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nyumri

博文

回首云淡风清 精选

已有 9886 次阅读 2016-7-5 10:54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研究生| 研究生

三月里的一天,我正在下班接儿子的路上,先生打来电话说他的博士论文导师 Rakesh Jain 成了今年国家科学奖章(NationalMedal of Science)的得主。国家科学奖章是美国政府颁发给科学家的最高奖励,Rakesh 此番得奖,使他成为麻省总医院历史上第一个获此殊荣的科学家,自然少不了应有的庆祝活动,而 Rakesh 实验室的人也想趁此机会聚一下。今年正好离我们博士毕业整整二十年,和先生一番商量,决定把今夏度假的地点选在波士顿附近。


Rakesh 是肿瘤血管生成及微循环学说的奠基人之一,90年代初先生跟随 Rakesh 做研究时,恰逢他刚把实验室从卡内基梅隆搬到哈佛不久。那时的 Rakesh 已经功成名就了,是哈佛花了重金以讲席教授的位置从卡内基梅隆挖过来的。然而 Rakesh 到哈佛后并没有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而是把研究带上了一个更新更高的台阶,不断有重要工作问世,这些成就使他相继入选医学院、工程学院和科学院,成为为数不多的集三院院士于一身的科学家。此番获得国家科学奖章,当属名至实归。


我于93年初在 MIT 通过资格考试后,开始在麻省总医院的核磁共振中心做研究。麻省总医院和 MIT 隔河相望,从剑桥MIT 的所在地 Kendall Square 坐上一站红线地铁,穿过朗费罗大桥,便是麻省总医院在波士顿的院本部了。当时医院为了扩大科研规模,开始在与波士顿毗邻的 Charlestown 的原海军基地(Navy Yard)买楼,最早的一栋为149楼,是由一栋老旧的库房改建的,核磁共振中心和 Rakesh 的实验室皆位于其中,我们在一楼,Rakesh Steele Lab 则在四楼。Steele Lab 旁边有一间小厨房,午餐时间学生和博士后们会聚在那里边吃边聊,我也常常加入他们的吃谈会。Rakesh 有空时也会来和大家一起吃中饭,顺便向我们传授一些做学问的经验之谈。


位于波士顿北边的前海军基地


149

 

Rakesh 那时住在院本部的一栋公寓楼里,每天坐医院的班车去实验室。医院的班车晚上11点后就停止运行了,但Rakesh 有时会因为工作太晚而误了班车。我那时和几个小组共用一台核磁共振谱仪,为了充分利用仪器时间,常常要在实验室呆到下半夜,等前一个样本跑完了,再换上一个新的样本才回家,因此晚饭后都是和先生一起开车去实验室的。Rakesh 若是误了班车,我们便会在回家的时候稍稍绕一下,先把他送回家,我因此得以近距离地观察 Rakesh 的为师与治学,点点滴滴,受益匪浅。


印象最深的是 Rakesh 鼓励我们学习分子生物学。自1953 DNA 结构被发现后,生物学技术突飞猛进,到了90年代,在基因和蛋白水平对生命现象进行机理阐述的分子生物学,已经完全取代了以分类和现象描述为主导的传统生物学,成为现代生物学的主流。Rakesh 是学化工出身的,他早年独辟蹊径地把工程的方法用于肿瘤生理的研究,因而成为一派学说的掌门人。然而 Rakesh 敏锐地认识到了把分子生物学的方法引入到肿瘤生理研究的重要性,开始不断地鼓励大家去学习分子生物学,并且自己也身体力行。记得有一次吃中饭时,他很兴奋地告诉我们,他头天晚上读 James Watson 的“Recombinant DNA”一书,一个晚上学习了三个得诺贝尔奖的实验!除了自学,Rakesh 还专门去参加了一个暑期培训班,学习分子生物学的实验技能,从最基本的跑电泳学起。


Rakesh 这种治学态度对当时的我是个不小的震动。我虽然在大学本科接受了严格的数理训练,但生物和化学知识一直停留在中学水平,而且对生物学有着近乎无知的偏见,觉得那不过是一门死记硬背的学科,只有物理和数学才是挑战一个人智力的真正的学问。看到年逾不惑功成名就的 Rakesh 还在孜孜不倦地学习新知识时,我才意识到:没有笨的学问,只有眼高手低不踏实的学生。于是利用做实验的间隙,老老实实地回到 MIT,和一帮比我年轻十岁的本科生一起,把有机化学、生物化学、分子生物学和生理学系统地修了一遍。当时一起修生化课的还有先生和 Rakesh 的一位博士后,我们三人每次上完课一起坐地铁和班车赶回149楼的实验室,路上聊的也都是和科研有关的话题,那真是一段单纯专注美好的求学时光。


麻省总医院为 Rakesh 举行的庆祝晚宴设在剑桥查尔斯河边的 Royal Sonesta Hotel,开场时主持人打出 Rakesh 在白宫接受奥巴马颁奖的照片风趣地说:“这是 Rakesh 在向奥巴马道贺,并敦促他增加对科学研究的经费支持!”晚宴于是在一阵哄堂大笑中正式开始了。在对 Rakesh 的职业生涯做了简短介绍后,几位重量级的嘉宾纷纷上台祝贺词,其中有Rakesh 的博士论文导师、前普林斯顿工学院院长 James Wei,也有 oncogene 的发现者Robert Weinberg 教授。我想嘉宾中最高兴的当属前肿瘤放射系主任 Herman Suit 了,当年是他极力游说 Rakesh,把他从卡内基梅隆招到自己的麾下的。Herman 本人也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学者,并且有着广泛的兴趣爱好。记得有一年系里 retreatHerman 要给大家做一个关于文艺复兴的报告,为此专门跑到意大利去搜集第一手资料,其专业精神由此可见一斑。晚宴压轴的是 Rakesh 回顾自己40年科研生涯的专题报告,跟随着他深入浅出的讲解,我们又重温了一遍肿瘤微循环理论的发展史。在最后的致谢中,Rakesh 列出了他带过的200多位学生和博士后的名字,我不由想起了荀子《劝学篇》里的那句成语: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


晚宴结束后看看时间尚早,我和先生决定去MIT校园转转。再一次踏上曾经非常熟悉的校园,我发现我的记忆力已经开始变得模糊了。我们竭力回忆着那些大楼当年的模样,还有各个系的所在地。快到 Vassar Street 时我问先生:丁肇中实验室大概不会在了吧?先生回到:现在已经是希格斯波色子和引力波的时代了,J 粒子已经成为历史了。未曾想几分钟后,那块大大的印着 J 字的牌子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我不由忆起了第一次来波士顿的情形。


J粒子


90年夏天先生从纽约转学到 MIT,我们那天起了个大早,拎着两只装得满满的大箱子,去纽约中城的 Penn Station 搭火车。那时正是上班的高峰期,整个火车站的大厅里尽是摩肩接踵行色匆匆赶着上班的人们,高跟鞋皮鞋撞击地板发出的刺耳的声响不绝于耳。那一刻的曼哈顿像是一架高速旋转着的绞肉机,让我感到说不出来的压抑。这种感觉到了波士顿都还有些挥之不去,直到出租车上了哈佛大桥,蔚蓝的查尔斯河像一幅长卷画轴般展开在眼前,远处白云悠悠,河面上白帆点点,让我立刻感到一股说不出来的神清气爽。


在波士顿这座充满活力却又宁静致远的城市,我度过了求学时代最后的近六年的时光。如今回头望去,上大学的时候我尚懵懂,许多想法朦胧而不接地气。离开大学后,则经常由于找不到理想与现实间合理的摆渡方式而徘徊不已。我们这一代于改革开放之初来美国洋插队的人,首先要面对的便是生存的压力。我在波士顿读书的那几年,也正是IT热与金融热方兴未艾之时,身边的不少朋友都纷纷转行了。然而,是波士顿宁静自由的学术氛围,和许多像Rakesh这样专注于学问的学者,渐渐地坚定了我要留在学术界的想法,我因此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


今年恰逢我大学毕业三十周年,因诸多事务缠身合肥的同学聚会无法前往,能有这次机会回波士顿,重温那段求学时光,检点行囊,是个不错的补偿。年初奉命填了一首以“年轮”为题的行香子,帮主老庄留言道:年轮一转,远的远了,淡的淡了,能不忘初心甚好。的确,红尘里的喧嚣终究不过是过眼烟云,只有那些云淡风清的日子,才会永远珍藏在记忆中,伴随着我们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相关链接:国家科学奖章引发的回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1126-988756.html

上一篇:迷人的太空
下一篇:烟雨江南

60 陈楷翰 曾泳春 杨正瓴 郑小康 刘艳红 武夷山 张伟 陈小润 周健 朱晓刚 李颖业 文克玲 宁利中 黄彬彬 刘晓刚 鲍海飞 王善勇 黄式东 马磊 李土荣 王桂颖 黄永义 季顺平 姚小鸥 赵美娣 徐令予 徐晓 贾伟 苏德辰 许方杰 王春艳 彭真明 傅金城 王毅翔 易奎 钟炳 刘立 张晓良 孟津 姬扬 肖海 庄世宇 王永安 任胜利 王金良 蔡庆华 易佩伟 侯成亚 陆俊茜 好象 shenlu xiyouxiyou xlianggg htli zjzhaokeqin yunmu decipherer jiareng sunyang86 doctor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1 00: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