看夜空已经有了十多年的时间,那一次是我一个人看双子座流星雨,凌晨之后两个小时一个人坐在寒冬的室外,除了画图和写观测报表以外几乎没有低过头。长大以后对外太空的兴趣逐渐转到了我生活的这个世界上。而这次看星星,也终于不是为了写什么报告或是其他什么目的,也不需要担心明天还有什么作业没有完成或者课没有教。那一瞬间我一下子体会着很久没有过的自由。我看到的面前的北极星的光是八百万年前发出的,我的祖先连人猿都不是的时候它就在那里了;我和我的周围的人和事都不见痕迹了以后很久,它也还是会一样地在那儿。面对星空,自己近乎荒谬的渺小反倒总是能使人感到释然。

 

回到费城生活反而有点失去了重心。还需要完成两篇论文,一场勃拉姆斯的四重奏的演出,然后再跟老师学弹点格拉纳多斯。不知不觉离毕业只有两周的时间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484-789933.html

上一篇:舞台上下的钢琴家
下一篇:偶然参加费城10英里跑大赛

11 周健 王晓明 武夷山 余昕 陈湘明 刘全慧 曹聪 唐凌峰 侯沉 李笑月 psax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7 12: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